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小姐!”

  三人中的老妪轻跺了下手中木杖,表面看不出任何情绪来,只是随着老妪的警告,女子对着幽松等人吐了下舌头,慢慢走了回去。

  见‘葵小姐’回身,老妪攥了攥手中的木杖,只见表面隐约流动着紫色光华,想来应该也是一件宝物。

  “不知二位可也是出自七宗?”

  老妪将锐利的目光射向了幽松与月揽衣。

  而她口中的七宗,想来就是指七大势力了。

  真是要······清场吗?

  幽松心中暗想道,然后下意识地上前将月揽衣护在了身后,冷漠回道:

  “这位前辈,我与月娘都不是七宗之人,不知您有何见教?”

  见幽松这般反应,老妪露出一副自认为慈祥的笑容,解释道:

  “呵呵~小家伙,只要你二人好好呆着,老身也不会对你们冒然出手的。安心吧!”

  自从走下了上清山,幽松早已不是那个懵懂少年。这一路的生死之战,一路的尔虞我诈,都在赤*裸*裸地告诉着他,修士界所崇尚丛林法则是多么的残酷。

  永远不要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他人的手中,只有自己掌握了绝对的主导权才能真正的生存下来。

  若是此时幽龙真人听到了幽松心里的话也不知会做何感想,是庆幸自己最不放心的弟子已经能够自己独自生存在这纷乱的修气界,还是心痛自己的小孙子所经历的一切不幸呢?

  “晚辈在此先尊称您一声老前辈,不知为何七宗以外之人到了此处只能对尔等俯首帖耳呢?”

  幽松的话音透露着一股子冷冽,听得老妪下意识地心田一寒,下一刻她眉头的皱纹变得更深了。

  “小娃娃,就凭你区区气婴境的修为,怎敢如此大言不惭。”

  随着老妪的话音一落,她手中木杖也渐渐地冒起了丝丝紫色雾气。

  “阿弥陀佛,枯榕夫人,别仗着年岁长,就为所欲为,这死湖的天才地宝别说你血枫谷一家,就是我们七宗绑在一起也休想吞个一干二尽。”

  这个突然打断老妪——枯榕夫人的,正是万佛寺第五佛子,智僧梵地!708

  枯榕夫人老脸一沉,场中几人在她刚刚出现的那一刻便看得一清二楚了。

  除了这俩没有什么跟脚的小娃娃外,就还有一个魔气森森的无间阁老者,一个穿着天域皇朝武将甲衣的女子,和一个万佛寺的小秃驴。

  别问她为何知道那小秃驴出自万佛寺,那种令人作呕的气息她一辈子也忘不了。

  “小和尚,既然知道老身道号枯榕,你师父就没告诉你,老身说话的时候最讨厌别人插嘴了吗?”

  说完,枯榕夫人手中的木杖便迸发出一缕耀目的紫光,化为光剑直射梵地眉心。

  “哞!”

  就在枯榕夫人看似即将得手之际,一道佛音从梵地口中传出,藏于他袖袍中的念珠挡在了他的面前,紫光触之即散。

  枯榕夫人定眼一看突然大惊失色。

  那一串念珠共有一十三枚,每一颗都晶莹剔透散发着淳厚的佛息。令人惊讶的是,这十三枚佛珠之间根本就没有绳线之类的东西串联,仿佛是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将它们牢牢的连接在一起。

  “大金刚舍利宝珠!”

  枯榕夫人艰难地吐出了这七个字,这七个字仿佛有着千钧之重,每当吐出一字来,枯榕夫人的脸色就多难看一分。

  梵地将佛珠收回后,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后,说道:

  “枯榕夫人,为了这次的死湖之行,你们血枫谷可真是煞费苦心,将您这堂堂幽冥境高手封印至空绝境,而后瞒天过海进入这死湖之地,想来所图甚大啊!”

  说完,梵地好似刚刚的一幕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脸上尽是说不出的淡然。

  “好!好!好!”

  枯榕夫人颤抖着连说了三个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狂乱的内心。

  这时一直默默待在一旁的阴老一脸震惊地呢喃道:

  “传说中佛陀遗留世间之物···这就是万佛寺金刚院的秘宝吗?”

  大金刚舍利珠吗?

  幽松看着梵地,心中并没泛起半点波澜。

  “小师傅,不知你师傅是?”

  枯榕夫人似乎已然平复了自己的内心,表面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好似刚刚突然出手的不是自己一般。

  梵地双手合十,回道:

  “家师正元。”

  果然!

  枯榕夫人的一颗老心脏狠狠地挑了几下,万佛寺金刚院首座,正元大师!其被公认为万佛寺最好战的首座长老,也被他人戏称‘疯僧’!

  这人可是枯榕夫人最不想招惹的人之一。

  “枯榕婆婆,那个小和尚所说的正元是不是我义父所说的疯和尚啊?”

  R/酷I匠(网^正#版I+首nn发v0

  这时‘葵小姐’的突然开口,可把枯榕夫人坑惨了,哪有在人家面前说人家师傅是疯和尚的道理!

  可这小祖宗也是不好惹的主啊!虽然谷主给了自己临时管束二人的权利,可若是······。

  枯榕夫人没有立马回应‘葵小姐’的话,而是小心的看了一眼梵地,见其的面容上没有明显的怒气后,才暗暗吁了一口气。

  可转头见‘葵小姐’一脸询问的表情后,一张老脸就变得仿佛吞了一口大便后,才发现大便硬的卡在了喉咙一样。

  这个问题自己是回答呢?还不回答呢?1776

  好在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解救了她。

  “你说的不错,梵地的师傅便是那个人人皆知的疯和尚。”

  说话之人正是御离烟,只不过在说话之时,看向‘葵小姐’的眼神,都是直勾勾的,毫不掩饰。

  而梵地在听到御离烟的话后,也只是表面微笑着点头认可。

  枯榕夫人心中正想感谢御离烟解围之恩时,却发现其异样的眼神后,立马脸色一变。

  难道眼前的女子有着······百合之好?!

  不好决不能让她靠近小姐半步!

  可就在下一刻,御离烟就朝前踏了一步,说道:

  “姑娘似乎很少踏出血枫谷吧?不如就让我带你到这附近好好逛逛!”

  ‘葵小姐’似乎有些意动,刚想做出回答,便被抢先一步拦在自己身前的枯榕夫人挡住去路。

  枯榕夫人严肃地看着御离烟,义正言辞地说道:

  “这位将军,希望你离我家小姐远一些!观你甲衣,应该是天域皇朝的在职武将,难道你不知道,你们天域皇朝与我们血枫谷的关系吗?”

  ·······。

  就在枯榕夫人与御离烟继续纠缠之际,她没发现,刚刚那个一脸温润的小和尚,似乎有些忌惮地观察着那个嘴被缝了起来的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