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的人家屋子都不大,大部分都是三件一套的,一间厨房,是做饭和家里人吃饭的地方。间堂屋,这堂屋其实就是一个大点的房间,但凡人家有什么事基本上都是在堂屋的。最后一间就是睡房了,总之就是睡觉的房间。

  李寡妇家的房子也是这个样式的,虽然她家汉子死的早,但是平时勤快老实,帮着人家干了不少活,才盖起了这间房子。

  而为二丫办白事的理所应当的就在堂屋了,而今天来了一些人,在厨房吃饭是坐不下的了,索性大家都坐到堂屋来吃饭,二丫已经下葬了,所以堂屋的地方也够大。

  此时的堂屋真是寒气直流,风是停了,但是我们心里的紧张和恐惧却没有随之而断,反而是增强了,就连那些了三大无粗的汉子都是有些惊慌。

  “七娃子,赶紧站到李家婶子身前!”父亲又大吼道。

  我一下子被吼愣了,这是怎么了,刚一阵凉风吹的难受呢,周围的人都像停止了呼吸似的安静,接着李寡妇发疯似的大叫,我被这一惊一乍吓得半死,接着父亲又指派我站到李寡妇身前,这什么跟什么啊!

  我还没来得及发愣了,就硬是被父亲抓到里寡妇身前,好像是帮她挡着什么似的。

  接着父亲又让人拿来一个大碗,就是我们经常喝汤的那种,放在李寡妇身后,接着点燃一根蜡烛,放在我和李寡妇中间,这样我和李寡妇的影子就都朝我们后面的方向了,而那大碗就压在李寡妇的影子上了。

  父亲刚把蜡烛粘在地上,又叫来两个汉子把李寡妇摆弄得盘坐在地上,使得那大碗就压住了李寡妇影子的头部位置。而那两个汉子就一边一个扶住李寡妇,同时也为蜡烛挡风,其实这时的风已经停了,但是父亲说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挡着的好,我记得父亲有一次跟人谈过,说干他们这行的,除了懂阴阳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小心谨慎,一个弄不好,说不定都得把自己的命给搭上。

  就这样,我和李寡妇以及两个汉子围成一个圆形,圆形的中间便是那烧的正旺的蜡烛。

  而父亲则在一旁嘴里念叨着什么,同时手中又多出一张黄纸,在蜡烛的火焰上过了一下,点着了,就用两个手指夹着黄纸在李寡妇头上转圈圈,一边转一边念叨着。

  李寡妇的脸色一会白一会儿红的,跟会变脸似的。接着李寡妇的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脸上也满是痛苦的表情,就好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似的,不停地喘着粗气。

  就这么不停地颤抖了一根烟的功夫,父亲都烧了3张黄纸了,李寡妇才停止了颤抖,好像力竭似的低下头去。

  这时父亲已经满头大汗了,终于松了口气,有些虚弱地说道:“先把李家媳妇放下吧,应该是没事了。”接着就端来一碗水来猛灌。

  /酷q匠U网gB正DG版首!发

  我们也都松了口气,这顶多也就2、3分钟的样子,仿佛过去很久一般,而我一直保持着立正的动作,一动也不敢动,虽然我也是乔家人,但是一个6岁多的小孩子,压根就没见过这种场面,这一下子被吓得够呛,直到父亲说没事了之后,我才发现,我因为太过紧张,浑身肌肉保持着收缩的状态,身体都有些抽搐了。这猛地一放松,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而其他的大人,好像也好不到哪儿去,一个个在那儿擦汗。那两个汉子把李寡妇轻轻的放到地上之后脸色也是不怎么好,虽然现在没事了,还都是一脸的凝重。

  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时,李寡妇突然从地上做起来,她的动作很僵硬,但是速度很快,上半身直接直挺挺地立了起来,就在我们一愣神之间,她猛地一口气把蜡烛吹灭,接着又向后将大碗给摔了出去,看她的表情似乎很愤怒,仿佛在发泄她的情绪一般,动作真是快到电光火石,直接把我们一群人弄的直发愣,就连父亲也愣住了。

  “这是我为二丫做的最后一件事,你们谁要再坏事我做鬼也不放过!”说完李寡妇又直挺挺地躺了下去。

  “造孽啊这是,李家媳妇你这又是何苦啊!”父亲也是急的不可奈何,拍着大腿苦口婆心地说道。

  但是李寡妇是听不到的了,这次她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仿佛就是睡过去一般,很安详,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像是在和二丫亲热呢。

  父亲见李寡妇这般也是没有任何办法,这驱鬼是干阴阳的职责,但是这人有心寻死,他却没有办法阻止,万一一个弄不好,还会酿成大祸,害了大伙。所以父亲除了在一旁叹气之余,没有了其他任何动作。

  看着躺在地上的李寡妇,我突然间想起了二丫,二丫嘴角的笑容看上去也是这般的幸福,希望她来生能有很多伙伴吧。虽然我不记得我当时具体的想法,但是大体的意思是这样的,虽然后面发生的事情压根就不是我想象的这般。

  就在我想起二丫的时候,李寡妇突然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猛地就朝我冲了过来。

  而我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跑,李寡妇现在还不知道是人是鬼呢,反正我的第一感觉她应该不是人了。

  可就在我刚抬起一只脚要跑得时候,我胸口的印记部位突然间又疼又痒,而且很严重,我一下子用手捂住胸口,希望可以减轻一下痛苦,可是那印记仿佛不放过我一样,反而更痛更痒了,而且它仿佛在抽取我的力气一般,我当时感觉连站都站不住了,就在我要摔倒在地上时,一只手朝我伸了过来。

  我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拼命地争取朝那只手倒去,就在我闭上眼睛前一刻,猛然听到父亲的大吼声:“七娃子,躲开!”

  我这才努力睁开眼朝那只手的上方望去,刚一看到,我浑身就冒出了冷汗,这正是向我扑过来的李寡妇啊,我拼命地挣扎着,想转向别的方向,哪怕是一点点也好,我真的不想靠近不知是人是鬼的李寡妇啊,我心里大吼着。

  我当时虽然只是一个小娃子,但是自我保护意识还是有的,就算父亲和母亲平时都很宠爱我,但是毕竟年代不同,比现在的小孩子成熟地要早一些,不希望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可是我已经没有余力了,就这么朝着李寡妇伸过来的手倒去,朦胧中我看到父亲正十分着急地朝我这边冲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