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早上之后,我们就出了网吧,回到学校,我和小和尚就把沈冰送到宿舍,那宿舍阿姨看我们的表情怪怪的,妈的,肯定又有什么误会了,我赶紧拔腿就跑。而沈冰却突然叫住了我,说了声谢谢,还说下次有这样的事情就叫她一起,说完,也不管阿姨那诧异的眼神走进了宿舍。

  随后我和小和尚也各自回去补觉去了,在网吧的椅子上睡觉实在是不怎么舒坦,起来以后浑身不舒服。

  回到宿舍,发现宿舍的舍友们还没起床,我也就轻轻地爬上床倒头就睡,睡起来已经是中午了。

  我去食堂吃完饭之后,就把小和尚叫了出来。

  我们坐在小树林的椅子上商量着怎么应对这种情况,虽然小和尚的智商值得怀疑,但是我一个人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只能希望小和尚给我提供一些灵感了。

  “小和尚,这件事尼玛还真是麻烦,我觉得要解决老足球场的上千鬼魂就要先解决那鬼王。”我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小和尚也是点点头,说道:“嗯,这点是不错的,但是解决鬼王有一个前提啊,那就是上千鬼魂的牵制,要消灭鬼王不容易啊。”

  “这简单啊,别忘了我们手上有一件道具啊,鬼王的发簪还在我们手上呢,我们只要带着发簪离开学校,等那鬼王来找发簪就可以把鬼王钓出来了嘛。而那写老足球场的鬼魂法力不足还不足以离开足球场太远,这样它们就牵制不到我们了。”我仔细分析道,经过半天的休息,我的思路也变得清晰起来了。

  “这个主意不错,但是要带发簪的话就要带着沈冰一块儿去了,毕竟现在沈冰可是鬼王的媳妇来着的,万一鬼王先把沈冰变成它新娘了那就麻烦了。”小和尚今天的脑子貌似非常正常啊,难道今天出门前吃药了?

  这实在是一个难题,带着沈冰去,我们还要分神来保护她,那鬼王本来就很厉害了,我们这边的力量还要削弱一些,那就实在不太容易对付了。但是不带去的话又怕沈冰遇到什么危险,一时间心里堵得慌,再想想昨天晚上沈冰被吓得花容失色但由自坚强始终没有吭声的样子,我实在是不想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于是我下定决心,就采用这条计划。小和尚也没有反对,他知道我的为人,我不会抛下我的朋友不顾的。

  这次我们拥有了主动权,行动起来就有了主张。下午,我们先把沈冰约了出来,小和尚还一道叫上了小丽。妈的,铲妖除魔还不忘泡妞,这种事也只有小和尚干的出来,尼玛,还能不能再极品点。

  我们简单地交流了一下,沈冰也同意我们的计划,看她激动的样子,跟打了鸡血似的,对这事特别上心,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求知欲吧,而沈冰的求知欲比较强烈而已。

  就这样我们商量完后,小和尚和小丽去逛街了,留下我和沈冰四目相对,说不出的尴尬。

  我为了打破僵局交了两份奶茶,我们边喝着奶茶便东拉西扯,主要是沈冰在找话题,她问我什么时候开始学阴阳的,还让我给她讲鬼故事,我说了接近两个小时,说的口干舌燥的。妈的,我发誓下次再也不和女生聊天了,太能扯了。

  我实在是说不动了,就借口说我还有东西要准备就逃也似的跑了。

  终于回到我亲爱的宿舍,一进宿舍,三个舍友就把我围住了,宿舍老大王当命令其他俩哥们把我按在椅子上,清了清嗓子:“乔洋,你他妈的太不够意思了,出去吃肉也不告诉我们,那我们当兄弟不。”

  我被问的一愣:“吃肉?我吃啥肉了?”

  “呦呵,还不承认,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今天我可是听咱班女生说了,昨天下午她们见沈冰跟你走了,晚上就没回宿舍,没看出来啊,平时老老实实的一小子竟然是个地下党。”

  “我,我真没吃肉啊,我昨天和沈冰出去是有事的啊,我绝不骗你们。”

  “有事?有啥事还能夜不归宿啊,吃肉就吃肉了,我们又不怪你,看你平时又不怎么说话看上去怪寂寞的,我们哥几个还希望你泡上个妞呢,没想到竟然偷偷摸摸的泡上了我们班班花兼班长,果然有眼光。想当年老大我追了三个月都没追上呢。”老大一脸奸笑,还朝我竖起一个大拇指。

  妈的,我知道这锅我是背定了,唉,苍天尤怜啊,晚上被鬼欺,白天被人欺,这日子没法过了。

  反正这事跳进黄河我也洗不清,总不能说昨天晚上带着沈冰去抓鬼去了吧,这话要是说出去,估计这三个要么是揍我一顿,要么直接把我绑去精神病院。

  唉,大学真是个好地方,想上课就去上课不想上课窝宿舍,基本上是自由的,这就给我和小和尚的行动提供了方便。

  到了晚上我就约小和尚去买东西,补充一下弹药。我们去的那家店是附近惟一一家卖冥器的店,同时也卖阴阳师的一些基本道具,如符纸,朱砂,毛笔什么的。曾经为了找这家店我和小和尚可算是跑遍了差不多整个城市才找到这么一家,这家店的名字叫道齐金,听起来跟人的名字一样。

  这家冥器店开的不大,也就二十几平的样子,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基本啥东西都有,就连黑狗血都有卖的,这老板也够奇葩的。

  我和小和尚走进道齐金,老板立即就走了过来很是亲热的说道:“呦,两位小兄弟,来买东西啊。”

  这位老板大概五十多岁了,人很亲切。

  “是的,大爷,最近有啥好货没有啊?”我问道。

  这里卖的东西比较奇怪,品质参差不齐,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搞过来的,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我们和老板基本上也是算认识了,他也不坑我们,就把我们领进仓库。

  “这里的东西都是比较好的,你们自己随便看,有什么不懂的来问我就是。”老板说完就从仓库出去泡了杯茶喝了起来。

  这仓库只有五六平大小,里面有四个架子,上面的东西都快堆满了,地上也堆了几堆东西,黄纸什么的撒了一地,确实是有些凌乱。

  我和小和尚早已经习惯了这老板的风格了,先把地上的黄纸捡起来全要了,表示了对老板的尊重。

  接下来我和小和尚就各自寻找自己要的东西了,我的灭魂符已经用完了,于是我就从摆放符纸的架子上拿了一叠,大概有个三四十张的样子,之所以拿这么多,是因为画符也是有失败几率的,如果在画符的过程中走神了,那张符基本上就废了。

  接着我又拿了两盒朱砂和毛笔,我的东西不多基本上就是这些了,由于我的道行关系,还没有开天眼,大部分的符我是用不了的。

  这开天眼可以是别人帮忙开的,但是这种天眼的效力取决于帮忙的人的道行,父亲当年因为担心我所遇的厄难超出他的道行范围,就没有帮我开,而是让我自己开,并嘱咐我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用柳叶开阴阳眼。

  柳叶是阴物,将柳叶沾露水抹在眼睛上开阴阳眼其实是压制眼睛的阳气的。

  jI酷《、匠9网r正3版D首v发P

  而天眼则是纯阳之眼,其原理就是天眼会本能地排斥阴物,自然就能发觉阴物了。

  所以用柳叶开启阴阳眼和自己开天眼是有些矛盾的,时常开启阴阳眼会妨碍天眼的效果的,所以我在和鬼王搏斗的过程中并没有开启阴阳眼。

  东西选完了,我就在店里四处看看,不经意间我看到一把桃木剑,大家都知道,这桃木剑是克鬼的,所以在我们这一行中,桃木剑也是经常用的东西,只是我眼前的这把桃木剑比较特别,它的颜色比一般的桃木剑要红一些,并不是上了漆,而是自然的红,我一想,我的驱鬼方式太单一了,无非就是用符纸念咒,万一有什么恶鬼擅长近战那我不就死翘翘了,还是买把防身好了。

  不过一会儿,小和尚也选好了,他朝我一笑,看来他这次对买的东西也比较满意。

  买完之后我们就出了仓库跟老板结账,这帐一结我就傻眼了,其它东西倒是不贵,只要几十块钱,还在我承受范围之内,可是那把桃木剑竟然要一千块,我的个妈呀,这尼玛还是桃木不。而小和尚买了一个葫芦竟然要两千块,这尼玛是抢钱的不,我当场脸就黑了,实在是买不起啊,但是东西拿了再放回去也有些丢人啊。

  而小和尚却大大咧咧的说全要了,还把我的钱也给付了,小和尚一本正紧地说:“钱财乃身外之物,这点小钱算个啥。”

  土豪啊,妹的,这小和尚在这一瞬间给我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在我们走出道齐金这家店时,老板叫住了我们:“小兄弟,这次你们所遇之事非同寻常,还是小心为上啊。”说完还送了我和小和尚一人一道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