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吧?”

  我默默地点头,二丫还是那个二丫,笑起来很灿烂,只是我看着一阵发毛,一时间不知所措。二丫不是死了吗,她怎么还能和我说话,我为什么还能这么清楚地看到她,难道我也......我不敢往下想了。

  “七娃子,你没有死,你只是睡着了。你应该知道你胸口有个胎记的吧,那个胎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看到以后就感觉很安全,很温暖,有种想靠近你的感觉。”二丫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自顾自地说着。

  而我依然呆若木鸡,毕竟才是6岁半的小孩子,哪里能想那么多,但是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竟然鬼使神差得没有感到害怕,反而也是对二丫感到亲近,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

  “七娃子,我不想去投胎,我怕我投胎以后连你这个唯一的朋友都要失去,我害怕孤单,我害怕一个人啊!”二丫很伤心,也很绝望,她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不想离开她唯一的伙伴,她流下了一滴淡红色的泪滴。

  这时,我似乎是被她感动了,我鼓起勇气上前去,默默地为她擦掉眼泪,这眼泪似乎很特别,除了颜色是淡红色之外,它竟然凝聚不散,软绵绵的。

  我们都默默地看着彼此,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而二丫不知道为什么也不吭声了,她默默地抱住了我...“七娃子,醒醒,七娃子......”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父亲急切地呼喊声,还有母亲的哭泣声。

  我睁开眼,看到父亲舒了一口气,母亲急忙把我抱住,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我感觉特别的有安全感。

  忽然我仿佛想起了什么,对了,二丫,二丫在哪儿,我挣扎出母亲的怀抱,跳到地上往二丫的灵床上看去,结果令我很失望,二丫还是躺在地上,浮肿的身体,脸上的笑容,一切都没有改变,我呆住了,只有眼泪不住的往外涌,在这一刻我仿佛突然间长大了一般,我知道我以后再也见不到二丫了,我没有了我唯一的伙伴......突然胸前一抹红光一闪,我胸前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吊坠,难道是父亲给我整的法器什么的?

  我看向父亲,父亲看到我的眼神,又低头看向我胸前的吊坠,猛地一怔,随后又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而我却依然茫然,事后问他,他也不说这是什么,只是猛地吸了一口旱烟,叹道:“不知是福是祸啊!”

  随后的事情就不关我什么事了,我只是在这件事之后一直发烧,父亲烧了一张黄纸,将灰烬洒在碗里,又倒了点热水,让我喝掉,我抿了一口就不愿意喝了,这是什么味儿啊,跟煤炭似的,比药都难喝,要不是母亲一直劝我喝,我估计我宁可发烧都不喝这玩意儿。

  然后父亲就去了李寡妇家,据说他劝住了李寡妇,具体说什么内容我也不是很清楚,最后李寡妇终于没有再去做替身了,之后便是叫了村人在李寡妇家的田里选好了地方挖了个坟墓,看好日子便把二丫下葬了。

  更新《~最快%上酷8t匠0网4

  下葬当天我也去了现场,我发现我父亲似乎忽略了一个环节,这人还没火化呢,怎么就下葬了呢,要知道当时的农村虽然还比较迷信,但是政府是明文规定死人是要火化的了。我问父亲,他也没有明白地告诉我,只是说“长大以后你会明白的。”便没有下文了,现在想来,我也不禁摇头:难道大人们都喜欢拐弯抹角的?可是我现在都24岁了,我还是没看出来这里面有什么深意......下葬完之后,父亲担心二丫再次回来找替身,天天把我带在身边,生怕我又出什么问题。就连二丫头七那天依然没让我离身。

  父亲是当地的“阴阳”,专管白事的,头七是死者回魂看望家人的日子,要操办的东西很多,而我当时只是一个小孩子,什么事都不懂,在外人看来父亲带着我无疑很碍事,说不定我一不小心碰到什么东西会把事情搞砸了。

  而父亲却没有在意村人的说道,依然把我带在身边,但是从他的神情也能看出他也比较紧张,而且他也怕我一不小心又着了道,出了什么问题超出他的控制范围就麻烦了。所以在去李寡妇家前,父亲明确嘱咐我到李寡妇家之后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只要牢牢跟紧他,不然打断我的腿。

  父亲平时就是个很严肃的人,虽然我要什么他都会尽量满足我,但是现在这个事态明显很严重了,而且我也被我父亲前几天让我跪的那件事吓怕了,这时候我要是闹出什么事,我还真怕他一气之下会打断我的腿,所以我对父亲的话是言听计从。

  到了李寡妇家,我的心里还暗自害怕,生怕会出什么意外。

  而父亲倒是没看出什么,只是照常地安排村人去布置一下。

  白天就这么安然无事地过了,到了晚上,我们一群人正围着圆桌在吃晚饭,突然一阵寒风吹进屋中,吹的我瑟瑟发抖,当时可是在夏天,一大群大老爷们儿还打着赤膊呢,而我也只是穿了一件短衫,本身身体就比较脆弱,被这么猛地一吹,哪里受得了。

  而其他人看上去也是不怎么好受,反正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好像很舒服的样子,只有父亲猛地一下站起身来,把我拉过去护住,我被父亲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住了,一动都不敢动。

  屋里的蜡烛火光飘忽不定,照的二丫的黑白照片也是忽明忽暗的,好像是二丫的表情也在变化一般,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很悲伤。

  这时李寡妇大喊道:“二丫,女儿!妈妈在这儿呢,你要是不能投胎就上我身吧,我来做你的......”

  话还没说完,李寡妇便倒了下去,幸亏一旁的王伯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李寡妇,不然真要摔出个好歹来,谁心里也过意不去,这家人已经够惨的了,就剩下一个寡妇无依无靠,最后连个送终的人都没。

  唉,这做母亲的,为了自己的儿女,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父亲费了好大劲才说服李寡妇,到最后,竟然还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感受了,反正父亲是很着急的了。

  “不好!”父亲大吼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