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入阴阳

  看着父亲远去的身影,我才慢慢回过神来,接着赶紧跟了上去。

  y?更●.新8l最快上{酷U匠QJ网I2

  回到家中,父亲把我领进堂屋,说实话,堂屋我是来过不少次,经常和二丫一起在这里玩耍,但是现在再进这堂屋,我感觉这间堂屋似乎多了一些庄严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而父亲却二话不说就让我朝着一副挂画下跪磕头,这张挂画我看过无数遍了,就是一个老头,手上高举拂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但是看父亲每天都给这幅挂画上香礼拜的,对这幅挂画好像很尊敬一般,我也不啰嗦,二话不说就下跪磕头,自从李寡妇家这件事之后,我对父亲是越来越敬畏,丝毫不敢像以前那般随意撒娇,同时也对阴阳这个职业充满了未知和敬畏,还有有着一些向往,儿时的我们总是认为父亲就是无所不能的超人,我也不例外,我很崇拜我的父亲,直到现在。

  父亲看我好像一下子懂事了,也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同时指挥我要三跪九叩,心中不能带有杂念。

  我连忙收敛心神,对着挂画又是二跪六叩首。

  接着父亲并没有让我起来,而是像老师一样对我讲道:“我们学阴阳的基本上都是属于道家,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归属佛门的。而道家自古则有之,道德天尊老子开创了道教,在历史的长河中,道家沉沉浮浮,但是终究是没有泯灭,只是分为了很多不同的门派,有多少门派我说不清了,如今剩下的大概就是全真教、正一教、茅山教、崂山教、武当教、闾山教这些个派别了吧。当然,这只是目前的内地,在香港、台湾以及世界各地都有着各种派别,这些门派属不属于道教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据说他们的行事准则跟道教是差之不多的。”

  父亲很仔细地为我讲解道教,生怕错过了什么,或许在那个年代信息技术不是很发达,他也不清楚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只是平时听他的朋友说或者是看小字报知道的吧。

  “而我们乔家帮子所属的教义便是闾山教,而这幅挂画上的人物就是闾山教开山祖师许真君,许逊,许真君在过去推广道德理论,教化乡民,更是用符咒法术帮助乡民化解厄难,最终得万民敬仰,尊为‘感天大帝’。”

  父亲的目光中闪烁着光彩,语气有一些激动。我一听画上这个老头竟然是个神仙,也不禁一愣,心中不禁充满了对道术的渴望,或许每个小孩子都想成为神仙吧,就像美国的小孩想成为超人一般。

  父亲深吸了两口气,仿佛在平缓自己的情绪,然后又继续说道:“闾山教分两排,一派是红头法师,另一派则是黑头法师。红头法师主要是做一些驱邪收妖,消灾解厄,压煞纳福的一些吉祥法事。而黑头法师则是以超度亡魂,消灭恶灵的一些法事为主。而我们的先祖就是黑头法师中的一员,说起我们的先祖也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我们的先祖叫什么名字我也不知道了,但是这位先祖规定乔家道术一脉单传,传男不传女,而且每一代在江湖上行道的乔家法师都改名乔阴阳,希望我们后代人不要忘记自己的职责。话说当年先祖是个行脚商,行走闾江一带,一次连夜赶路送货,途径乱坟岗,一下子就着了道,被孤魂野鬼团团包围,先祖慌不择路,一下子跳进闾江之中,这或许是天意吧,先祖命不该绝,跳进闾江之后竟然发现江中有一座宫殿,便游进去,在宫殿中他发现了一具骷髅,先祖看这骷髅衣衫都十分破旧了,便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骷髅身上,反正自己的命也已经快没了,索性在死之前做件好事吧。接着就不知为何昏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没死,一时也很高兴,这才发现他旁边有一个身穿道袍的老人家,老人家见先祖醒来,就笑着说我们有缘,就拿出一副挂画和一本旧书给了先祖,这才产生了乔家帮子。”

  说道这里,父亲才让站起身来,此时我的膝盖都跪得有些发麻了。

  接着父亲又把我领进院子,院子并不大,又长着两棵大树,地方就更小了,只有大概堂屋大小,此时的院子中央有着一张八仙桌,上面放着一个米碗,里面大概有三分之二的米吧,两只蜡烛,还有几张黄纸。

  父亲先将蜡烛点上,接着取出三支檀香,在蜡烛火焰上过了一下便点着了,插入米碗之中。然后跪在地上,烧了三张黄纸,用右手的中指在地上画了个“十”字,接着把小腿压在这十字上,右腿压在左腿上,席地而坐,接着有从身上掏出一张灵符,嘴里念起了咒语,把灵符烧了,接着让我到前面来,对着他三跪三叩首。

  事后我才知道在道家中拜师是有一定程序的,拜师前先要拜祖师爷,要三跪九叩首,希望得到祖师爷的首肯。接着父亲在院子里的一系列动作都是道家同灵的法术,是想请祖师爷来做个见证,接下来才是正真的拜师,即三跪三叩首,这拜师的礼仪是不能超过祖师爷的,同时也是表达了父亲对祖师爷的尊敬,不敢逾越。

  我这就算是入了阴阳了,接下来父亲也没有教我画符、念咒什么的,父亲说,欲速则不达,要想练好法术,先要打好基础。

  接下来的日子,我和父亲每天早上4、5点起床,父亲带着我到村后小林子里去练功,练的功法是道家的基础功法,名叫导气术,就是将气体导入体内进行循环,然后再呼出来。其中要点就是舌顶上颚,心平气和,戒骄戒躁,眼观鼻,鼻观心,口紧闭,大概一分钟吐纳8到9次就算是合格了。循环多次以后,口中会自然产生津液,当感觉津液溢满之时便可将津液咽下,这津液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无异于琼浆玉液,能够增进道行。

  我每天跟着父亲练功2小时左右,接下来就和别的小孩一样的玩耍了,只是现在没有了二丫,我一个玩耍也是很无聊。

  时间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后来父亲和母亲一致同意将我送去学校,后来我上了小学,初中,高中,最终终于成了我们村唯一的大学生。

  现在的我已经24岁了,是一个大四的学生,过着屌丝的生活,是的,而且是纯屌丝,没房,没车,没钱,长得虽然还可以,但是现在的女生谁还看你的长相啊,三无青年一个是没人要的。

  我也却不在意这些,我在意的是我现在24岁了,距离父亲为了卜算的25岁大限时日无多了。

  上次放暑假回家,父亲交给我一件法器,这个法器是一面令旗,就是一面三角旗套在一个杆子上,杆子是木质的,而旗子则是某种布料,旗子是红色的,很结实。早我临走之前父亲叮嘱我说时间不多了,这次的祸事非同小可,一定要小心谨慎,看情形不对,就回家来,他和父亲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住我。

  我感动不已,自从入了阴阳之后,父亲对我明显严苛了许多,我对父亲的感觉是师傅多余父亲,而母亲却还是那般疼爱我,处处都维护我。眼看着他们也是快50的人了,脸上的皱纹明显了起来,我心里不是滋味,鼻头直发酸。我发誓我这次就算是死也能连累父亲母亲。

  入阴阳之后我也比以前懂事多了,至少我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也知道忠孝是什么意思了。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就在我沉思之际,我的山寨三星响了起来,声音有点大,一下子就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我看了下来电显示,发现是小和尚打来的,我微笑着拿起电话:“喂!小和尚,啥事?”

  “小道士,恐怕要出事了。”小和尚的语气有些激动。

  “尼玛,要出事,还没出呢,你激动个毛啊,老地方见,就这样。”我挂了电话就走出宿舍。

  小和尚是我在大学认识的朋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们是大一的时候在学校的一片小树林认识的。

  我读的大学虽然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是有一点好的,那就是学校的环境不错,虽然比不上乡下,但是在城市中也是一等一的了,而我最喜欢的地方就是学校的小树林了,那里环境清幽,空气清新,是情侣和学霸的圣地,还是我这个有些不和谐的修道之人的最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