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有事好好说。”刘金起身护了下谢天宇,哥们儿义气比较浓厚。

  这一下惹的曲振飞怒火又瞬间提高了,嗓门也增高十几度,怒吼道:“管你什么事?嗯?吃饱充的?”准过头对身后的王大力问道:“他们几个人打的你?有没有他。”

  王大力本来还有点害怕,可是看见曲振飞收拾谢天宇时竟然有了一丝快感,复仇的快感。他点点头,声音不是很大的说道:“有他。”

  曲振飞二活没说,飞起一脚踹在刘金的身上,刘金稍微躲了一下,踹的不是很严重。

  “你还躲?”曲振飞又抬脚踹了过去。

  “不想上学了是吧?你俩给我滚出去。”

  谢天宇和刘金没有吱声,跟没事儿人一样往外走去。经过王大力身边时,谢天宇瞪了他一眼,吓得王大力赶紧低下头。

  “你再看看,还有谁欺负你了。”曲振飞看着王大力问道,让他感动的差点泪奔。谁说没有关心学生个人问题的老师?谁说学习不好就不受到重视了?哥们儿今天就感受到了这种温暖。

  此时王大力的心情非常复杂,激动、紧张、害怕,这一些一下子掺杂在一起,让他接受不了。还有这么多学生注视着自己,那一双双的眼睛,都已经见证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本来挨揍就是一件耻辱的事情,一开始不想告诉老师,没曾想班主任会带着他直接找谢天宇的班主任。这脸已经是丢了,面子肯定也找不回了,仅有的自尊心也被这么多人给抹杀掉了,现在只好坦白从宽了。

  王大力抬起头,看了看几乎都坐在后排的这几个学生,平静了片刻,“他,他,还有他……”

  谢天宇这弟兄7个,除了张鑫没有出去外,另外6个人全部站在了走廊里。

  6个人刚在走廊里站定,曲振飞就随后走了出来,陈凯南和王大力也跟在后面。三个人一字排开,站在他们面前。

  谢天宇心里比较淡定,大不了就是停课,再严重点把家长叫来。这些是老师的一贯伎俩,没有什么新意。混到现在这个层次,他对这些已经不那么在乎了,现在手底下也是有好几十个兄弟的人了,反倒是这种成就感排山倒海的压倒了其他的心事,让他面对接下来的训导,也是如此的轻松。

  没等曲振飞开口,陈凯南横眉怒目的看着眼前的这伙人,对王大力说:“是这几个人打的你吗?”

  王大力贼眉鼠眼的扫了一眼面前的这几位仇人,毫无生气的回答道:“嗯。”

  其实陈凯南今晚要不是和自己的女朋友吵架导致心情不好,才不会为这点小事发火,他上学那会儿也不是什么善类,打群架他也经常参加,再说,上中学不都这样嘛。

  “你看看你们?怎么这么凶残,把他的脸都给打成这样,你们还是学生吗?我觉得你们是流|氓。”陈凯南余火未消,字字亢奋怒不可遏。

  @最《'新章/Q节1◇上#酷{匠网

  “陈老师说得对,我觉得你们就是十恶不赦的流|氓地痞,你们就是披着羊皮的狼,在学校里混来混去,学习不好好学,净干些歪门邪道打架斗殴的无耻行为,你们不好好反省一下吗?你们的父母花血汗钱送你们来读书,你们就拿钱来练习打架欺负低年级的同学吗?你们一个个简直是无可救药,罪大恶极,罪不可恕。”曲振飞说的勃然大怒,眼镜片后面的眼神是悲哀和愤慨。在他眼里,学生打架的事儿是在所难免的,每一级都会有这种学生,他们惹是生非,抽烟喝酒,上网逃课,打架斗殴。这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行为,除了开除,其余的规章制度都不能斩草除根。但是也不能发生打架事件就开除学生啊!那以后学校里就没有学生了。

  其实,开除学籍的方式在学校规定离只是因人而异的,曲振飞曾经和其他班级的班主任研讨过学生打架的问题,打架斗殴在每一个学校里都是经常会发生的,这些学生通常是一些品德较差,自以为有力气体格好,就会以大欺小,以强凌弱来殴打学生。他们盲目的模仿一些电影电视小说上的情节,或者是某个人物来定义自己,常常把盲目大胆视为英雄的作风,把打架看做是勇敢,缺乏一些道德观念和法制意识。从性格来讲,这一类的学生往往外向,善于交际,狐朋狗友一大堆,喜欢热闹,好胜心强,易于他人发生冲突。情绪极不稳定,很容易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冲动。他们明显的缺乏自控力。对于这样的学生,发现第一次后,情况不是十分恶劣的,首先就得以教育为主,说服他们,开导他们,用心理学来治愈。颇不得以才能以暴制暴,叫家长、停课。在曲振飞的眼里,他认为什么样的学生自己都能治服,如果自己连一个学生都管不了还当什么班主任。所以,曲振飞在接到校长任命自己当班主任时,心底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你们想想,要是你们当中的一个被打成这样,你们会高兴吗?你们的脸上带着伤你们还有脸进教室上课吗?你瞧瞧你们自己,一个个学习成绩倒数,没有一个突出的,拉帮结派,打架斗殴,以强凌弱,这些倒是无师自通,我真替你们感到丢脸。”曲振飞强压制住自己打人的心情,直觉告诉自己,还是以教育为主吧。毕竟自己是他们的班主任,出了这种事情,对自己也多少有些影响。他理了理头发,继续严肃的说道:“这位高一的学生脸上的伤你们看见了,陈老师是他的班主任,他的学生被打成这样,他很痛心,此刻他应该上前狠狠的教训你们一次,替他的学生报仇,你们知道吗?唉。”曲振飞一脸痛心的表情,他看了看陈凯南,问道:“陈老师,我先替他们向你道歉,向你这位受伤的学生说声对不起。”

  陈凯南脸上的表情已经缓和一点,略微笑了笑,说:“曲老师,事情已经过去了,发再大的火教训他们也无济于事了,我只希望他们给我的学生道个歉,从心里产生自责,以后改掉就可以了。”

  曲振飞满意的点点头,双手背在身后,对着谢天宇他们说:“听见没?赶紧给这位同学道个歉。”

  自始至终,谢天宇心情一直很平静,似乎刚才曲振飞的慷慨激昂、苦口婆心的训话根本就不是针对自己,如耳旁风一样飘忽而过。他抬起头看着王大力,毫无感情的说:“对不起啊!”

  这三个字却让王大力听的顿觉毛骨悚然。

  刘金、徐华几个人也同样不冷不热的说了声对不起,想尽快结束曲振飞的继续再教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