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海市,位于华夏大陆东边沿海,比邻云市,经济极为发达。经济的繁荣,带来的是医药、科技等行业的全面繁荣。

  而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下,一位少年处在一座高楼的顶端,俯视着楼下的一片繁荣,眉宇间透露着阵阵皇临天下的气势!

  这少年就是刘灸,不过什么繁华的都市,身处高楼,皇临天下都是他YY出来的,在别人看来,也不过是在郊区里一栋六层的居民楼的顶楼阳台上,光着膀子,左手还捧着一碗素面,一边吃着面一边傻笑的屌丝!

  “草泥马,干啥呢?!接电话啊!在打飞机吗?打飞机也能腾出个手来接电话吧...”

  这个雷人的声音正是刘灸的手机铃声,正处于极度YY中的他,被这突然的手机铃声吓了一大跳,只觉得手中突然一轻,回过神来,发现手中那碗面神奇地不翼而飞,接着楼下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咆哮身:“哪个狗日的!要死啊...”

  隔着六层楼的声音却依旧让刘灸吓得一下子怂了,连忙趴了下来,电话都没去接,更别提说探个头出去看看人有没有事,不过他也稍微松了口气,看那大叔骂人的中气那么足,应该是没砸中人!

  刘灸弯下身子小心走进屋里,生怕别人发现!

  “呼...”刘灸叹了口气,幸好没事,不过自己的晚餐就这么没了,想着随手拿过一包泡面,生啃。

  刘灸边啃泡面,边打开电视,播放的是一个叫赵什么主持的,名字太普通,刘灸也没记着,反正就是那熟悉敦厚的声音:“雨季到了,又到了交配的季节!”然后画面里开始了一片片雄性的厮杀,而镜头移动,却看到旁边一个比较瘦弱的雄性没有参与厮杀,而是在旁边和一个雌性在......!

  刘灸看着画面顿时觉得,多励志!这说明了,有时候努力不一定能得到,但是不努力--还真未必得不到!

  不过励志归励志,他看了看时间,又到时候出摊了!没办法,现在自己不努力就真的吃西北风了,这就是励志故事和现实的差距!

  他就读的临海市第一高中虽然叫第一高中,其实早就是一家私立高中,后面有几大财团支撑着,说到底就是一个贵族学校,能进去的人要么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直接挥一挥卡,刷掉六位数的学费,要么就是自己的老子在市里有着跺一跺脚整个临海市都抖上一抖地权利。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你是一个成绩很优秀的学生,那也可以进临海市第一高中。

  虽然说学校已经免除了他的所有费用,并且拿着为数不少的奖学金,但是他知道,今年高三了,读完今年,这些优惠基本都没了,虽然说很多大学也有类似政策,不过能不能轮得上还说不准呢!而且现在还有房租,水电费,伙食费之类!所以便在晚上出夜市卖烧烤,虽然赚不了几个钱,但是苍蝇腿也是肉啊!

  夜市,之所以被称为夜市,是因为在夜里才会热闹,但是并不是想市区里那样繁华,灯光璀璨,而是一种属于郊区的--什么人都有!

  i看正dm版章G节8e上酷匠J网o{

  刘灸看着每根贴满小广告的电线杆下,都会站在一个或者几个有多露穿多露的出来“卖”的,并没有觉得有多么出奇,毕竟都是凭自己的努力的一群人,只不过刘灸靠的却是猪肉牛肉,而她们靠的是自己的“肉”。

  “老大!”一个平头,模样也比刘灸大多少的男子喊道。

  开口的人叫蔡雨田,是一个街头小混混,虽然刘灸对混混什么的完全没有丝毫好感,但是对蔡雨田却是例外,他觉得蔡雨田肯定是个人才,就因为人家将自己小时候收小弟的梦想做到了!虽然就这两三个估计初中辍学出来整天无所事事的小孩子,但是人家也至少做到了啊!

  至于刘灸和蔡雨田是怎样认识的,那完全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不打不相识!

  那是一个青葱岁月,啊呸,也算不上什么青葱岁月,反正就是前一阵子,蔡雨田和往常一样出来收保护费,其实他背后也没有什么帮会,就单纯去收,不过他不和别的小混混一样收了钱就拍拍屁股走人。蔡雨田收了保护费后,就觉得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就必须帮人家做点什么,所以他经常在这边转悠,看看自己的保护对象们有没有被欺负的,自己好去保护!

  正好碰上刘灸第一次出摊,蔡雨田见他生面孔,于是上前道:“小子,第一次来吧!知不知道这一带很乱?”

  刘灸却是不鸟他,自顾自地帮自己的第一个客人烧两串牛肉串。

  蔡雨田见刘灸没反应,对那个正在帮衬刘灸的脸上长满雀斑身材臃肿的女生瞪了一眼,然后喊道:“吃什么吃,身材都肿成这样了,还吃?!”

  蔡雨田顺利赶走了刘灸的客人,却让他不爽了,刘灸微微皱着眉头道:“这两串牛肉串已经烤好了,给!”说着将牛肉串递给蔡雨田。

  蔡雨田觉得是自己的威吓起作用了,认为刘灸这是在讨好自己,于是接过牛肉串,吃了起来。

  “两串牛肉串,一共五块!”刘灸对着蔡雨田伸手道。

  “嘎?!”蔡雨田想不到刘灸竟然反过来问他要钱!于是开口:“我特么还没问你拿保护费,你倒问起我要钱来了?”

  “你不想给?”刘灸打量着蔡雨田问道。

  “不给你又怎样?打我啊?!”

  可是蔡雨田刚说完,刘灸就扑了上去,由于刚下过雨,路比较滑,一下子将蔡雨田扑在地下,什么话都不说,握起拳头就一顿暴打!

  蔡雨田不知道为什么刘灸看起来身子比较单薄,但是力气却出乎想象地大!死死的压制蔡雨田,拳头就不停地往蔡雨田脸上揍去!

  知道警察来了,却断定为民事纠纷,只是简单调解一下,然后便离去。

  于是蔡雨田肿着半张脸,喊着让刘灸不要走,自己回去叫人!

  可是把人叫来了,刚到回到刘灸的摊子前,可是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刘灸又扑了上去,依旧是一顿暴打!

  带来的几个小弟,怎样拉都拉不开他,那板凳棍子什么的往刘灸后背砸,刘灸却是个没事人似得,反正就是一味地对着蔡雨田暴打!

  结果是两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进了医院。

  于是蔡雨田打心底开始佩服,甚至崇拜起刘灸来!打人不管别人死活的人他见多了,那是一类狠人!而刘灸却是另一种人,反正就是打起人来,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管!虽然蔡雨田找不到一个适合刘灸的词语来形容,但是这类人必须是最狠的!

  出院后他还特意试了试,让自己两个小弟用棍子在自己后背敲一棍,不过结果却是疼得死去活来,于是心中更加坚定了对刘灸的崇拜!

  在蔡雨田的一本名为《黑道人生--论混混对社会发展的必然性》的日记上对他俩认识的过程是这样写道的:

  那是一个青葱岁月街上簇拥着或成双或只影形单的脚步一场细雨过后却洗刷不去属于这个世界的纷扰与内心的缕缕羁绊到处弥漫着着初夏的气息还有青草独特的清香啊!我看到了什么那个拳头属于男人的拳头我想被他揍着也是幸福的我想跟着他于是我心甘情愿地被他推倒虽然很粗鲁但是我却感觉得到他心中的温柔因为我知道他心中的想法就是我以后真正要走的路啊!我的老大在我心里你就是我的那个唯一

  这个故事在很多年后也被一群文艺青年疯传,更是成为了混混史上的一段佳话!

  刘灸看了一眼蔡雨田,道:“干嘛,说了别叫我老大!”

  蔡雨田却是自动忽略了刘灸的后半句,对着他挤眉弄眼道:“上次不小心买中了彩票,虽然不多,但是也有一千来块,要不要...”说着看向那些穿着暴露的风尘女子。

  刘灸自然知道这家伙想干嘛,不过心里却难以平衡,自己赚几个晚上的钱,那些人捞一票就有了,一晚来个几次,就几乎相当于自己的一个月卖烧烤收入了!他也想去啊,只不过却没有那个资本。

  现实就是这样,刘灸不止一次幻想,某一天,一辆奔驰房车开到自己面前,然后下来一个穿金戴银,反正就是一副很有钱的模样的男子,对着刘灸说道:“孩子啊!我是你爸爸!”

  刘灸也不止一次跑去垃圾堆,或者某些人烟稀少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找到某些宝物,让他一下子变成高富帅,或者拥有什么异能也好啊,不过自己身上还是有一些特别的地方,比如自己的脑子特别好使,只要想记住的东西,只需要看一遍,就能记住,不然,怎样以学渣模式达到学霸的成绩?!

  可是无论他如何瞎转悠,还是逃脱不了这个出来卖烧烤的命运!

  所以刘灸还是摆摆手道:“算了,你还是自己去玩吧,我还要谋生计呢!”

  蔡雨田自然不是如刘灸心中那般想,而是觉得自己的老大太强大了,面对诱惑却无动于衷,虽然生活如此苦逼,但是在他眼中,刘灸也是一群苦逼里闪闪发光的那个人!

  在蔡雨田另外一本《追寻偶像的脚步--老大的人生牛逼闪闪》里面为此即兴作了一首《忆仙姿·苦逼》内容如下:

  常与这厮相依,红尘丝毫不理。

  敢问其所欲,却道御姐萝莉。

  苦逼,苦逼。

  心念某位人妻。

  夏天的天,就像女人的脸--说翻就翻!旁晚的时候看着天还算晴朗!这不,不过刚刚入夜,就狂风骤起,看来得有一场大暴雨啊!

  刘灸无奈,今天都还没开市呢!不过没办法,只能回去了!

  刚刚回到楼下,突然一个角落里传出一个洪亮的声音:

  “你是刘灸吗?”

  刘灸着实被吓了一跳!

  就在楼梯底下蹲着一个人,而且楼道灯光晦暗,刘灸还以为是谁那么没公德心,随手将这么一大包垃圾丢在楼梯底下呢!不过随后这包“垃圾”却突然开口!

  那人走出阴影,刘灸这才看到是个人,目测这人年过花甲,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一双眼睛在晦暗不明的夜里竟淡淡泛光!

  不过刘灸没有注意这些,深呼吸一下,缓了缓:“你是谁?”这个奇怪老头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字,而且还认得自己,不过刘灸却在脑海中快速翻找了一遍,确定以前不认识这个人!

  “中秋快到了...”那老头淡淡说着。

  刘灸一阵无语,这老头说这莫名奇妙的话什么意思?该不会是中秋节快到了,所以得找家人团圆什么的?难道这个是自己失散多年的爷爷吧?!看着这行头,破破烂烂的,估计还得要自己养。

  而那老头继续道:“中秋那晚,如果你觉得难受了,就吃下它!”说着老头递给了刘灸一个小木盒。

  刘灸狐疑地接过,然后自顾自地打量起来,这木盒巴掌大小,黑漆漆的,让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不过却不知道木盒是用什么材料做的,散发出阵阵淡淡的香味。

  “这个...”刘灸刚刚抬起头,想问这个是什么玩意,不过面前的老头却不见了!

  没有丝毫的预兆,甚至没有一丝脚步声,就像原地消失了一般!

  刘灸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随手将木盒揣进兜里,快步上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