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宇也配合着他呵呵一笑,上前拍了下杨城的肩膀,表情瞬间严肃的说道:“哥们儿,以后有什么事儿咱俩解决就行,别再兴师动众了。”说完狡黠的冲他一笑,朝自己的班级走去。没走两步,他忽然转身指着一直不说话的王大波说:“我怎么越看你越恶心呢。”然后转身走开了。

  王大波今晚本来很是兴奋,当听到这句话后,一下又恢复到之前,如霜打的茄子一样。不过他还是在谢天宇拐弯后骂了句“牛逼什么呀!cao。”

  杨城挠了挠头发,又用大拇指扣了扣耳朵,小眼睛盯着大厅的大灯看了5秒钟后,拍了拍王大波的脑袋,语重心长的说:“兄弟啊,记住,发生了的事情是无法收回的,只有大踏步的前进,没有退缩,千万记住,在四中咱不会做缩头乌龟的。”

  王大波略懂的点了点头,心中豪气万千。

  BY更新#x最。快(上`.酷匠w.网

  在17、8岁的年纪里,杨城说过的话和做过的事总显得比同龄人成熟、老练一些。

  谢天宇走进教室屁股还没有坐热,曲振飞就走了进来,俩人前后脚的时间。

  曲振飞背着手,短小的双腿迈着小步围着教室转了3、4圈后,咳嗽了两声就走了。

  谢天宇无聊的翻看着语文课本,眼睛不时的瞥向曲振飞。待曲振飞后脚刚刚迈出教室后,他就对旁边的刘金说道:“妈b的,刚才在大厅那里碰见杨城和王大波那俩傻b了。”

  刘金拿着一本地理课本立在课桌上,这样低头说话不至于被老师发现。

  “然后呢?你找他俩算账了吗?”

  谢天宇刚要回话,只听坐在前面的谭大伟怪异的咳嗽,一抬头就看见曲振飞又走了进来。他站在门口表情严肃的瞅着教室最后面,灯光摄在他的眼镜片上反射出一道蓝光。大约站了2分钟,就离开了。

  谢天宇没有急着回答刘金,而是盯着教室门口观察了5分钟,确定曲振飞不会再折返回来后才低头小声的把刚才在大厅遇见杨城和王大波的经过告诉了刘金。

  “早晚得收拾他俩,不能就这样算了。前天的事他们没有吃到甜头,没占优势,肯定不会甘心,说不定会卷土重来,咱们不如先下手为强。”刘金边说,边不时的抬头看看门口处,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谢天宇觉得刘金说的在理,打了个嗝后说道:“你说怎么办?找个什么机会动手。”

  刘金看着谢天宇笑,说:“你晚饭吃的什么好饭?饱成这样,瞧这嗝打的,都快赶上体育老师那哨子了。”

  “哪吃啥好吃的了,刚才跑着来的,怕迟到,胃里灌进凉气了。cao,别跑题,继续研究上一个话题。”

  刘金咯咯的笑了两声,表情紧接着变的肃穆,“坚决不能容忍挑衅咱们的人,必须揍之,具体情况我觉得下课后咱兄弟几个一起商讨下。”

  有时刘金在这个队伍里会充当着军师的角色,谢天宇做事前总会与刘金商讨一番,并且会先听取刘金的意见。从这点看来,谢天宇不是一个很专制、自我的人。

  冬天说来就来,寒风呼啸着整个四中,学生在操场不是塑胶的跑道上跑操的时候铁蹄飞扬,灰尘肆虐。有的学生边跑边用手捂着嘴巴,防止灰尘进入自己的口腔和鼻腔里面。学校里管基建的领导好像说过明年春季就开始动工修操场,建一个像样的足球场,再把跑到弄成塑胶的。学生很是兴奋,尤其是体育班的,更是欢呼雀跃。然而高三年纪的学生听到这个消息却是无精打采,垂头丧气,因为还有半年多的时间就要高考随后就要离开这个学校,所以享用不了太多时间了。

  校长李国富穿着一件黑色的呢料风衣迈着小步跟在队伍旁边慢跑着,他边跑边想着派出所所长给他打电话说的发生在四中校门口的打架斗殴事件,他的眉头紧锁,似乎把所有心思都压在了一件事情上。“现在的学生真是越来越不好管了。”他叹了口气,停止了跑步,腰板挺直的往教学楼走去。从远处看,虽然他已经不当兵多年,但他的身影还像是一位硬朗、坚毅的军人。

  艺术班的画室里,美术老师正在讲水彩静物写生的要点,铺着紫红色桌布的桌上面摆着一件灰色的陶瓷罐,旁边是一只白色的玻璃杯子,杯子里面插着一只塑料月季花,然后是两个红绿色的富士苹果。

  彭娇娇站在最后面,架在支架上的画板正好挡住了她大半个身体。她心不在焉的看着桌子上的静物,脑海里却是谢天宇的影子。不知不觉,老师已经讲了半个多小时,基本要点都已讲完。“同学们都听明白了吧,不懂的再单个问,今天下午你们全部的时间就来画这一幅就行,别太着急,咱们又不急着高考,慢慢来,画好水彩是需要时间的。”说完这些,美术老师就走了出去。彭娇娇看着老师离去的身影,却忽然恍若隔世,“刚才都讲的什么呀!坏了坏了,都没有好好听,都怪你这个坏蛋,害的我老是上课走神。”她嘴巴微动,娇羞的说完这些无声胜有声的话后就坐了下来,脸上布满微红。

  “从给出情书到现在有一个多月了吧,我说宇哥你还没有收到回信,我们刚要有个嫂子,现在就成肥皂泡了。”六班的教室里,课间休息时间,刘金坐在桌子上,另一只脚踩着凳子,眯着小眼睛笑着看着谢天宇问道。

  “是啊,都等到花儿也谢了,眼看就要新年到了。”徐华站在一旁背靠着墙,一唱一和的。

  谢天宇坐着凳子偏着倚在墙上,双手插袋,两条腿搭在课桌上。听到这俩人嬉笑的开玩笑,他脑海忽然像是插入一段记忆,是啊,都差不多要忘记的事情了,今天被人一提醒,竟然还有给女生写情书的事儿。他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看不出是喜还是忧。

  “没回信就证明人家不喜欢我,很简单。”谢天宇的回答倒是够简单,徐华和刘金俩人面面相觑,一脸无语的表情。

  “唉,浪费我们的感情,白白的空欢喜一场,宇哥,女孩儿可不是这么追的,来,我教教你。”刘金说完,拉过一张椅子就要坐在谢天宇旁边开始传授经验。

  谢天宇急忙推开他说道:“拉倒吧,一边去,别说那些男女情长的事情,不感兴趣,就跟你是情圣似的。”

  刘金瞧见谢天宇对他鄙视的表情,非但没有退步,反而上前搂住他的脖子贱兮兮的说:“女人很好搞定的,改天你找个晚上的机会当面向她表白,然后搂着她开始亲,后面的事儿就水到渠成了。”

  刘金表情似笑非笑,乍一看以为此人满腹经纶,知识渊博。

  徐华在一旁认同的说:“是啊,宇哥,你得按金哥说的办,金哥说的挺在理的,很有内涵,女人嘛,必须先上之。”

  “对嘛,这方面我有实战的经验呀。”得到徐华的认可,刘金甚是骄傲无比。

  “你俩赶紧滚蛋吧,你以为你俩是爱情大师啊,走,走,走。”谢天宇大手一挥,推着徐华和刘金。

  刘金一边躲,还不忘插话,“真的,这些事情的深奥对你这个处男来讲,是不会明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