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狗官直接叫了这个喷嚏家伙上去舞台,烈日当空之下,禅叫的很大声,我心里不禁为这家伙捏了一把汗。这个特种狗官是有打人的爱好的,你要稍不注意一下,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个动作,反正只要你让这个特种狗官不爽,打你那是秒秒钟的事,而且力度绝对不少。我的门牙都开始有点松了,这就是最好的情况说明。

  喷嚏男上到舞台之后,特种狗官看了看他,他也不吭声,特种狗官就笑着问他,刚才,我是这样教你站的吗?

  喷嚏男可能心里也是怕,直接就立正的看着特种狗官。特种狗官看着喷嚏男,又问到,老子刚才跟你们说了什么了?

  喷嚏男没有说话,其实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你说了什么,难道你想告诉我,你那冲着海浪做5000个俯卧撑的事情吗?

  特种狗官看着喷嚏男说,老子问你话呢?哑巴了?

  喷嚏男这会儿才说道,你刚才说了很多,你指哪一句?

  特种狗官被喷嚏男搞到愣了一下,又问,老子刚才叫你们做什么了?

  喷嚏男这才说,你刚才叫我们站着别动。

  特种狗官又说,那你怎么动了。

  喷嚏男这时候说了一句让全场人啼笑皆非的话来回答特种狗官,喷嚏男居然说,这喷嚏要出来我也忍不住,听说打喷嚏的速度为每小时177公里,我乃普通人,怎能抵挡得了这速度?

  特种狗官听完,居然没说话,这时候刮了一阵风,喷嚏男的头发还挺长的,一下就被吹乱了,这家伙居然还在特种教官面前拨了拨头发。

  特种狗官这会儿还真的生气了,但他还是稳了一下语气问到,你头发挺柔顺的,用的啥洗发水啊?

  喷嚏男居然又拨了一下头发说道,飘柔!

  这下全场都没忍住了,全部人都不约而同的笑出声来,甚至连老师跟那些狗官自己都笑了出来,特种狗官的脸黑得像什么一样,直接跟旁边的小弟狗官说了一句,那小弟狗官就立正小跑去了别的地方了,特种狗官也没说话,就看着那飘柔男。你要说特种狗官打飘柔男,我还觉得正常,但反而特种狗官这么安静,你还真让我适应不过来。

  但最后,我觉得我是错的,一个人真的冷静起来的时候,他才是最恐怖的。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也让我们大吃一惊。

  小弟狗官走了回来,手里拿了一个剃头的东西,这下全场都开始冒冷汗了,你说打人还好说,你这会还想剃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说剃就剃?

  特种狗官拿着那个剃头工具,我可以看得出飘柔男都不淡定了,但他还不敢出声。特种狗官招呼了另一个小弟,二小弟直接拿着一张木的长凳子上来,朝我们的方面放着,然后又指着飘柔男说,站在凳子后面,朝下面的人看,飘柔男我可以看得出,走路腿都是抖的,但还是没有反抗,面对着我们就这么站着。然后那两个小弟狗官就站在飘柔男后面了。

  特种狗官就说了一句,跪下。

  飘柔男显然没有料到,也不敢说话,但也没跪。特种狗官在旁边又说了一句,我说的普通话不够标准吗?

  飘柔男依然不说话,特种狗官再也不淡定了,直接一脚踢到飘柔男的膝窝那里去,飘柔男瞬间跪下,但又很快的扶着凳子想站起来,那时候飘柔男后面的两个小弟狗官就直接压着飘柔男的肩膀,膝盖顶着飘柔男背部,飘柔男被死死的固定在凳子上。

  Z酷|=匠.网永c久l_免0费d看(小3说》5

  那场面,就像古时候被斩首的犯人啊。

  老师可能也看不下去了,这时候校长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有几个男的老师包括我们班主任也冲了上去想阻止特种狗官的暴行。特种狗官见状,大吼了一声,这里是黄埔军校,这里老子说了算,你们把这群娇生惯养的家伙带过来,老子就有义务教他做人,你们要谁敢多管闲事,老子就整谁,军训要都像你们这样儿戏的话,那还有什么意义?

  说完就按下剃头工具的按钮,大声的又说到,这是我们这边专门新兵剃头的工具,无线的,前两星期才买,最近也没有新兵报到,今天就只能拿你练练手了。

  飘柔男这才大喊,你敢?你知道这样做有多严重吗?黄埔出来的人就这样?孙载之当年建校的初衷就是为了让你们这样欺负一个学生的?

  特种狗官显然文化程度不高,便按着飘柔男的脖子说道,老子管你哪个载货的,老子今天就剃你怎么了?

  飘柔男大喊,同学们啊,今天你们给我认着这个狗官,有头皆要剃,不剃不成头。请看剃头者,人亦剃其头,我一定会报仇雪恨的。

  这时候,飘柔男又念诗又发狠话,显然下面的人包括我在内,没人把他当回事,但是,飘柔男以后还真做到了报仇雪恨的事情了,这个以后再说。

  特种狗官拍了拍飘柔男的脖子说,还会念诗啊,继续念啊,老子上学多读书少,你继续叫啊。说完手起发下,飘柔男一直大喊大叫的。

  过了没一会,头发真的背剃光了,真的,笑面虎这会儿真的赶来了。两个狗官连忙放了飘柔男,飘柔男瘫坐在地上,嘴里一直念叨着,关西侠少何咆勃。报仇只是闻尝胆。

  笑面虎显然是真的生气了,直接就质问特种狗官说,你怎么搞的,江教官,今天我们才来了半天,我就一直见到你打学生?难道你们军校就是用来打人而不是训练的吗?

  特种狗官也不虚,对着笑面虎就说,你怎么不看看你们学生一个个什么样子,有那样的学生吗?你们广东的学生都这样?一个个就知道说脏话骂长辈不知道遵从命令?

  笑面虎果然是笑面虎,笑着就对特种狗官说,刚才我出去就是找王司令聊天去了,要不要把你的行为跟他也说说啊?

  江狗官果然害怕了,但嘴巴还是不服软,对着笑面虎说,我不管你说不说,但他们来的目的就是军训,就是要好好教一下他们什么叫礼貌,要这些都不做的话,你把他们领回去得了。

  笑面虎可能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伸手去扶飘柔男,然后对着江狗官说,他们毕竟年轻,你们不能拿成年人的标准去看待,据我所知,你是第一次做军训的教官吧!

  江狗官果然虚了,也就没有说话了。

  飘柔男眼神都是空洞的,笑面虎就让飘柔男站在一旁消息,这事也就过去了,舞台上的头发,一阵风刮来,吹得四散都是,江狗官下命令让我们原地休息一会。

  军训的故事,就这么正式开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