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嚏!!”

  一阵凉风吹过,将刘灸冷醒。

  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在天台,只有自己一个人躺在天台上,不过天已经亮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酸痛,而且感觉全身都黏糊糊的。

  他爬了起来,舒展了一下身体,浑身身上的骨头都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不过却带给他一种很畅快的感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畅快之余,刘灸也喃喃自语道。昨晚那老头说的话,自己压根就没几句听得懂的,真特么奇怪!

  刘灸晃了晃脑袋,将这些事情都抛到脑后,不再去想,身上粘稠得难受,所以一回到屋里直接跑进洗手间洗了个澡。

  打开水龙头,冲刷出一地黑色的污水,这将刘灸吓了一大跳!随后他走到镜子前,发现肩膀上的伤口已经全好了!

  N看4G正‘版p_章i;节Tv上h{酷1匠f网/n

  没理由啊,明明昨天才换过药的!刘灸暗道,但是却清楚地从镜子中看到伤口愈合后长出的粉嫩的皮肤,要不是这样,他甚至怀疑自己从来没有受过伤!

  刘灸心中满是疑惑,走回自己的卧室。

  “我去...”刘灸不禁轻呼。

  他刚打开自己的房间门,却看到香川真白躺在他的床上,而且一丝不挂!

  而且,刘灸以为家里没人,刚刚洗完澡也是光溜溜地回到自己的卧室!一时窘迫,却也无心欣赏眼前的风光,悄悄地退出卧室。

  一阵早晨的冷风吹了进来,刘灸感觉下身一阵凉飕飕的...这不是办法!刘灸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回到卧室,先找到衣服穿上这样比较好!

  于是他再次走进卧室,而且是蹑手蹑脚地。刘灸小心打开衣柜,快速取出一套衣服,再蹑手蹑脚地离开。

  刘灸没有去看,走出卧室之后便快速穿上衣服,离开家里!

  刘灸想了想,还是回学校吧!都已经有两周时间没回过学校了,毕竟自己也不过是个高中生啊!

  大门刚刚被关上,香川真白突然睁开双眼,露出个有点狡诈的笑容。

  ......刘灸回到教室,他的胖子同桌葛士扬神秘兮兮地对他说:“刘灸,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

  刘灸想了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也不好说出去,于是说:“没什么,不舒服所以在家休养了几天。”

  葛士扬半眯着眼盯着刘灸看,刘灸受不了被一个男人这样看,而且他还从胖子的眼里感觉到了什么,于是开口道:“胖子,你特么别这样看我,有什么事情就说!”

  葛士扬笑了笑,然后用拳头轻轻锤了一下刘灸的胸口,道:“兄弟,行啊,听说你被咱们学校的校花给看上了?!”

  刘灸也不管胖子的胡扯,趴在桌子上,也不在意,准备睡觉。

  “卧槽!”葛士扬一看到刘灸这般反应,便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叫道:“难道是真的?!”

  “葛士扬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讲台上那教数学的老头子扶了扶那瓶底厚的眼镜,开口道。

  胖子显然也忘了现在正在上课,于是说道:“没问题...我只是刚刚想起今天忘吃药了!”说着讪讪坐下,然后伸出那肥胖的手臂,一把搂过刘灸,低声问道:“你特么说的是真的?”

  “我有说什么吗?”刘灸无奈地摊了摊手,然后挣脱葛士扬的手,问道:“你在哪里听说的?!”

  “很多人都这样说啊,而且前几天五班的吴宇突然凶神恶煞地跑进我们班,那家伙还嚷嚷着说要找你,我随后打听了一下,听说你和林若溪搞上了,而吴宇那家伙不是一直风风火火地在追求林若溪吗,所以...”葛士扬挑了挑眉头,对刘灸说道。

  刘灸皱着眉头,不知道这事是谁捏造出来的,于是开口问道:“你听谁说的?”

  “用得着听谁说吗?”葛士扬一双肥胖的手不停的搓着,然后一脸色色地说道:“上次林若溪不是找你来着吗?然后你就一去不回来了,而你不在的那几天,林若溪都很憔悴的样子,所以我就想,肯定是你这家伙和校花搞上了,我说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吧,晚晚这么折腾...”

  刘灸满头黑线,估计这一切肯定都是这胖子自己联想出来的!平时就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现在还到处乱说,给自己惹了麻烦!

  吴宇,在学校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家里搞房地产发家,在学校这一大群富二代里都有着不俗的背景实力,但是为人特别小气,自从放言要去追求林若溪后,有哪个男的在背后讨论林若溪,只要传到他耳朵里,家里有背景的就被恐吓一顿,家里没背景的就直接一顿暴大,然后再出钱将人送进医院,也没几个人出来说些什么,所以在学校里的名声臭得要命!

  胖子用手肘碰了碰刘灸,然后挤眉弄眼地问道:“咋的,校花的温柔乡什么感觉?说出来分享一下呗?!”

  刘灸对葛士扬翻了个白眼,然后道:“分享你个头啊!老子和林若溪又不熟,上次叫我出去只不过问我点事情,然后我心情不好就回家,在家待了几天,你这货倒好,给我摊上了事!”刘灸将事情粗略地概括了一遍。

  葛士扬却是毫不在意地开口道:“怕什么,有我罩着你,吴宇那家伙不敢做什么!”

  刘灸心中暗道:“你特么有个在市委工作的老子,我没有啊,而且又不可能整日跟在你这个胖子身边!”

  但是他也没说什么,却是想着下课后是不是找一下吴宇,说清楚,他平时在学校低调,一来是不想惹了一身麻烦,二来是自己一穷二白,和这些有实力的人对上了,那肯定是自己吃亏!

  刘灸也没心情睡觉了,只是心不在焉地翻了翻书,一直翻到下课!

  教数学的老头子讲课讲地兴起,本来还想拖几分钟,但是这时候三五个人闯进了教室,带头那人瞥了一眼在讲台上的老头,语气嚣张地说:“老师,该下课了!”

  那老头扶了扶眼镜,道:“你是哪班的?来我们一班做什么?”

  胖子则低声在刘灸耳边说了一句:“看吧,吴宇那家伙找上门来了!”

  这特么还不是你这货惹出来的?!刘灸狠狠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正想站出去,毕竟对方是找自己的!心里想着或许说清楚就没事了。

  可是这时,吴宇看到了刘灸,直接走到他面前,一把拽起他的衣领,就想往外扯,但是却丝毫扯不动!然后憋足了劲,还是扯不动,全班的人都在看着,不知道他在干嘛,吴宇也感到一阵尴尬,于是果断放开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然后咬着牙对刘灸说道:“你,跟我出来一下!”说着却是一副很潇洒的模样,转身离开!

  刘灸心中疑惑,这货扯着自己的衣领干嘛?要拉我出去就用力点啊,自己貌似不是很重吧?正想着,吴宇却是突然放开,然后叫他出去。

  刘灸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跟了出去,胖子葛士扬也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离开时还对在讲台上目瞪口呆的数学老头敬了个礼,道:“老师再见,我要去吃药了...”

  众人一路上到天台,吴宇回过头,然后看到葛士扬也跟了过来,开口问道:“死胖子你跟过来干嘛,想管闲事?”

  葛士扬却是一笑,然后说:“我就喜欢管闲事,你有意见?”

  吴宇这几天也是憋屈的很,他听胖子说林若溪和别人搞上了,但是学校有谁不知道他正在追林若溪?这么一来,他脸上也挂不住,有种被带了绿帽子的感觉。

  而林若溪一直对吴宇都是不冷不热的,而吴宇的憋屈可以说都是他自己找来的,不能怪任何人,但是,他却偏偏怪在刘灸头上!

  吴宇点了一支烟,深深吸了一口,然后对胖子说:“死胖子,别以为我怕你,今天的事情你是管不到的了!”

  葛士扬却是向前一步,然后扬了扬下巴,道:“我特么就管了,你能把我怎样?”

  吴宇将烟头砸在地上,然后用脚搓灭,然后恶狠狠地说道:“那我就将你一起打了,还能怎样?!”

  但是葛士扬面对吴宇的恐吓却是淡然一笑,肥胖的身子靠在墙上,毫不在意地说道:“你可以来试试,看谁的麻烦大一点!”

  吴宇其实还真不敢对葛士扬做什么,毕竟两人的背景一个是商,一个是官,如果葛士扬出了什么事,他老子追究下去,估计吴宇和他家都会不好受!

  这时刘灸却是从旁边拍了拍葛士扬的肩膀,说道:“还是我来说吧!”刘灸以为不过就是个误会,只要说清楚就没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