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当我不存在啊,我二话不说就挡在了它和沈冰之间,抄起桃木剑就朝它砍了过去。

  妈的,这桃木剑果然牛叉,只一下就把那鬼王砍飞出去老远,不愧是花老子一千块买的,额,虽然钱是小和尚付的......但是还没等我惊喜一下,那鬼王就又冲了过来,那鬼王嘴巴张的老大,眼睛中闪烁着异样的红色,看上去好像在发火。

  我还怕你?这次一定叫你有来无回。

  我又一剑向鬼王刺去,小和尚也从鬼王的身后祭出一串佛珠,嘴里念念有词的。

  哼哼,前后夹击,看你怎么跑。

  正在我们胜券在握之际,沈冰突然叫了起来,好像很痛苦。

  我立马回过头去,我靠,后面还有一个,而且也是穿军装的,不过看上去比刚来的那个高级。

  原来这才是正主,这才是鬼王,刚刚那个不过是个小喽喽,怪不得这么不经打,我们被摆了一道。

  这时候鬼王正在勾沈冰的魂,沈冰前面的蜡烛已经明灭不定,大家请不要认为是被风吹的,这个蜡烛我是加了灯罩的,风是吹不到的。

  而沈冰身后的碗也在颤动,这鬼王的功力貌似恢复地差不多了,这么大力。

  “小和尚,你对付这个小的!”我大吼一声就朝鬼王冲了过去。

  我掏出一张符,“灭魂符”!将灭魂符粘到桃木剑的剑尖上,冲着鬼王刺了过去。

  “魂来魂兮,魂去泯兮,阴阳之谐,急急如律令,灭魂,呔。”我手捏剑印,嘴里大喝一声。就将桃木剑刺在了鬼王胸前,鬼王向后退去,嘴里大声吼叫,这声音十分刺耳,根本不是人能发出的。

  我连忙又掏出一张驱魂符朝它的嘴里扔了过去。“来着退兮,往生来兮,急急如律令,驱!”

  那鬼王见我将符朝它嘴里扔过去,好像很害怕一般,立马把嘴闭上了,还朝旁边闪去。

  物极必反,往往很强大的人,他的弱点就越是脆弱,这句话在鬼身上也同样适用。

  这还不打的你满地找牙,找到了鬼王的弱点,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朝前冲了过去,我一手捏着符,一手握着桃木剑,声东击西,都朝着它的大嘴巴招呼过去,它躲我的桃木剑、我就用符继续招呼。

  妈的,这鬼王的动作还真是灵敏,主要是它是可以飘来飘去的,真是麻烦,一点也不符合人类的常理。

  我想这样下去我迟早会力竭的,等我没力气了,我们就都危险了。

  正在我想不出什么好点子之时,小和尚也冲了过来,看来那小鬼已经被他解决了,不愧是阐教弟子小和尚,速度还不错嘛。

  小和尚此时还不能看清鬼王,自然不知道鬼王的嘴在哪边,我便故技重施,掏出三张驱魂符,一把朝鬼王招呼过了,有了上次的经历,我特地在符上粘上双面胶,尼玛,时代在进步,我们也要与时俱进。

  果然成功了,我将双面胶粘在了鬼王的胸口,鬼王也就向后退了一两步,驱魂符对鬼王的效果显而易见是比较薄弱的,但是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给鬼王上了个标记。

  “小和尚,赶紧干它!”我大声吼道。

  小和尚也不含糊,掏出佛珠就在鬼王的胸口一阵乱打,鬼王被打的浑身颤抖。

  而我则继续向鬼王嘴上招呼,它还在极力躲避,不过速度比之前慢多了,相信再不过多久就能打到了。

  就在我信心倍增之时,鬼王突然向后猛地一退,接着又是大吼起来,这真他妈的难听,我的耳膜都快被震破了。

  小和尚也不好受,捂着耳朵龇牙咧嘴,而沈冰却像个没事人一样,有些奇怪地看着我们。真是怪了,鬼哪里还有有差别的范围攻击,这鬼王的智商也太高了吧。

  吼声终于停止了,我再看那鬼王,一看吓一跳,这是它脸上是一推烂肉,眼珠子跳在外面,还在转动,嘴上牙齿爆出,眼睛通红一片,跟灯笼似的,现在就是让我朝它脸上打我也很难有那个勇气啊。

  这鬼王发狂了,不顾一切地朝我冲了过来,对我的仇恨值很高,这时候再磨磨唧唧的就要没命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下子将剩下的灭魂符和驱魂符都给掏了出来,一把朝鬼王脸上扔了过去,嘴里很快地念咒,那些符竟然着了起来,伴随着鬼王的惨叫。

  看来量变也能产生质变的,我那一把符可是我画很多精力画出来的,最起码不下十张。

  我心中缓缓松了口气,接着就是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也没一下子用过这么多符,快要把我累死了。

  “小道士,小心,还没死!”小和尚急切地大吼。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6%

  我抬起头,我靠,那鬼王竟然不管脸上已经快被烧穿了,依然朝我这边冲了过来,还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我此时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看着鬼王冲过来,我只有拼命地抬起桃木剑,剑尖向前这这么倚在墙上,想借一下墙的力气。

  而鬼王此刻已经不管不顾朝我扑了过来,我的桃木剑穿过了鬼王的胸口,而鬼王竟然没有丝毫停顿,那张已经快被烧烂的嘴巴还发出“克洛斯”一样的声音。

  鬼王冲过来就掐住我的脖子,一股阴寒之气侵入我的脖子慢慢向全身蔓延,或许是人类的本能吧,任何人都会怕死,我竟然抬起手来用桃木剑在鬼王的身上乱划,拼着要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念想。

  鬼王毕竟是鬼王,比我这个凡人可牛叉了不知道多少倍。我被它掐的喘不过气,全身也被阴气侵入,仿佛僵硬了一般,再也握不住桃木剑了。

  就在我感觉快挂的时候,我胸口突然红光一闪,二丫出现在我身前,她在我我和鬼王之间,拼了命地想推开,可是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敌得过鬼王呢,一巴掌就被鬼王打出去老远。

  在这时候,我也感觉到我的生命即将终结了,我看了眼沈冰又看了眼二丫,我觉得也不枉走一生了,至少有个红颜知己,还有个为我拼命的伙伴。

  咦!不对,少了一个,小和尚呢?

  “小道士,你不会死的!”就在这是小和尚冲到鬼王身后,猛地拿出一个葫芦,葫芦口对着鬼王,一手扔出一颗舍利子打中鬼王,接着大喝一声:“卬!”

  鬼王拼命地挣扎,掐住我不放,但是很明显,就算是鬼王,此时也没剩下多少力气了。

  鬼王带着不甘的怒吼声被吸入了那个葫芦之中,而我则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沈冰也朝我这边冲了过来,沈冰见我被按在墙上就要冲过来了,但是被小和尚叫住了,此时见没事了,就不要命地向我扑来,她扑到我怀里大声哭着,眼睛里满是担忧。

  我安心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她的背,声音虚弱的说道:“没事,还死不了,我命大着呢。”

  沈冰这时候也是用力地点头,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二丫也来到我身边朝我点了点头,就进了我的胎记。此刻我心中不知为何有一种满足感,或许只有死里回生的人才有这样的感觉吧,我感觉活着,真好!

  对了,小和尚呢,怎么也不来关心我一下。

  我一看才知道,小和尚这小子已经没心没肺地躺在地上睡着了,还发出鼾声,真是......这家伙估计为了用那葫芦也好了许多体力了吧,有这样的兄弟真不错呢。

  小和尚睡着了,而我则累的跟狗似的,只有沈冰一个人还算有力气了,但是她一个女孩子家,那里弄得动两个男的,我还好,但是小和尚呢,睡的跟猪似的,我估计就算我满血满蓝都很困难。

  无奈之下,沈冰只有到附近商店买了一床毛毯回来了。我把小和尚伺候好,把他搬到毛毯上,接着我也躺了上去。我们是横着躺的,这毛毯也够大,所以三个人睡觉应该也没什么问题。令我没想到的是,沈冰竟然也要睡在毛毯上,说大半夜的把我们扔在这里不放心。

  我靠在墙上,沈冰头靠在我的肩膀上,要我给她讲故事,我就给她讲了我小时候父亲给我讲过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个乞丐,他天天去外面乞讨,回来之后他自己只吃一点,把大部分都分给了一些流浪猫流浪狗,乞丐感觉自己和它们是一样的,失去家庭的他把这些流浪猫流浪狗看作自己的亲人,直到有一天,乞丐老了,再也不能去要饭了,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巷子的角落等着被饿死,他不想让那些流浪猫和流浪狗看着自己死,于是就一个用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来到了一个巷子,就在他要死的时候,他突然看见一群流浪猫流浪狗嘴里叼着各种各样的食物来到他面前,我眼角留下了眼泪,虽然最后那乞丐还是死了,但是他是幸福的......讲完故事我也有些感慨,却发现沈冰已经靠在我肩膀上睡着了,我默默一笑,将她扶到毛毯上,在翻过一些毛毯将她盖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