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差不多半小时,许铭才停下来,开口问道:“师父,刚才是怎么回事啊?”

  “肯定也是为了魔花而来的,此人实力比你高的不是一个级别,你在他面前手无缚鸡之力。”

  “到底是什么等级,我好歹也是筑基后期了,在他面前居然手无缚鸡之力。”

  “如果我没感应错,应该是元婴初期,不过刚突破元婴不久,气息还不稳定,没想到你们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如此稀薄居然还有人能修炼到这个等级,要知道许铭的等级之所以能提升的那么快,都是九龙神决的功劳,药王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跟九龙神决一样厉害的心法口诀。”

  “什么!元婴初期。”许铭震惊的说道,许铭没想到这个世上还真的有除了他以外的修真者存在,而且等级还比他高。这个世界确实有能修炼出真气的人存在,不过他们不叫修真者,而是叫古武者,没有事情他们是不会出来了,简单说就是隐居山林,整天就知道修炼的修炼狂徒。他们的存在也只有国家的高层才知道,就好比安全局。

  看来得抓紧时间提升等级了,许铭做好决定,不在迟疑,赶回黑豹的酒吧跟血冥等人汇合了,他现在得抓紧时间处理好邪虎帮和恐怖份子的事情才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回到酒吧,血冥等人全部都到齐了,他们等了许铭有一会了,看见许铭进来,站起身来恭敬的叫道:“铭哥!”

  许铭摆了摆手说道:“行了,都坐下吧。”接着又说道:“邪虎帮那边有什么动静?”

  “最近他们查的很严,加大了防备,好像是知道我们要对他们下手,我怀疑……”

  “今晚行动取消。”许铭打断黑豹的话,看着门口冷笑一声,邪虎帮为什么会知道我要对他们下手,不用多说,冥王会肯定出了奸细要不就是有邪虎帮安插的间谍。

  黑豹一干人等,看见许铭的样子,立刻就明白了,黑豹是个急性子,站起身来就欲冲到门口,但是被许铭拦了下来,做了个稍安勿躁的手势。

  “对邪虎帮的突击行动等过几天再实行,我现在有事要做,就先走了。”说到最后的时候许铭的声音还特意放大了。

  黑豹他们都明白许铭的意思,附和道:“一切听从铭哥的安排,就先让他邪虎在逍遥几天。”

  门口一个长得文质彬彬,体型消瘦,身穿蓝色衬衫的男子正在偷听许铭他们的谈话,听到许铭要走了,立刻就离开了,许铭出来以后,开启千里眼就跟了上去,蓝色衬衫男子来到离酒吧不远的一处电话亭,许铭不用想就知道他是要打电话给邪虎了,果不其然,蓝色衬衫男子拨通电话第一句说的就是“虎哥,许铭刚开完会说今晚有事,行动暂时取消了。”说完就挂掉电话,看了下四周发现周围没人,就立刻赶回酒吧,被被人怀疑,他却不知道许铭早就怀疑上他了,之所没有揭发就是想透过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许铭赶在蓝色衬衫男子之前赶回酒吧,进入房间的时候还特地让蓝色衬衫男子看到,看到许铭回来,血冥急忙的问道:“铭哥,怎么样了。”

  许铭点了点头,“准备准备,立刻出发。”

  蓝色衬衫男子看到许铭,有点奇怪,许铭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难道又有什么情况,说着就又鬼鬼祟祟的来到办公室门口打算偷听,不过他刚一走到门口,耳朵刚贴到门上,办公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蛮牛,他一把抓着蓝色衬衫男子,直接扔了进来,黑豹看到被扔进来的人,惊讶的说道:“常隆,居然是你。”接着冲上去愤怒的对着他的肚子就是一脚,名叫长隆的男子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心想难不成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可能啊,他不相信自己的身份暴露了,看着黑豹问道:“豹哥,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行了,别装了,你在门口偷听不是一两次了,我早就发现了。”

  “我没有偷听啊,我只是刚好路过。”嘴上这么说,但是内心却震惊不已,自己每次偷听都是很谨慎的,怎么会被许铭发现,听他这么说好像自己第一次偷听就被发现。

  “黑豹,上次的我就提醒过你了,看来你处理的还不够干净啊,居然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两次。”

  “铭哥,我真的没有偷听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看见长隆还这么嘴硬,许铭冷哼一声:“刚才你出去跟邪虎帮打电话的时候我可是一直跟着你的。”

  听见许铭这么说,长隆知道自己再狡辩也没用了,“铭哥,豹哥,饶命啊,我也是被逼的,他邪虎抓了我的老婆威胁我,我不听话他就要杀了她,我也是逼不得已啊,饶命啊……”

  “长隆,都这个时候你还不说实话,你有没有老婆我难道会不知道吗?来人。”黑豹大喊一声。

  立即就有几个长得壮硕的男子冲了进来,一进来就看见躺在地上捂着肚子的长隆,有点奇怪,长隆不是豹哥的身边的红人吗?

  “不用看了,他是邪虎帮的奸细,拖出去喂狗。”

  “饶命啊!豹哥,我错了,别杀我啊……”

  黑豹无动于衷,对于叛徒绝不能手软,这也是许铭交代的,“铭哥……”

  “行了,不用多说了,血冥,走吧。”许铭对黑豹已经有点失望了,要不是他实力强悍,指不定冥王会这次行动就得失败了,虽然许铭自己不怕,可是血冥等人如果因为这个叛徒的缘故死了,等到那时候就不是杀了一个叛徒就可以解决的了。

  许铭带了血冥等人来到广茂市,“你们两人一组,去给我把邪虎帮各个场子的头目给我杀了,你们的实力我相信应该没问题吧,然后再控制住你们所占领的场子,然后等我消息就好了,行动!”

  许铭虽然没说他自己要干嘛,但是有脑子的人想想就知道了,肯定是直接去邪虎帮总部了,许铭的血冥会并没有建立总部,许铭比较随意,觉得没必要,省的以后仇家找上门直接一锅端了。

  邪虎接到了安插在血冥会的间谍的消息后松了一口气,“刚才有消息传来,许铭准备突击我们邪虎帮的行动延迟了。”

  “虎哥,好端端的怎么取消了,这有点蹊跷啊!”邪虎身边站着一个有些瘦小,长得还算不错的青年,眉头紧锁的说道。这位瘦小青年是邪虎身旁的红人也是邪虎的军师,头脑不错,经常为邪虎出谋划策。

  “是啊,虎哥。”

  “应该不会,之前许铭也说过要收拾我,可是一直都没来,我看应该是怕了我邪虎帮,之前只是虚张声势。”邪虎想了想说道。

  邪虎的话刚说完,一名小弟就冲了进来,“你不知道我们在开会吗?”邪虎怒道。

  “虎哥,不好啦,有大事发生啦。”

  “能有什么事,冥王会对我们的突击行动都取消了。”

  “我们的各个堂口都被占领了,就是冥王会的人干的。”

  “什么!怎么可能。”邪虎一拍桌子惊呼一声,每个堂口起码都有上百的兄弟,怎么可能全部被占领,他可是有派人盯着广茂市的各个进出口,一旦发现有大批人进入广茂市他都会第一时间知道的,可是他却没想到许铭只带了十一个人。

  “对我来说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时会议室窗口站了一道人影,看着会议室里的人淡淡的开口。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许铭。”说完一个跃身,我直接出现在了刚才说话的男子面前,对着他的心脏一道真气就打了出去,此人当场毙命。

  酷,\匠网+a永D久$免q;费看小"S说

  “你……”邪虎看到自己的军师死了,怒火中烧,直接从腰间摸出一把手枪对着许铭一枪就打了过去。

  以许铭现在筑基后期的速度,躲避一颗子弹完全不是问题,枪声想起的一瞬间,许铭已经来到邪虎的面前了,抬腿一脚就踢了过去,邪虎撞到墙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我捡起手枪把除了邪虎以外的人全部杀了。

  “啊……我跟你拼了,”邪虎看见他的兄弟都死了,怒吼一声,对着许铭就冲了过来,许铭冷笑一声,又是一脚就踢了过去,邪虎胸口一闷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怎么可能,你的速度怎么这么快,这完全超出了人类的速度。”

  “将死之人,知道那么多干嘛,知道我为什么没当场杀了你吗?”

  邪虎惊恐的看着许铭,浑身颤抖着,许铭的实力好恐怖,他后悔了,后悔为什么要去惹这个恶魔,这是他邪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感到胆颤。

  “我要让你知道,我冥王会不是你邪虎帮可以惹得起的。”说完拿起手枪对着邪虎的脑袋,“砰”的一声,邪虎帮从此就从黑道除名了,解决了邪虎,许铭走到窗口直接就跳了下去,消失在了会议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