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顾不得削小和尚了,就拉着小和尚往校外走,刚出校门就看见校门口围着好多人,这些人都在议论着什么,此时的尸体已经被他家人领回去了,旁边停了一辆警车,几名警察在那里谈论着。

  我一看人都被拖走了,就跟四周的人打听那摊主的家的地址,然后和小和尚连忙打了辆的士就往摊主的家里赶。

  摊主的家离学校也不是很远,只5、6分钟就到了,我和小和尚下了车,正发现摊主一家人也刚刚到家门口,正把摊主的尸体往家里抬,此时摊主的尸体已经轻的不用两个人抬了,一个成年男人单手估计都能举动了,估计是摊主的尸体此时看上去有些渗人,才用布把尸体包起来抬进屋子的吧。

  还有一个女人在尸体一旁不停的哭泣,估计是摊主的媳妇吧,唉。

  在女人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只有不到10岁的小孩子,这家也真是有些命苦,丈夫年纪轻轻就走了,只剩下孤儿寡母的,也够可怜的。

  在他们旁边还围了一些人,估计也是亲戚邻居之类的,这些人交头接耳的,像是在说这摊主死的奇怪之类的。

  我和小和尚挤过人群,想看看摊主的情况,但是无奈摊主是用白布包着这,啥都看不到,跟木乃伊似的。

  我和小和尚都有些无奈了,这时候贸然上去问一些不明不白的话的话,估计就要被这群人送到派出所了。

  没办法,我和小和尚只能等人群散去再说了,这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亲戚邻居也要回家吃饭了吧。

  我无奈地跟小和尚大眼瞪小眼,只是简单地交流了一下这次事件的各种可能,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两个小童子搞的鬼了。

  但是我和小和尚还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这种鬼是最难对付的一种。

  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周围的人才各自散去,这时的摊主早已被抬进屋里去了,家里也就剩下摊主一家了,说是一家,其实也就是两个人和一具尸体了。

  这时候那女人还是没有停止哭泣,我和小和尚都走进屋里,那女人抬起头来见我们两个陌生人走进屋里也是有些紧张,忙把小男孩抱在了怀里。

  我和小和尚对视一眼,好吧,这种交涉还是我上。

  我先礼貌地介绍了一下我和小和尚,表示希望能够帮上这家的忙。

  那女人的眼神才变得有些柔和起来。

  “阿姨,我想问一下叔叔是什么时候出的事。”我保持语气的亲切,这妇女刚丧夫,有时候会有些疯狂的。

  “我家男人昨天晚上一夜没回家,我起初还以为他留在外面打牌,也就没问,谁知道......”话还没说完,这女人又哭了起来。

  唉,我只能叹了口气,这个事情要从他人身上问出线索还是比较麻烦的。

  在征求女人同意之后,我和小和尚掀开包裹尸体的白布,一看我就差点吐了出来,这尼玛也太夸张了,虽然因为小和尚之前的形容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看到又是另一回事了。

  妈的,这已经称不上是人了吧,这个人的肚子上有一个大洞,洞里面是支离破碎的内脏,肠子还有一节挂在外面,血液有些干了,内脏的碎片显得格外清晰,腿上大腿部分只剩下了骨头,一只脚也没了。

  脸上的五官一塌糊涂,鼻子只剩下了两个小洞,一个眼珠爆出来了,耳朵少了一截,嘴巴也没了一半,露出里面的牙齿。

  妈的,我强忍住反胃,继续看这尸体,只是越看我就越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可是我又想不起来。

  小和尚在一旁拉我,示意我不要看了,他快忍不住了,在他的带动下我的意志力也抵挡不住要吐的冲动,肚子里一阵反胃。

  最后我实在是有些忍不住了,就把白布盖上,拉着小和尚往外跑,妈的,跑到外面我和小和尚狂吐,把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

  酷D}匠&网;☆正版首#3发R

  我们喘着粗气彼此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忽然我瞟到一辆三轮车停在这家的一个小屋子里,这个小屋子和这家的房子是分开的,屋子里有些暗,我走过去仔细一看傻眼了,这正是我和沈冰去打听昨天的事的那个卖羊肉串的摊主啊,我看着那三轮车上的羊肉串招牌愣在了那里。

  小和尚仿佛注意到我不对劲,就推了推我:“怎么了,小道士。”

  “小和尚,我感觉要出大事了,你知道这摊主是谁吗?”

  小和尚摇了摇头。

  “这个小和尚就是昨天我和冰冰(沈冰)打听小童子的摊主啊。”

  小和尚也愣在了那里,从这个摊主的死相上来看,应该是被饿死鬼活活啃死的没错了,但是照理说这个卖羊肉串的摊主是知道童子的事的,这几天都在校外做生意,生意火爆,也不会在意给几串羊肉串给两个童子的,可是最后还是死掉了,这就说明这个羊肉串摊主不是因为那两个童子吃才死的,他的真正死因是说出了那些摊主的地址,以至童子吸不到生命精元了。

  这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是不最不希望的可能了,这两个小童子可能冲着我来的,在校外的摊位中,只有这位羊肉串摊主和我有过接触,把羊肉串摊主杀死来警示我也是有可能的,不知道是不是我命中的大劫即将到来导致我比较紧张,所以想得比较多,但是这个想法在我的脑海中越加深刻。

  我浑身忍不住起出一层鸡皮疙瘩,同时心中一阵悸动,有种紧张、害怕的感觉,同时还有一种惊慌失措的感觉。

  这个摊主早已经死了,小和尚念了几段经文超度了一下这个摊主,我们就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我一阵恍惚,时不时就走神,让我最难过的是这个摊主可能是因我而死的,我心中有一种罪恶感。

  小和尚不愧的是我的最佳搭档,就在一旁开导我:“小道士,你也别瞎想了,这个事跟你有没有关系还另说,而且就算有关系,那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一蹶不振,而是要尽快解决那两个饿死鬼,不然还会有人要死的,难道你要看着更多的人因你而死吗?”

  小和尚的话无疑是很有说服力,而且他没有说错,与其在这里唉声叹气,倒不如去搏一搏,搏不过大不了就挂了是的,有什么好怕的。

  我和小和尚回去之后加紧时间准备,同时想对策,时常有什么点子就交流一下,各自完善。

  有个伙伴真好,在命理上,小和尚或许就是我的贵人也说不定呢,沈冰和小丽后来也知道我和小和尚有麻烦了,整天给我们弄些好吃的,沈冰本来就很好,反倒是小和尚享福了,这几天真是好好享受了一下,没有被小丽拧耳朵了。

  最后我和小和尚一致决定故技重施,引蛇出洞,额,不对,是引鬼出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