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麻烦找上门

  “呀!他怎么那么厉害,他不是没学过舞吗?”徐婷惊呼到。随意徐婷的叫声,一个个也都回过神来了。

  “你,你也太不诚实了,你这是故意给我难堪吗?明明会舞蹈还说不会,我看你比我的基本功扎实多了。”副社长气愤的说到。

  “许铭,好啊你,深藏不露啊!有这么好的功底还说你不会跳舞。”柯鹏拍着许铭的肩膀惊讶的说到。

  一个接着一个说,许铭倍感无奈,自己本来就不会跳舞啊,其实他会这些都是方面他师傅教他武功是学的,舞蹈和武功,是有很多同工异曲的地方的,舞蹈运用的好,也是可以防身和杀人的。学习武功就跟学习舞蹈一样,只要有好的筋骨学起来都是事半功倍的。

  “我是真不会跳舞啊,我没骗你们好吧!我只是之前学过跟这个类似的,我压根不知道这是舞蹈的基本功啊!”许铭无辜的解释到。

  “你说的是真的吗?骗人可是要变成小狗的哦!”徐婷睁着大眼睛看着许铭笑嘻嘻的问道。

  酷%Z匠ho网U;唯B√一正R版,“其Om他Q都是盗Mz版;

  许铭看着她这个样子,笑了笑,点了点头应到:“是真的,骗你我就是小狗。”

  “晴晴姐、静怡姐,你们看婷婷厉害吧,一下就问出他说的是假的还是真的了。”徐婷对着杨雪晴和副社长娇笑到。

  副社长看着徐婷那个样子,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柔声说道:“对!对!就你最厉害了,静想些古灵精怪的办法,你啊你。”

  刚刚还柔和的王静怡,看着许铭立刻变脸,“哼!”对着许铭轻哼了一声。便不再理他,毕竟许铭可是刚刚丢了她的面子的,虽然许铭是无意的,但是女人就是这样啦,记仇可是一流的,理他有意无意。

  “既然他这么厉害,你们两个跟着他学就好!”王静怡不满的说到。

  “呵!张强原本打算到时不会可以多请教下杨雪晴,增进下两人的感情,现在好好的计划就泡汤了。”张强用杀人的眼神看着许铭。

  成功报名后,张强本来还想赖在那,不过硬被柯鹏和许铭拉走了,“你们干嘛啊!我还想多看看杨雪晴呢,那么着急有干嘛。”张强不爽的说到。“我看你只注意看你那个杨雪晴了,你没看见那副社长的表情啊,你还死皮赖脸的留在那,等着等下被收拾啊!”张强只能悻悻然的低下头,无比失落。

  “张强你也没必要这样,反正都报名了,你以后可以天天来,还怕见不到吗?”许铭看见他那样,劝慰到。张强听了,心情总算好了点。

  报名后,张强基本每天都会去,许铭有时闲来无事也会陪他去玩玩,倒是柯鹏不知道在忙什么,很少去。

  经过这几天的训练,许铭的动作越来越熟练、连贯,看着许铭在那学习街舞,社团里的人都惭愧自如,她们练了多久才有能有今天这样的成果,许铭才练多久,唉,人比人比死人啊!

  张强也如愿的跟杨雪晴聊上了,随着这几天的相处,两人的关系也变得比较亲近,平时都有说有笑的,每次回到宿舍张强就会发神经,兴奋的不得了,每天晚上许铭等人都要遭受非人的折磨。

  今天,难得柯鹏有空,一放学就被张强拉去舞蹈社了,许铭在后面看着无语的摇了摇头。几人到来舞蹈社,走到门口,听到里面有吵架声,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对,推开门走了进去,看见看见5个男的,其中一个正在跟副社长争吵,副社长看见许铭几人进来,喊到:“你们快走。”

  “给我把他们围起来,”领头的男子命令到。许铭看着这几个人,想想就知道,肯定是那个官二代来找麻烦了。

  “你就是那个官二代吧,仗着老爸是个当官的就在这仗势欺人,小子,给你个机会,说吧,你叫什么,你爸叫什么。”柯鹏淡淡的瞥了那四个跟班一眼,对着那个官二代说到。

  “哟呵,我没听错吧,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tm算什么什么东西,连老子叫什么还不道,就敢这么横,”官二代讥讽的说到。“你们几个给我上,好好教训教训他,给我把他的腿先打断。”

  “夏流,你给我住手,有我在这,你敢动手后果自负,真把事闹大了,你爸也保不了你。”眼见夏流居然说动手就动手,王静怡气愤的喝到。

  “哈哈,原来你就是夏流,你爸不会就是夏无池吧?”柯鹏哈哈大笑到。

  许铭听了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儿子下流老爸无耻,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夏流气的抓狂,怒吼到:“给我打,往死里打。”

  “住手,”王静怡连忙喊到。

  “王静怡,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别真以为我怕了你。”夏流说到。“给我打。”

  “慢着,你确定你打了我以后你还能安然无恙,”柯鹏戏谑到。

  “打了你还能怎么样,小子我看你是不是在拖延时间啊!”这时候跑过来一个跟班,对着夏流说到:“夏少,看这小子镇静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我看还是先问问他叫什么,问清楚背景在打也不迟,这个学校还是有很多比您地位高的。”夏流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

  “喂,小子,报出你的名字吧!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能耐。”夏流说到。

  “我没啥能耐,不过至少比你大,你大哥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柯鹏。”

  “柯鹏,听着怎么这么熟悉,你!你爸不会就是柯景腾吧!”夏流惊讶的说到,要是真是柯景腾的儿子还真是打不得。

  “看来你脑子还没出问题,知道还不快滚!”

  “你别太得意,我看你爸还能在那位置做多久,迟早得是我爸的,给我等着瞧,我们走。”

  看着夏流把人带走了,副社长松了一口气,““柯鹏,没想到你居然是市长的儿子,难怪之前敢说那样的大话,”副社长笑了笑说到。“好了,既然麻烦解决了,大家继续练习吧。”

  夏流一行人离开舞蹈社后,夏流很是不爽,“气死我了,先让他小子得意些时间,等到时候我爸把他提下来看他还能这么嚣张不。”“夏少,要不我们找林少帮忙吧!他爸虽然是局长,不过听说他还有个干爹,背景可不小,刚好林少跟这小子也有些过节。”一个跟班说到。

  “我跟他又不熟,他能帮我吗?”夏流看着那个跟班问到。“夏少,你想想啊,你们都跟那个柯鹏有过节,又是同个社团的,请他帮忙应该不难,不过得先送点礼,表示表示我们得诚意。“那走吧,回社团,一般这个时候他都会在社团里面的。”

  许铭这边因为柯鹏赶跑了夏流,一个个开心着呢,谁都没想到更大的麻烦正在慢慢逼近……

  “柯鹏,你这几天都跑哪去了,还好你今天有来,要不麻烦就大了,”张强笑了笑说到。

  “没什么,就是家里有点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了。”柯鹏说到。

  许铭并不觉得事情会那么简单,经过这几天的相处,许铭对柯鹏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感觉这人还不错,张强除了胆小点,其他地方也还行。看来今晚得去找黑豹了解一下现在龙门市的局面了,也是时候跟血冥会谈谈了。

  “你们继续练,我有点事先走了,”许铭对着众人说到。

  “这才几点,柯鹏一来你就走,你们两个最近事怎么那么多,”张强无奈的说到。

  许铭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就离开了。出了校门口,许铭换了一身衣服,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上次的酒吧。进门刚好看见刘经理,刘经理正在处理事情,看见许铭进来,腿脚一哆嗦差点摔了,“上次没找我麻烦,我还以为他跟豹哥聊的太尽兴忘了呢?这次怎么又来了?要是上次的事被豹哥知道了,我可吃不了兜着走啊!”刘经理走了过去,看着许铭哆嗦的说:“许,许先生,你,你怎么来了,上次的事还望你多多包涵啊,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

  许铭疑惑的看着他,“刘经理,你这事怎么了,你犯了什么事要我原谅你。”

  刘经理看见许铭这个样子,心想:“难道他真的是忘了,不对啊!难道是在试探我。嗯!应该是这样。”刘经理完全就是想多了,之前的事许铭压根没放在心上,早就忘了,就那几个小喽啰还不够练手的。

  “许先生,我上次没搞清楚,就对您动手,要不是你会武功,我死十次都不够啊!还请你不要告诉豹哥,要是被豹哥知道我可就玩完了。”刘经理对着许铭求饶到。

  许铭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是这件事,刘经理不说他都忘了,“你说的是这件事啊!放心吧,我不会告诉黑豹的,你也不用这样,我不是那么记仇的人,你只要做好你份内的事就好了。对了,黑豹在不在?”

  “谢谢许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豹哥在办公室处理事务呢,我带您过去吧。”

  来到办公室门口,刘经理敲了敲门,办公室里传出一声粗狂的声音,“有什么事?”“豹哥,许先生来了!”黑豹刚想开口说什么许先生不见,想了想,许先生,不会是铭哥吧!这才开口道:“让他进来吧。”

  “许先生,请进,”刘经理客气的说到。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跟许先生有话说。”黑豹对着刘经理挥了挥手说到。

  “豹子,最近是不是有什么麻烦事,”许铭坐在沙发上问到。

  黑豹从椅子找了起来,走到许铭身旁坐了下来。慢慢开口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之前一些独龙门残留下来的小角色,翻不起什么浪。”

  “不过豹子,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心思了,居然能老老实实的坐在办公室处理事务,我还以为会是银狼呢!”许铭戏虐到。

  “唉,我也不想啊,不过没办法啊,银狼有他的事要忙,我不得不做啊,这几天快把我闷死了。”黑豹叹了口气说着。

  许铭笑了笑,“你先把银狼找回来吧,闲了这么久在不活动手脚都要生锈了,”许铭伸了一个懒腰说到。

  “哈哈,铭哥,是不是要对血冥会动手啦,我这几天等的手都快要痒死了,我马上打电话叫银狼回来。”黑豹高兴的大笑到。黑豹拨打了银狼的电话。十分钟后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道消瘦的人影走了进来。

  “豹子,那么急找我有什么事?”银狼一进门便心急的问道。完全无视了许铭。直到话说完才意识到许铭的存在。“铭哥,你也在啊!”银狼看到许铭讶异的说到。

  “好了,坐吧,是我叫豹子叫你回来的。”

  “怎么,铭哥,终于要对血冥会动手了吗?”银狼兴奋的问道。

  “嗯,是时候了,想必南城这边你们应该也已经彻底掌握了吧!”

  “铭哥,这你放心,大大小小的帮会都已经归顺我闷冥王会了,有的不服直接被我们灭了,现在南城这边我们冥王会就是老大。”黑豹说到。

  “铭哥,我这几天去了东城那边打探了一下,血冥会的整体实力比我们强上不少,血冥会的老大据说是一名特种兵,功夫颇为了得,手底下也有两个不错的打手,跟我们十八个兄弟里面的老五老六差不多。”银狼介绍到。

  许铭想了想说道:“你们让兄弟们做好准备,三天后向血冥会宣战。”

  一场腥风血雨即将来临,这将是许铭自出监狱以来的第一战,也是他走向成功的第一块垫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