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铭说完慢慢的闭上了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他睁开眼看着血冥淡淡的开口道:“我要你进去监狱,把实力不错的犯人全部收服,我要你下在下次市长选拔结束前完成,选拔结束后我会救你出来。”

  血冥有着犹豫,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万一进去了出不来,可这也许是我唯一获得信任的机会。

  许铭并不着急,坐在沙发上慢慢等着血冥的回答,他相信他自己的眼光。

  血冥抬头,眼中透露坚定的神采,“铭哥,我去可以,但希望你答应我的事你能做到,就算我不幸死在里面,也可以瞑目了。”

  “虽然不知道你跟孤鹰会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我许铭既然答应了你,我就会说到做到。”

  “好,有你这句话就行!”

  “好了,事情处理的也差不多了,你们这几天忙着点,等会让弟兄们好好放松放松,所有娱乐场所免费开放,让他们玩的尽兴。”

  “铭哥,走吧,我们兄弟们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今晚不醉不归。”黑豹兴奋的说到。

  “哈哈,那就走吧,也顺便庆祝血冥会的加入。”

  许铭一伙人,一直喝到天亮才结束,一个个醉的不省人事,许铭不愧被城称为酒神,不管是红的,啤的还是白的还有米酒,黄酒。有酒必干!一人喝倒黑豹等20人。

  许铭看着倒在地上的一伙人,笑了笑,吩咐小弟把他们照顾好便离开酒吧了,随后自己找了一间宾馆住,许铭去到宾馆,先洗了个澡,之后打了个电话给张强,叫他帮自己请个假。

  许铭躺在床上,闲着没事,便拿出他师傅给的那个药瓶,这个药瓶许铭尝试很多次都无法打开。许铭看着药瓶,虽然每次看都看不出什么来,不过不这样也没啥办法。捣鼓了半天,还是毫无收获,气的许铭直接对着地上就砸了下去,不砸不要紧一砸不得了。

  瓶子落到地上,突然爆了,射出一道光线,向着许铭眉心射来,速度太快,许铭根本躲不过去,光线射进许铭的眉心,顿时头痛欲裂,一堆又一堆的信息不断的涌入他的大脑,持续了几分钟后,菜慢慢消散,差点没把许铭的大脑撑爆。

  “原来这里面装的是一颗叫做凝气丹的丹药,具有洗髓伐骨的作用,能改变服用之人的体质,从而凝练出真气,具有修真的能力。”许铭走过去拿起丹药,脑子里信息一下就涌了出来。

  许铭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上这颗丹药,不敢置信,武侠小说里才会出现的情况居然真实的发生了,还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简直令人匪夷所思。看着丹药,犹豫了一会后,许铭直接吞了下去,刚开始没什么反应,没过几分钟,许铭全身发红,整个人显得极为痛苦,他的体内有一股热流不断窜来窜去,所到之处,经脉骨骼都会破裂重生,搞得的许铭痛不欲生,许铭咬紧牙关,在坚持了半小时后,身体中午慢慢变回了原样,不过身体表面多了很多黑乎乎的东西,看起来很是恶心。

  “好险,差点没被痛死,还好熬了过来,感觉身体比之前强悍了不少,果然有作用,看来我身体这些脏东西,就是我体内排出来的毒素了,先洗个澡在试试能不能凝练出真气。”许铭有些又惊又喜的说到。

  许铭把污垢洗掉之后,按照之前脑子传来的方法开始凝练真气,“怎么回事,按照信息里记载的,凝练成功后丹田会有聚集一股热气,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难道是我什么地方做错了,可是我是我完全按照它的方法做的啊!”许铭凝练了半天,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没能凝练成功,“先睡一觉,睡着在研究吧,折腾一天累死了。”其实凝练真气之前要先让自己全身放松,让丹药的药力遍布全身,刚才许铭是太过着急,等他睡醒,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许铭一觉醒来,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了,“奇怪,我怎么睡得那么沉,难道是丹药的问题,”许铭醒来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好奇自己怎么会睡的那么沉,手机有好几个未接来电,自己居然没有一点察觉。

  许铭刷牙洗脸后,吃了点东西,再次按照昨天的方法继续凝练真气,这次一帆风顺,畅通无阻,直接成功了,搞得许铭有点蒙,“我戳,这到底怎么回事,搞得我一头雾水,难道是昨天没休息好?算了,不想了,成功就好。”

  成功后,脑子又蹦出一条信息,“恭喜你,真正成为修真者!”许铭听了喜出望外,学着武侠小说里面的人物,对着旁边的椅子一掌打了过去,椅子轻微移动了,虽然没有像小说里那么夸张,直接粉碎,但是许铭还是非常激动的,自己的真的成为修真者了,刚才许铭还半信半疑,知道自己把椅子一掌打动了才相信。

  “看你得意成那样,连最低等级的筑基都不算,激动个屁啊。”

  许铭还在为自己成为修真者激动兴奋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骂他,立即躲在床后,观察着整个房间,等全部检查完后,发觉没人,“难道是我太兴奋了,出现幻听了吗?”

  酷匠网永*o久{免Fe费看|小)说

  “你没听错,我在你的体内。”

  又有一道声音想起,许铭这次还算淡定,不过心里还是有点慌,他慢慢开口道:“你说你在我体内,你是什么时候进去的,又是怎么进去的,我怎么没有一点察觉。”

  “连筑基都不算,我要是不说话,你压根不可能发现我的存在。”

  “前辈,不知可否现身,你在我身体里,我老是感觉怪怪的。”许铭客气的说到。

  “小子,你是知道我不能现身故意这样说的吧,”

  许铭之所这样说,就是为了试探在他体内的人是不是跟武侠小说里面一样,只是一个受了重伤的灵魂体。结果如他所料“我如果猜的不错,你在我体内的只是一道重伤的灵魂体吧,至于本尊,我想已经死了吧。”之前许铭那么客气,是怕他对自己的身体做些什么,现在看来,不用在怕他了。

  “小子,你知道了又如何,我对付不了你,你同样无法对我怎么样,没有我的指导,你吃了那丹药也白吃。”

  “你认识这丹药?”许铭好奇的问道。难道自己脑子里的信息都是他告诉我的?

  “废话,这丹药就是我练的,给你吃就是浪费,这是我花费一生心血所炼制,功效可不止只是让你变成修真者这么简单。”

  许铭愣了一会,这丹药他炼制的,难道他就是药王,这也太戏剧化了吧。“前辈,刚才的事望你多多恕罪。”

  “哼!小子,算你识相,要不是迫不得已,我才不会进入一个普通人的身体,我进你身体你该感到庆幸。”

  “前辈,不知你刚才说的筑基是什么,我难道现在还不是修真者吗?”

  “虽然你吃了凝气丹,凝练出真气,但不过算半个修真者,你现在根本不能发挥出多大的力量,像你刚才那样,只能让椅子挪动一点。筑基是每个修行者的起步阶,主要锻造身体基础,还有练习你对真气的运用程度,筑基之后还有元婴和大乘。至于更高的等你大乘我自然会告诉你。”

  “那我要怎样才能达到筑基,是不是需要什么心法口诀?”

  “你小子也不是那么笨,心法口诀可以引来天地灵气,对修炼帮助很大,不过心法口诀也有分高级和低级,我……”

  灵魂体话说到一半就断了,“喂,你什么,你还没告诉我心法口诀呢,说话啊!老不死的,傻逼……”许铭骂了半天没人回应,只能放弃了。

  “如果他真是药王,那师傅不就有救了,还有对我提升等级也有很大帮助,看来得好好打好关系。”

  隔天一早,许铭重归校园,吸着校园的清新空气,格外舒适。来到教室,张强看到许铭立马跑了上来,气喘吁吁的说道:“许铭,快跟我来,大事不好了。”拉着许铭就往教室外面跑,直奔舞蹈社,到了门口,张强停下来喘口气,一下子跑那么远,差点没累死,“许铭,你快进去,进去你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其实就算张强不说,铭也猜到了,来舞蹈社,肯定又是夏流来惹事了,不过看张强这么急,事情肯定不简单。

  许铭走进去,看见一群人正围着柯鹏,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许铭见情况不对,马上加快脚步。

  “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人,你们还要不要脸了,不过我想你们也没脸吧。”许铭嘲讽的说到。

  柯鹏和副社长一行人听到许铭的声音,全部看了过来,“张强那小子,我让他跑,他居然跑去找你,许铭你快走。”

  “小子,我还打算等下收拾完他,再去找你呢,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开了,哈哈,上次骂我骂的很开心吧,等下让你看看得罪我的后果。”夏流讥讽的说到。

  许铭毫不理会他说什么,直接朝柯鹏走了过去,对着他笑了笑,慢慢开口道:“既然你把我当兄弟,我怎么能在你有困难的时候独自一人逃跑。”

  “说的对,算上我一个”张强跑过来搭着许铭和柯鹏的肩说到。

  三个相视一眼,都笑了笑,都从各自眼中看到了浓浓的兄弟情义。所谓兄弟,就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站出来,在没有人相信自己是时候还支持着自己,更应该是在别人最不理解自己而对自己最了解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暗夜x说:

  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