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摊主仿佛知道有人来到身边一般,睁开了眼睛,眼睛里的瞳孔已经收缩了,这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个摊主日子不多了。

  摊主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从他的喉咙里只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压根就讲不出话来了。

  我睁开天眼,此时的摊主浑身上下都围绕着黑气,浓郁的散不开,这事可真是棘手了。

  我看向小和尚,他就拉我出去,来到屋子外才跟我说:“这种情况我在书上看到过,这是一种特殊的鬼才能做的出来的,那种鬼就是饿死鬼,一定程度的饿死鬼可以吸收人的生命来增长自己的道行以化成人形。这种鬼很凶,不是法力高强的术士根本降服不了,这下遇到狠茬子了。”

  我也是一脸凝重,饿死鬼是很难对付的一种恶鬼,虽然我们降服了鬼王,但是我对降服饿死鬼还是没有信心,因为二者之间有着质的差别,鬼王只是一般的鬼修炼成精了,而饿死鬼却是生来就有一些能力的,这种能力就是吞噬生命,妈的,这可不是上不上身的事了,上了身还能打出来,但是生命被吞噬了就回不来了。

  妈的,我掏出一包烟,给小和尚一支,在那儿猛吸起来,试图让自己更冷静以想出应对办法。

  想了半天我也没想出周全的点子,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对小和尚看了看,希望他有什么办法。

  小和尚见我看他,他也是摇了摇头说:“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知道你想要救这个人,但是他的情况已经离死不远了,就算我们现在就降服了那两个童子也无法救他,我们能做的只有把他身上的黑气吸出来,让他避免生命继续流失,剩下来就要看他自己了。”

  我叹了口气,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我把小和尚拉进摊主的房间中,对摊主的媳妇说道:“阿姨,叔叔这个病已经很深了,我们也只能缓解叔叔的痛苦,剩下来的就要看叔叔的意志了。”

  摊主的媳妇听了立即有精神了,惊喜地对我说:“小乔啊,那就麻烦你了,我们家男人不能倒啊,我们还有两个孩子在上中学,他要是就这么倒下去了,我那两个孩子可怎么活啊。”

  摊主的媳妇显得有些激动,这是人之常情吧。

  于是我和小和尚就把摊主的媳妇先请出屋去,因为女人是属阴的,可能会引起摊主身上的阴气转移目标到她身上。

  摊主的媳妇出去后,我和小和尚彼此点了点头,眼神变得凌厉起来,说实话,我对抓鬼可以,但是对治这种邪,我只能给小和尚打下手。

  摊主这时候像是睡着了一般,只不过脸上的肌肉仍是在抽搐着,看来是忍受着痛苦的。

  我先掏出安神符贴在了摊主的太阳穴处,接着又掏出五张驱魂符分别贴在摊主的身边五行方位。

  接着小和尚嘴里就嘀咕着同时取出舍利子,用中指和食指夹着在摊主的头上方旋转着。

  小和尚念的经文经文和道家有着明显的差别,道家的咒语基本都是中文,而佛家的经文是根据天竺的佛法翻译过来的,所以念起来比较拗口,至少小和尚念快了我就一点都听不懂了。

  “小道士,点燃符纸。”小和尚对我说道。

  我二话不说,手屈成剑,口中念着“来着退兮,往生来兮,急急如律令,驱!”

  五张驱魂符一下子烧起来了,接着我就看到那些黑气在上升,接着慢慢向小和尚的舍利子汇聚而去,接在要接触到舍利子时,小和尚又拿出他的葫芦,将葫芦顶在舍利子之前,口中的咒语变得更快语气更激昂了。

  只见那些黑气都向着葫芦汇聚而去,接着就像是饿死鬼遇到了什么好吃的似的,疯狂地向葫芦里钻去,不一会儿,黑气全都被收了。

  酷Jv匠网T唯一正版,S其`a他%都,o是'盗3)版◎

  我和小和尚都松了口气,这下至少可以避免摊主剩余不多的生命继续被吞噬了。

  我们把摊主媳妇又叫了进来,我就对她说:“阿姨,叔叔的病,我的朋友已经帮忙压制了一些,但是叔叔的身体现在很虚弱,要注意静养,再补一补就会好一些了。”

  摊主媳妇对我们十分感激,要我们留下来吃饭,要招待我们一下,我们委婉拒绝了,随后还问了一下摊主媳妇知不知道其他的摊主情况怎么样。

  摊主媳妇说自从自家丈夫生了怪病之后,这些家的媳妇常常联系,一起商量办法,送到医院是什么也查不出来,请一些跳大神的来家里看了也是没有一点好转,几次商议之下,这几家也算是认识了,摊主媳妇就把那几家的电话和地址都给我了,还拿出一些钱来塞给我,被我拒绝了,而小和尚在一旁对我直眨眼,我默默地瞪了他一眼,拿出一张驱魂符给摊主媳妇,让她贴在摊主的床头上。

  接着我们便离开了,去剩下的几家看看,这几家的情况比第一家要好一些,可能是时间比较短吧,我和小和尚分别给他们吸出了黑气,我一家给了一张驱魂符,其中有几家家境不错,有些家底的要塞钱给我,这次我没有拒绝,好歹这也是我们的血汗钱啊,不拿白不拿,反正对他们也没什么影响。

  我们一直忙到了晚上9点多才回到学校,沈冰和小丽的脸色都不是很好,晚饭都没有吃。相信任谁看了一天的恶心的东西都会吃不下饭吧,就连我和小和尚脸色都不是很好,晚饭也只一人吃了一个馒头,还是那种不带馅儿的,看其他的一些东西就有种恶心的感觉。

  我和小和尚都让她们回去休息,我也想回去休息,而小和尚却拉住我,跟我挤眉弄眼的,说要一些身外之物花花,妈的,小和尚这时候还想着要钱,我的个擦。

  不过没办法,谁让小和尚这次出力大些呢,我把钱掏出来,一看吓一跳,这尼玛快三千块了,妈的,这赚钱也太快了吧,上班族正常工作都要1个月的吧,妹的,我和小和尚才不到一天就3千,怪不得现在有那么多江湖术士了,原来这玩意儿这么吃香,妈的。

  我和小和尚一人拿了一半,本来我想多给小和尚一点的,没想到小和尚这次倒是比较实诚,竟然不要,让我留着。

  我也不管那么多,我现在最想要的是好好休息一下,分完钱我就径直朝着宿舍走过去了。

  回到宿舍,宿舍其他三个基佬还在玩LOL,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一样的,眼睛盯在电脑上,偶尔爆出两句粗口,我直接被无视了,好吧,我爬到床上去看了会儿书等他们打完就睡觉了。

  第二天起床后,胸口还是有些不舒服,有种憋着什么的感觉,我还想再睡会儿,但是小和尚已经给我打过电话叫我下去会合了。

  电话里他没说什么事,但是我知道肯定不是好事,妈的,有好事他还会找我吗?

  我匆匆来到楼下,就见小和尚神色匆匆地往我这儿跑,边跑边说不好了。

  妈的,一大早的说这话真是晦气,我正要上去削他一下,但是他接下来的话把我愣住了。

  昨天校外的摊主有一个人死了,而且死相很难看,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块好肉了,而且全身的肌肉,内脏消失了大半,要不是他家人在他身上发现他的结婚戒指都认不出来这人竟然是自己家里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