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OSS

  吴聪无奈的笑了笑说:“如果你觉得自己有实力能和范建辉的哥哥抗衡,那你就去揍他啊。”

  吴聪说完,宿舍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或许他们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下午的训练依旧很还是那么的枯燥,训练到了一半,教练喊了我的名字。

  “铁蛋儿,出列。”

  当时我就草了,怎么我叫铁蛋儿的事连教练都知道了?班里的同学听到我叫铁蛋的名字后,都在那偷乐,我他妈现在都快成为八班的笑柄了。

  我一溜小跑的走到教练身边说道:“报告教练,有什么事吗?”这报告的规矩也是这个小矮子告诉我们的,只要和他说话先打报告,估计这孙子在部队里被当官的训的够呛,现在终于有自己当官的时候了,所以也以军队的要求来要求我们这些苦逼的学生。

  小矮子教练对我笑笑,露出了他那一嘴小白牙,小矮子的笑让我感觉很淫荡。

  教练指着身后不远的大树说道:“铁蛋儿,你的老乡来找你了。你去那找他去吧。”

  我掏掏自己的耳朵问道:“什么?老乡?”

  教练:“对,快去吧。”教练的表情有点献媚,让我感觉一阵恶心。

  我看着不远处的大树下站着一个身穿绿色军装的人,心里一阵失望,我还以为是村长的千金来找我了呢,原来是他妈一男的。

  我跑到那棵大树下喊道:“报告!”

  身穿绿色军装的人转过身笑骂道:“报个毛的道。”

  我仔细端详了一会这个当兵的,这个人的身高和我差不多,也在一米七五左右,平头,黑黑的脸蛋显得很健康,绿色的军装却掩饰不住身上爆炸性的肌肉。

  这个当兵的也在打量我,我们对视一眼,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我失声道:“表哥!”

  这是我表哥李天一,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当兵了,有的时候过年也回老家住上个十天半月的,或许部队忙,我们到现在已经有五六年没见了。

  表哥笑了笑说道:“刚才我在看你们学生训练,村长家的女儿认出了我,我一问才知道,原来你也来省城上学了。而且,我还听说,你在村里。。。。”表哥的话没说完,脸上带着满满的疑问。

  “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就是在地里抽烟呢,然后把村子里的一片苞米地给点着了。然后就来到省城了,两年没回去了。”

  “出来也好,最起码省城的学习条件比我们乡下要好的多,怎么样?在这里还习惯吗?”表哥关心的问道。

  我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说道:“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才来第一天。”

  我揉脑袋的时候表哥看到了我脑袋上肿起的几个大包骂道:“他妈的,是不是你们教练打你了?”

  “没有没有,是同学们打架弄的!”

  “怎么就被打成这样了,你怎么不去找教练呢?”

  我无奈的笑了笑说:“人家人多,而且他哥哥还是混的,我哪惹得起,人家还让我一星期交二百块钱保护费呢,要不就天天揍我,一直揍到我不上学为止。”看到表哥的军衔上的星星,我知道有救了,虽然本屌丝不知道什么军衔牛逼,但是我知道有星星的肯定是当官的。

  表哥从口袋中拿出香烟,然后扔给我一包,然后自己点燃一支说道:“你告诉我是谁,我找人收拾他。”

  “算了吧!他的哥哥是跟十三爷其中的一个混的,我们惹不起。”说完,我也打开了表哥给我的香烟,我抽了一口,感觉味道不是一般的好,再看看烟盒,卧槽。中华!

  “又是十三爷!我调到这里听到最多的就是十三爷,不就是黑社会嘛,有什么了不起的?”表哥愤愤不平的说道。

  “我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吧,实在不行我不上这个学了,我出去打工去也不错啊!”

  “不上学永远没出路,要是你不上学了,不如来部队当兵,现在当兵的待遇可是不低哦。”

  我算是看出来了,表哥估计也不敢轻易惹这个叫十三爷的组织。

  刚见面就给表哥添麻烦事,于是我换了话题:“表哥,你现在在部队里算什么军衔,管多少人?”

  表哥噗嗤一笑说:“什么军衔不军衔的,少校,副营长,能管多少人?”

  “我听说你以前不是在云南当兵的吗?好像还是特种兵,怎么现在调到这里了?”

  表哥叹口气说道:“执行任务的时候摔断了腿,现在腿脚有点不好,阴天下雨腿疼的不能走路,不适合在一线战队,所以就调到这里了。”

  “哦。。。”看到许久不见的表哥,我和他之间陌生了许多。

  突然,表哥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铁蛋儿,我告诉你,现在这个社会有一种人是拼钱,拼权,拼爹的,还有一种人,是拼命的,没事我们不惹事,有事了,我们不怕事就行了。”

  @r更g4新最。1快上》C酷/;匠网

  “可是,我们是农村来的,人家本来就是省城的人,而且人家的哥哥。。。。”

  话还没说完,表哥打断了我的话:“你要记得,铁蛋儿的含义就是无坚不摧,因为你是铁蛋,你打不过还能跑,他们不一样,他们的家在这里,你有什么可怕的,你要相信,名叫铁蛋儿的乡下小伙子,有一天也能够成就大事。”

  本屌丝看看手中的软中华,在看看表哥肩膀上两毛一的军衔无奈的叹口气说道:“算了,我回去军训了,我的事情自己解决。”

  在以后的几天里,我成为了所有军训学生中最最轻松的一个,因为表哥经常会将我叫到办公室给我讲解一些擒拿格斗的技巧,也一直告诫我,名字叫铁蛋儿的我,有一天也能够成就大事。

  时间过的飞快,军训要结束了,我也跟表哥学到了一些擒拿格斗的皮毛,但是表哥的教导让我终生难忘。

  临走前,表哥将我叫到办公室。

  表哥思索了一会说道:“实话告诉你,我的腿就是被十三爷中的老大打断的,不是我怕他们,也不是我不敢和他们对抗,而是因为我现在身在兵营,还算部队的人,所以我无能为力。如果什么时候别人不叫你铁蛋儿了,到时候你来找我,我介绍一些人给你认识。”

  听到表哥的腿是被十三爷中的老大找人做的,我的内心也开始变得不平静起来,“如果,我也想在社会上混,你觉得我是那块料吗?”

  表哥笑了笑说:“我还是希望你能好好上学,不要胡思乱想,如果有一天你走投无路了,可以来找我当兵,我可以做你最后的保障。”

  军训结束了,我愤愤不平的回到了学校。

  学校也不是没有一点人情味的,到了学校以后,老师让同学们回家休息一天,隔天上课。

  我们班的学生都向学校外跑去,只恨爹妈少给了两条腿,但是刚走出教室,我被别人叫住了。

  我回头一看,叫我的是范建辉,为什么这孙子谁也不找,偏偏找上我了?

  “有事吗?”

  范建辉习惯性的笑笑说:“来上学的时候记得拿上二百块钱的保护费,要不后果你懂得,其他人在军训的时候我都通知他们了,给不给你自己看着办。”

  我有些着急的说道:“我就是一乡下来的穷,哪有那么多钱,学校里有钱的学生那么多,你需要钱可以和他们要啊?”

  “我就是觉得你们农村人好欺负,行么?”听到范建辉给出的答案,我真想走过去踹他两脚,但是这孙子身边总是有人跟着,我一个人也打不过来啊,。

  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范建辉继续道:“开学的时候,我在学校门口等你,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交钱,要不就挨打,你还有最后一个选择就是退学。”说完,范建辉走了。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我。

  范建辉走了,黄屌丝也走了,我独子一人渐渐的向家中走去,我就是一屌丝,父母经常不在家,年迈的奶奶手里也没什么钱,我总不能一周跟奶奶要二百块钱来交所谓的保护费吧?

  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我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城市中,城市太复杂了,复杂的让人着急,复杂的让人揪心。

  在雨中走着,突然身后一声汽车的鸣笛声响起,我才发现我已经走到了马路的中间,急忙向旁边的人行道上动了动,但是可恨的是,汽车的鸣笛声一个劲的在我旁边响起。

  我回头看了一眼,汽车的车窗也落了下来,汽车内有一个人头在跟我打招呼:“杨铁蛋儿?怎么不坐车呢?”

  卧槽!汽车里和我说话的人居然是顾婷婷!

  没想到这娘们儿家真有钱,才上高一就自己开着车来上学。

  顾婷婷向我招招手说道:“愣着干什么呀,再不上车你就成落汤鸡了。”

  对于我这个屌丝来说,美女的诱惑对我来说还是相当巨大的,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一头钻进了车里开始意淫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