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阴泪又叫女鬼泪,是极阴极水之物,也是五行秘宝中的极水秘宝,没想到在我小时候就得到了一件了不得的秘宝。

  我问父亲还知不知道其他的秘宝,父亲说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个人知道,这个人叫齐霍,这个名字比较奇怪,听起来就是奇祸,不是很吉利,却有人取这个名字,我也是比较好奇。

  父亲说这个人年轻的时候曾和他相识,这个人也是闾山派弟子,下山四处游历,正好经过我们村,见我们村阴阳调和就知道这里也有同行,问了几个乡民就找到了我家。

  父亲见齐霍竟然也是闾山派弟子非常高兴,二人把酒畅谈,引为知己。

  不过时隔久远父亲也不知道这个齐霍到底去哪里了。

  这让我有些失望,不过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线索,我在家也没多留,过了一天就和小和尚他们坐火车到学校去了,临走前,母亲拉着沈冰的手依依不舍,比对我还亲,搞的沈冰脸红了半天。

  而父亲却一直盯着小和尚的葫芦看,说这个葫芦跟齐霍当年的葫芦有些像,我立即问齐霍是不是还有一把桃木剑,颜色鲜红的,父亲诧异地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十分激动,就把道齐金的老板跟父亲说了一下,父亲也是很高兴,说这或许是天意,有这个人的帮助,我的大劫或许会挺过去。

  小和尚这几天就跟闷葫芦似的,整天低着头不说话,就连小丽都不怎么理,小丽找过我好几次,让我劝劝他,我看小和尚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就劝了他几句,总之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再说了,还有我在呢,有什么好怕的。

  小和尚点点头,接着又低下头去,我朝小丽耸耸肩表示没办法,不过依照小和尚的性格,我相信他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的。

  我和小和尚回到学校,小和尚就迫不及待地拉着我去找道齐金的老板。

  我也想知道这五行秘宝到底都是些什么法宝,就随小和尚一起去了,沈冰和小丽则是回学校了。

  我和小和尚打的来到道齐金,老板依然坐在店里喝茶,见我们过来就让我们也坐下来,好像是知道我们这次来不是要买东西的一般。

  我和小和尚乖乖坐下,看着老板。老板放下茶杯就跟我们说:“两个小家伙,你们这次来找我是来问我一些东西的吧。”

  我和小和尚点了点头,小和尚忍不住先问道:“齐伯,我向问关于无尘大师的事情,请您详细地告诉我。”

  小和尚竟然向老板鞠了一躬,要知道小和尚为人放荡不羁,竟然会对一个人这个礼貌,这还是我这几年来第一次见。而且小和尚有些唐突了,父亲只跟我们说齐霍知道五行秘宝,却没有说也知道无尘大师的事啊,再说眼前这个人是不是齐霍还不知道呢。

  不过小和尚还真是唐突对了,两点都猜对了。

  老板见小和尚叫他齐伯有些诧异,接着又恢复了正常的表情,就对小和尚说:“无尘大师的确和我有过交集,他还说过他有一个徒弟,想必就是你了吧。”

  小和尚重重地点头,老板接着往下说:“既然你是他徒弟,我就不瞒着你了,无尘大师圆寂的事非同寻常,他是被人杀害的,我之所以来这里这么多年也是为了找出凶手,不过这个凶手异常狡猾,数次被其逃走,我也没查出太多东西。不过,我知道这个这个凶手是属于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异常强大,我也无法涉入太多,不然自身难保。”

  老板又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这个组织在搜集五行秘宝企图复活他们的祖师,不过我却查不出这个组织详细的资料,想必你也知道无尘大师手上有火灵珠,为三味真火凝聚而成,是五行极火之物,正是他们要的东西,无尘大师最终没有斗过他们圆寂了。”

  老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小和尚这时候一言不发,埋头在想些什么。

  接着老板有看向我,示意我想要问些什么,我点点头说:“齐伯,我想问问这五行秘宝都有哪些东西。”

  齐伯点点头说:“阴阳分五行,五行秘宝为五行中极致之物,分别是极金的将军剑、极水的太阴泪、极木的千年楠木、极火的火灵珠、极土的黄泉土,这五个秘宝都是属于传说中的东西,不过在这个时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出现了。”

  齐伯说完也跟着沉思起来,我知道了这五行秘宝,但是我们要到哪里找呢,而且写那封信的人说不定安得什么心,我们就照着他的意思做会有什么结果呢,我一时也很纠结。

  店里一阵安静,我们三人都各怀心事。

  a酷;L匠网o正!B版首q)发N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齐伯,齐伯笑着对我们说:“既来之则安之吧,既然我们都已经进了这个旋窝,今后就相互照顾吧。”

  接着还问了他上次给我们的符用了没,我摇摇头。齐伯满意地点点头说:“长江后浪推前浪啊,你们两个小家伙很有意思,也很有慧根。”

  “小家伙,你的父亲是乔阴阳吧。”齐伯看着我说道。

  “嗯。”我点点头。

  “呵呵,老乔倒是好福气,后继有人啊,小家伙,既然你也是出自闾山一派,那我这个当师伯的怎么说也要给你个见面礼吧。”齐伯说着就从身上掏出一本书递给我。

  我伸过手去接了过来,这本书很久,已经有些年岁了,书上的字迹都有些模糊了,但是还是让我很兴奋,因为这本书正是父亲给我的那本书的下半卷。

  齐伯这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慈祥的长辈而不是那个有些坑人的老板,虽然他确实没有坑我们,我的桃木剑和小和尚的葫芦都是很有用的法宝,救过我们的命。

  齐伯说他已经老了,也没有年轻时候的闯劲了,现在的时代是属于我们这一代的,希望我们不要辜负他的期望。

  另外齐伯还告诉我们一个惊人的消息,齐伯说:“你们如果想跟那个组织对抗的话就要快些,因为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在找黄泉土,这黄泉土也是五行秘宝中最神秘与难寻的东西,要找黄泉土必须先进黄泉,你们也知道只有死人才能才能进黄泉,所以这个组织的核心成员都用灵魂出窍的秘法进黄泉去寻找黄泉土了,所以暂时会比较薄弱,你们要趁着这个时间去寻找其他的五行秘宝,还要尽可能地消灭这个组织的其他成员,如果能够打入这个组织的话,甚至可以在核心成员灵魂还未归位之时除掉他们。”

  这个时候小和尚也不坐在那里发呆了,他的眼神渐渐凝聚,变得很坚定,我也不再迷茫,再迷茫还是停在原地,还不如去闯一闯,就算最后挂了也总比等死来的爽快。

  我和小和尚站起身来,都给齐伯鞠了个躬,接着大步他出道齐金。

  在回去的路上,我和小和尚都不再迷茫了,我们仔细地分析了一下眼下的局势,我们就像是棋手一般,在与一个可怕的组织进行对弈,至于输赢从我和小和尚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我们要的是胜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