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月亮,很圆,很亮!

  楼道天台上,刘灸躺在上面,琪琪趴在他身上,香川真白则坐在旁边,在别人看来,这是幸福的一家三口,只不过爸爸好像年轻了点。

  “爸爸,给琪琪讲故事吧!”琪琪奶声奶气地说道。

  “哦,好...”刘灸只是下意识应一声,依旧看着月亮出神。

  “爸爸...”琪琪在刘灸身上不停地摇晃着。

  “灸,你今晚怎么了?”香川真白问道。

  刘灸回过神来,摇摇头,说:“没事...”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入夜开始就一直心绪不宁,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只要刘灸自己知道,每次有涉及自己或者身边的人生命的危险发生时,自己都会有这种感觉,所以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

  刘灸坐了起来,晃了晃脑袋,试图甩掉心中的那丝焦虑,将琪琪抱在怀里,然后说:“爸爸给琪琪讲故事,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天上出现了九个太阳......”

  接下来,刘灸准备从后羿射日,到嫦娥奔月讲一遍,不过讲到一半的时候琪琪已经在刘灸怀里睡着了,所以便不再讲下去,让琪琪安静地睡。

  香川真白在一旁也是听得有滋有味,不过刘灸突然不讲了,她却忍不住追问道:“怎么不讲了?!”

  刘灸指了指怀中的琪琪,示意她已经睡着了,香川真白则笑着小声说道:“琪琪还是第一次在别人怀里睡着,看来她真的很喜欢你哦!”

  “时候也不早了,不如你带琪琪回去睡觉吧!”刘灸说道。

  “我还想再待一会,好久没这么安静地和人聊天了!”说着她直接躺了下来,看着天上,轻声感叹道:“好美的月亮啊!!!”

  刘灸也躺了下来,让琪琪睡在他身上,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静下来后,刘灸心中的焦虑和不安的感觉更加清晰了,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出神。

  不过他很快发现有点不对劲!

  原本皎洁的月亮,中间位置突然出现了一抹血红,就像一盘清水,突然被人滴入了一滴红色的墨汁一般,向四周蔓延开来。

  刘灸瞪大了眼,看着这那一抹血红慢慢地染红了整个月亮!

  血红色的月亮,显得异常诡异。

  刘灸自然知道由于光线折射的原因,月亮也有时候会呈现出红色,但是刘灸他发誓,他绝对没见过红得如此诡异的月亮!

  红得如血一般鲜艳!

  “真白,你看到没?”刘灸问道。

  香川真白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不解地说道:“看到什么?”

  “你没看到吗?月亮突然变成了红色啊!”刘灸指着天上的一轮红月说道。

  香川真白抬头看了看天上,再看看刘灸,然后伸手在他额头上摸了摸,笑着说道:“你不会是昨晚没睡好吧?!这月亮哪里是红色了?你是不是准备讲鬼故事?我可不怕的哦!”

  刘灸心中咯噔一下,太特么诡异了,明明就在自己眼前,慢慢地变红!

  刘灸不信,拿出手机,对着月亮拍了一张照片。

  可是手机里现实的月亮却是明亮皎洁,刘灸揉了揉眼,然后低声说道:“难道真的是我太累了,都出现幻觉了?!”

  “因为你不是人。”旁边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

  刘灸闻言转过头去,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一个人,就是之前在楼道口给了刘灸一个小黑木盒的老人,于是问道:“你到底是谁?”

  “为了你而来!”老人平静地回答道。

  “我?”刘灸突然想起那个小黑木盒,但是自己找了几天都找不到,于是开口问道:“之前你给我的那东西是什么?我好像弄丢了!”

  老人不说话。一旁的香川真白看到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然后问刘灸道:“灸,他是谁?是你朋友吗?”

  刘灸摇摇头,回答:“不知道!”

  这时候老人则开口道:“我是来杀他的!”

  不过刘灸一听到老人是来杀自己的,心中之前的焦虑和不安都消失不见了,于是他坐了起来,将熟睡的琪琪交给香川真白,然后对她说道:“带琪琪回去睡觉吧!”

  香川真白也没说什么,直接抱着琪琪快步走下楼去。

  刘灸随即对老人说道:“我有几个问题!”

  “问。”

  “你能看到那个红色的月亮?”刘灸指了指天上的一轮红月问道。

  “只有你看得到。”老人的语气不温不火不紧不慢。

  j酷/…匠M网z=正版{I首P0发

  “刚刚你说我不是人,那我是什么?”

  老人不说话。

  刘灸继续问道:“你认识我父母?”

  “认识!”

  听到对方的回答,他心中不由一阵激动,至少证明了他还是有父母的!于是继续开口问道,声音也变得有点颤抖:“他们...现在还好吗?”

  “都死了,那时候你还在襁褓中。”

  刘灸不说话,他以前也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想过各种他们不要自己的原因,当然也想过他们已死去这个原因,不过现在听到老人肯定的回答,刘灸心中还是难免会难过,毕竟那不是别人,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刘灸揉了揉干涩的双眼,深呼吸几下,整理了一下情绪,继续问道:“为什么...要杀我?”

  老人不回答。

  刘灸继续说道:“就因为我不是人?那你又不告诉我,我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至少让我明白一下我为什么死吧!”

  老人继续不说话。

  刘灸继续说:“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父母是怎样死的?”

  这时候老人却开口道:“你父亲是人,你母亲是魔,所以你是什么,谁也说不准,至于你父母的死,对不起,有人让我不能告诉你!”

  “我父母得罪了你,所以你就要来杀我,斩草除根?”刘灸也是猜测,不然他找不到别杀他的理由,毕竟自己也算得上是一位有抱负的三好青年!

  “不是”老人直接否定了刘灸的猜测,沉吟了好一阵子才开口:“因为今晚是百年一遇的血月之际,对魔族来说,今晚会是他们的天堂,而且会狂性大发,不断去杀戮,而你身上也留着魔的血,也算半个魔!”

  刘灸虽然不是听得很懂,但是还是了解到,老人是怕自己狂性大发后会造成杀戮!刘灸也看得出,老人不是一般人,所以如果老人真心想杀人,估计刘灸他自己也跑不掉!

  于是索性开口道:“那动手吧!”

  这时香川真白却跑了上来,换了一身紧身的一副,手中赫然拿着一把手枪!在月光的映衬下寒光闪烁!

  香川真白举起手枪对着那个老人,然后对刘灸说:“灸,来到我身后!”

  刘灸这时候也不知道怎样做好,虽然他不想死,但是他知道老人要杀他估计也是躲不过的了,不过现在香川真白却牵涉了进来,刘灸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皱着眉头对香川真白道:“你来干嘛?”

  “他说要杀你,我来救你啊!”香川真白说道:“琪琪刚刚有个爸爸,如果你死了,琪琪怎么办?”说着竟然毫不犹豫地向老人开了一枪!

  “砰!!!”

  不过香川真白和刘灸都不能理解下一刻发生的事情!

  刘灸只感觉身边一阵风吹过,老人竟原地消失了!突兀地出现在香川真白身边。

  “事情不是你可以阻止的,你先睡一觉吧!”老人伸手在香川真白脖子位置点了一下,然后她整个人软了下去,昏迷倒在地下。

  随即那老人对刘灸说道:“我现在不杀你,等一下你发狂的时候,我会毫不留情地杀掉你!”

  刘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思前想后苦苦思索了许久,憋出了一句:“谢谢...”

  半个小时过去...

  “我怎么还没发狂?”刘灸问道。

  老人平静地回答:“还不到时候。”

  又半个小时过去...

  “到时候了吗?”刘灸问道。

  老人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再过去了一个小时...

  刘灸只觉得好困,眼皮不断地打架,无力地开口问道:“我可以死了吗?”

  老人摇摇头:“真奇怪,按道理说应该早就有反应才对啊?!”

  “哦,那我先睡一会,可以死的时候再叫我。”说着刘灸直接躺了下来,睡了过去。

  “难道他体内的魔血太过稀薄?不可能啊,上次明明意识都魔化了!半魔,真是让人猜不透啊!”老人说着,欲转身离去。

  可是刚走几步,原本熟睡的刘灸突然睁开眼,一双通红的眼,在夜里竟淡淡发光!

  “啊!!!”

  刘灸依旧躺在地下,突然一声长啸,声音在四周回荡,竟形隐隐形成一种直冲云霄的气势!

  不过只是嚎叫了一声,刘灸便继续睡了过去。

  老人猛然回头,却发现刘灸长啸过后,便继续睡了过去,双眼盯着刘灸,目光阴晴不定

  雪山之巅盘坐着一个穿着僧服的人,突然睁开双眼,感受前方,目光阴晴不定,嘴里喃喃道:“破道中生,破道中生...”

  一个豪华的大院里,一位老人突然从梦中惊醒,然后发疯似地大笑,扯着几个下人的衣领,疯疯癫癫地笑着喊道:“哈哈!报应来了,讨债的来了,是时候要还啦!”

  一个繁华的城市中央,最高的楼层里的一个豪华办公室里面,一名绝美的女子,注视这前方,然后单膝跪下,久久不语......

  而刘灸所在的地方旁边的那栋楼里,突然有一户人家亮起灯,然后窗户被打开,随着传出一声叫骂:“叫叫叫,叫尼玛啊!三更半夜闲着没事干去爬山头去啊?!卧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