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那恐怖的厄难已经越来越近了,我怎么可能坐以待毙,等死不是我的风格,我必须要早有准备,因为我还不想死。

  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左右的时间里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只是灭魂符我就画了接近十张,驱魂符则更多。

  而且我发现那把桃木剑有些特别,我在一些古书上竟然查到了关于这把桃木剑的记载,我不确定是不是就是我这把,但是书上描述的内容和我这把桃木剑十分相似。

  难道我捡到宝了?于是我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在桃木剑上,睁开天眼仔细观察。

  果然不到一会儿,桃木剑的气息就发生了变化,桃木剑的颜色变得更红更艳了,而且上面有一种莫名的气息变化,当我握着桃木剑时,我仿佛就感觉这桃木剑根本就不是剑,而是我自己身体本来就应该拥有的一段肢体一般。

  我激动地都快笑出来,妈的,这可是一件法宝啊,法宝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能够拥有法宝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快修道成仙的半仙了,虽然我觉得修道成仙压根就是扯淡,但是半仙我还是相信的,那些人养生有术,据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以活上二三百岁,虽然我也没有见过那些人。

  自从上次我跟小和尚说了我的事之后,小和尚也加紧时间练功了,也不再像以前那般无所事事,整天就知道泡妞了,对于小和尚从心里我还是很感激的,他帮了我不少忙,就算要面临很危险的困难,他也没有退缩,这才是兄弟啊。

  我翻过钢丝门出了操场,手机就想起来了,是沈冰打来的,她让我到她宿舍楼下等她,说是有东西要告诉我,自从上次接吻之后,我们的感情迅速升温,在也没有了刚开始时的约束感,有什么话都告诉对方。

  当然,我的事我也告诉了她一些,她还担心了好久,我有些后悔了,告诉她这些干嘛呢,唉,白让她担心。

  所以这些天沈冰也没怎么找过我,只是让我好好加油。今天找我还说有事跟我说,我感觉这事应该不是好事。

  @看b正{版YI章节%上#酷;匠网,

  不一会儿我就到了沈冰宿舍楼下,她也刚到门口,我们手牵手去食堂吃饭,这是我们的约定,无论对方有多忙,都要在一起吃饭,因为这才像是一家人。

  我们点了饭菜就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我们边吃,沈冰也边给我讲起了最近学校附近的一个传闻。

  据说一到晚上,学校外面就会出现一对童子,这对童子一男一女,他们玩的很疯,经常在校外的烧烤小摊上吃东西,当然他们也是会付钱的,而且给的竟然都是100的大钞,而且说不用找了,这可把那些摊主们乐坏了,大家争着给这两个小孩子卖吃的,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到了第二天早上打开钱包一看就傻眼了,钱包里竟然夹杂这冥币,而且这些冥币竟然不是我们现在的百元大钞冥币,而是古代时的圆形纸钱,而那些百元大钞却不见了,这可把那些摊主们吓坏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那两个小孩子又来了买吃的,这次那些摊主可为难了,卖了吧,自己亏本,可是不卖的话还不知道有什么麻烦事呢。大部分摊主干脆就送点东西给两个小孩吃,也有个别的根本不卖给那两个小孩子了,两个小孩子有些生气了,就瞪着那些摊主,而有些摊主胆子大,压根就不鸟那俩小孩了。

  可是那些不卖东西给两个小孩的摊主第二天都没来出摊,据说是生病了,大家都知道这是惹上不该惹的东西了,其他的摊主们也纷纷收摊,不敢在校外卖东西了。

  “这两个童子一定是恶鬼。”沈冰好歹也是见过一些市面了,对普通的鬼魂已经没有那么害怕了,反而对这种事很感兴趣。

  “没错,这种情况应该不算什么大事,至少他们没有怎么去害人,那几个摊主也只是生病了,并没有取他们性命,应该不算是恶鬼吧。不过既然这件事被我知道了,我肯定是要管的了,这样吧,我们去问问校外的人,看有没有人知道那些生病了的人地址,顺便把小和尚叫上,去生病的那些摊主家看看。”我说道。

  沈冰点点头,就抱着我的胳膊到学校外面去了。

  此时的摊位空了一大片,但是来摆摊的摊主生意都异常火爆,周围围满了人,妈的,这是在赶集啊。

  那几个摊主脸上满堆着笑,生意好赚钱多,在偷笑呢。

  我和沈冰就找了一家卖羊肉串的,因为只有卖羊肉串的那家人相对较少,而且我和沈冰都有些饿了。

  我们跟老板要了10串羊肉串,就跟这老板说这些天为啥生意这么火爆啊,那老板待人十分热情,对我们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说自从那对童子出现之后,周围的摊位走了好多人,这竞争力就小了,而且现在的学生对未知的东西都充满了好奇,好多学生晚上跑过来等着看童子呢,等的累了当然就要买点东西吃吃,现在一天赚的钱比以前一个星期都多呢。

  这些老板倒是会做生意,我就接着问,这两天那对童子来过没有。

  那老板说,前天还来过的,不过昨天就没来了,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来,说着就把我和沈冰的羊肉串递给我们。

  在临走钱我又跟那老板打听了一下那些生病的人的地址,那老板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但是有他们电话,毕竟一起做生意的,一个人挺无聊的,认识几个人,没生意的时候打打牌消遣消遣也是好的。

  我和沈冰用手机把电话号码记了下来就跟老板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走了,我先给小和尚打了个电话,让他出来,在校门口汇合,然后才打电话给那个生病的摊主。

  “喂,哪个啊?”电话对面是个女的声音,声音听上去有些哑,估计是摊主的妻子吧。

  “喂,阿姨你好,我是X大学的学生,我叫乔洋,听说叔叔生病了,我们想过去看看,叔叔平时对我们都特别好,常常给我优惠呢。”我装的一副跟摊主很熟的样子。

  “哦,乔洋啊,不麻烦你了,你叔叔这病啊,比较奇怪啊,怕是惹上了什么东西了啊,你还是最好不要来吧。”电话对面的声音隐隐带着些些哭腔,不过这阿姨人不错,还是值得帮忙的。

  “阿姨,你放心,我不会有事,而且我有个朋友专门治这种病,我把他带去说不定能把叔叔治好呢。”

  “真的吗,那太感谢你了。”那阿姨接着又说了她家的地址。

  小和尚倒也够快,这种事他是从来都不含糊的,而且小丽也跟来了,小和尚说带她去见见市面。

  我们打了个的就往摊主家去了,摊主家住的里学校不是很远,打的5分钟左右就到了,摊主家的房子是比较老式的瓦房,有四间屋子,看上去是比较陈旧了,看来这家的经济条件不是那么好啊。

  我们刚来到这屋前,就见一个女人在门口等了,这女人头发有些凌乱,面色憔悴,脸上还有着泪痕,看到我们连忙上前来迎接我们,并把我们带到摊主身边去。

  眼前这个男人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他的脸色铁青,嘴唇发紫,嘴上还挂着些许白沫,浑身上下全都瘦的跟豺狼一般,手上的皮肤青筋暴出,青紫一片,还有些地方都已经溃烂了,发出腥臭的恶臭味。

  沈冰只看了一眼就捂着嘴跑出去了,小丽也是一样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我和小和尚对望一眼,眼中满是凝重,那两个童子恐怕不是什么善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