下午,一周的自由开放时间到来了,学生如同过江之鲫朝校门外蜂拥而出。一周的时间都待在学校里,把这帮精力旺盛的孩子给憋坏了,教室、寝室、食堂三点一线的规律生活搁谁身上都得麻木,好不容易盼到周末,早就安奈不住了。

  校门外的马路两侧摆满了做生意的地摊,卖水果的,卖生活品的,卖零食的等等,从远处看以为这里是一条步行购物街呢。

  朱毅腾刚一走出校门口就掏出手机给谢天宇打起了电话,身后的范腾飞和汪志明则掏出烟点上,边抽便警惕的看着有没有老师经过。

  没有一分钟,朱毅腾笑眯眯的扣掉电话放进口袋里,对身后俩人说:“走,去网吧找宇哥去。”

  三人刚要迈步前去,忽然一个女生的声音传来:“朱毅腾,你干嘛去?”

  朱毅腾寻声望去,只见自己的女朋友张晓婷步履轻盈、花枝招展的朝自己走来。不得不说,张晓婷长得也算是个美女,齐肩的头发,在阳光下略微泛黄,脸上的肤色晶莹如雪,整个面庞细致清丽。尤其是她的身材,跟其他整天伏在课桌上稍微驼背的学生不同,张晓婷的身材有一种整体向上的直立感,在宽松的校服衬托下,胸前微微凸起的小白兔造型优美,已颇具规模,长腿细腰,是这个年龄段的女孩子最合适的绝佳身材样版。

  “你干嘛去?”张晓婷走近朱毅腾后,眼波流水的问道。

  “跟兄弟几个出去吃饭,还有宇哥。”朱毅腾一提起谢天宇,眼睛里充满了骄傲。

  张晓婷似乎对此不太满意,噘着小嘴稍带责怪的说:“你是不是又出去打架,告诉你,以后少动手,多动脑子。”昨天晚上她只知道朱毅腾打了王大力,本来没觉得那么严重,可是后来下课后听其他班级的女性朋友说是王大力被人打的都快破相了,脸上全裂开了,还惊动了班主任。女生之间传话往往会夸张一些,这边说个蚂蚁,传到下一个就会被说成比蜘蛛还要大的东西。张晓婷比较生气,他生气的原因不是王大力被打得凄惨,而是生朱毅腾的气,万一事情严重,被学校开除了怎么办?虽然俩人交往时间不长,可彼此都已深深陷在了对方的世界里。

  “你说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把人家打成残疾人,那你是不是就要被拘留,被开除?咱俩就见不着了。”张晓婷越说越气,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下午的火非常大。

  这奇怪的举动令朱毅腾特别纳闷,心想张晓婷怎么这么关心我了,这也发展的太快了。虽然不敢相信,但是心底却是甜蜜的要死。以后终于有人关心我了,朱毅腾在心里默念着,要不是这里人多,他肯定会一把抱起张晓婷然后学电影里那样缠绵激烈的接吻,身后是落叶纷飞,周遭掌声和叫好声四起。

  朱毅腾愣了几秒,憨厚的笑道:“知道了,绝对听你的,我们就是去吃顿饭,你知道,食堂的饭多难吃啊!出去开开荤。”

  “好吧,你知道就好,我先走了。”张晓婷说完,牵强的笑了笑,扭头走了。

  “朱毅腾,你就是重色轻友,为这么个女人,害的宇哥停课,还被他班主任好一顿骂。”范腾飞走进朱毅腾,愤愤的说道。

  朱毅腾尴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汪志明感觉气氛不对,开玩笑的说:“唉,宇哥是咱的大哥,咱有事儿他要是不出面那就说不过去了,他要是有事儿咱也得拼命上啊!是不?不过,朱毅腾,你对象倒是挺漂亮的,哈哈。”

  三个人呵呵一笑,朝网吧走去。

  不觉天色已变暗,西边上的晚霞渐渐隐去,落在了桃林镇西边的山丘里。

  镇上的杨记野味馆内,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一般这种寒冷的天气里,吃野味的人是很多的。桃林镇地处多丘陵地带,少数山岭突出丘陵之上,海拔三、四百米,山中有一些野鸡、野兔、野鸟什么的,用大铁锅烧上柴火炖出来,绝对让人垂涎三尺、唇齿留香。

  其中的某一个包间里,谢天宇正坐在门口正对的位置抽着烟说着什么,旁边有刘金、徐华、谭大伟、钟明明和魏勇,朱毅腾正站在一旁倒水,范腾飞和汪志明坐在最外面靠近门口的位置。

  “张鑫怎么不来?”朱毅腾给谢天宇倒满茶水,啧啧的问道。

  “他是班长,陪咱们喝酒,那是班长干够了。”谢天宇端起茶杯,喝一口热气腾腾的茶水,看着窗外寒冷的街道,顿时一股温热在体内升华。

  “cao,你让张鑫来的话,待会儿就上晚自习了,曲振飞万一犯神经去教室巡查,一看大班长不在,完了,明天这个班长就干不了了,哈哈。”谭大伟嘻嘻哈哈的说着,抽出烟点上。

  “就是,不像我们,俺们都是停课的人,今晚又不用去学校,一会儿往死里喝。”徐华口气豪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J最*f新章节。上酷匠网;《

  这时门开了,进来的是苏杰,范腾飞给他找了个座位坐下后,苏杰表情诡异的说道:“我看见杨城了,也在这里吃饭呢。”

  苏杰虽然跟着谢天宇混,但是跟这些人在一起的时间相对较少,今天出来吃饭,谢天宇特地让范腾飞去苏杰的班级约的他。

  “他在这里吃饭,管咱啥事?”徐华大嗓门挺大,听到杨城的名字他心里就不爽。

  谢天宇倒是极为冷静,在他眼里,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让他心中起波澜了。

  “就是,傻b一个,待会儿喝点酒,咱们去找他的麻烦。”谭大伟个性张扬,口直心快。

  “你有病呀!人家又没惹咱,去找人麻烦干嘛?吃饱撑的吧。”刘金说道。

  谭大伟拿起筷子指了指一个盘都没有的空桌子,笑着说:“连个菜都没有,我怎么吃饱撑的?”

  几个人哈哈大笑,谢天宇心里却在想着什么。

  突然他点上一支烟激动的看着大家,说:“你们说咱们和杨城和好怎么样?记得前几天咱们揍那个张勇,后来杨城过来一点脾气都没发,还挺客气的呢!我觉得他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好像变了一个人。这事儿要是搁在以前,咱们打了他的小弟,他不得找人报复咱们?对不对?”

  谢天宇征求大家意见一样看着大家,似乎对这个事儿挺有兴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