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是我们这里的阴阳,小时候他说我只能活到25岁,可是我现在已经24了,呵呵,还有一年,我就要死了,可是我还没有活够……

  言归正传吧,我叫乔洋,小名七娃子,90年代初的时候,出生在宁夏回族自治区,西海固的一个偏远小山村里……

  我家这里的贫瘠,你们无法想象,在我小时候,大多数人家,都是每天只有两顿饭,其中一顿还是那种米粒少到能够照的出影子的稀饭,饿肚子那是常见的事情,我小时候甚至亲眼看到我们村子里有人饿死的,

  死者为大,人死了,自然不能把尸体丢在那里,这就需要一些民间“阴阳”去通过超度,做一些法事,让死人去安心上路,用我们家乡话来说,叫送魂。

  这也就衍生了“阴阳”这个职业,我的父亲,就是我们这里送魂的民间“阴阳”,外面也管这一行叫做——阴阳先生。

  其实从我太爷爷那辈开始,我们家一直都是我们村子里唯一的阴阳,只要是有白事,我们就会被请过去看墓地,算时间,以及念超度的经文,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称我们为“乔家帮子”。

  阴阳这一行一般是有讲究的,或是家传,或是亲戚,外人一般是很难融入这个圈子的,因为这涉及到了一个外传的问题,在每一代的阴阳,都会传下来一些卜甲、罗盘一类的法器,以及一些经书。

  我们家就有传下来的古书,我偷偷的看过,上面都写的是一些繁体文字,画着生涩难懂的图片。

  不过我虽然是父亲唯一的儿子,他们却不让我入阴阳这一行,相反,把我送到学校去,说是让我好好念书,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出奇的好,都几乎算作是溺爱了,我想要什么,就算再贵,他们也都会买给我……

  我起初也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一直六七岁的时候,有一次父亲喝醉,我才知道其中缘故。

  我记得当时一个伯伯问他,“为啥不让七娃子也学阴阳啊,要不你将来这本事都没人学,不荒废了么?”

  父亲听到之后打着酒嗝连连摇头,“七娃子入不了这一行,祖师爷不给他赏饭吃,要是强行让他入行,他娃娃得没命的。”

  当时站在门口面的我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都呆了,虽然我年纪小,但是也知道没命是什么意思。

  父亲不知道我听到了他的话,继续说道,“那娃小时候洗澡的时候,胸前的那个胎记你应该看到过吧?”

  听着他们的话,我把胸前的衣服揭开,一个暗红色,铜钱大小,但是形状类似于小旗子一样的胎记出现在我的眼前,用手摸了上去,稍微有些冰凉,父亲说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吧。

  我的那个伯伯也来了兴趣,“记得的,七娃子胸口的那个胎记怎么了,难道是冲了什么东西?”

  父亲听完后,叹了一口气,“如果只是冲了什么东西倒是也好了,还能请大圣爷给破破,关键是现在……”

  说到这父亲沉默了一会,接着说,“七娃子胸前的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从他的命相来看,他注定多灾多难,百鬼缠身,他就算能够长大,也难活过二十五岁,所以,我才不给他开阴阳眼,要不看见那些脏东西……”

  父亲没有继续说完,而是拿起桌子上的白酒猛地灌了两口,接着眉头皱在一起,吧嗒吧嗒的大口大口抽着旱烟。

  那个伯伯看到父亲心情不好,也没有接着问下去。

  当时他们都喝多了,所以没看到这个时候的我,偷偷的从房门口退了出去。

  酷6匠q'网首发《

  我走出我家院子之后,可以说当时整个人都懵了,感觉像是丢了魂一般的在村子里走着,嘴里一直在不停的念叨着,“我要死了么?我要死了么?”

  我不知道自己在往哪里走,只是感觉前面似乎有着什么东西在吸引着我一样,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走出去了多远,突然我听到有人在大声的喊着我,接着有人拽了我一把,我猛地一下回过神来!

  我这才发现,这个拽我的是隔壁李寡妇家的二丫,她紧紧的抱着我,而我的脚,已经一脚悬空在二丫家早就已经废弃了好长时间的枯井!!

  我不由的惊了一头的冷汗,这个枯井最少得有三十多米深,如果我真的踏了进去,恐怕就算摔不死,我这辈子也得残废在床上了!

  正在我想刚刚究竟怎么了的时候,母亲突然冲了进来,她在那一边哭,一边跑过来抱着我,喊着我的小名,“七娃子,七娃子,你这是咋啦,有啥想不开的呢……”

  在她的身后,跟着李寡妇,还有村子里的好多人,他们都在那小声窃窃私语着。

  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大脑空空的,只是神情呆滞的看着母亲,说了一句我没事,接着就丢开一群人回到家了……

  我回到屋子躺在炕上,听到二丫他们也都过来了,很多人在七嘴八舌的问二丫发生什么事了,二丫说,她之前看到我两个眼睛都没什么光彩,呆呆的在他家的院子里站了一会,就直接往枯井走了过去,怎么叫都叫不住,那样子,就好像是撞了鬼一样!

  “撞鬼”这句话说完,屋子里一下安静了起来,过了片刻,我突然听到有个女人说,“不会是李寡妇他男人变鬼来索命了吧,当初她男人可就是在那口枯井里跳了下去的!”

  这个女人的话说完,屋子里所有人都似乎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凉意,再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母亲这个时候开口了,她说,“你们都瞎说啥呢,快回去快回去,”说完母亲就把那些人从我家赶走了。

  她们走了之后,我听见母亲在那个屋子里哭,哭了一会儿我听到我妈的脚步,她朝着我这屋子走来,我赶紧假装睡着了。

  母亲走到我的炕前,摸着我的脸说,“七娃子,是妈对不起你,让你来这个世界上受苦了,不过你放心,妈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而这个时候,父亲还醉呼呼的躺在一旁打着呼噜,呼噜声震天响!

  之后也许真的是太累了吧,我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慢慢的睡着了,我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男人说让我跟着他走,我不听,他就死命的拽着我的脖子,想要把我拖走,不过这个时候大圣爷突然来了,那个男人赶忙就跑了……

  接着似乎外面很吵,很多人都在说话,我就突然醒了,醒来后脖子上生疼,我去伸手拿镜子一照,看到在我的脖子上出现五个漆黑漆黑的手印子……

  我心里很害怕,大声的喊,可是我家里没有一个人,我一边哭一边走出院子,看见外面李寡妇家那里,灯火通明,我走了过去之后,看到很多人都围在那里,在人群中,我听见人说二丫死了,跳井死的,就在我中午站着的那个地方,尸体已经被人捞了上来,二丫死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我感觉到浑身都冷的厉害,似乎是片刻都不想呆在那里。

  我想快点叫父母回家,就挤进了人群中,在地上,当我看到了已经死去的二丫,我一下就呆住了,二丫的眼睛睁的大大的,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特别恐怖的事,而且那明明是个枯井,可是二丫的身上却湿漉漉的,在她的脖子上,也同样有着五个黑色的手指印,不知道为啥,我好像看到她的嘴角还有一丝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