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宇吹了口烟雾,笑呵呵的看着王大波。王大波也笑呵呵的看着谢天宇,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可心里却是极为紧张。要是以前,他会发飙,完全不怕谢天宇,因为出了事情有杨城可以给自己罩着。但是发生了前几次的事情后,他感到很是悲哀,态度也有所转变。他不想再明着得罪谢天宇,更不想在自己人少的情况下和他打架,这样自己明显吃亏。此时他下了个决定,只要谢天宇不动手,他委曲求全什么都可以容忍。等离开这里后,他再想办法把面子找回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而谢天宇这边早已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狠揍王大波。拖了挺长时间的仇一直没找到机会报,今天却在厕所碰到了当然不能放过,表面看似平静的几个人,心里却是沸腾着。

  “恭喜宇哥收了新的小弟啊,改天大家一起去外面找个饭店喝酒,相互认识一下,我请客。”王大波最先打破平静,脸上堆满讨好的笑容。

  谢天宇调侃道:“大波哥,你的笑怎么越看越恶心啊!”明白人都能听得出谢天宇话里的意思,别以为你王大波满脸笑容说一些好听的讨好我,今天我既然碰到了你,就不会放过你的。我谢天宇就不允许欺负我的人猖狂。

  刘金几个人起哄似的哈哈大笑,尤其是徐华,大嗓门笑起来格外让对方生气。这也达到了谢天宇的目的,就是要激你,非得把你激的别再装了,然后再剑拔弩张的开打。

  王大波脸上的笑容终于挂不住了,从口袋里摸出烟,打火机刚点上,谢天宇就上前给吹灭。王大波再点,谢天宇又一次吹灭。这样反复三次,王大波把烟一下扔在了地上。

  高一的两个学生站在后面看的心惊肉跳,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谢天宇,你有点儿太嚣张了吧!”王大波终于按捺不住,斜着眼睛看着谢天宇,一脸的怒气。

  看到目的已经达到,谢天宇心里多少欣慰一些,他信手拈来的把烟头弹到地上,甚是舒畅的吐了口烟雾。

  “我谢天宇也就是在你这种人眼里显得嚣张一些,可你王大波呢?你找人埋伏我和我的兄弟,你算是什么呢?啊?”谢天宇的表情此时激动了起来,脚步也随着说话往前移了一点儿。

  说起这个,毕竟王大波有些理亏,此时他即便再隐瞒自己找人的事情,谢天宇也不会再信了。事已至此,不如硬着头皮扛着,反正已经这样了,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王大波不服气的点了点头,“对,人是我找的,就是要教训教训你,因为你太嚣张了。”

  谢天宇的脚在王大波的话刚刚结束0.1秒时就踹到了他的肚子上,嘴巴里还带出一句“cao你妈b”。

  王大波显然没有准备,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可见谢天宇这一脚着实用了不少劲。

  更aT新最q快&上:V酷a√匠1s网

  “打他。”谢天宇一挥手,早已憋不住的徐华和魏勇第一个冲了上去。

  刘金则是回头寻找站在门口处的王大波那两个跟班,可那俩人早已不知去向,不知何时就已经溜走了。

  谢天宇刚收的两个小弟看见这种打斗场面显得都比较激动,虽说心里有种畏惧感,但是还有种上前跃跃欲试的猎奇心。

  谢天宇似乎看出这俩人的心思,回头说道:“你俩去门口去,守着门口,看着点儿老师。”

  俩人像得到圣旨,一脸神圣的走向了门口处。刚加入了谢天宇的组织,就遇到了这么大的活动,俩人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回去就可以跟其他同学吹牛逼了。

  6个人打一个人太小儿科了,即便你王大波再怎么反抗,也无济于事。刘金和谭大伟都插不上手,只好站在谢天宇旁边怒视着王大波。

  徐华打的太狠,专门打王大波的脸,王大波的鼻子早已破了,鼻血流的满脸都是,甚至都顺在了衣服上。

  “让你得瑟,傻b玩意儿,啊?再得瑟个试试。”徐华用手打似乎都解不了气,还得用嘴巴骂着。

  王大波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没出5分钟就坐在了地上,即便这样,钟明明还是用力的踢着他的胸口。

  谢天宇上前拽着王大波的领口,眼神犀利冰冷的看着他说道:“王大波,我就是这么嚣张,知道吗?不服的话再找我,我谢天宇就是这种人。”说完,谢天宇起身一挥手,弟兄几个利索的收手,往外走去。

  王大波一个人狼狈的靠着墙坐着,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红白相间的校服上全是脚印和污渍,胸前还有鼻血。尤其是脸上,真是血染的面孔啊。

  “你妈了个b的,操你马勒戈壁的。”他嘴角抽搐,骂出的声音有气无力,面对着空无一人冰冷的厕所,王大波忽然感到一丝莫名的绝望。

  在回教学楼的路上,谢天宇忽然回头朝新收的两个小弟问道:“你俩叫什么名字?”

  这俩人还没有从刚才的打斗中回过神来,心情此起彼伏,谢天宇这突然一问自己的名字,着实更加激动了。

  “宇,哥,我叫朱毅腾。”身材略显矮的男生最先回答道,紧张的都有些结巴了。

  “宇哥,我叫范腾飞。”另一个笑眯眯的回答道。

  “你俩不是龙州人吧?听口音是临南市过来的。”谢天宇边走边问。

  “对,我们是从临南市过来的,宇哥,这你都听出来了。”

  谢天宇笑了笑,说:“你们临南市人口音稍微有些重,每一句话的后面那个字的读音必须得仰起来。”

  徐华打趣道:“宇哥对方言还挺有研究呀,那你听听俺是哪嘎达的口音?”

  “滚犊子。”谢天宇对徐华一脸鄙视。

  几个人呵呵的笑了起来。

  忽然谢天宇停住脚步,不苟言笑道:“你俩既然非要跟我混,我也同意了,身边这几个都是你俩的大哥,以后你们就认识了。我只跟你俩说一点,就是不要主动欺负别人,但是也不允许别人欺负我们,知道吗?”

  两个人俯首帖耳,点头如小鸡啄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