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刘灸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从床上爬了起来,摸索着打开灯。

  他随后感觉到喉咙火辣辣的,于是走出厅,也没开灯,摸到到杯子,然后猛地灌了几杯水后,感觉好了很多。

  他真的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回家的,甚至他自己什么时候失去意识都想不起来了!于是想着要给蔡雨田打个电话,看看发生了什么,但是电话打过去,却是提示关机。

  刘灸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一点半,本来这个时候应该在睡觉的,但是此刻却睡意全无,躺在沙发上,仰望这天花板出神!

  他租的这房子的房东是个岛国女人,他一下子租了一年,一个月只需要三百,两房一厅带卫生间,而且他入住的时候,这房子里热水空调冰箱电视机茶几沙发什么的,堪称配置齐全!刚刚开始他还想着这屋里头是不是死过人,要不也不可能这么便宜!

  不过这么一个大房子,自己一个人住着也不免有点孤独,所以想着他突然喊一声:

  “好想找个女朋友啊!”

  然后一阵风从窗口吹了进来,门被吹动,吱呀一声,刘灸一个激灵翻起身来,想道,估计是哪个送我回家的时候没有关门!想着随手打开灯,将门关上,锁好。

  然后,他发现家里多了个人!

  一个人躺在他家地板,是个女人,应该是受了伤,脸煞白而且地板还有不少血迹!而且那个女人也醒了过来,盯着刘灸,眼里满是警惕,手里拿着一把匕首,咬着牙撑起身子!

  刘灸一下子转身跑回卧室,他不是害怕,因为他认识那个女人,她就是刘灸的房东!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他家,但是她现在受了伤,还伤的不轻,所以刘灸第一个想法是跑回房间去拿东西给她先止住血!

  可是那女人明显不是这样认为,在刘灸拿着急救箱刚走出房门,一把带着血迹的匕首抵在他脖子上!

  “别想着报警,否则我会杀了你!”那女人虽然是个岛国人,但是中文说得十分流利。

  刘灸举了举手中的箱子,然后道:“我只不过是想给你止血,否则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

  刘灸还在说着,那女人或许是太过虚弱的原因,身子一下子倒向了刘灸,刘灸一把扶住,不过那把匕首还悬在两人中间,刘灸也没推开那女人,所以任由那女人压了上来,匕首硬生生地插进了半寸在他肩头上!

  刘灸一下吃疼,忍着疼,将那女人轻轻放倒在地下,然后咬着牙将匕首拔出来放到一边,然后拿出一团棉花,草草按在他自己的伤口上。

  那女人大腿上中了一枪,所以先要将裤子脱掉,不过刘灸想想还是算了,要么等下她醒过来估计又要死要活。

  那伤口在大腿偏内侧,离女人的私密处很近,不过他总要看看伤口吧!所以他扯着裤子,一撕!

  春光无限好啊!刘灸感叹一下,因为不小心用力过头,露出了大腿上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再往上一点,他显然看到了一条豹纹...内裤!

  不过刘灸也不多理会,那女人的伤口正淌着血,于是刘灸用医用酒精将伤口周围的地方清洗一遍。

  或许是酒精刺激到了伤口,那女人竟然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裤子已经被撕掉,一时恼怒,拿起了匕首,就往刘灸刺去!

  “嗷.....”

  刘灸嚎叫着,莫名其妙又被捅了一刀胳膊,疼得他直跳!

  “你到底想干嘛啊!姑奶奶,你没看到我在救你吗?!”刘灸捂着伤口吼道。

  那女人不说话,看了看一地的医用工具,再看看刘灸,也不说话,只是盯着刘灸。

  “别卖萌!你已经捅了老子两下!你要不是个女人,我早就扇你几个耳光了!”刘灸看着那女人道。

  刘灸顿了顿,然后道:“我帮你处理伤口,你别在乱来了哦?!”

  而这刻那女人却很乖巧地点了点头,或许她也明白了刘灸的好意,不再反抗。

  “这伤口是怎样弄的?”刘灸问道。

  “枪伤。”

  刘灸倒吸一口凉气,他只是会一些常规的的处理伤口的方法,这些都是书上看来的,但是书上却没有写怎样处理枪伤啊?!不过他却是知道首先要取出弹头,但是自己也没有专业的医疗用具啊!

  “要不去医院吧?!”刘灸试探性地问道,不过随后他又看到了那女人眼里突然带着杀气,连忙说道:“好好好,不去医院,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可以试试帮你取弹头!”

  “不能去医院。”那女人只是冷冷说了一句,然后张开腿,说道:“来吧!”

  刘灸一直幻想这,有一天有个女孩张开腿,然后娇羞地对他说:“来吧!”那刘灸肯定就毫不犹豫地拔枪上阵了!这是一副多么美好的画面!

  他晃了晃脑袋,尽量不去乱想,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下,刘灸还是觉得先处理伤口要紧,再说了,这满身的血,怎么看怎么像S.M,但是刘灸他不喜欢S.M!

  拿起一把镊子,然后想着,取弹头应该不难吧!嗯,应该不难,直接用镊子夹出来就行!

  但是当他的镊子伸了过去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该怎样做了,起码连弹头都看不到,夹什么?

  于是他开口道:“首先得有一把刀,然后将伤口弄大一点,看到弹头就行,你的刀呢?”

  那女人闻言,伸手将插在刘灸胳膊上的匕首一下子拔了下来!

  “嗷....你这个疯女人!拔出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说一下吗?!”刘灸吼叫着,可是胳膊上流血不止,一下子脱掉上衣,死死扎在胳膊上。

  “对不起,下次我会说一下!”那女人模样无辜地看着刘灸说道。

  “说了别卖萌,你特么还想有下一次?!”

  刘灸骂了一句,但是见那女人没反应,摇了摇头,接过匕首,用打火机随便消毒一下。

  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老实说,虽然这个女人是刘灸的房东,但是刘灸所知道关于她的还是很少,除了知道她是个岛国女人,现在又知道了多一点,她是个美丽的岛国女人!

  当然,刘灸这样问的原因是想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毕竟他用刀,不可能做到下刀利落,所以磨唧越久,疼得也会更久!加刘灸知道上大腿出布满许多动脉,如果一不小心切中了,那估计就完蛋了,他也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紧张!

  “香川真白。”

  “我叫刘灸,我可以叫你真白吗?”刘灸问道。

  而这时候香川真白却不说话,刘灸也不留意,他也是随口问的,小心地切开。

  看到弹头了!刘灸抹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心中有点喜悦,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很多了!直接将卡在大腿骨处的弹头给拿出来!

  “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刘灸说道。

  香川真白点了点头,紧紧咬着牙,显然也是疼得不轻!

  “啊...”刘灸将弹头拔出来那一刻,一向少话的这个女人,这时候却轻呼一声。

  终于将弹头取出来了!接下来就将伤口缝合就完事!

  但是香川真白这时候问道:“灸,借你的肩膀用一下!”说着拉过刘灸,用力咬在他肩膀上!

  “你就不能找别的东西去咬吗?!!”刘灸喊道,但是香川真白也不理会,至少死死地咬着。

  “我特么上辈子就欠了你的!!”刘灸忍着疼,快速将那香川真白的伤口缝好,然后一把推开了她。

  …C更新c最a:快*K上O-酷匠网

  香川真白身上就一个伤口,现在基本没什么事了,但是刘灸却是一身伤啊!

  刘灸也不再管她,自顾自包扎起伤口来!

  “那个...”香川真白想站起来。

  刘灸喊了一句:“坐下说!”

  “谢谢你!”香川真白说道:“但是希望今晚的事情你不要说出去,否则我会杀了你!”

  刘灸听着不由起了好奇心,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不会是岛国人的间谍吧!”

  “我不是岛国人!”香川说道,语气透露着浓浓的火药味!

  好吧,刘灸也不会自讨没趣,也不再问,只是认真地包扎着自己的伤口。

  “我出生在岛国,我父母都是岛国人,但是我身上流着华夏人的血!”香川真白顿了一下,继续说:“我不喜欢岛国!”

  刘灸也听出了在她身上应该发生了某些事情,但是她不说,刘灸也不好开口继续问,只是感叹一句:“谁都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啊!但是你至少还有父母,而我则连自己的父母都没见过,十几年一个人还不是这么过来了?”

  而香川真白突然慢慢挪到刘灸面前,然后一把抱住了刘灸,说了句:“谢谢!”

  “不...用谢!”刘灸说了一句,心中却是狂喜,这感觉真特么好!尼玛这胸真有料!

  而这时,香川真白却放开了刘灸,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他下半身那雄纠纠气昂昂的小刘灸,娇笑着说道:“还真是可爱的男人!”

  然后艰难地站了起来,想要离去。

  “你...伤还没好,今晚就留在这里吧!”刘灸问道。

  “不碍事,我就住在你隔壁!”香川真白一拐一拐地走了几步,然后回头对刘灸嫣然一笑,道:“灸,下次见面请叫我真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