缆车往上走,黄建白扭头望去,海滩,他和夏霖雨没少来,和别处的海滩不一样,别处海滩和浴场差不多,可是,本市的海滩和露天健身房一样,来海滩,他和夏霖雨经常七点半到,围绕海滩,两人跑步,黄建白跑步,喜欢走步行道,夏霖雨跑步,喜欢走沙滩,海浪打来,逐浪前行,两人近在尺寸,不过,由于一个走步行道,一个走沙滩,黄建白穿鞋,夏霖雨赤脚,鞋脱下来,干脆套手上,跑步,两人路过不少健身班,支起一个个帐篷,夏霖雨没少和黄建白讨论,他们以后是不是和别人一样支起帐篷搞健身班,并且一本正经核算说:“每年交给政府三万,划出一块地教大家健身,咱们早晨六点过来开始工作,干到中午十二点,连续干四周,一次健身课程收费500块,不管什么季节,学员应该都不会低于3、40人,至于行头什么的——”摆摆手。“和健身房不一样,不需要复杂,因地制宜,教教深蹲、平板支持、循环训练就可以,对于场地、器材什么的根本没要求。”

  来到山顶,黄建白收起思绪,赵冲星眼尖,指一下,说:“看。”

  黄建白抬眼,和自己相距一百步,夏霖雨伫立着,遥望海滩,不过,和自己相距五十步,蒋立言站着,正好把自己和夏霖雨隔离开。

  赵冲星紧张,蒋立言心黑手狠,他见识过,虽说,黄建白来,不是没准备,不过,他依旧提醒黄建白,说:“小心。”

  黄建白说:“知道。”下缆车,迈步走向夏霖雨。

  …/酷g)匠网首发Y

  蒋立言一瞥,发现黄建白,两人接近,一步、两步、三步,蒋立言抬手,示意黄建白停下,黄建白不理会,继续往前走,一步、两步、三步、四步,和蒋立言相距越来越近,蒋立言蹙眉,虎口朝下、拇指在前,四指在后,握住刀柄,赵冲星咽一下口水,对于蒋立言打算干什么,心知肚明,黄建白继续往前走,和蒋立言相距十二三步,夏霖雨扭过头,猛然发现黄建白,她惊喜,不过,意识到自己身处什么地方,和谁在一起,却又一下子担忧、慌乱,目光一扫,果然,蒋立言手腕贴靠刀盘,刀刃朝前、刀尖朝上,刀背紧贴胳膊,胳膊肘弯曲,打算一刀一下子穿出,夏霖雨嘶喊。“住手。”疾步,连忙往前走,可是,黄建白一步迈出,和蒋立言相距三步远,蒋立言根本不理会夏霖雨嘶喊,一刀一下子穿出,夏霖雨一声尖叫。“啊——”黄建白出事怎么办,她不敢想,不敢看,“砰——”一声响,夏霖雨的心一颤,可是,她挂念黄建白,担心黄建白,她没法不强迫自己睁开眼。

  “哗啦啦——”玻璃瓶爆裂,碎玻璃纷落,香味宽厚、烟气凝聚,蒋立言抬手,一抓喉咙,盯住黄建白,怒目。“你——”

  黄建白不同情蒋立言——蒋立言倒霉,自找的,呵斥说:“让开。”

  蒋立言弯曲手腕,刀背落下,夏霖雨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当然知道蒋立言打算干什么,忙喊:“小心。”

  黄建白不急不忙——蒋立言不愤,是吧,不甘心,是吧,冷冰冰的,和冰雕一样,看起来和鬼差神似,说:“你最好,赶紧去医院。”

  蒋立言不理会,他不是吓大的,刀尖朝下,夏霖雨疾步,走近蒋立言,蒋立言知道夏霖雨打算干什么——阻止自己,呵斥说:“滚开。”

  黄建白一怔,震怒——夏霖雨,他当作宝贝,蒋立言竟然胆敢呵斥夏霖雨,让夏霖雨滚开,夏霖雨不为所动,依旧往前走,不管蒋立言怎么对她,她都要保护黄建白,不让蒋立言伤害他,蒋立言刀背贴靠脊背,左勾手往左平摆,夏霖雨不听劝,在他看来,夏霖雨倒霉,当然不可以怪他。

  赵冲星紧张,连忙撺掇黄建白。“不去拉开她。”

  黄建白没动,在他看来,根本没必要。

  忽然一下,蒋立言停住,捂住肚子,夏霖雨、赵冲星莫名其妙,注视黄建白,黄建白指一指蒋立言,说:“腹泻。”

  蒋立言咬牙切齿——黄建白阴损,不过,强忍一下,他还可以挺住,不过,黄建白对于对付蒋立言准备充分,只是腹泻吗?黄建白冷笑一下,显然蒋立言低估自己,迈步,黄建白无视蒋立言,走近夏霖雨,蒋立言打算右脚迈出,右手持刀向左、向前、左抡劈黄建白,可是,没等蒋立言迈步,一声叫。“啊——”抬手,忙捂住心口。

  黄建白不是善茬,和出诊一样,说:“知道你什么毛病吗?”

  蒋立言没说话,他当然不知道自己什么毛病。

  黄建白不怕带给蒋立言心理负担,说:“是心脏血管崩溃。”

  蒋立言不学医,不过,心脏血管崩溃代表什么,他多少可以猜到——黄建白,够狠毒的,不过,事情没完,蒋立言没发动,不敢动,夏霖雨打算打手机叫人来,黄建白一伸手,拦住夏霖雨,夏霖雨瞪大眼,注视黄建白。“干什么?”

  黄建白阴笑一下——蒋立言呵斥夏霖雨,让夏霖雨滚开,黄建白当然要让蒋立言付出大代价,说:“等一下。”

  夏霖雨莫名其妙——等一下?等一下干什么?不过,一转眼,夏霖雨立刻明白黄建白为什么让自己等一下,蒋立言狂言,夏霖雨不敢置信,蒋立言竟然心存不轨,打算对她干坏事,黄建白脸色铁青——夏霖雨是他的,蒋立言竟然对于夏霖雨心存歹意,打算对于夏霖雨干坏事,他当然不可以忍,一伸手一下抄起木棒,噼里啪啦的乱打蒋立言,蒋立言练过,当然不甘心坐以待毙挨打,可是,打算右脚上步,可却根本没发动,黄建白冰冷,帮助蒋立言答疑解惑,说:“是感觉障碍。”不解恨,继续刺激蒋立言。“之后,是惊厥、肌肉无力、呼吸困难、知道砒霜中毒吗,和砒霜中毒差不多,50%会死亡。”

  蒋立言心惊胆战——敢情十八层地狱啊,不过,事情没完,黄建白接茬说:“死亡会出现在2-3天之内,直到死亡你都会保持清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