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符我没有见过,但是从符上感觉出的法力确实很强烈,至少比我的灭魂符还要强。

  这老板毫无疑问是个高人,就是尼玛有点黑,要了我们三千多块钱,不过优惠了我们两张符,希望是物有所值吧。

  无论这老头有没有坑我们钱,但是这两张符可是货真价实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能保我们一命,我和小和尚也是十分感激,就在店门口给老头深深地鞠了一躬。

  小老头点点头就走进店里喝茶去了,而我和小和尚也回学校去了。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我和小和尚就各自回宿舍睡觉去了。

  第二天5点,我就来到小树林练功了,我的导气术已经练到第三阶段了,这导气术一共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将气体吸入体内进行循环再呼出。这个阶段是很简单就可以达成的。不过却也是需要积累时间最长的阶段,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就是这个道理了。这第一阶段我就大概练了七八年时间。

  第二阶段是将气聚集在丹田处进行旋转,这时的感觉就比较明显了,在练习的时候,时常会出现丹田发热的情况,练功练到这部分也是最兴奋的时候,毕竟坚持多年的事情有了进展任谁都会兴奋的吧。

  第三阶段则是将气体导入后背脊梁处上下流动,这部分是比较难控制的,因为是双向的,我也用了很长时间才能掌握诀窍,练到这部分的时候我感觉全身都很轻松,好像脱了层皮一样的,整个人感觉都不一样了,仿佛蜕变了一般。

  而第四阶段则是最后的阶段了,这阶段是将气导到额头处,这是一个大循环,进过口、丹田、脊梁、大脑、额头。当完成第四阶段之后,天眼自开,这就是修炼天眼的秘法了。

  我此刻则是在重点突破第三阶段,在如今的重压之下,我不得不加快修炼的步伐,必须比以前更加用功,正所谓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现在不努力的话,将来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也说不定。

  练到7点左右,这是的学校就开始热闹起来了,一些比较勤奋的学霸就开始起床看书了。而我也停止了练习导气术,开始跑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跟恶鬼搏斗除了要拼道行,也要拼体力和反应能力。

  慢跑一小时之后,出了一身汗感觉神清气爽。回到宿舍冲了个澡跟宿舍舍友们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我独自一人来到学校操场边缘,操场是用钢丝门围绕着的,我三两下就翻过钢丝门,在钢丝门外还有一个围墙,出了这个围墙就是校外的范围了。在钢丝门和院墙之间大概有两人多宽的距离这个地方没人来,这是我大学三年观察所得,再说了要到这里还要翻过2米多高的钢丝门,谁会闲的蛋疼翻过来啊。

  我在一个隐秘的角落,拨开一些杂草取出一个袋子,袋子里就是我昨天晚上买的东西了,这些东西哪能拿回宿舍去,于是我就找到了这么一个隐秘的地方藏东西了。

  我取出符纸和朱砂毛笔,气运于手上,口中念咒,手中画符,这里很安静,根本没有人打扰。

  我画了一个上午,就画出了两张灭魂符,累的我跟狗一样坐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就这么坐在那儿跟个傻子似的半小时才缓过劲儿来。也幸亏这里没有人,要是有的话绝对要拍张合影发到微博,附上一句今天碰到SB,求赞!

  爬起来,我肚子就咕咕叫了,我悲剧地发现我现在已经没力气去爬钢丝门了,妈的,无奈之下我只有打电话给小和尚,让他给我送份饭来。

  小和尚倒也是够意思,一会了就拎着饭盒偷偷摸摸地来了,跟尼玛汉奸一个样儿。

  翻过钢丝门还清了清嗓子:“小道士,你大哥来看你了,看你在里面过的蛮辛苦啊。”

  我去,这是在嘲笑我蹲牢房呢,妹的,叔可忍婶不可忍,对着他那滑溜的大光头赏上一个爆栗。

  小和尚被爆的若无其事似的,还是一脸的贱样儿,难道是被我虐待惯了?

  看在小和尚给我送饭的份儿上,我也没好意思再揍他。

  “你慢慢吃,我还有事,先走了。”小和尚说完就翻门而过,那姿势叫一个潇洒。

  我点点头没在意,就打开饭盒,一看我就傻眼了,番茄炒蛋没有蛋,土豆烧肉没有肉,我他妈的快疯掉了。

  让小和尚给我送饭是我一生最大的错误,他妈的压根就是个素食动物,唉,不管了,先填饱肚子才是要紧。

  我三口两口就把饭吃饭,接着我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一下元气,接着画符。这鬼王煞是厉害,不多准备点符的话说不定就干不过它了。

  于是我拼了老命地画,一下午又画了五张驱魂符,另外还加了一张镇邪护身符,这张符是为沈冰准备的,怕她遭鬼王上身。由于中午的尴尬,我在四点多就停了下来恢复一下体力。

  恢复了差不多了,我就把画好的符带在身上,其它东西收好放到角落里就翻过钢丝门进了操场。

  我叫了沈冰下来问问她的情况,毕竟她现在还没有脱离危险,不过那鬼王元气大伤,暂时应该不会出来害人了吧,顺便把镇邪护身符交给她。

  沈冰的速度倒也快,不一会儿到宿舍楼门口了。

  更#*新最E快上》酷jG匠}网R:

  “乔洋,吃过饭没?”沈冰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呢。”

  “不如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就算犒劳你一下?”沈冰说完也没等我说话就拉着我出了学校,打滴来到市中心的美食街。

  美食街还真不愧是美食街,各种各样吃的都有,羊肉串、牛排什么的都是不怎么起眼的,关键是那些我叫不上菜名的才叫一个贵。

  沈冰也不管价钱,看见好吃的就要,大有吃遍一条街的架势。而我基本上是在愣神的状态度过的。

  光我记得的吃过的就有上千块了,我的个乖乖,这根本不是我这个等级的人消费的起的啊。

  我都吃的有些不好意思了,跟沈冰说吃饱了,而沈冰却说她还没吃饱呢,说完又拉着我继续吃,还不时地往我嘴里塞吃的。

  知道我们俩都吃的快走不动了才在美食街街头的小桥旁坐了下来。

  “乔洋,真的谢谢你!”沈冰对我说道,但是她没有抬头。

  “没什么,摆平这种事是我们干这行的职责,你也不要太在意。”我见她没抬头,也就看着河水叹了口气说道。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沈冰抬起头来看着我。

  “嗯?那是什么?”我真是不知道。

  沈冰又埋下头说:“我自小就没了妈妈,而爸爸却整天忙着公司的事,除了给我钱,其他根本就不关心我。后来又娶了后妈,爸爸对我的关心就更少了,一年中我根本就见不到他几次,更不要说能够说上几句话了。那天,看见你为了我在拼命,还让我靠在你身上哭,我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我好想有一个依靠。”

  说道最后沈冰慢慢地哭泣起来,我看到她伤心的样子,心中好像有些空落落的,再回想到沈冰平时的大大咧咧,仿佛什么都不在意,我一阵揪心。

  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竟然有着这样的过去,我竟然鬼使神差地抱住了沈冰,让她靠在我肩膀上好好地哭,我能做什么,我只能让她哭的舒服一些。

  那天晚上我们就坐在小河边,沈冰哭了很久竟然睡着了,此时的天气已经转凉了,我脱下自己的外套为她披上,就这样默默地注视着她,此刻我的心里充斥着一种不一样的情愫,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情。

  沈冰睡着的时候很可爱,嘴角还挂着意思微笑,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二丫,我的童年好友,至今她的微笑还存留在我的心里,抹之不去,二丫总归来说是代替我而死的,要不是当时父亲救我,我想我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不管怎么样,我都亏欠着二丫,我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前,那胎记还在,只不过并没有因为的身体的长大而长大,还是那般大小。我不知道这胎记是什么,父亲也没有告诉我,只说时机到了自然能知晓。

  学习了道术这么些年了,我也懂得了一些道理,有些事也许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的,不过我却不屈服这命运,我更相信人定可以胜天。

  这一晚我的思绪一直不定,有太多的疑惑围绕着我。

  时间仿佛过的飞快,太阳就快升起了,而沈冰也醒了过来,我们两个相识一笑,在照样的映照之下,沈冰看起来煞是可爱。

  我们一起吃了点早点就回学校去了,我们没有打滴,而是步行回去的,我们手牵着手,走在无人的街道上,如果可以的话,我是多么希望时间停驻在这一刻,没有鬼王,没有危险,也没有那未知的未来。

  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友情,还是爱情,但是我肯定这种感觉比友情来的强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