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屌丝松开猛的挣脱了无扶着他的手骂道:“张扬,亏你一米七五的大个子,原来你这么胆小怕事,你说你这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卧槽,我今天已经告诉你有血光之灾了,你不听,能怪谁?自己惹了事自己不去解决叫我去帮你解决?你看我是那块料么?”听他这么说,我也火大了,老子吹牛的本事不在任何人之下,但是叫老子动手,那不是让老子找刺激的么?

  黄屌丝白了我一眼然后就不跟我说话了。

  下午什么屁事都没有,打扫了一下午的卫生,回到家困的什么似得,撸了一管,然后就躺在床上就不省人事了。

  上午,七点半,学校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人。

  我们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大巴,终于来到了一个秘密基地,听说这里的人很野蛮。

  下了车,教官过来接我们。

  我们的教官是一个身高一米六五的年轻人,年龄最多二十三岁,黑黑的小脸蛋,瘦弱的身材,即使我自己估计也能一拳打的他趴在地上满地找牙。

  教官看着我们笑了,而我们看着面前的教官,笑疯了。

  教官用一口不知道是哪里的家乡普通话说道:“我在笑,我终于成为了你们的教官,不知道你们在笑什么呢?”

  黄屌丝真是黄屌丝,嘴贱的不行不行的,只见黄屌丝做出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军旅动作,坐在了地上说道:“我们在笑,这个教官不给力。”

  》`酷(:匠“网¤永久免P*费$☆看!9小说

  “给力是什么意思?怎么才算给力呢?”

  “教官大人,看看您的身高,您对自己真的还有信心吗?”说着说着,黄屌丝变了口味“俺们都以为自己的教官是一个人高鸟大的人,没想到啊,没想到。。。”

  教官似乎对自己的很高很不满意,但是教官毕竟是教官。只见教官走到黄屌丝的身边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们的一切由我来支配,不管你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在这一星期之内,任何人说话都不好使。”

  说着,教官踢了踢黄屌丝的腿说道:“围着操场跑十圈。”

  当时黄屌丝就我了个去!

  只见黄屌丝站起身说道:“卧槽!部队都没这么干的,你这是变相体罚你知道不?我、们做了三个小时的大巴过来,还没喝水尿尿呢,你就这么体罚你的学生?你小心我告你去啊。”

  教官好似无奈的撇了撇嘴然后毫无预兆的抬起腿一脚踢在了黄屌丝的胸口,只见黄屌丝的身体向后飞行至少三米,然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

  黄军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嘴上不甘的骂道:“草泥马!”

  教官走到黄军的身边刚要动手,我说道:“教官,我们是来这里军训的,不是让你虐的,请自重。”

  教官冰冷的眼神看着我,看的我心里发凉:“你是要打抱不平?”

  “不是,我们来这里是军训的,不是让你来这里虐的。”没别的话,我只能这样说了,希望能帮住黄屌丝一把。

  教官听着我的话,走了过来,我心里一阵紧张,卧槽!这孙子不会要揍我吧?

  教官指着我的鼻子狠狠的说道:“你和他一起跑!”

  卧槽,我只能无奈的拉起重伤中的黄屌丝慢悠悠的在操场上跑。

  一边跑黄屌丝一边说:“扬哥,真爷们,真义气!这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好兄弟啊。”

  “卧槽,你以后说话注意点行不行?差不多算了,要是有一天你死了,你肯定是被你自己这张嘴给骂死的。”

  “扬哥,你也知道,我这张嘴就是这么不值钱!”

  一上午,我们都在练习简单的立正,稍息等这些小儿科的东西,部队还给我们分配了宿舍,宿舍里的被褥都是崭新的,当我们累的跟狗似得躺在床上的时候教官在宿舍的楼道里扯开嗓子说了一句我至今难忘的话:“这些被褥是学校给你们买的,三百块钱一套,你们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被褥,等军训结束后,你们可以将他带回家。”

  卧槽!就这么一床破被褥还要三百块钱?我草,我看这东西最多值五十块!学校也太他妈坑爹了吧?

  吃完中午饭,范建辉和班里那几个不良少年来到了我们宿舍。

  范建辉坐在我身边抽出一支烟自顾自的抽着,说实话,这孙子坐在我身边,让我顿时感觉亚历山大,这孙子不会揍我吧。

  抽完烟,范建辉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叫张扬,别人都叫你铁蛋是吧?”

  “是!怎,怎么了。”紧张的我,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范建辉说道:“别紧张,也没什么事情,也不是针对你一个人,你们宿舍的人听好了,回到学校后,你们宿舍每个人每星期给我一百块钱保护费。如果你们交了这个保护费,以后你们有事了,我管,要是你们不交,你们有事了,别找我,没准我还揍你们呢。”

  “可是,可是我是走读生,一个月也没有一百块钱怎么办?”确实,本屌丝经常身无分文。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到时候不给保护费,你们全完蛋。”说完,范建辉准备去其他的宿舍传达消息。

  黄屌丝说道:“老子有的是钱,就是不给你。”

  即将出门的范建辉返了回来说道:“我就看你他妈的不顺眼,你他妈的再说一遍?”

  我从床上也站了起来拉住范建辉说道:“犯贱,差不多算了。”卧槽。我发誓其实我想说的是范建辉的,没想到心急之下喊成了犯贱。

  我话刚说完,犯贱的耳光也到了我的脸上,我的脸顿时变得火辣辣的。我还想说话,范建辉身边的三个人走到我身边对我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我心里一直告诫自己,不能倒下,千万不能倒下,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范建辉适时的一脚将我踹倒在地,范建辉的三个小弟就开始跺我的脑袋。

  打了一会,他们好像打累了,然后范建辉一脚踩在我的脑袋上说道:“告诉你们,保护费不给就是这个下场,说着,范建辉也从我的脑袋上跺了一脚。”

  我躺在地上,忍着身上的疼痛向四周看了看,宿舍内其他的十一个人也在呆呆的看着我,他们的眼中也满是恐惧,一向喜欢说话的黄屌丝此刻也变得鸦雀无声。

  范建辉蹲下身对我说道:“回去上课的第一天开始,你每星期给我交二百块钱,交的起,就交,交不起,我就天天打你,一直打到你不上学为止。”说完,范建辉心满意足的走出了宿舍。

  范建辉刚走出宿舍,宿舍里的人七手八脚的将我从地上抬了起来,由于他们一直在跺我的脑袋,所以现在有点晕晕的感觉。

  黄屌丝从口袋中抽出一支烟放在我嘴里给我点燃说道:“对不起啊扬哥,又是因为我。”

  “没事!”

  “可是,开学了怎么交保护费啊?钱是有,但是我一周的零花钱也不过才一百块钱而已。这个范建辉也太霸道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大胖子,胖子的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重在一百公斤以上。我记得他的名字叫吴聪,

  黄屌丝说道:“你这么大的个子,这么强壮的身躯,你上去压也能压死他。你怕他干个毛啊。”

  “我听说,这个叫范建辉的,他哥哥好像是给十三爷的一个大哥做事的,我们惹不起的,即使市政府的首脑来了,也得多少给十三爷一点面子的。”吴聪为难的说道。

  这已经是我不止一次的听人说起十三爷了,本屌丝抽了一口香烟问道:“到底什么是十三爷?”

  叫吴聪的胖子好像看傻逼的看着我说道:“你连十三爷都不知道?”

  “不知道。”本屌丝知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吴聪走到宿舍门前,关上了宿舍的门说道:“我们S市是省城,但是我们也是一个市,在我们H省有十一个市,还有一些地级市,在H省有这样一个排名,占据S市的是十三爷里的老大,到底叫什么我也不知道,然后以此类推,最垃圾的老大也就是排位第十二,十三的老大占据着一些县城和一些地级市,但是H省只有十三个老大,在H省,这些老大无论在黑道还是在白道上,可以说是说一不二。”

  身在省城的黄屌丝也问道:“那,这个范建辉到底是什么来头?”

  吴总看了看宿舍的门说道:“听说我们班这个范建辉在小学的时候还是三好学生,但是到了初中以后,他开始召集自己的兄弟,成立自己的小帮派,开始收保护费,至于他的来头,具体我不知道,但是我听说,他的哥哥在跟着十三爷中的一个老大做事,而且他的哥哥在组织里身份还不一般,传说中,范建辉以后肯定也会加入他哥所在的那个组织。”

  “卧槽,那他昨天打我,和今天打了扬哥这事就算完了?”黄屌丝愤愤不平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七道说:

进来的记得 撸一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