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铭望着陈雪儿离去的背影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外面下起了大雨,被雨声吵醒过来。许铭拿起资料看了起来,直到天黑才把资料全部看完。

  “许先生,晚餐时间到了,”老板娘站在门口说道。

  “好的,你稍等下,”许铭把资料收到一边,走到门口开门。

  “老板娘,以后晚餐我没叫你就不用送上来了,有需要我会叫你的,你也不用亲自送上来,随便叫个服务员送就可以了。”

  “行,我知道,那晚餐你慢用,”老板娘把晚餐拿进去,关上房门就离开了。

  许铭看着晚餐,随便吃了几口,便拿起资料思考起来。按目前的局势来看,得先给s市的黑帮组织来一个重磅炸弹,先拿独龙帮开刀,许铭舔了舔嘴唇,如果陈雪儿在场,肯定会被吓的不轻,许铭现在的样子犹如地狱来的恶魔,面目狰狞,双眼通红。

  隔天一早,许铭来到了龙门市东城区一处较为偏僻的的地方,走进了一间破旧的房子里。许铭前脚刚踏进门口,前面立刻出现飞出四只飞镖,许铭纵身一跃,身体与飞镖擦身而过,在半空一个转身,双脚踢出,两指一夹,四只飞镖就这样轻松的躲了过去。许铭双脚刚着地,一道黑影从屋内迅速闪出,一拳打出,直对许铭心脏,许铭双脚微偏,险而又险的躲了过去,不待许铭回神,黑影一个回旋踢,许铭招架不住,用双手抵挡,被踢飞出好几米。

  “师傅,你这是要谋杀啊,”许铭站起身来无奈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那么久不来看我,你还有没当我是你师傅,我看我死了你都不知道,”黑影慢慢转过身来,显现出一张苍老的脸,语气平淡的说道。

  还不待许铭说话,黑影老头接着说道:“你的事我都知道了,云儿我很是喜欢,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发生那种事我知道,最痛苦的就是你了,两年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既然你能来找我说明你想通了,随我来吧。许铭静静地跟在老头后面,两人走到一面墙,老头对着墙面轻轻按了几下,墙面慢慢的向两边伸展开来,呈现出一间几十平方的小屋子,“进来吧,”许铭跟着老头走了进去,屋内非常简陋,只有一张桌子,桌上摆着一个盒子,不过却是一点灰尘都没,想必老头经常都有来打扫。

  老头走到桌子旁,慢慢开口道:“两年前我要你做我的传人,但你却拒绝了,我知道你想过平静的生活,不想过整天与人争斗,算计别人的日子,当时,我没有急着让你拒绝,我给了你三年时间考虑,但却应该云儿的事情使得你想法改变,让你提前了一年想通。”

  在未遇到你之前,我是一位盗墓者,我平生盗墓无数,为了盗墓我走遍世界各地,还专门学习了中华武术,让我盗墓时候轻松了许多,如今我的武术境界也算有所成就,在世界上也能排进前十名,本来我打算盗完最后一个墓地后便隐居山林,过着平静的生活,但却因为一次盗墓时的贪恋,不小心中了墓中主人所设置的墓毒,为了解毒,我到处寻找方法,找遍世界各地有名的医生,但仍然毫无所获,你之前看过我毒发一次,我一毒发便会变得疯疯癫癫,毫无人性,见人就杀,还好你之前看到我是在毒发快要结束之时,要不你这臭小子小命不保。“原来师傅你前会变成那个样子就是因为中了墓毒所致,难怪你要找个这么偏僻,附近都没人的地方居住。”老头不理会许铭的话,慢慢的打开了桌子上的盒子,里面放着两本本子和一瓶丹药,老头把东西取了出来,拿到许铭面前说道:“这两本一本是我多年来盗墓的经验,我都详细记载在里面了,我取名为盗墓笔记,还有一本是我对武术的一些理解和运用,里面记载着我所学武术的方法,有一些是我自己改编过得,名为武术心得。”

  老头看着最后的丹药,沉默许久才开口道:“至于这瓶丹药,就是为了取它我才中了墓毒的,我最后所盗的墓是一位被称为药王的墓地,关于他的记载不明确,只是简单说道他炼制的丹药无比厉害,这么多年了,我一直打不开它,留着也没用,你便一起拿去吧。”

  许铭接过盗墓笔记和武术心得,最后拿着丹药问:“师傅,你中的毒难道没有一点方法可以解吗?”

  “方法我找遍世界名医都说无药可解,但我想墓中或许可以找到方法吧,也或许等你能够打开药瓶也会出现解决的方法吧!”

  “师傅,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打开这瓶的方法的。”

  “你有这个心就够了,打不打的开都无所谓啦,当然要是能打开最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这么久没来看我,先陪我喝两杯。许铭陪着老头喝酒喝到晚上8点才离开。

  回到宾馆,老板娘一看到许铭便笑着走上去说:“许先生你回来啦,这里有一封你的信,是陈小姐叫我交给你的。”是雪儿,难道有什么事吗?“谢啦,老板娘,”许铭说了声谢谢就拿着信回到房间了。打开信封一看,里面写着:“铭,你监狱的兄弟都出来了,今晚9点你去监狱门口接他们就好了,寄信人,爱你的雪儿。”许铭看着信笑了笑……

  晚上9点,许铭来到监狱门口,还没到监狱门口便听见有人在吵闹,许铭走近一听,原来是在说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肯定又是黑豹在说我坏话了。

  “md,铭哥怎么还没到啊,”一个脸上有一道刀疤,体型壮硕,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子说到。话音刚落,许铭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的说:“你还是这个急性子。”黑豹回头一看,愣了愣,大笑了起来,跟许铭来了一个熊抱。一旁长得斯斯文文的男子突然开口道:“铭哥,说吧,把我们哥几个弄出来是不是有什么大事要做,要是不能让我们感兴趣,我们宁愿待在监狱里,那里才是我们天堂。”

  “银狼,你还是老样子,只有杀人才是你最大的乐趣,不了解你的人以为你是个温和老实的人,也只有我们这些兄弟,才知道你的狼性。”许铭松开黑豹说道我想要你们18个兄弟统领g省黑道,由黑豹、银狼你们两个管理。”许铭笑了笑说道“铭哥,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打算和我们一起统领黑道。”黑豹疑惑的说道。

  “我会暗中帮你们解决掉一些棘手的麻烦,主要你们才是老大,但有事还得找我商量或者跟银狼先商量也行,我不希望我18个兄弟少了一个”许铭表情严肃的说。“铭哥,看来你是打算做个幕后人物啊!”银狼笑了笑说。

  “这是g省各个黑帮资料,你们拿去看看先,然后这里有些钱,你们先去玩一玩,那么久没出来,先去享受享受吧,不过记得不要惹事,三天后来兴隆宾馆找我。”

  “铭哥,这你放心,我会看着他们的。我银狼身手虽不如你,但收拾他们几个绰绰有余。”

  “嗯,那你们呢小心点,三天后集合。”

  事情交代完许铭就回到宾馆了。三天时间一眨眼便过去了。这时宾馆门口来了10几个长得凶神恶煞的男子,老板娘一看,感觉情况不对,整个人颤抖的的上去说道:“几位先生,不知是来住房还是找人,”10几个男子中突然走出一个长得斯斯文文的男人,笑了笑说:“老板娘,不用怕,我几个兄弟长得比较吓人而已,其实都是好人,我们只是来找朋友的。”

  “不知先生找谁,”老板娘一看到这斯文男子,不再那么害怕,笑着问到。

  “许铭,请问他有住这吗?”

  “哦!你说许先生啊,有,我先帮你们打个电话问问人在不在啊!”老板娘走进宾馆,拨打了许铭房间号码,“喂,许先生,你是不是惹到什么不该惹得人了,宾馆门口有一群长得凶神恶煞的人找你,声称是你的朋友,不过其中有个长得极其斯文。”许铭笑了笑回答说:“让他们上来吧,没什么事,你等下就不要上来了。”

  “哦,好的,”老板娘疑惑的挂断电话,不管了,只要别打死人就好了,我都提醒了过了。老板娘走出宾馆笑着说“先生,许先生说让你们上去,他的房间号是2433,在2楼,你们上去吧。”

  “谢谢你拉,我们走吧”银狼温和的说道。

  走到楼梯口,黑豹满脸不爽的说:“银狼,你有必要那么客气吗?”“别忘了铭哥说过什么。”黑豹立刻老实了。

  走到房间口,黑豹按了几下门铃,许铭放下手里的东西,说:“门没锁,进来吧。”铭哥,说吧,是不是有事情做了。

  “我打算哎让你们去把独龙门的地盘抢过来,至于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直接跟我说结果就好。”许铭静静的开口“没问题,就那群小兔崽子,我黑豹要收拾他们轻而易举,在监狱里我好歹也是A区的老大。”

  -酷(c匠y;网b唯一》M正版,+其0k他都l是…盗\1版…》

  “他们的地盘主要在南城那边,你们今晚就行动吧,过两天我去找你们,就这样吧,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吧!”

  今夜注定是是一个血雨腥风的夜晚,黑道将由今晚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