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雷声隆隆,雨点愤怒地拍打在窗上。

  而刘灸带着耳塞蜷缩在被子里微微颤抖,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小就很怕打雷,这是身体上的怕,近乎一种本能。虽然他自己知道,打雷这种东西,听得到雷鸣,看得见电闪,那表示自己还活着,根本不需要害怕。当然,如果有一次,是眼前一亮再一黑,那表示自己挂了,不过那时候就同样不需要害怕了!

  但是他虽然找不到任何害怕的理由,但是每到雷雨天,自己的身体都会不同程度地开始变得无力、发抖!

  \V酷6Y匠网)首发H

  甚至他将耳机的音量调到最大,彻底听不到雷鸣,不过身体依旧有这种反应,很是奇怪!

  一直折磨到凌晨,雷声停了,刘灸才草草睡去!

  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才六点多。

  揉了揉那一头蓬松的头发,走到洗手间简单洗漱了一下,换上校服,下楼推出他那辆狠心花了一百多买来的自行车,打了个哈欠,去上课了!

  临海市第一高中,虽然是一个贵族学校,但是却建立在市区与郊区的交界处,距离刘灸的住处也不是很远,骑自行车的话也不过二十分钟左右。

  每次到了离学校不远的那条路上,都会看到各种豪车,或者是一双一对的在慢慢走着各种秀恩爱。

  不过刘灸也习以为常,因为在这所学校并不禁止早恋,甚至可以说,这所学校创办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让各种富二代官二代聚集在一起,然后方便创造三代。

  刘灸就因为这个,觉得这所学校真心不错,自由开放,而且他心中一直认为,恋爱这种神圣的东西是不应该被禁的,归根到底,并不是一个不是你爹妈,也不是她爹妈的老师跑出来,说一句:“不行!”然后就开始上演各种虐恋,甚至各种生离死别!

  不过很多高校,或者说是所有公办学校,都会在校规上明令禁止,并且所有老师都对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情乐此不疲。其实刘灸也理解,这种事情更多是为了平衡一下学生们的心理,毕竟男女比例的严重失调和贫富的两极分化加上现代人现实的恋爱观,并不是所有屌丝都可以找到女朋友,包括刘灸!

  事实上,刘灸也曾经被女生表白过,毕竟他的成绩如此的出众,还是可以吸引不少人的眼光!

  说到这个,刘灸依旧可以清晰地记得,那个精美的脸庞,娇小的身躯,娇羞地脸上浮起了一圈淡淡的红晕,在刘灸的桌面上留了一封信后便离开,而刘灸看着那个秀丽的背影慢慢远去,不禁有点痴迷!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拿出那几页写满清秀字体的情书,还有纸张上那淡淡的清香,心里老激动了!

  洋洋洒洒地几千字,无法就是写刘灸有多么特别,然后后面还有一句话就是:每次看到你都有一种想上去保护你的冲动!落款:小甜甜

  刘灸的下巴搁在桌面,双眼有些迷糊,笑着喃喃道:“什么你保护我,作为一个男人,不是应该我去保护你吗?”那一整天刘灸都笑得合不拢嘴,一副猪哥模样,心里都想着那个小甜甜,以及那个娇小可人的女孩!

  结果相约了见面地点之后,刘灸怀着激动无比的心情苦苦等待,背后却传来一个中性的声音:

  “喂!你就是刘灸吧!我就是小甜甜,做我男朋友吧!”

  刘灸蓦然回首,看到了一副啤酒瓶般厚的眼镜,和那满嘴的钢牙,一笑就银光闪闪,几乎要将刘灸给闪瞎了!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刘灸抬起头看着那几乎一米九大高个的身材,猛然想起那句话:有种想保护你的冲动!

  他不得不承认,她绝对有这样的实力。

  于是刘灸面对这种情况,却没想到退缩,毕竟他觉得作为一个男人,既然面对上了,就算对方是个芭比金刚,自己也得硬着头皮上,于是他思前想后苦苦斟酌,终于憋出了一句话:“多少钱一次?”

  然后回答他的是一个强悍如壮男的手臂扇过来的巴掌!将刘灸扇得七荤八素之后,那芭比金刚毅然转身离去!

  刘灸则如稀重负,心中想这个可能就是最好的结果,于是他在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再到大落,他自己觉得这样会使自己的心性更加的坚定起来!于是生活归于平静。

  临海市第一高中,比很多大学都大,而且里面的设施更让人感觉这不是一所学校,从台球室,K房,甚至学校后山那一片高尔夫球场,这完全就是一所上流社会的高端交际场所!

  不过这些事情都与刘灸无关,属于他的只有教室里的那个位置而已!

  一进校门就是一片很长很长的绿化带,两边都种满了树木,只有中间有一条比较宽敞的路。

  刘灸一直觉得周围这两片小树林是让一些有特殊爱好的情侣出来野合专用的,而且在这所如此自由开明的学校内,也不怕晚上会突然有个人跑出来,然后拿着小电筒毫不留情地照在两人身上,然后喊道:“干什么呢!”

  刘灸上课的任务很简单,睡觉,毕竟他已经没有必要去听课,如果有必要,直接问班上或者其他学霸拿笔记过来看一下,就已经足够!

  况且高三已经没有什么新内容可可讲,大多是回头复习以前所学的内容,然后就是各种习题,不过就算不做也没人会说什么。

  “你叫刘灸?跟我出来一下!”

  刘灸昨晚没睡好,现在睡得正香,突然被人叫醒,刘灸揉了揉眼,发现已经下课了,而眼前站着一个美女。

  是美女,凸凹有致的高挑身材,细致的脸庞,如雪般的皮肤,而且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披在肩上,不经意间撩发的动作更是诱人!脸上却不透露任何感情,始终给人一种冰冷冷的感觉,不过也正是这种拒人千里的气质,更加地吸引人!

  刘灸自然认识她,这就是学校里流传的四朵校花之一——林若溪,人不仅漂亮而且成绩也不错,再加上他老爸就是这所学校的校董都需要拉拢的人,虽然刘灸不知道她家的具体情况,但看上无需置疑,肯定是个有钱的主!

  “跟我来!”林若溪淡淡说道,然后就转身离去。

  刘灸也只能一脸疑惑地跟了上去。

  走出教学楼,那就是一个偌大的球场,旁边一条小路上停着一辆奔驰,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林若溪带着刘灸直接朝那男子走了过去,并且对那男子道:“坤叔,带来了!”

  “小姐,麻烦你了!”赵坤对着林若溪点了下头,然后转向刘灸,问道:“你是不是叫刘灸?”

  刘灸点了点头后,赵坤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看样子像是拍了好久但是却一直被保存的很好的照片,上面照的是一个火红色的玉佩,形状也像个火焰般,上面却布满了无数细密的裂痕,看着就好像随时都会碎掉的样子。

  赵坤随后开口道:“你是不是有个这样的东西?”

  刘灸点头道:“是有!”

  他自然看得出这玉佩,在他离开孤儿院那天,院长却给了一个玉佩给他,说是有人交代,刘灸离开孤儿院那天交给他。然后刘灸便一直带着,因为从院长口中得知,这个可能是刘灸的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个东西,这也是他对素未谋面的父母的唯一念想了!

  “能否拿出来一看?”赵坤问道。

  “我没带在身上,落家里了!”

  一听刘灸这样说,赵坤眼中透露着一丝警惕,然后冷冷地说道:“那没事了,你可以走了!”

  “哦.”刘灸简单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力气,心想着,这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人啊!不过他怎么会有自己的玉佩照片?难道这玉佩很值钱,想买回去收藏?刘灸摇摇头,他肯定不会卖,就算自己再穷再穷,因为在他的世界里,自己对父母的唯一念想就是那玉佩了,如果拿去卖,对他来说那就等于将自己的父母卖掉,刘灸肯定不会这样做!

  一看到刘灸的反应,赵坤眼中闪过些许敞亮,开口叫道:“等一下!”

  “又干嘛?”刘灸的不耐烦直接显露出来,完全不因为他们是有钱人所以就必须低声下气,如果是这样,这学校里的有钱人多了去了,那刘灸还能抬起头做人吗?

  赵坤额头冒出一丝冷汗,也难怪他这么谨慎,毕竟只是一个秘书,而自家董事长放言要在临海市找到一个故人的后代,名叫刘灸而且身上带着一个火红玉佩的人,消息一放出去,就有不少人前来冒认,叫拿出玉佩的时候又一个个都支支吾吾的用各种理由搪塞,甚至随便找了块红色的玉来冒充,毕竟能和他老爷攀上关系是临海市不少高官或者富豪家的梦想!而且男子偶然发现学校里有一个叫刘灸的,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打探,一听刘灸说没带在身上,自然又将刘灸划分为想要高攀的一类人里,只不过刘灸后来的反应让他有点讶异,加上看着刘灸这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心中更是认定了几分,但是他还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只是开口的语气多了几分恭敬:“刘先生,能不能麻烦你回家将这玉佩带过来?”

  刘灸则心中认定是这个有钱人家肯定又起了什么恶趣味,拿他开心,于是豪不客气地开口道:“滚粗!老子没空陪你耍!”说着就转身离去。

  “等一下...”赵坤连忙叫道。

  可是刘灸鸟都不鸟他,直接转身大步离去!

  “那我也回教室了。”林若溪淡淡说了一声,然后也离开。

  只留赵坤一人在原地擦着冷汗!赵坤心中已经觉得十不离八九就是他了,不过看刘灸的样子已经是被惹毛了,这下可不好交代了!

  刘灸憋了一肚子气,他不是仇富的人,但是有钱人又到处出来显摆到处而且狗眼看人低,这种人就却是可恨!

  睡意没了,连呆在教室的心情都没了!刘灸直接拨打了个电话,然后道:“雨田,出来喝酒!”

  刘灸想了一下,加了一句:“你请!”

  很多人都这样,自己没钱,却去看不起有钱人,但是刘灸却不是这种人,因为别人有没有钱都与他无关,那些人的钱又不会给自己,而自己更加不会没骨气到抱着这群人的大腿,喊着对方干爹干妈!但是如果惹到自己了,刘灸是绝对不会给他们好脸色,自己平时虽然有点怂,但那只是不想惹事,却是绝对不怕事!

  人可以穷钱,但是不能穷骨气!

  蔡雨田倒也是爽快的人,一听刘灸要喝酒,就连忙跑去以前常去的一个小饭馆,占了个好位置。

  看着刘灸一脸郁闷,然后蔡雨田开口:“老大,怎么了?”

  刘灸不说话,坐了下来直接拿起一瓶啤酒然后猛灌一通后,然后说道:“没事,喝酒!”

  两人喝闷酒是最无聊的,至少蔡雨田是这么认为,他自然也看得出刘灸有心事,不过也不多问。

  刘灸出了校门后,赵坤便一直尾随着他,跟到这个小饭馆,然后走了进去,在刘灸旁边坐了下来。

  “这里有人了!”刘灸瞥了赵坤一眼冷冷说道。

  赵坤强笑道:“刘先生,刚刚是我失礼了,还请原谅!”

  蔡雨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静静看着事态发展,而刘灸也不说话,这三人就这么各怀心思坐在一起,一个人喝闷酒很无聊,两个人喝闷酒更无聊,两个人干瞪着刘灸一个人在喝酒就是最无聊的了!

  “刘先生。”赵坤见刘灸没反应,于是开口说道:“我也是为了完成任务,无论是与否,都希望你拿出玉佩让我看一下。”

  “这里好脏,不适合你这种人来,还是回你的车子里呆着吧!”刘灸说道,一来是这人开始给刘灸的印象就非常不好,二来刘灸已经认定了这人是要打自己玉佩的注意,而自己是不可能将玉佩交出去的,所以无论哪一点,刘灸都没理由要给他脸色看。

  “刘先生...”赵坤其实心里也是憋屈的要紧,不过这事主要是因为他自己开始处理不当,所以也不怪刘灸,长呼了一口气:“对于我之前的行为,我再次向你道歉,我只需要看一眼,辨明真伪即可,如果你愿意配合,无论结果如何我会满足你一个我能力范围内的要求,作为酬劳!”

  刘灸很快喝完了一瓶啤酒,然后再开另一瓶的时候,有意无意地一甩,将啤酒盖子弹在赵坤脸上,然后刘灸装作没看到,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赵坤一时恼怒,毕竟他虽然只是个下人,但是何时受过这种憋屈,但是他还是个比较理智的人,强压怒火道:“刘先生,请不要太过为难我!”

  “妈蛋,这酒是人喝的?”刘灸喝了口酒,然后往地下喷去,然后大骂道。

  而那口酒正好吐在了赵坤的腿上,赵坤再也忍不住了,自己虽然之前处理不当,但是也已经低声下气了,刘灸还是这个态度。

  泥人还有三分火呢!

  “你...不要太过份了!!”赵坤站起来声音低沉地说道。

  这时候蔡雨田是看懂了,大手一挥,也站了起来然后边卷衣袖边说道:“要开打?好啊!来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