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和尚转过头来,还朝我笑了笑,我直接把他的大光头压了下去,妈的,影响我的视线。

  这时候电影也开始了,放的是笔仙惊魂。沈冰很激动,对我说道:“这是最新的恐怖片,看过的人都说恐怖,而且这是最近一季。”

  看沈冰说的跟给这电影打广告似的,我也看了起来。

  刚开始是一个女的在医院,医生说她精神有问题不让她出院,后来她自己偷跑出医院,租了一间屋子,在屋子里经常看见一些奇怪的东西,这电影的导演也够有才的,明明就没有鬼,偏偏还搞的这么一惊一乍的。

  吓得沈冰不断往我怀里钻,妈的,这或许才是电影院的意境吧,我慢慢体会到这些人来电影院是来干嘛的了,就是来揩油的,妈的。

  旁边一对情侣压根就没在看电影,就在那里亲嘴,一直亲个不停,妈的,搞的我都有点像在看三级片的感觉了。

  我很奇怪小和尚这时候为啥不见动静,伸出头去一看才知道,他妈的也是这个德行,正抱着小丽亲嘴呢,我靠,环顾四周,貌似只有我和沈冰才是比较不正常的一对了。

  妈的,我怎么能容忍这么不和谐的事情发生,和尚都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嘴了,我个道士怕个球啊。

  可是我还真不敢行动,看得沈冰在那儿看电影看的正带劲,我怎么下手呢,妈的,真是纠结死我了。

  终于又到了一个恐怖的情节,沈冰就一直往我身边靠,机会来了,我一把转过沈冰的头,对着她那樱桃般红润的小嘴亲了上去。

  我当时就感觉嘴上一种柔软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好,很滋润。而沈冰刚开始挣扎了一下就没有再挣扎,我们俩都沉浸在我们的世界中,仿佛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人而已。

  两唇分开,我就见沈冰的脸颊都有些淡淡的红色了,而我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是个雏儿啊,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接下来的电影情节我也没什么心情看了,心中满是刚刚接吻时的感觉,还不错呢。

  而沈冰也一直没有说话,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就这样到电影结束,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才惊醒过来,我拉住沈冰也准备出去了,站起来一看,才发现小和尚还在和小丽亲的天翻地覆的,妈的,这个大光头还真是,肺活量到底是有多好啊。

  我看不下去了,旁边的人都对着他俩偷笑呢,妈的,能不要这么丢人吗,我直接一个爆栗上去。

  小和尚摸着头茫然地看着四周:“原来电影都完了啊,这么快。”

  而小丽也很无言地红着脸低下头,仿佛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这他妈的也太丢人了。

  我们一起回学校,在路上,小丽把小和尚不知道骂了多少遍,小和尚的大耳朵都被揪红了。

  而我和沈冰则相视一笑,摇了摇头。

  小和尚这对活宝也是很有用的嘛,至少他俩在不经意间化解了我和沈冰之间的尴尬。

  快到学校的时候,沈冰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道:“乔洋,我发现了一件事。”

  “什么事啊?”我拉着她的说说道。

  “你知道我们老足球场以前是什么地方吗,那里原来是中日战争时的一片战场,我上网搜索了好久才找到的呢。当时日本侵华,在那里打了一仗,那场仗日本军队被打的屁股尿流全军覆没,死了好多人,而那个足球场就是当时埋葬日本军队的地方。而那个日本军官当时身上就带着一个发簪,据说还蛮贵重的。后来中日和解之后,还有日本人来这里找过呢,不过这里已经建成了学校,已经找不到了。”沈冰说完之后看着我。

  我能说什么,这尼玛还不是战争惹的祸,要不是我和小和尚刚好在这里,那肯定是要死人的呀。

  战争是人类最大的灾难这句话一点也不错,不仅战时死人,战后厉鬼还要牵扯后辈,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唉,要是世界上能没有战争该有多好。

  虽然现在我们国家还没有战争,但是这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啊,只有一个完全正确的宗旨才能带来永久的和平,但这又谈何容易呢。

  这就算是我杞人忧天吧,我无奈地摇了摇头,送沈冰回到宿舍。

  接下来的两天很是清闲,我每天早上起来练练功,白天看看书,陪陪沈冰,时间过的飞快。

  直到第三天中午,小和尚打电话给我,说邱校长已经把树给运来了,这么快,看来邱校长对这件事很上心嘛。

  我和小和尚就来到老足球场,我们只是去看看地形,布置一下栽植的位置。我和小和尚稍微商量了一下,就决定采用北斗七星阵布局,再在旁边载上一些小灌木,做成是小树林那样的规格。

  当然我们的主要活计还是晚上,白天好多学生在这里来来回回的,要是被他们看到还得了。

  这些树都比较高大,大概一棵也有7、8米的样子,而且枝叶茂盛,一看就是好树。

  可不要小看这些书,想这么大的树,没个几万块是拿不下的,看来学校对这件事也比较重视啊。

  这些树一直栽了两天才算完成,那天晚上我和小和尚10点半在足球场集合,校长为了这件事还特地交代宿管阿姨给我留了门,真是太有面子了。

  来到足球场,我就打开天眼看树叶,我在找这树的生出最早的叶子,本来是第一片叶子才最管用的,但是这里的鬼魂实在是太多了,运小树来找第一片叶子我就得找死。

  所以退而求其次,我就找比较早的叶子,找到之后在上面用毛笔画上往生符,这就是申冤树的了,这往生是比较高级的鬼差才能拥有的职权,这往生符其实只是给那些孤魂野鬼们一个期盼而已,用以稳住它们,不要再作乱。

  而小和尚也在一旁念着往生咒:三界冤灭,皆在眼下,一切行迹皆来。

  用以感化一些鬼魂,降低其怨气,当然也能超度那么几个鬼魂,但是效果并不明显,要知道团结就是力量,这些鬼魂或者的时候就是一起当兵的军人,死后本能地有些团结。

  唉,我默默的叹了口气,接着找树叶画往生符。

  直到我们做完全部已经快凌晨了,我和小和尚都没有说话,我不知道他此刻是什么心情,但是我的心中充满了压抑,也有些悲凉。

  我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睡觉了。

  第二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精神也跟着放松了许多。我突然发现我闲下来无事可做,妈的,这种感觉就是两个字:蛋疼!

  于是我拿起床头的书,翻开看了看,这是父亲当年给我的闾山术秘籍,只有一点厚,也就20多页,我看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上面的法术无非就是画符,根本没有其他,越看我越觉得这本书是残本,但是我也不知道全本在哪里,只能时常温习一下,希望温故而知新,可以悟出一些法术出来。

  结果很明显,或许是我没有那种举一反三的天赋吧,我不知道这本书接下来会是什么内容。

  反正现在我的这些法术已经差不多够用了,所以我也没有再想许多,想了也白想。

  我当我想下床的时候,厕所里的二哥不知道为啥叹了口气,我脑中一道灵光闪过,我忽略了一件事,那天晚上我听到的叹息声是怎么回事,那明显不太正常。

  而且我想起了那鬼王除了起初要伤害一下沈冰,但是后来的目标都是我,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照理说小和尚和我法力是差不多的,就算我有威胁,那小和尚同样有,那鬼王为什么只追着我打,对小和尚却视而不见,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我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那鬼王的目标是我,而且鬼王被小和尚收走之后,再联系到那隐隐传来的叹息声,我的脑子里有一个想法酝酿了出来,就再也挥之不去。

  那鬼王是被人控制的!而且那个人目标是我!

  我靠,我一长得虽然不错,但是也没那么显眼,二穷光蛋一个,有什么值得别的惦记的,妈的,躺着也中枪,我招谁惹谁了啊。

  我把小和尚叫了出来,把这件事告诉了他,他还嘲笑我神经病,说这是自恋的表现,尼玛,我直接一个爆栗,要他给我解释解释事情不是这样还有什么可能,小和尚挠着他的大脑袋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唉,我这人生真够悲剧的,命中25岁遭劫,额,不对,这遭劫不会就是这次的时间引起的吧,越想越有可能。

  最1新章:节上酷/s匠8网//

  我这下更是重视起来,这关乎我的性命,我能不重视不,虽然我屌丝一个,但是我还没活够呢,至少我现在有了沈冰。

  和小和尚分别之后,我一个人心事重重地回到宿舍了,我要理清一下思绪,好面对那还未知的危机,我的危机即将来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