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收拾好了,累死了,大家都休息一下吧。”王静怡疲惫的说到。足足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才收拾好,“还好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课,累了一上午,肚子都饿了吧!走吧,我请大家吃饭,”柯鹏还是那样大方。

  一个个肚子都很饿,随便找了家饭馆吃了点东西,就各自离开了。

  许铭闲的没事做,打算去看看东城区那边的场子处理的怎么样,“唉,有空得去弄辆车了,要不出门都不方便。”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东城区最大的娱乐场所,好像是叫不夜天吧。”

  “先生,那里可不怎么太平,我劝你还是换一家吧,东城区有那么多娱乐场所呢。”司机听到许铭要去不夜天,连忙劝慰到。

  “为什么?我听说不夜天是血冥会照的啊!怎么会不太平,血冥会可是东城的龙头,谁敢在那惹事。”许铭装出一脸疑惑的样子,主要是想试探一下冥王会现在名声如何了!

  “有些事是不能随便说的,我好心劝你不要去,既然你不听,那就随你了,”司机无奈的说到,开着车直接向不夜天的方向而去。

  许铭塞了几张钞票给司机,故作好奇心很重的样子,恳求的说道:“司机大哥,说说吧,反正一路上也无聊。”

  K最S“新r章y节“上`酷{匠PD网WH

  “好吧,就跟你说说吧,不过你可不要到处乱说啊!”许铭点了点头应是。

  “我想你还不知道吧,血冥会已经不在了,最近有一个新起的黑帮,叫做冥王会,听说短短几天就把南城区的独龙门干掉了,随后好像嫌势力不够大,野心不可谓不小,又像血冥会下了战书,血冥会敌不寡众,最后也是输了,现在冥王会的名声可是响彻整个龙门市的所有黑帮,被人称为龙门市第一大帮。”

  “哇!这冥王会这么厉害啊,司机大哥这些消息你怎么知道的,我怎么一点没听说,”许铭假装震惊的说到。

  “我每天载的人那么多,知道这些没什么,好了,到了,你自己小心点吧,听说冥王会很猖狂,经常有冥王会的人大摇大摆的抢劫。”司机看许铭人算不错,好心提醒到。

  许铭听到冥王会的人居然干起抢劫的勾当,顿时脸色阴沉了几分,不过马上就恢复了过来,跟司机说了声谢谢就下车走了。

  刚走到冥王会门口,忽然有人喊到:“小子,站着别动。”许铭转过头一看,五六个穿得不三不四,每个人手里还拿着一把砍刀,气势汹汹的朝着许铭走了过来。

  “小子,识相的就把钱全部拿出来,我们哥几个手里的刀可都是不长眼的,等下一不小心把你伤着了可不能怪我们。”一个染着红发,把刀搭在肩上的男人嚣张无比的走了过来,对着许铭说到。

  难道冥王会的人真的干起抢劫的勾当,敢在冥王会的地盘做这种事,看来错不了了,不过许铭心里还是不怎么相信的,完全无视红发的话,反问道:“你们几个是不是冥王会的。”

  红发男子愣了愣,许铭居然敢无视他的话,还敢对他这么说话,平时抢劫别人吓一吓,他们就乖乖交出东西,没想到今天碰到个不怕死的。

  “小子,挺牛逼啊,我们哥几个抢劫这么多次,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不过也会是最后一个了,看你勇气可嘉,我就勉为其难告诉你吧,我就是冥王会的,黑豹豹哥知道吧,那可是我兄弟。”红发把刀架在许铭的脖子上,装逼的说到。

  许铭听着红发的话,不仅不怕还对着红发嘲讽道:“你是黑豹的兄弟,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你爸。”

  红发听完怒极而笑,“好,好,你有种,兄弟们,给我上,把他给我大卸八块”

  红发被许铭的话彻底激怒了,架在许铭脖子的刀狠狠的就对着许铭的脖子砍了下去,就在刀举起来准备砍下来的一瞬间,许铭一个闪身,接着对着红发的身上的小红发一脚踢了出去,“啊!”只听见一声惨叫身,红发已经飞出五米外了,许铭这一脚可不比平时踢出来的,他可是把真气聚集到了脚上,这一脚踢出去,小红发不死也得废了。

  “啊!痛死我啦,全部都给我上啊,给我往死里砍。”红发痛的在地上直打滚,嚎叫到。

  这时候,不夜天冲出来了十几个人,有的拿枪有的拿刀,那些拿着砍刀冲上来的,跑到一半,见到那么多人冲出来,手里还有枪,一个个被吓得扔掉砍刀四处逃窜,剩下红发一个人在那痛的翻来覆去的。

  十几个人看到那些捣乱的人都跑了,唯独许铭还在这,一个带头的走过来看了看许铭,对着他问道:“你是干什么的,在不夜天门口想干嘛!”许铭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完全不把他的话当回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银狼,是我,我在不夜天门口。”许铭刚说完,十几个便哈哈大笑,不过还没等等他们笑完,银狼变走了出来,十几个幸灾乐祸的看着许铭,刚准备出言嘲笑许铭,银狼笑着对许铭走了过去,“铭哥,你怎么来了。”听到银狼的话一个个张大嘴,呆在原地,痛的直打滚的红发听见了,直接晕了过去,平日里还从没看见过银狼叫别人作哥,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我就不能来了?”

  银狼听出许铭的口气有点生气,找个个人问了一下才知道发生什么事,气的直接对那个人一巴掌扇了过去,转过头对着许铭略带歉意的说道:“铭哥,去我办公室在谈吧!”

  “好了,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许铭靠着沙发坐了下来,开口问到。

  “这全部都是邪虎帮搞得事,我们打败血冥会,成为龙门市的第一黑帮,附近几个市的老大看我们势力扩张的太快,怕我们对他们有威胁,不过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没招惹他们,他们还不敢对付我们,但是邪虎帮跟独龙门的老大有些关系,所以邪虎帮听说我们把独龙门干掉之后就一直找我们的麻烦,不过他也是对我们有所忌惮,每次都是搞一些小动作,我觉得对我们没有影响就没去理他,没想到他现在越闹越大,得寸进尺,假借我们冥王会的身份到处惹事,搞得警察这几天天天来做客。”

  “邪虎帮,我没找你们麻烦,你们反倒来找我的麻烦,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无情了。”许铭听完,双眼杀机涌动,充冰了冷的杀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