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铭离开破屋子后,就直接去学校上学了,许铭刚一进教室,林玲就笑吟吟的缠了上来,“许铭,明晚陪我参加个聚会好不好。”

  “什么聚会?你生日不是还没到吗?”许铭疑惑的问道。

  “是我那个从国外回来的闺蜜举办的,邀请了好多人,聚会上她打算再弄个弄个舞会,叫我带着我的男朋友一起去。”林玲不好意思的说到。

  “呃,这样啊,可是我不会跳探戈啊,也就耍耍街舞还行。”

  “不是还有一天时间嘛,我相信你一定能学会的。”林玲拉着许铭的胳膊笑嘻嘻的说道。

  “玲玲,你,你这也太看的起我了吧!”许铭无语的说道。

  “哼,我不管,我不管,明晚之前你一定要学会。”林玲抓着许铭的胳膊不停的晃,一边晃一边撒娇道。

  “玲玲,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平时可不会这般无理取闹啊,为什么非得要参加那个舞会,去玩不行吗?”许铭感觉不对劲,看着林玲问道。

  “铭,不好意思,我本来也不想去参加那个舞会的,可是昨天去接我闺蜜的时候遇到了我初中的死敌,她仗着自己找了一个当官的男朋友,在我面前得意的不得了,老是出言嘲讽我,我一时气不过就答应明天跟她比舞了。”林玲委屈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位大官的儿子,能让她有这样的资本来欺负我许铭的女人,玲玲,你放心吧,明晚让他见识见识你老公我的厉害。”

  “嘻嘻,铭,我就知道你最好了。”见到许铭答应了,玲玲立刻变得笑吟吟的了。不过转头一想,要让许铭在一天内学会天探戈确实有点强人所难,“铭,要不还是算了吧,我们不去了,你不会跳探戈,我担心你去了等下不知道会被他们怎么样冷嘲热讽。”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相信你许铭老公不会让你失望的。”许铭把林玲揽在怀里笑着说道。

  “那好吧。”

  “好了,别想那么多,差不多要上课了,专心听课吧。”

  ……

  其实许铭并不是不会跳探戈,他以前跟云儿在一起的时候就学过了,那时看到舞厅里的情侣一个个在那跳着探戈,感觉很浪漫于是天天去舞厅看着别人怎么跳的,一边看一边学,一个星期每天一下班就往舞厅跑,终于在第二星期的时候学会了,之所以不想告诉林玲是发觉他不怎么对劲,虽然现在既然知道了原因,但是并没有告诉她,也是打算明天给她一个惊喜。

  “玲玲,放学了,走吧,我送你回家。”说完两个人就一起离开学校了,许铭说要弄车不过太忙老是忘记了。

  “铭,陪我散散步吧,我不想太早回去。”林玲牵着许铭的手淡淡的开口说道。

  许铭注意到林玲的情绪不怎么对劲,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多的询问什么,林玲既然不想说那就是,他也不会勉强,虽然不知道林玲因为什么事情而烦恼,但是应该跟明天的聚会脱不了关系。

  他们两个人就这样手牵着手,静静地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不觉就走到林玲家门口了,“玲玲,你家到了,我就不进去了。”

  “嗯,那我先进去了,拜拜。”

  “玲玲。”林玲走到门口刚准备开门进去,就被许铭喊住了,疑惑的转过头看着许铭。

  许铭笑着走了上来,直接把她搂在怀里,慢慢开口道:“玲玲,不管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或者不开心的事,都要跟我说,我是你男朋友,有什么事我们一起分担,不要把事藏在心里,这样我会心疼的。”

  林玲听着许铭的话,眼泪不自觉的就自己流了了下来,林玲看着许铭,两人就这互相的看着对方,最后在一番激吻后落幕,许铭的使刚才失落的林玲恢复了他天真活泼的样子。

  “铭,谢谢你,有你真好。”说完打开门就进去了。

  看到林玲终于恢复笑容了,许铭松了一口气,林玲走后许铭直接就去了银狼那里。

  不夜天正式开业之后,生意好的不得了,龙门市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经常都来这里找乐子,为的也是跟冥王会打好关系。

  银狼的办公室,“铭哥,今天怎么跑我这来了,除了有事你可不会闲着没事跑着来的,说吧,又有啥事。”

  “你这样说的好像我不关心你们这些兄弟似的,我今天还就没啥事了,难道没事就不能来嘛,还是你不欢迎我。”

  “铭哥,你能来兄弟几个哪敢不欢迎啊,我马上打电话给黑豹,叫他一起过来,对了,还有血冥,他今天刚好出狱,这小子运气倒是不错,一出狱就遇到这好事。”银狼高兴的说道。

  “哈哈,好,都叫过来了,今晚聚一聚,我请兄弟们好好喝一杯。”

  没一会,银狼的办公室就坐的满满的了,一个个听到许铭说要请喝酒,立刻放下手头的工作,直接朝着银狼的不夜天而来。

  酷6^匠网永久o4免L;费I$看小e说I

  “人都到齐了吧,银狼,包厢准备好了没有。”许铭看着办公室里的兄弟们,开心的问道。

  “早就好了,走吧,今晚不醉不归。”

  “血冥,我先敬你一杯,祝贺你顺利的完成任务,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干。”

  “铭哥,你这话客气了,干。”

  “兄弟们,今晚不谈别的事情,尽情的喝,不醉不归,来,我敬你们大家一杯,冥王会有今天都是靠你们的努力,辛苦你们了,干。”

  “干……”

  这场酒宴一直持续到了隔天一早才结束,一个个醉的不成样,直接就睡在包厢里了,有的人醉倒拿着酒瓶嘴里还喊着:“干,喝,继续喝。”

  许铭是修真者,不管怎么喝都不可能会醉,整个包厢除了许铭以外其他全部都醉倒外地,许铭看着这一幕,开心的笑了笑,能有这一帮好兄弟,他许铭也不枉在监狱里头呆了两年,这两年能让他认识这么多的兄弟,也算是值得的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