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林风发现沈若白不在家,打了个电话问了下,原来是在外面看房子,昨天在网上挂了信息,选了两家看起来还行的去看看。

  不过听沈若白的语气,似乎是价格方面没谈拢,对方嫌便宜不肯租,还得重新找,现在在回来的路上。

  闲来没事,刚好午饭也没吃,林风到虚空监狱里利用黑科技弄了点饭,又炒了两小菜,把肚子先填饱。

  现在犯人多了,管理起来也相对繁琐点,所以考虑过后做了些调整,决定上午让该受罚的受罚,受完罚后看书学习,下午则是干活,砍木头、造房子,现在人多了,林风又想盖个大木屋了,甚至盖个别墅。

  这件事就交给孙海在负责,照着李易文画的草图自由发挥建造,至于晚上则是开放时间。

  现在除了受伤的都已经投入造房子中,看沈若白还没回来,林风先去演武堂把今天的挑战打了。

  不过当他开始挑战后发现,这木偶手中多了把木刀,自己才复制的刀法这木偶也会了,这一下又回到解放前了。

  之前用咏春还有机会近身,并且已经能讨到便宜,现在连摸都摸不到木偶了,第一次挑战更是被木偶五招打趴下。

  虽然要从头再来,林风依然很兴奋,自己的刀法也在不断精进。

  没多久管家说沈若白回来了,林风赶紧从虚空监狱出来,装作在看电视,要是自己凭空出现说不定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后果,他还没想过要告诉任何人虚空监狱的秘密。

  “怎么样?价格谈拢了吗?”林风问道。

  沈若白摇了摇头:“没有,对方嫌租期太短,最少三个月起租才可以。”

  因为比赛是八月中,所以实际她们租房只要半个月都不到人家一看时间这么短不肯租也是正常的。

  “别急,你朋友知道了吗?”

  “已经告诉她们了,她们说要是找不到就住宾馆熬一熬,也没几天。”

  “这样吧,要是到时候她们找不到房子,我这便宜租给她们用好了,反正还有几个房间空着。”

  林风没说直接借给她们用,虽然他有这个意思,但这是看在沈若白的面上,否则再怎么发善心还不至于这么好心。

  林风现在不缺钱,相对的他更需要的是安静,家里有人他就不能随时进演武堂了,这个秘密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

  但沈若白这,从心底来说,他并不抵触,虽然当初让他相亲时他是拒绝的,但简单的接触下又觉得是个不错的女孩。

  “会不会吵到你?”

  心细的沈若白注意到林风话里的她们,而不是你们,显然是把自己和她们区分开了,心里有点点高兴窃喜。

  “没事。”林风摆摆手。

  “嗯,我再看看。”

  沈若白点点头,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还是想让她们在外面找个地方。

  这时候林风的电话响了,一看竟然是黄守则的。

  难道是黄道义不行了?

  念头闪过林风接了电话。

  “林先生,你好。”电话那头听起来有些着急。

  “黄书记你好,令尊怎么样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所以林风还是尊人家一声书记,不过也仅限于此。

  “暂时保住了性命,当初你说熬过四天就有办法救我父亲是真的吗?”黄守则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苍老,应该是这些天给愁的。

  林风听了往济世殿看了看,药还没有好,算算时间的话要到明天傍晚这药才能好。

  “是的,如果明天傍晚能挺过去,我可以救他一命。”林风很直接的说道,这时候没必要绕弯弯。

  林风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而感到有压力,也不用去奉承,这是他的优势,尤其是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

  “明天我让人去接您。”

  虽然黄守则说话很客气,但林风觉得明天他要是没能救得了黄道义,只怕这黄守则也不会让自己好过。

  “行,明天四点,长城别域。”林风也不在意黄守则的语气,这人能救就救,还有功德点拿,干嘛不做。

  “好的,希望林先生不要让我失望。”电话那头黄守则没多说,就挂了。

  病房里黄道义身上插着很多银针,旁边有几个古稀之龄的老人,正是他们以逆天的手段强行吊住了黄道义的命。

  不过这是有代价的,现在的黄道义真的是就只有一口气在,任何一点偏颇都会丧命。

  而且在他们听黄守则说有人可能救黄道义的时候他们是不相信的,黄道义的病极其奇怪,似病非病,找不出源头。

  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但生机却在短时间内急速消逝着,哪怕是他们这些杏林高手,也无可奈何。

  尤其是他们听说许诺可以治疗这病的人还是个年轻人,更加不信,若不是黄守则亲自来求,加上黄道义是多年的好友,他们也不会出手帮黄道义吊住这四天的命。

  他们的极限也就只能做到最多五天,五天后神仙都救不了。

  “小黄啊,这事对方真的可以做到吗?”

  开口的是其中一个老人,叫葛思根,事实上他们都不认为黄道义还有的救。

  “葛老,这事我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父亲这样子连您都束手无策,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有底,希望那人真的有能力吧。”黄守则恭敬的回答道。

  哪怕他是市委书记,在这些老人面前也是不敢放肆的,且不说辈分在那,现在更是有求于人,哪能不客气。

  “唉,希望黄老头能挺过来。”葛思根没再说什么,时刻注意黄道义的情况,怕生意外。

  林风这边挂了电话到也没觉得不妥,看来明天又有事做了。

  沈若白在一旁听到了这番对话,对林风更好奇了,在东海市能被叫做黄书记的人只有一个,哪怕平时不怎么关心时政的她也知道。

  一个书记竟然给林风打电话,而且好像还是有求于他,这在外面得是多大的新闻。

  “刚才的是?”沈若白下意识的问。

  “东海市的市委书记,他父亲病了,请我去看病。”林风倒没想隐瞒这事。

  “你还会看病?”沈若白好奇道。

  “一点点。”这个问题林风还真不好回答,有济世殿在,确实可以治病,不过时间太久。

  沈若白觉得林风嘴里的一点点应该是非常厉害,不然堂堂市委书记看病还要来求人?一大堆人排着队想给他看病呢。

  林风的形象一下在沈若白心里变得更加神秘了,笼罩着一层神秘的面纱。

  会弹吉他、会做菜,现在还会治病,让赵天雄和市委书记都来求助的人,简直太神秘了。

  ……

  吃好晚饭天还没暗,沈若白说出去散步,由于今天下过雨,空气格外的好。

  他们所在的长城别域其实是一片富商小区,所以环境各方面都弄的非常好,中央是一个大湖,很多人吃好晚饭都会在这里散步。

  林风静静的陪着沈若白走在湖边小道,两人郎才女貌走在一起很是般配,有路过的几个老人还小声说了几句夸赞的话,弄的沈若白都脸红了。

  其实林风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他大都数时候都是刻意回避掉,不去考虑。

  两人毕竟算是相过亲的,沈若白还在自己那住过一晚,现在更是住在自己这,哪怕是临时的,林风也能感觉到沈若白对自己其实是有好感的。

  那么自己呢,林风问过自己好多次,沈若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吗?

  答案似乎是是,又似乎不是,他总觉得两人之间总是有一层隔阂,他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没表态造成的还是说自己其实并没有对沈若白有好感。

  但林风不否认他动过心,那天坐过公交搂着沈若白他真希望能一直这样,下车后白裙长发飘扬的样子,以及那走在林荫大道下的美好,都让他记忆犹新。

  应该是喜欢的吧,这是林风最后给自己的定义,但他还是没表露出来,在这方面他的确是个白痴。

  现在再次走在一起,林风忽然觉得这好像就是自己想要的。

  不知不觉林风伸手去牵沈若白的小手,他想如果沈若白拒绝那就当自己想多了,如果没有拒绝自己也该有所表示,不清不楚的感受其实很难受。

  沈若白发现林风的手碰到了自己的手,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弥漫,她没有动,心跳加快了,任由林风握着。

  其实她也不清楚两人对彼此的定位到底怎么样,她有好感,但作为女生,她不敢太主动,而林风一直没什么表示,她也想过或许林风只是把自己当朋友看待。

  林风突然的举动让她有点惊慌失措,停下了脚步,望着林风。

  林风也停下来看着沈若白,手没有松开,这一刻,林风又一次觉得世界都安静了,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沈若白被林风看得不好意思低下了头,林风顺势把沈若白另一只手也握在手里,同时往前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

  ¤酷匠。f网√唯一.正版◇,其他&都B是《?盗5T版!3

  林风的心跳的很快,沈若白也是,不知道听到的是自己心跳还是对方的。

  “若白,我们交往吧?”良久林风说出了口,虽然相处的时间真的很短,但这一刻林风感觉这就是对的人。

  沈若白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这一声若白直接把她叫懵了,但应该是高兴,很亲切,很自然,头不自觉的点了两下,算是答应了,至于嘴里那声轻的可以忽略的嗯则是真的被忽略了。

  林风一下把沈若白搂进怀里,这时候的他总算开窍了。

  两人就这么抱着,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和心跳,良久才十指相扣甜蜜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刹那之末说: 好吧,其实一开始写的是没羞没臊的狗血桥段,就是那种意外撞见对方光溜溜那种,想想不合适就重新写了现在的桥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