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考试结束后,学生们都是松懈下来,即便是往常视读书为命一丁点的时间都不会浪费的好学生此时也嘻嘻哈哈看起了课外书。只有几个对自己的成绩持高希望相反却是考砸的学生闷闷不乐,情绪低潮。

  谢天宇把自己各科的考试成绩加起来然后一除,看到结果都超过60多分后,咧嘴可爱的笑了起来。

  谭大伟回头看见他的成绩后嫉妒的说:“宇哥,你不会是抄的吧,怎么会都及格了呢?”

  “有可能,你看,比我们都强,我他玛德全是不及格。”刘金把试卷噼里啪啦的撕掉,打开课桌一下扔了进去。

  谢天宇看见这俩人的表情后乐呵呵的回道:“我抄谁的呀!我们那个考场可严了,考试时我就坐在第一排,妈b的监考老师搬个凳子就坐在我身边,cao,真是天时地利与人和呀!”

  刘金听完谢天宇的话后咯咯的笑起来,说道:“看来咱们宇哥学习好呀!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及格,厉害,对了,你们考场哪个监考老师坐在你旁边呀?”

  谢天宇指了指旁边一本英语课本,说:“她,唉,真严,连个厕所都不去,一直坐我旁边看我答卷,要命。”

  “林红吗?哈哈,新官上任还三把火呢!人新来的老师当然也得严厉点了。”谭大伟打趣的开起了玩笑。

  “哎!”刘金神神秘秘的让大家别说话,低着头往前伸了伸小声的对谢天宇和谭大伟说道:“哎,你们说新来的英语老师林红漂亮不?你们注意到没?她穿牛仔裤时身材非常棒,尤其是圆滚挺翘的屁股,哎呀,我觉得真性感。”刘金眯着眼睛一脸陶醉,仿佛此刻林红穿着牛仔裤就站在她的眼前任由他意淫一般。

  谢天宇推了他一把,恶心的骂道:“我cao,我以为你要说什么神秘的事儿呢!你色的可以了。”

  “就是,你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流氓了,连老师的注意都打,要命了。”谭大伟跟着说道。

  刘金有些失望,觉得与这俩人分享自己的秘密有些不解风情,随即伸了个懒腰,说:“你们呀!不懂的欣赏,什么是美你们也不知道,唉,对牛弹琴啊。”

  寒假就要来了,2004年的春节也已临近,进入腊月,年味就越来越浓。尤其是在农村,每逢赶大集的时间,卖春联的,买年货的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这种场景虽然噪杂,但是每个老百姓脸上却是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这个时间段,学校里的老师几乎也不怎么去管学生,上课时跟同学们聊天逗乐是很常见的。

  此时在谢天宇的班里,物理老师讲了没有10分钟就合上了课本,物理老师刚30几岁,在男人当中170公分左右的个子应该算是中等身材了。他笑嘻嘻的走下讲台,平易近人的说:“块过年了,你们这些学生不是最期盼这个节日吗?又有时间玩了,还不用学习,回家吃好吃的,穿新衣服,呵呵,其实你们都是些小孩子。”

  物理老师说完这个,同学们就开始嘻嘻呵呵的交头接耳的聊起天来。各自聊着春节的打算,女生聊买什么新衣服,男生则相互答应着要去谁家拜年,然后喝多少酒什么的。

  突然刘金冲着物理老师开玩笑的说道:“老师,你今年买的什么新衣服啊?”

  同学们都咯咯的笑,好奇的盯着物理老师看。

  物理老师正好转到最后一排谢天宇和刘金的位置,于是他笑呵呵的拍了下刘金的肩膀,说:“我都什么年纪了还讲究买新衣服,平常不是也买吗?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了,我都老了。”他说话时面色深沉,但是看起来确实格外的滑稽。

  “老师你不显老,看着就跟18似的,老年轻了。”徐华此言一出,逗得整个教室的学生和老师都哈哈大笑起来。

  放寒假的当天早上,所有的学生都聚集在操场训话,也就是开一个年底大会。说说一年的学校问题,再批评一下纪律问题,最后校长一总结,然后就开始放假了。同学们再次相见,只有来年了。

  放假这天可把范腾飞和朱毅腾忙坏了,他俩没有像其他学生那样背起行李就急促的窜向校门口坐车回家,而是挨个的和临南市来的学生下通知,通知的内容是去见大哥谢天宇,然后中午一起吃顿饭。自从上次在教室门口被谢天宇把他俩撵走后,就一直没有机会领着人来拜见他们非要跟着混的大哥。于是他们商量了一下,找今天放假这个日子大家都见一面认识认识,顺便再一起请谢天宇几个大哥吃顿饭。

  谢天宇弟兄几个此时正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他们正在等的就是临南市的这帮高一学生。

  谢天宇起身站在窗口处,双手按着窗台,看着窗外校门口那些拿着大包小包回家的学生,心里一阵窃喜,哎呀,还是离家近好,像我走着就回家了,也不用急着赶公交车,哈哈。

  J酷M匠%网●)首:发◇

  忽然他一下想起一个人,彭娇娇,坏了,他心里默念道,这放假了也没去和她打个招呼,是不是得送送她呢?他转过身要往外走,魏勇问道:“宇哥,你要干嘛去?”

  谢天宇停下来看了看大家,想说一下出去的理由,可是又不想说。还是跟他们说说吧,不算丢人,他这样想着。

  “我去看看彭娇娇走了没,没走的话我去送送她。”

  谢天宇说完,另外几个人起哄的发出了怪声,这令谢天宇刹那间脸红起来。

  “起什么哄啊,只应该是我必须去做的吧,这一个寒假接近一个月,我得去告别一下。”谢天宇责怪的说道,抬腿往外走去,“朱毅腾那帮人过来你让他们等我一下。”

  而此时的女生宿舍楼里的某一间宿舍里,2、3个女生正在收拾着自己的行李,繁而不乱,认认真真。彭娇娇正拿着一个随身听听着音乐,她站在窗口,一动不动,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娇娇啊,你怎么还不收拾行李回家?”其中一个同学朝她喊道。

  彭娇娇摘下一个耳机,回头笑着回道:“哦,你们先走吧,我爸待会儿来接我。”

  “那我们先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拜拜。”

  “拜拜,你们慢点啊!”彭娇娇冲他们挥挥手,看见他们离开后又把耳机戴上,然后转身看起了窗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