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很无助,感觉全世界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一般,没有亲人,没有伙伴,没有光,只有无边的黑暗,我说不出我当时感觉是恐惧还是什么,反正没有什么美好的回忆。

  原来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原来死了以后是什么也看不到听不到的,我想起了二丫,二丫也死了,她和我一样都在面对着这无边的黑暗吗?

  等等!对了,二丫!二丫明明就死了,为什么我能看见她呢,为什么听到她说话呢,还有父亲曾说过我活不过25岁,可是我现在才6岁多呢,距离那25岁还有很长的时间呢。无助的我只有自己安慰自己了。

  好吧,说到这里大家或许不相信一个小孩子在绝境中竟然还能自我安慰?可是当时那种感觉我真的说不出来,仿佛冥冥之中我知道我不会有什么危险一般,或者是当时压根就不知道人是会怕死的吧?

  在无边的黑暗中,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一般,反正在那种情况下,时间是难熬的。就在我难耐不住都快要哭的时候,我的前方出现了一道白光,在这个没有色彩的世界中突然出现一抹白光,是的,光明!这就是我那时候的光明,尽管这时的光明对于我不知是福是祸,但是我也看到了一丝希望。

  酷Dn匠MJ网◇正G)版首;n发%

  我的双眼一直盯着那道白光,慢慢地,那道白光慢慢变得柔和,变得暗淡,我仿佛从那白光之中看出来一个人的轮廓。

  直到白光快要消失的时候,我才看清楚,那果然是一个人,她慢慢向我走来。

  二丫!我又一次见到了二丫!

  我一下愣住了,二丫不是死了吗?我又一次见到二丫,说明我又一次看见了鬼魂。我当时的表情应该相当精彩吧。大家小时候经常都会在夜里不睡觉的吧,然后大人们就说什么老爷爷,老奶奶之类的鬼魂要来了,来吓我们,让我们早点睡觉。所以小孩的脑海中会本能地害怕鬼魂什么的。当然,我也不例外!

  可是,当时情况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跑?往哪儿跑?叫?叫谁,谁又能听到?面对二丫的鬼魂,我不知所措。

  而二丫却好像没有在意这些,她一直慢悠悠地向我走来,走到我身前,就向我伸出双手......“啊!”我一下子坐起来,咦?二丫呢,原来只是一场梦啊!

  我一下子松了口气,转过脸来发现父亲一脸的疲惫坐在我身边,我忍不住一下子扑到父亲怀里大哭。

  接下来的事是父亲后来告诉我我才得知。

  在我晕过去的时候,我被李寡妇死死地抱在怀里不放手,就像在要我索命一般,几个汉子拼命拉都拉不开。当时父亲也冲过来拉,但是依然不见效果,眼见我都快被李寡妇勒得快不行了,父亲才迫不得已掏出两张符,一张贴在我的太阳穴上,一张贴在李寡妇的太阳穴上。

  贴在我太阳穴上的是安神符,怕我的魂魄被李寡妇收走,而贴在李寡妇太阳穴上的是驱魂符,用以驱散李寡妇的魂魄来保护我。

  接着父亲念了两段咒语,李寡妇手上的劲儿果然小了一些,但是它还是勒着我不放,汉子们依然没能把我从李寡妇手上抢下来。

  再拖下去我肯定是挨不下去了,无奈之下,父亲又掏出一张符纸,迅速贴到李寡妇另一边的太阳穴上,又念了一段咒语,大声一喝“呔!”

  这下李寡妇终于没能坚持住,一下子倒了下去,没了动静,而我终于被救了出来。

  我问父亲后来贴的是什么符,父亲无奈的说是灭魂符,说这张符是功力高深的阴阳的杀手锏,在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轻易使用的,因为这张符是用来消灭魂魄的,对于阴阳来说,对不是作恶多端的鬼魂使用这张符是有伤阴德的,在牛头马面那里都要记过的。轻则阳寿减少,重则死后进地府后要受刑的。

  所幸父亲说他的道行并不是太高深,只是让李寡妇的魂魄元气大伤,并没有把它打的魂飞魄散。

  我暗自感到庆幸,为了父亲,也是为了我。

  这件事之后,李寡妇家可真是家破人亡了,一根苗都没剩下,也没有人给他们一家扫墓上贡了,父亲也是同情他们一家,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带着我去请乡亲们帮忙给李寡妇收尸,用牛车拉着李寡妇的尸体去火化了,顺道从邻村买回来一口棺材,当天中午回来就把李寡妇的尸体给埋了,埋的位置就在李家汉子坟墓的旁边,希望他们能相伴吧。

  接着请着一群来帮忙的汉子去我家吃饭了。

  第二天,父亲又带着铁锹和他的黄色背袋把我带到李家夫妇的墓前,让我跪下磕了三个头,而后又从旁边挖来一棵小树栽到坟墓一旁,大概距离4、5米的样子吧,接着父亲闭上眼睛念叨几句,让后猛地张开眼,拿起毛笔在一片树叶上写着什么,父亲写的很慢,也很认真,大概写了1支烟的功夫才写好。

  然后又让我向着树磕了三个头这才算完事了。

  哦,不,这或许才算是一个故事的开始,一个属于我的故事!

  “知道这次我为什么要带你来吗?”父亲看上去很严肃,我从这件事之后对父亲多了些敬畏,看他这么严肃,而且还在坟墓旁,我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摇了摇头。

  “我现在说的话你或许还听不懂,但你长大之后肯定会明白的。”父亲也不管我,自顾自地说:“之前我一直不想让你走上阴阳这条路,这条路不知道有没有终点,或者这人生就没有终点吧,一切的结束都只是死亡,在途中或者再往前走一些。”

  父亲仿佛在舒缓自己的情绪,从他的背袋中掏出旱烟,点上猛抽了一口。

  “人算不如天算,或许这也是天意吧。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是从今天起就开始学习阴阳吧。”说完,父亲就转身走了,留下我一个人站在那边愣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