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几个汉子,也已经把二丫的尸体带了进来放在一旁,父亲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把出来的血,点在李寡妇的眉心,喊了一声,“二丫,还不速速归位……”

  他的声音结束之后,李寡妇的身体又动了两下,终于闭上了眼睛昏死了过去,看到这种情况,父亲急忙在二丫的眉心处,也是贴了一张符咒。

  P(酷Lx匠:|网^、唯一D正*版,'其他,都是盗F)版√

  这个时候父亲才松了一口气,走了过来对我说,“七娃子你没事吧,”

  毕竟我当时只有六岁左右,听到父亲的关心后,我的眼泪一下流了出来,我没有多说话,只是说了一句,“爸,我想回家……”

  说完后我感觉脖子很疼,摸了一下,发现手上居然沾着鲜血。

  看到我的样子,父亲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他对我说道,“七娃子,放心,不致命的,你稍微等等,我解决了二丫的事情,就带你回家哦!”

  说完,父亲站了起来,他没有去二丫的身前前,反而对着李寡妇冷冷的说道,“梅芳(李寡妇的本名),二丫的三魂已经离开你的身体了,你也不用装昏了,这件事,你该给我个解释!!”

  李寡妇慢慢的睁开眼睛,里面一片灰暗,看起来不像是活人的眼睛一般,她慢慢开口了,声音很虚弱,“乔阴阳,是我自愿让二丫上身的,我愿意用我的命,去换二丫投胎,用不着你多管闲事,你回去吧!”

  父亲听到这句话,盯着李寡妇,“看来你应该也知道,这种被替死鬼带走的人,如果不带走另一个,是不能投胎的,但是你刚刚看到了,二丫,是要我家七娃子的命,这样我还能坐视不理么?”

  李寡妇的声音依旧是很虚弱,“二丫刚刚是没有什么害人之心的,她只是想让你们家七娃子,陪她在下面一起玩而已,毕竟他们原来关系那么好,二丫在下面一个人怕孤单……”

  听到这句话,我在看看一旁躺着的那二丫那有些浮肿的尸体,心里一阵的难受。

  从小到大,因为父亲是阴阳,接触的都是死人的活,所以那些小朋友们都害怕,不愿意和我玩,而二丫因为她父亲去的早,平时别人都叫她没爹的孩子,所以她和我一样被所有小朋友们孤立起来,

  久而久之,我们就变成了最好的朋友,也是彼此唯一的朋友,可是现在,二丫却因为我,现在被替死鬼带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到胸口的那个胎记,现在有些痒痒的,我的眼睛,居然又忍不住冲二丫的尸体看过去,我看到她嘴角的笑容,似乎变得更加明显了……

  李寡妇继续说道,“反正你家七娃子也没有什么伤害,你走吧,我家的事情,不用你管了!!”

  我妈也上前去,拽了一下父亲的衣服小声说,“梅芳都说让你不要管他们的家事了,你还在这里添什么乱啊,咱们快回家看看七娃子怎么样了!”

  父亲却一摆手,“梅芳,我问你,你死了可以让二丫去投胎,可是你呢?难道你还想找咱们村子里的人去做替死鬼么?”

  “我梅芳的为人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我怎么可能会为了自己投胎而去祸害别人呢,”李寡妇的眼睛中全是泪水,“本来二丫死了,我也就没心思活了,现在正好能让她去投胎,也算是我这做妈的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吧!”

  “唉……”父亲眼中也有着一些不忍之意,一个母亲,希望自己那可怜的女儿早点投胎,也没有任何的错,他叹了一口气,“当初你家男人的老实巴交在咱们村子里出了名的,可是就连他,都会慢慢的变的六亲不认,带走二丫,你觉得你后面会比他好么?”

  父亲说完,接着说道,“梅芳,也不瞒你,你家男人本来是要来找七娃子来替命的,白天就引诱了一次没成功,晚上他来的时候七娃子旁边有大圣符护着,他没得逞,这才转而来害二丫的,说起来算是我欠你的,现在用十年的阳寿,来帮二丫转世,也算是对你们的补偿吧!”

  父亲说完,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不过紧接着他的表情就变了,“七娃子你在干嘛!!!”

  刚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父亲和李寡妇的身上,没有人看到我目光呆滞的一步一步靠近了二丫的身边,如果二丫还活着,她一定会发现,我现在的神色,和她白天看到我向枯井走着的时候一模一样!

  而在父亲转过头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我居然低下了身子,轻轻的抱住了二丫!!

  两个只有六七岁的小孩紧紧的抱在一起,一个是刚刚死去不久,而另一个,面无表情,也状若死尸……

  那种场面,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身体忍不住打颤。

  父亲看到眼前的这个场面,显然也是有些不知所措,虽然他这些年见识到了不少,但是二丫毕竟刚刚死,充其量也就能算是个小毛鬼而已,她的魂魄已经被他的符咒给暂时的封印住了,父亲自信她是不可能逃脱出来在“勾”人的!

  场面看上去,居然有些像是我自己走了过去,然后抱着二丫尸体的……

  父亲由于不知道什么情况,他怕伤害到我,也没敢擅自出手!

  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只是感觉到前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自己一般,而且我胸口处那个胎记,也越来越痒,到后面都开始变成如同火一般的在烧,走到二丫身边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俯下身体,抱住了二丫的尸体,当时的我,只有六岁,肯定不可能会是那种男女之间的邪念,单纯的,只是冥冥之中的一种吸引罢了!

  在抱住二丫之后,我感觉到她身体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通过了衣服钻到了我的胎记处,而且胸口好像要裂开了一般,这种疼痛,直接着我昏死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