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命中注定是我了,我又能有什么办法,我就是是那个被选召的可怜孩子,唉。

  这老和尚看上去也蛮慈祥的,应该是不会坑人的吧,我心中默默地安慰自己。

  小和尚又和老和尚两个人讨论了一下佛法,讲的都是些功德圆满什么的,我听这些就想睡觉,而小和尚却跟他讨论的津津有味的。

  他们这一谈就是整整一天,拜托,我们现在是在打听鳖宝好不好,时间宝贵有木有,能别这么浪费吗。

  而我们三个却出来游玩了一下,权当等等小和尚了,见小和尚好久都沉着脸,今天好不容易看上去有些开心的样子,我们也没好意思打扰。

  一直等到晚上,小和尚才出来,一脸的满足,跟刚刚那啥了似的,或者是被那啥.......既然小和尚出来了,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便准备会旅馆吃个饭睡觉了。

  晚上,等我们都吃完饭,沈冰和小丽都回去睡了之后,我就躺在床上拿起手机来偷偷菜,小和尚很神秘地把我从床上拖起来,跟做贼似的。

  接着小和尚从他的背包里掏出了一串手链,收敛是由佛珠串起来的,颜色是金色的,看上去就跟金手链似的。

  小和尚很臭屁地跟我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不就是一串佛珠吗,你还以为是金子呢。”我看小和尚欠揍的样子就没好脸色。

  “呵呵,道友,你只猜对了一半。”小和尚还上瘾了,竟然瞥了我一眼,藐视我。

  我靠,叔可忍婶不可忍,好久没揍他真是皮痒了,我上去对着大光头一个爆栗,音色还不错,手感也不错,我点点头。

  小和尚被爆得双手捂着头不敢跟我装叉了,连忙把这手链的由来说了出来。

  这手链还真不是一般的手链,这是一串舍利子,舍利子本是佛家至宝,就连小和尚的师傅无尘大师也只有一粒而已,忽然从眼前跳出来一串,上面估计也有8、9颗吧,跟玻璃球似的,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我也是足足震惊了一把。

  这可比金子贵啊,这个能救命啊,我去,这就相当于小和尚多出了一条命啊。

  小和尚接着说出了这串手链了由来,原来这串手链上的佛珠都是弥勒寺从古至今经过无数人的香火信仰所聚集起来的佛性洗礼过的,弥勒寺距今多长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至少也有上百上千年了吧,我的个乖乖,这可是个至宝啊。

  不过那老和尚为啥要把这串手链给小和尚呢,难道是因为小和尚有慧根,长得帅?我靠,不会这么狗血吧。

  我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小和尚,小和尚立即满脸的茫然。

  好吧,他这种智商是无法理解我这么高层次的想法的,我只能摆明了问他了。

  小和尚也是一拍脑袋,像是惊醒了,说道:“我靠,我怎么没想到,这么牛叉的手链,那方丈为啥要给我呢,不会是要阴我吧。”

  我去,小和尚的智商真是常人无法理解的迟钝,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算了,今天早点睡觉吧,明天大不了我们在去问问不就知道了。”我往床上一趟,跟小和尚说道。

  小和尚点点头,摸了摸脑袋也上床睡觉了,咳咳,各位看官不要想歪,这间房间是有两张床的,一人一张,和尚和道士是不会搞基的......一夜无事,第二天我们一大早就起来了,流程基本上是和昨天一样的,我们依然去了白龙洞。

  我们进了弥勒寺,寺里面的情况还是跟昨天差不多,念经的念经,拜佛的拜佛。

  小和尚又去找了那个念经的和尚,让他再带我们去见一下方丈。

  那个和尚也没有多说什么,依然把我们送进了茅屋,不过这次这个和尚并没有出去。

  而我们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此时的茅屋中跪了好几个和尚,而那老和尚就这样盘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我们看这情景也知道这个方丈已经圆寂了。

  昨天还好好的人,为什么今天就这么圆寂了呢,难道这是老方丈的命数?我的直觉是这个老方丈的圆寂应该跟这串佛珠有关。

  小和尚也被眼前的场面震呆了,愣在哪儿跟个傻子一般,这老方丈跟小和尚虽然只有一天的相处时间,但是估计小和尚还是很尊敬老方丈的吧。

  这时候,送我们进来的和尚把我们叫出去,并反手关上了门。

  “各位施主,这是方丈的大限到了,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也不比难过,方丈前些天吩咐我们,估计这两天会有一位年岁不大的小弥来到这里,让我们把他带进来。”那个和尚的语气很平和,或许这些和尚都已经看破生死了吧。

  “那接下来呢?”小和尚看上去有些着急。

  “后来的事方丈并没有跟我们说,不过方丈留了一封信交给你。”说着,这个和尚从袈裟衣袖里掏出一封信来递给小和尚。

  说完,这个和尚便走开了,我们互相看了看,示意小和尚把信打开看看。

  小和尚打开信,便把里面的内容小声念了出来:“各位施主,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魂归佛祖了,你们一定还有许多不明白的东西吧,不过我却不能告诉你们,这是为你们好啊,将来术数界会有一场大劫,希望你们联合各路道友度过大劫。”

  信到这里接结束了,内容并不多,但是又扯到了术数界的大劫,这让我们感觉有些失措,我们自己的大劫还没过呢,怎么又来了术数界的大劫。

  我脑袋里一团乱麻,这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而且看上去还都不小,一件关乎我们自己的性命,一件关乎着整个术数界的安慰,我们确实有些盲目了。

  我和小和尚回去的时候都有些落寞了,沈冰和小丽在一旁耐心地开导我们,回去后时间还早,我知道我们不应该把时间浪费在调整自己的情绪上,到旅馆坐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我便和小和尚说:“术数界大劫还没到来,不过我们却已经进入了一个旋窝了,我们先要把自己救出来才能应付术数界大劫吧。”

  F{更r,新最n快上g、酷w匠网?●

  小和尚这个人还是比较情绪化的,这时候也只有我的话他才能听进去吧。

  小和尚坐在床上发呆,我就在房间里收拾行礼,等我快整理好了,小和尚也恢复了过来,摸了摸头跟我一起整理。

  等我们出了房门,沈冰和小丽也整理好出来了,她们见我们都已经缓过神来也是放下心来。

  我们现在总算是有了一个目标,那就是鳖宝。

  老方丈告诉了我们他以前好友的电话还有地址,我们先给这个人打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个男人,声音有些虚弱,也有些沙哑,应该就是老方丈的好友了,我们说是老方丈介绍去帮他解决鳖宝的。

  电话对面的男人连声答应,让我们早点去,他先做饭,等我们到了吃了饭再说。

  这个男人家距离我们现在的距离大概有几十公里呢,不是很近,打的不免有些浪费了,我们就去车站坐车去了。

  大概做了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便到了一个村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