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早上我去小树林练功,发现有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我身后,我就纳闷了,现在才5点多,竟然有人能起这么早,现在的大学生有几个不是夜猫子,第二天能起这么早?这明显不科学,再说了我又不是美女,跟着我干嘛。妈的,真是碍眼,躲也不躲好点。

  “后面那位朋友,出来吧。”我装着道上的语气说道。

  我刚说完那人竟然朝我冲了过来,我靠,这是要跟我干架的架势啊。我招谁惹谁了,我也是被憋出一肚子的火了。

  见那人冲上来,我也赶紧摆好架势,决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量事的,居然敢找小爷麻烦。

  眼见那人一脚朝我面门踢来,我连忙伸手一拨,将他的脚拨开。接着趁着空隙一拳朝他脸上招呼过去,想我这几年也不是白练的,这一拳我可算得上的愤怒的一击了。没想到这人反应倒也灵敏,竟然双手交叉护住了面门。

  随后他重心不稳向后退了两步,甩了甩手,我这才看清这人的面貌,这人眉清目秀的,大眼睛,眉毛细长,鼻梁端正,耳朵圆厚,还是个帅哥,唯一不和谐的就是这人是个光头。唉,真是白瞎了他这张脸,要是弄个时髦点的发型都能去当明星了。

  此时的光头有些凝重,眉头紧锁,看我好像仇人一般,看得我莫名奇妙的。

  我正想问他为什么跟着我,没成想他又冲了过来,不管你是谁了,惹了小爷,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双方又是一顿拳脚交加,打了10几分钟也没有分出个胜负,只是两个人都坐在了地上,累的跟狗似的。

  我这才问道:“我靠,你他妈是谁啊。为什么跟着我啊,我们有仇吗?”

  那人还是对我怒目而视:“有没有仇你自己清楚。”

  我这就二张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都是什么事啊,难道我就是因为这种破事生命才受到威胁的吗,这也太扯了吧。

  “我他妈真是醉了,我认识你不,你就来跟我认敌人,你脑子有病不?”

  那光头也是一愣,说道:“额,请问一下你哪位啊?”

  “我去,你能不能再光棍点,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来跟我干架啊。老兄,我真是佩服你。”说完,我给他竖起两个中指,我真是无言以对了。

  而那光头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就连忙跟我称兄道弟的套近乎,这回又好像我是他哪个远房表哥一样,遇上这种人我也是醉了。

  事后,说来也奇怪,我们俩还真凑到一块去了,难道这就是缘分?这也未免太狗血了吧。

  在接近三年的相处中,我们俩都知道了彼此的身份。这个光头原来是个和尚,他原名叫尚文斌,小时候是个孤儿,后来被一个老和尚收养了,也就很光棍的出家当了和尚。他跟着师傅四处行走,做着一对苦行僧,四海为家。生活也是很凄惨的,后来小和尚的师傅好像是遇害了,至于怎么遇害的,这个小和尚也没有跟我说清楚,或者是小和尚怕自己伤感吧,总之他师傅是死了。随后他就一个人漂流,用师傅教给他的本事帮助一些人化煞解厄,顺便收点小费也就这么过来了,至于他怎么进这学校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不得不说的是小和尚的本领竟然也很是厉害,跟我这个一脉单传的传人比起来竟然只差了一线,请相信,我是真的比他强一点的,至少我脑袋比他好......而他也知道我是闾山派黑头法师,时常和我讨论一些捉鬼的法术之类的,还别说,和他相处后,我的道术进步还真是快了不少。

  我很快就到了小树林,没错,还是那个小树林,这是我们俩时常汇合的地方。

  我到的时候,小和尚已经在那里等了,貌似还很着急的样子。

  “多大点事,看你急的,跟死了人一样。”我跟小和尚从来没有好脸色,而他似乎也习惯了这种节奏,从来不跟我顶嘴。

  “小道士,还真让你说准了。只是那人还没死,不过快了。”

  “什么!人在哪儿?”我一听要死人了,一时间也有些激动了。

  “具体在哪儿我也不太清楚,大概的方位大概就在艮位,距离这里不超过一公里,大概就在5、6号宿舍楼那边。”小和尚这个人毛病还真令人费解,那边就快死人了,他还在这里跟我秀学识,我的个擦啊....小和尚其他基本上都没我行,但上天或许是公平的,他竟然能感应阴气,这尼玛跟有特异功能似的,只要附近有恶鬼作祟,他都能感应出来。

  这个感应阴气在道家中也是有方法感应的,但是我的功力还不够,父亲说过要感应阴气就必须要开天眼,天眼也就是相当于阴阳眼的一种,不过天眼的作用比阴阳眼更加强大,而且这阴阳眼是可以天生的,而天眼只能通过后天的修炼来开启。

  我们俩急匆匆地向东北方向的宿舍楼跑去,艮是八卦之中的方位,也就是东北方了。

  跑到宿舍楼门口,我们尴尬了,这是女生宿舍,我们压根进不去啊,看着宿管阿姨那异样的眼神,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我急的都快跳脚了,这时小和尚突然来了一句有办法了。

  我就纳闷了,他那个一根筋的脑袋还能想出办法,难道要男扮女装进去不成?

  接着我就看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放在耳边:“喂,小丽啊,你赶紧下来一下。”

  “喂,小和尚,小丽是谁啊。”我问他。

  “小丽啊,我女朋友。”小和尚若无其事地回答。

  我看他那欠揍的表情,恨不得一记老拳轰上去,这也太扯了吧,和尚都谈上恋爱了,这尼玛,不得不感叹一下社会的力量真是伟大,四大皆空的和尚都谈上恋爱了,要知道,小和尚这个和尚可不是那些只会念念经,敲敲木鱼的酒肉和尚,而是正宗的阐教弟子啊,这家伙在食堂打饭都是全素的,连带荤油的都不要。

  小和尚看着我这表情,也有些讪讪道:“这可不能怪我啊,是人家倒追的,我也不知道怎么拒绝,万一把人家小姑娘弄伤心了,那就罪过了。再者说,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也是对人生的体验嘛。”

  看他说的跟真的似的,我是真的有些按捺不住我的拳头了,就在这时,一个小女生下楼来了,喊了句“文斌。”

  这女生大概1米6的个子,留着马尾辫,大眼浓眉,,长的霎是好看,属于可爱型的那种。

  小和尚听到小女生喊他,立马跟个汉奸似的,要多谄媚有多谄媚跑了过去,两个人在那儿窃窃私语了半天,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尼玛是卿卿我我的时间不。

  于是我走上前去,拍了拍小和尚的肩膀,问他:“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4酷R@匠“网,1首3(发(A

  小和尚一愣,顿时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我的个擦啊,这是人的神经不。

  小和尚看我脸上快滴出水来了,貌似也是有些过意不去了。

  “哦,对了,小丽啊,我感觉出这两栋宿舍楼里可能要出事,你回去以后在宿舍楼四处走动走动,听听动静,到处看看,给你一件法器,如果有不对劲的,这件法器会有反应的,然后你就找个理由把那个宿舍的人都给叫下来。”说着,小和尚就从身上掏出一面小镜子拿给了小丽。

  接着,小丽点了点头,跟我们有礼貌的说了句拜拜就进宿舍楼了。

  我们学校的宿舍楼是两栋连在一起的,每栋都有6层高,中间距离大概15米左右,用走廊连接在一起,在走廊的中间开了个大门,是宿舍的进出口,我和小和尚此时就站在大门外,里面的女生进进出出的一个个看着我和小和尚,像是在选秀一样的,我也是老练一红,而小和尚好像没事人一样的,果然啊,人至傻则无敌啊。

  反正等着也是等着,我就和小和尚聊起天来,顺便来排解一下尴尬。

  “小和尚,你站这儿咋跟个没事人一样的啊,这女生进进出出的看咱就像跟看耍猴的似的。”

  “唉,年轻人,这你就不懂了吧,这通常男生站在女生宿舍楼下呢,都是在等女朋友呢,像你这种不知道爱情为何物的人又怎么明白这其中的意义呢。”

  看小和尚说的跟老师在教育小崽子一样,我恨不得把他揍成猪头,但我还是忍住了,这在女生宿舍门口呢,要注意形象。

  接下来我和小和尚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聊了大概20分钟,小和尚突然来了一句:“快了!”

  我一愣,小和尚说快了,那就是快出事了啊。我也不是刚出道的雏鸟了,立马就镇定下来,想用什么方法来驱鬼。

  果然,不到两分钟,小丽就带着四个女生下来了,我一看吓一跳,这四个女生使我们班的啊。

  我在我们班没有什么存在感,什么活动也只是小小的参与一下,几乎也没跟几个女生说过话,这4个女生中倒是有一个和我处的还不错。

  这个女孩叫沈冰,是我们班班长,为人大方,而且有点自来熟,跟谁都好像很熟似的。有一次我和小和尚出去帮人家看风水赚外快,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沈冰,她叫我,我一看原来是班长,就跟她聊了几句,后来也就算是认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