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波是在夜幕降临时搭最后一班公交车来到的学校,同学们都已经进了教室,准备上晚自习。校园里还算安静,几个老师站在教学楼前面互相寒暄着。

  王大波拎着包从教学楼最西边的那条路径自往宿舍楼走去,一边走一边警惕的看着什么。

  俗话说身正不怕影子歪,只有做了亏心事才会如此担惊受怕。王大波正是如此,他正是为放假那天找人收拾谢天宇的事儿而心里发慌,他怕谢天宇知道了会报复他。在心里他一遍又一遍的提醒自己这件事谁也不会知道,谢天宇是不会知道是他找的人。可是这样他又觉得是掩耳盗铃,放假那天那么多人,万一被某个同学看见,然后把这件事儿传到了谢天宇的耳朵里呢。他心底非常的矛盾,手伸进口袋里掏出烟,再一次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没有人后才把烟点上。

  “哎,几年纪的?”不远处的黑暗中有人朝王大波喊了一嗓子,吓得他一个趔趄,迅速把烟扔掉。

  他转过头看向传来声音的地方,以为是老师,急忙答道:“2年纪的,刚到校。”

  说完后他吸了口气,虚惊一场,幸亏不是谢天宇,要不自己势单力薄,肯定吃大亏。

  黑暗中的那个人影始终未动,王大波有些奇怪,他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正在抽烟。“老师,没事的话我先回宿舍了。”

  这时黑暗中传来一阵哈哈大笑,杨城朝他走了过来,身后蹲着的两个学生此刻也直起身子往这边走来。原来是杨城搞得恶作剧。

  王大波有些生气,心里把杨城他妈和他奶奶都骂了个遍,但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

  “我cao,城哥,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杨城乐呵呵的走到他面前,扣了扣耳朵,“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害怕什么?!”

  他后面的两个跟班也跟着咯咯的笑,一副幸灾乐祸的奴才相。

  王大波把手里的包换到另一只手,有点疲惫,说:“我以为是老师呢,刚才刚点根烟,被你一嗓子吓得扔了。”

  “扔了再点呗,走,厕所抽去。”杨城抬脚就往操场西边的厕所走去,王大波犹豫了2秒,把包往肩膀上一抡,跟在了后面。

  他本不想跟着去,可是他又怕碰见谢天宇那帮人,于是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先跟着杨城吧。

  厕所里一个人都没有,杨城破天荒的掏出红塔山抽出一根给王大波,并且打着打火机要给他点烟。

  王大波受宠若惊,急忙摆手,说:“我cao,城哥你这是骂我呢吧,自己来,自己来。”说完自己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把打火机掏了出来。

  “城哥,有件事我憋在心里,你说谢天宇会不会知道前天的事儿是咱们找的人?”王大波神神秘秘,说完后还回头看了看厕所门口。

  杨城眯着小眼只是沉醉在吞云吐雾当中,左手的拇指在耳朵里扣来扣去。“大波呀,找人来的是你啊,我只是给你牵了个头而已。”

  王大波心里“咯噔”一下,像是游泳时突然被人猛地把自己往水里按了一下似的,被水呛着了。他妈的,这么快就跟我撇清关系了,早晚有天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王大波在心底骂着杨城,可是光骂有什么用呢?如今自己一个人什么都干不了,之前再不济也能用钱使杨城帮自己的忙,可此刻听他的话语到令自己寒了心。

  他嘴巴里如同不注意嚼了个苍蝇,吐了口痰后笑着说道:“城哥,别这样啊,咱俩不是兄弟嘛,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事不也是你的事嘛。”说完后他弹了下烟灰,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杨城把抠耳朵的手挪了下来,一脸阴险的笑了笑,“对啊,咱俩是兄弟呢,你不用担心,有我呢,他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大不了咱弟兄们跟他拼了。再说了,高三的咱也有几个哥们儿,这几天我正准备约他们喝酒呢,就是费用还差点儿。”杨城说道这里,冲旁边那俩跟班的问道:“高一的那帮临南来的保护费都交了吗?”

  “交个屁,没见人。”其中一个瘦瘦的脸挺长的男生回答道,话语中透着阴森,脸似乎更长了。

  王大波被杨城这么一说甚是感动,心里一阵热乎,可是听到后面又提钱的事儿,不禁又冷了许多。

  他脸上依旧挂着微笑,手不情愿的伸向口袋,“城哥,你看,我的钱也不是很多,但是你请客我能赞助一点儿,谁让咱是兄弟呢。”

  杨城小眼睛忽然变大,心里美滋滋的,“我cao,大波你这人就是够义气,多不好意思。”

  王大波一狠心掏出50块钱,伸着胳膊递给杨城,说道:“城哥,这是兄弟的一点意思。”

  杨城一点都不推脱,相当实在的就接过了钱。

  “大波,好兄弟,到时请客叫上你去一起认识认识,多个朋友多条路,在四中咱不会做缩头乌龟的。”

  王大波被杨城这一番“激励”的话语又重新燃起了心里的热情,勇气指数瞬间提升至5颗星,一颗受挫败的被洪水冲走的小宇宙随时准备爆发。

  这时第一节晚自习课的上课铃声响起,杨城和王大波几个人把烟头扔进粪坑,说笑着迅速往教学楼走去。

  谢天宇在家吃饭吃的挺晚,跑着来到学校。校门口看大门的保安给他打开旁边的小门放他进来,开玩笑的冲谢天宇说道:“都几点了才来,你妈做的什么好饭你吃到这么晚。”

  “满汉全席。”谢天宇没有回头,径自往教学楼跑去。通常假期回来时班主任会第一时间去班级视察一下,谢天宇可不想为迟到这点儿小事被曲振飞训话。

  当他哼着周杰伦的《星晴》跑进教学楼的大厅门口时,杨城和王大波也恰好走到这里。谢天宇看见杨城和王大波后,顿时火冒三丈,前天打斗的画面再次浮现在了眼前。

  王大波看见谢天宇后一时慌了神,瞥了一眼后就不再看他,不说话的继续往前走。他心里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尴尬,总之此刻他只是想躲避这个场景。

  J看Ji正q版r、章A/节+%上酷◎匠\!网e

  “宇哥。”杨城突然朝谢天宇挥了挥手打个招呼,脸上挂着微笑,像是遇见了老朋友,他的言谈举止总会让人捉摸不透。

  谢天宇停下脚步,克制住心底的冲动,不情愿的笑了下,回道:“杨城啊,好久不见呀!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听说你进派出所了?”他本来想临时装的大度点,说点客气的话,假情假意的跟杨城打个招呼,可是说着说着就不再给杨城留面子了。

  杨城一时语塞,脸上通红,不知道说什么好。

  “哈哈,不知道宇哥说的什么,是不是误会了?”杨城用了几秒钟调整了下心态,表情甚是恶心,自顾自的大笑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来到酷匠都一个月了,时间真是快呀!天冷了,树叶掉了,风起了,云散了。朋友们,你们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