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宇满面春风吹着口哨回到了苏杰的家里,发现另外几个人正聚精会神的坐在沙发又一次看起了“好看”的碟片时,谢天宇感到非常不屑。

  “你们呀!有什么好看的,换个动作片看,成龙的李连杰的什么的,别看这个了,不学好。”他用教育的口气对大家说道,瞬间变得高尚起来。

  几个人没有搭理他,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往谢天宇的身上移动,这让谢天宇感到一丝冷落。

  他顿了顿嗓子,语调提升10几个分贝,“唉,遥控器呢,关电视,你们真龌龊。”

  他的话音刚落,6、7个人鄙视的眼神射在了他的身上。

  “宇哥,你去约会回来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这几个小时的时间你就变化这么大吗?”谭大伟笑呵呵的开起了玩笑,另外几个人也跟着呵呵的笑。

  “唉,你有女朋友了,俩人甜甜蜜蜜的亲亲抱抱的,全是做些现实的事情,而我们没有女朋友的连看个电影学习一下都不行吗?你不要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刘金做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来,像是受苦受累好多年似的。

  “去你的吧,你们快看吧。”谢天宇往沙发上一躺,点上烟不再搭理他们……

  谢天宇和刘金坐上回桃林镇的公交车时暮色已经降临,公交车上没有暖风,寒风透过每一处缝隙肆掠进来,令车上寥寥无几的几个乘客不时的裹紧住身上的棉衣。

  这时突然从最后排传来一句男性的声音,“哎呀!中奖了呀!中奖了!”这声音一听就不是龙州市当地人的口音。

  声音落下,一个穿着稍微有些破败年龄在35岁左右的男人站了起来,手舞足蹈的拿着一个易拉罐的拉环对旁边的一位妇女说道。

  谢天宇和刘金身体微微站起来一点,探着头往车后方看去。

  “真的假的,易拉罐还真有奖?”谢天宇不可思议的看着刘金,声音不是很大的问道。

  刘金眼神里似乎是对那个喊着中奖的男人多少有点羡慕,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或许吧,人家有好运呗,我在家喝了那么多健力宝怎么就没中过奖呢,唉,好运若是降临怎么挡也挡不住啊!”

  “中了多少啊?真有好运气啊你。”这时又一个年龄在30多岁左右的男人站起来趴在座椅上羡慕的问道。

  那个喊着中奖的男人拿着拉环激动的说道:“我看看,我看看,哎呀!我上辈子肯定积德了,哈哈。”嘴巴一咧,露出被香烟熏过的大黄牙。“5万啊,我的个亲娘啊!哈哈……”

  车厢里几个人都开始把眼光投到这个人身上,全部是羡慕嫉妒恨。

  “5万呀!我cao,这么多钱,怎么花!”刘金再一次转过头,难以掩饰心里的嫉妒。

  谢天宇拿起手机看了看,低着头不屑的说道:“什么人什么命,说不定哪天你也就中奖了,回家使劲喝去,一天喝一箱,5万块钱算个啥?没志向,将来你要中50万,500万……”

  中奖的这个人环视了下车厢里的几个人,眼神里闪过一丝阴险。

  jR酷VE匠j网唯一正@5版,o其他}都$5是◇-盗(版◇

  “春节那天我放了好多鞭炮,还供了菩萨,这是菩萨显灵啊!”说完他手捧拉环,抬头向天虔诚的说道:“菩萨显灵啊!谢谢菩萨啊!谢谢啊!我们全家都谢谢你啊!”

  车里的人再次嫉妒起来,心里都暗自决定,再过年时一定也要好好供上菩萨,磕几个响头,再把财神供起来,放一箱鞭炮,不够的话再买上几个礼炮一起放。这样说不定哪天这种好运也会轮到自己的身上。

  这时那个刚才问中了多少钱的人走到这个中奖的人旁边,笑眯眯的拍了下他问道:“哥们儿,我看下行吗?”

  中奖的这个人顿时表情小心起来,把拉环放进了手心里攥了起来。

  “哎呀!大哥,你这么小心干吗?我还能抢了你的吗?我就是抢了你的我怎么跑,这车又不停下,哈哈。”

  中奖的人露出一丝微笑,看了下四周后瞬间爽快的说道:“行,让你看看,你得说好看完就给我。”

  “好,我就是看看,我从来没见过中奖的易拉罐,今天让我开开眼。”

  中奖的人把拉环递到那个人手里,“是吧?没错吧?是5万呢!”语气带着沾沾自喜的成分。

  “大哥呀!你真是有福之人啊,你看看,5万块钱到手了,回家你媳妇儿得乐死啊!哈哈。”这人左看看右看看,然后不舍的递给中奖的人。

  中奖人得意洋洋的将拉环紧紧的攥在手里,看了看车里的乘客,笑眯眯的说道:“我一年打工都挣不了这么多,这下好了,我今年就不去打工了,休息一年,哈哈。”

  说完此话,得到了车里全部乘客投来的羡慕的眼光。

  车在站牌停车后,又上来了几个乘客,20几个座位几乎全部都坐满了。人一多,车厢里似乎也有那么一丝温暖了。

  “哎!大哥,你这个奖去哪里拿钱啊?是去市里吗?那你赶紧下车坐回市里的那趟车吧!”刚才看拉环的男人似乎挺关心这件事的,挪了挪身子,坐到了中奖人的后面。

  中奖人听完他的话仿佛如梦中醒一般,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哎呀!幸亏你提醒我。”他急忙拿起刚才放在脚底下的易拉罐瓶子,目不转睛的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还得去北京呢!海淀区北三环中路……”他自言自语的念完,表情瞬间黯淡下来。“北京那么远,我连江州省都没有出去过,怎么去北京,万一迷路了怎么办?唉。”说完他叹了口气,似乎有点小小的失落。

  “迷路倒是小问题,如果是拿到钱坐火车被偷了的话你就更倒霉了,哈哈。”坐在中奖人身后那个看拉环的男人一直是笑眯眯的,看起来十分憨厚,却不知道内心是否也是如此了。

  中奖的这个男人表情似乎更加沮丧了,喝了口易拉罐里的饮料,求助般的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说道:“兄弟,给我出个主意,你说该怎么办?唉,那么远,我实在是不想去,可是不去的话又白瞎这5万块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