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村子并不是很大,村子的后面有一条河流过,在和的另一边是另一个村庄,规模和这个村庄差不多。

  说实话,要不是到车站之后打的车上的师傅是个老师傅,换个年轻点的估计都难找到。

  我们从村子的入口沿着石子路向里面走,就看到一个老头站在路边跟我们招手,我们便向那边走去。

  这个老头看上去大概有六十多岁的样子,脸上的皱纹很明显,身子也显得很是瘦弱,不过这个老头看上去却很慈祥,给人一种亲善的感觉。

  老头笑着跟我们打招呼:“你们是圆德大师介绍过来的吗?”

  小和尚点点头,说:“是的,老人家,圆德大师跟我们说了你的事,正好我们也在寻找鳖宝,所以便来了。”

  那老头笑着把我们请进屋,这房子也不是很大,青砖黑瓦,看上去很朴素,只有老式三间屋子,我们进去之后,发现家里也没什么家具,一台电视机还是黑白的。

  这我就不太理解了,这老头身怀鳖宝,识尽天下奇宝,怎么会如此落魄呢。

  这种话我也没好意思问出来,毕竟是人家的隐私嘛。

  进去之后,老头便跟老伴喊了一句上菜吃饭了,他是用当地的方言喊的,我也听不懂,不过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而老头却领着我们坐在堂屋,用不是很流利的普通话跟我们交谈,他先是自我介绍了一下,这个老头叫康杨,早年是一个商人。

  我们也一一介绍了一下自己,等我们刚谈一会儿,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便喊我们吃饭了。

  妇女给我们准备的午饭虽然种类不是很多,就几样菜,但是口味很好,让人胃口打开,而且热别为小和尚准备了一些素食,我们都吃得津津有味。

  在饭桌上,康杨也讲述起他年轻时的一些经历,原来,他四十多岁左右一次云南本地经商的时候,天刚好下起了雨,他和他的商队就躲进一个溶洞里去躲雨,出来的时候,鳖宝就不知道怎么地黏在了他的身上。

  回去以后脱下衣服才发现衣服上有个虫子,起初也没以为什么,云南这个地方的怪虫子不少,有很多是分不出种类的。

  于是,康杨就想用手把虫子捏死,谁知道,就在要捏死虫子的时候,这虫子却开口说话了,只是虫子说的话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虫子说了句“饶命。”当时,康杨吓了一跳,以为是哪路神仙附在这虫子上。

  ☆酷7匠O1网~\正“版“j首发c

  连忙把虫子送到圆德大师那边给大师看看,谁知道圆德大师却说这是康杨的造化,并且讲述了这个虫子就是鳖宝。

  这可把康杨高兴坏了,便在圆德大师的指导下跟鳖宝签订了契约,让鳖宝为其识别宝物,而康杨给鳖宝提供血作为它的食物。

  就这样,康杨在当时可谓风起云涌,一跃成为了一个商会的会长,手下有上千位商人,遍布大江南北,一时意气风发。

  谁知道,没几年,也许是康杨的年龄大了的原因,肝的功能出现了问题,肝是造血的器官,肝出了问题,血液就不是那么正常了,造血量也降低了许多。

  这时候问题就出现额,鳖宝似乎不太满足康杨血的质量了,开始追求起了数量,这可是给康杨雪上加霜了,肝功能下降,而鳖宝却又加大食血量给康杨的肝造成负荷。

  康杨几次让鳖宝离开他,但是鳖宝说契约的时间还没有到,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康杨也很是无奈,便退出了商会,花了很多钱到各地去求医,请一些能人帮助,结果却还是没有治好。

  因为鳖宝是非常守信用的,没有足够的筹码就没办法让它改变主意,而鳖宝最无法抗拒的东西就是至阴至阳的人的血液。

  康杨老伯在讲述的时候很生动,在讲到他当年意气风发的时候很是激动,而说道后来家业败落的时候就显得有些萧索。

  总之,用我的话来说就是成也鳖宝,败也鳖宝。

  我们吃完了午饭,康杨便把我们再次请到堂屋去,给我们一人泡了一杯茶,他就坐在椅子上看着我们。

  我知道,他这是让我们给他解决问题呢,其实这个问题跟我的关联比较大,只要有我在就可以了。

  于是我站起身来,对着康杨老伯说道:“我就是那个至阴至阳的人,你放心吧,你的身体很快就会康复了。”

  康杨见我就是至阴至阳的人很是惊讶,接着他激动地说:“正是老天开眼啊,找了这么多年的人,终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取出鳖宝的流程很简单,我刺破自己的食指滴了两滴血在康杨老伯的手掌上,就便康杨老伯的手上有一个黄豆打的圆形的跟肿瘤一样的东西向我的血移动过去。

  接着便自己从康杨的说上跑了出来,把我的学吃了下去,看上去还很是享受呢。

  这个虫子颜色是淡黄色的,头上有一对小触角,形状就想小甲虫一般。

  这只虫子把我的血吃完之后还掉过头来看向我,这是我的意识之中忽然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跟我签订契约好吗?”

  这个声音其实并不是我们讲的普通话,但是我却可以理解什么意思,还真是神奇。

  我对着鳖宝点点头说:“好。”

  鳖宝就向我爬来,我用手接住了鳖宝,鳖宝慢慢爬到我的手掌心便钻了进去,而我的手掌上却没有任何伤口。

  沈冰在一旁看着那虫子钻入了我的手掌,连忙走上来查看,结果我的手上什么一样都没有,仿佛鳖宝就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沈冰担忧地说:“这虫子不会跟木乃伊电影里的圣甲虫,钻入人的身体把人杀死一样吧。”

  这傻丫头,我摸了摸沈冰的头无奈地笑了笑。

  本来康杨请我们留下来吃晚饭的,被我们委婉拒绝了,到最后,我们临走的时候,那妇人还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我们,我们也没有收,毕竟看康杨现在的生活也不是很富裕,还要花钱看病,我们哪里好意思拿钱。

  康杨的老伴硬是要塞给我们,我们逃也似的跑了。

  出了村子,我们便在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了下来,鳖宝已经找到了,下一步就是要去寻找五行秘宝了。

  我用意识与鳖宝进行交流,问鳖宝知不知道五行秘宝的下落,鳖宝以前见过将军剑,就在云南境内。

  这个消息让我们很兴奋,找到了将军剑,我们就掌握两件五行秘宝了,我们手中的筹码就增加了很多,在以后的争斗中冶就多了一些优势。

  我们在旅馆中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踏上了寻找五行秘宝的道路。

  将军剑,五行极金,据说是古代杀人无数的将军一流下来的武器,将军剑吸取了无数人怨气,常有凶煞伴身,我知道,我们这次的行动并不容易。

  第二天,我们便根据鳖宝的指引去寻找将军剑,在路途中我好奇地问鳖宝,问它是怎么识别宝物的,它说世界都是由阴阳五行组成了,凡是五行属性和阴阳属性都很特殊的东西都不是一般的东西,而它的感应范围大到不可思议,可以感应到整个省以内的所有的宝物。

  鳖宝的的感应中,建筑根本就不包含在内,山川和河流它也无法看到,在它的意识中只存在超越五行和阴阳平衡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