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自己的作文被曲振飞表扬过之后,谢天宇渐渐的开始对曲振飞有了一丝好感。当然,只是一丝而已,并非全部。他的脑子里还能浮现出去年夏天在食堂和高三的打架后,被曲振飞不明事理的冤枉,可气的是训斥完后还被停课叫了家长。这些事情谢天宇怎么也忘不掉,有时不经意的就会想起来,这个伤疤像是被烧的火红的铁棍无情的烫在他的心口上一样,呲呲发响,然后留下一道怎么也灭不掉的疤痕。

  (酷匠=网永久免‘j费。看小说

  谢天宇把自己写的作文被老师当做范文来表扬的事情在当天的晚自习的时间告诉了彭娇娇,他是在艺术班的画室门口告诉她的。当时上课铃已经打响了,教室外只有他们两人。谢天宇偷偷的摸了下彭娇娇的头发,就跟触电一样,瞬间便又收回自己的手。当然他并不是害羞,而是怕被老师发现而已。

  彭娇娇噘着嘴巴,娇嗔的嘟囔道:“找死啊!敢碰本姑娘的头发。”

  谢天宇傻呵呵的笑着,说:“试一下你的头发有没有出油。”

  “去屎吧!本姑娘今早刚洗的头,你闻下,还有香味呢!”彭娇娇轻轻侧着头轻抚了下自己的秀发,朝谢天宇白了一眼。

  “来吧,让我闻下,到底是不是香的。”谢天宇作势上前一步。

  彭娇娇往后一躲,蛮横的说:“哎呦,你还当做真事儿了,去你的。”

  谢天宇再次傻傻的笑起来。

  “你那篇作文带了没?让我拜读一下你的大作,看看文学家都是怎么炼成的。”彭娇娇似笑非笑的说道,可谢天宇怎么看都觉得她是在嘲笑自己。

  “想带来给你看的,可是全班都在争前恐后的学习当中,就那么一份,你想看很难啊!”谢天宇说完,做出一个很无奈的表情。

  彭娇娇假装干呕,不屑的回道:“搞起了文学创作的人没想到一下变得恶心起来,那算了,我还是不看了吧。你好好加油吧!争取能在我有生之年买到你出版的书籍,加油。”

  “这个就有点夸张了,哥哥我没那么厉害,你看我跟作家能联系到一起吗?哈哈。这篇作文写的是我亲眼见到的,所以写的还算可以吧。对了,就是那次我去市里找你那天,我和刘金回家时坐在公交车上然后见识到了易拉罐中奖的骗术,我靠!真是太牛b了。以后啊,你坐公交车可要注意了,那帮骗子的演技绝对牛啊,我从来都没见过,真是大千世界无所不有呀!”谢天宇滔滔不绝的说完,情绪比较激动,一想起那天在公交车上见到过的情景就让他有这样的感受。

  彭娇娇听得一愣一愣的,甚为诧异的盯着谢天宇,“真的假的?什么易拉罐中奖,是上次你给我打电话说的吗?有那么邪乎吗?那个女人眼睁睁的就被骗走几万块吗?哇塞,如今骗子的智商都是博士毕业的吧!”

  谢天宇捏了捏冻得发红的鼻子,说:“咱得好好学习,要不然以后踏进社会连骗子都不如了,哈哈。”

  “哈哈,熊样吧你。”彭娇娇还想说什么,急忙捂住了嘴巴指了指一旁,小声的对谢天宇说道:“我进去了,美术老师来了。”说完极快的开门闪进了画室里面。

  谢天宇转头往旁边看了一下,有些紧张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开学这几天,高一临南市来的这帮学生可谓比较高兴,尤其是年前认谢天宇为大哥的这一些学生,因为高二高三的来收保护费时,他们可以不用惧怕了,每每提起谢天宇的名字来,就再也不用交钱了。

  “怎么样?听我的跟着宇哥混就太平了吧?”高一某间教室里,朱毅腾正坐在课桌上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对旁边的几个同学讲道。

  “就是啊!宇哥这人我觉得挺好的,从来没有问咱要过保护费,但也是罩着咱,我真佩服宇哥。”范腾飞一只脚搭在课桌上,另一只脚踩在地面上不停的摇晃着,这架势和表情活脱儿一个小痞子。

  “宇哥好人,以后就跟宇哥混了。”其中一个学生信誓旦旦的说道。

  在做的几个学生都眼里饱含感恩和激动,大有跟着谢天宇打拼出一片天地的斗志。

  这时走过来3个学生,也是他们班的同学,其中前面一个领头的发型比较独特,整个脑袋上只有额头处有一缕头发,他的表情比较嚣张,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朱毅腾和范腾飞的面前。

  “你们别高兴太早,cao,你看你们这个死样,牛b什么呀!不就是在高二认了个大哥吗?牛什么呀?有人罩着就神气呗?装b。”额头上只有一缕头发的学生上前踢了一脚朱毅腾坐着的课桌,气势汹汹的讲道。

  由于此时正是课间休息,班级里刚才还比较活跃,这下都突然静止下来,看向了这边。

  这事儿要是搁在之前,朱毅腾和范腾飞还是比较害怕的,毕竟出了事儿没有人给自己撑腰报仇,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大哥了,尤其是在厕所亲眼目睹了谢天宇弟兄几个教训王大波的场景,这直接的增加了他们的勇气和胆量。

  只见朱毅腾“嗖”的一下跳了下来,指着对方喊道:“张勇,你妈b的你是不是有病呀!我他妈的惹你了吗?cao你大爷。”

  这个额前有一缕头发的学生名字叫张勇,虽然和朱毅腾他们是一个班的,但是此人比较势力,刚一开学时就巴结上了高二的王大波和杨城几个人,所以总是欺负其他不顺眼的同学。他主要负责替杨城在高一的学生里收保护费,然后把收到的钱交给杨城。所以他每次收钱时有拒交的学生都会被他记住汇报给杨城,然后再有杨城出面教训。上次在厕所里给杨城交钱的人就是他,也就是他告诉杨城现在的保护费不好收,某某学生都开始要跟着谢天宇混之类的话。

  “我cao,你他吗的太嚣张了吧?敢骂我?有了大哥的人立马就不一样了啊,cao,你再骂一句试试,妈b的打烂你嘴。”张勇上前一步,后面两个跟班的也抱着胳膊跟着上前,很明显他们朱毅腾这几个人没有放在眼里。在他们眼里,高二最牛b的只有杨城一个人,其余的都是吓唬人的,属纸老虎的,一点儿用不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温馨贴士:首先很高兴看此书的朋友们,你们觉得好就继续追下去,俺重重承诺绝不太监。

俺想说的是天气渐冷了,北风呼啸了,你们记得多添衣服,预防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