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人来到利群商厦门口,等了半天的徐华几个人赶紧走了过来。

  “宇哥来了?过年好。”几个人同谢天宇打着招呼,脸上的表情有种久别重逢的味道。尤其是谭大伟,还上前分别和谢天宇刘金俩人拥抱了一下。

  “你不这么恶心能死吗?”谢天宇和谭大伟松开时对他笑着说道,惹得几个人咯咯的笑起来。

  “我这不是恶心啊!好长时间不见了,我很想念大家呀!”谭大伟很正经的解释道。

  刘金笑着踢了他一下,说:“我cao,怎么过个年你还变恶心了呢?”

  几个人又是哈哈的笑起来,然后七嘴八舌的说起了这些天各自在家发生的趣闻轶事,聊得不亦乐乎。

  谢天宇再次点上一支烟,看着从身边经过的人络绎不绝,突然感慨起了城里的生活就是比乡下的丰富繁华。怪不得农村人都往市里跑呢,外面的世界的确很精彩啊!他在脑海里徜徉起北京、上海那些大城市里,现在的时间会是怎样一番热闹的场景呢?摩天大楼纵横林立,宽阔的街道上豪车疾驰驶过。当然他这只是凭着在电视当中看到的画面去想象而已,并不知道这些大城市还有堵车这种境况,谁要是开一车能超过80迈的速度奔驰,那肯定是在夜里12点之后的环路上。

  “宇哥好久没来市里了吧,这里比桃林镇繁华吧?”张鑫笑眯眯的看着谢天宇和刘金,开起来玩笑。

  谢天宇鄙视的看了看,咧着嘴笑,没有吱声。

  “cao!就你们城里人牛b啊!还不照样去我们镇上念书,得瑟个啥呀!”刘金一点都放过张鑫,谁让他笑话人呢!

  这时谭大伟双手抱拳,故弄玄虚的对刘金和张鑫说道:“大家别动手,给我个面子,不要为地域的问题打架,千万给我个面子!”当然他这是在开个玩笑而已。

  大家一阵欢笑之后,才觉得身上寒冷。这个商厦门口前面就是宽阔的马路,正好站在风口上,北风刺骨的刮过,着实让这几个穿的“美丽冻人”的年轻人感觉到了冰冷。

  “走走走,去网吧玩会儿CS。”谢天宇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好久没有上网吧玩了,自从上次被他爸爸在网吧逮住以后,他就去过那么一两次。刚才在来时的公交车上他就和刘金商量着今天去先去网吧玩会儿,打个CS过过手瘾。一时间,满脑子的反恐地图的场景,和逼真的枪声、手雷声在耳边回响。

  “上网吧啊?有啥好玩的啊!你好不容易来次城里,去网吧玩上一天有点儿浪费吧!”说这话的是徐华,他一边说还一边打着哈欠,这小子今早上刚从网吧包夜出来,看样子是玩够了,所以听到谢天宇提议去网吧后他有点儿不是那么积极。

  谢天宇似乎看出了徐华不太情愿的样子,用手捶了他一下说:“你不会是放假这些天整天趴在网吧里吧?”

  徐华有些害羞的回答说:“是啊!昨晚包夜去了,今早上7点多刚出来。”边说还有些害羞的挠了挠如同鸡窝一样的头发。

  )看正P版dk章#A节上5Y酷匠6网Tw

  “怪不得呢!”谭大伟鄙视的瞅了徐华一眼,接着说道:“你不去我们去,我也好久没上网了,走,哥几个。”说完他看了眼谢天宇,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谢天宇一挥胳膊,“走着,网吧,徐华带路。”

  8个人来到网吧,开好机器后连着坐到了一起。魏勇又买了8瓶美年达抱着走过来一人分了一瓶,边分还不忘开玩笑的说:“今中午吃饭的话你们请客啊,我的钱全买了饮料。”

  可惜这几个人一个都没有搭理他的,像是事先约好一样。

  这让魏勇有些尴尬和苦恼,一屁股坐下后,冷淡的说道:“小样吧!待会儿用手雷一个个炸死你们。”瞬间他的脑海里闪过另外七个人站在一起,像是稻草人一样,他一个手雷扔过去,顿时鲜血四溅。

  徐华建好服务器,另外几个人迅速登陆进去。这熟练的速度比计算几何题容易多了。

  谢天宇、钟明明、谭大伟、张鑫四个人选择了匪徒,刘金、徐华、苏杰和魏勇则是扮演起了警察。

  “谁都不能作弊啊!你们不能随便看。”坐在张鑫旁边的徐华说着把显示器往自己这边掰了一下,生怕被张鑫和另外几个匪徒看到自己的行踪。

  “cao!谁看你呀!还用的着看吗?哥们儿的枪法和侦察能力那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吗?”谭大伟得意的说完,立马选起了武器。旁边传来徐华和刘金俩人鄙视的嘘声。

  噼里啪啦5分钟过后,一局结束,警察胜利。

  刘金朝谭大伟眨了下眼睛,因为刚才谭大伟就是被刘金给一枪爆头的。

  “运气不好,刚才先热热身,宇哥,咱这局必须杀回来。”谭大伟甩了甩手中的鼠标,似乎是刚才的鼠标线有些短,影响了他的发挥。

  8个人再次投入的看着电脑显示器,生怕一不小心就会毙命。

  又一局结束,警察再一次胜利。

  这一局谭大伟上场后是第一个死的,是被苏杰隔着墙扔了一枚手雷给炸死的。

  “让你刚才得瑟呢!哈哈……”刘金幸灾乐祸起来。

  “是他们歪打正着,根本就没有看见我,巧合而已。”谭大伟点上一支烟,狡辩道。

  “不服再来!”魏勇一拍桌子,大有非要制服谭大伟的决心。

  突然“啪”的一声,坐在魏勇身边的一位看起来20左右头发染成紫色的男生拍了下桌子,怒视的看着他们喊道:“我cao,你们呜呜喳喳的这么大声干嘛?吵到我了知道不?”

  此人一喊,谢天宇几个人戴着耳机都能听到,都奇怪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cao!有病。”这男生一下站了起来,说完还用手指着谢天宇这帮人。

  坐在一旁的魏勇摘掉耳机往椅子上一躺,“我们不就吵到你了吗?你站起来吓唬谁?”他的语气一点儿软弱都没有。

  “吵到我就不行,怎么着?你还不服?一群小鳖崽子,牛b啥呀?”紫色头发的男生再一次拍了下桌子,双眼瞪得如同牛眼睛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