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家私人医院。

  “医生,她怎么样?”宇问。

  “病人有很强的免疫力,她可以免疫一切毒,但这个伤口太大了,令她失血过多,而且,病人以前能不能醒来就得看病人有没有求生意识,有可能几个月后会醒来,也有可能......永远都醒不来了。”医生镇静的说完。

  病房。

  上官一家还有枫和皓都在影的床边。

  沫沫,我亲爱的妹妹,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快点醒来吧......by:宇;姐姐,你今天早上干什么了,怎么会这样?姐姐,你快点醒来吧........?by:玲;影宝贝,我一直没告诉你,宇就是你哥哥,但,你还是知道了,快点醒来吧,爷爷不能没有你......by:上官穆;影儿,你快点醒来吧,你不醒来,我怎么办啊......你忍心让你老公一人终老一生吗?还有,他,又是谁?by:枫;影,你怎么会这样?快醒来吧,我们都离不开你......by:皓........................5个月后...................................“唔.......”躺在病床上沉睡了许久的人儿终于睁开了眼睛。

  “影儿,影儿你醒了?!”伏在床边的银发少年惊喜的说。

  “嗯......”她似乎说不出话了。

  “医生!医生!影儿醒了!影儿醒了!”枫跑出病房,焦急的去找医生。

  “嗯......病人的求生意识使她苏醒,但病人的嗓子可能暂时说不了话,而且可能无法进食.........”

  “嗯,好的,我知道了。”

  “咳咳咳.........咳咳.........”影突然剧烈的咳着。

  “影儿!影儿你没事吧?!”枫将影抱在怀里。

  “(水.......我要喝水........)”影真的说不出话来了,但枫却看出了影的口型,拿出勺子喂给她,但根本喂不进去。

  “医生,怎么办?”宇问。

  “这........病人现在就算是输流食,也有可能输不进去..........”

  “那怎么办?”玲问。

  枫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在医生的耳边说了几句,医生无奈的说,“哎,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没办法,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了,试试看吧........”枫的脸上泛出了可疑的红晕。

  而大家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枫。

  枫直接无视大家,坐到影的身边,将影抱在怀里,自己喝了一口水,然后朝着影的唇,直接吻了下去............“唔...............”影惊讶的看着眼前放大的枫,半晌,才反应过来,回吻过去,将水喝了下去。

  宇在一旁微笑着看这这一幕,他早就知道了枫的身份,也向所有人说明了自己的身份。

  一个星期后......“唔......还是外面的空气好啊!”影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傻瓜,那当然了,现在是上午7:00,影宝贝,想去哪儿?”枫温柔的说。

  “咦?!才7点吗?那就去学校吧!”

  “啊..........我不要啊........”玲欲哭无泪。

  “我就要去!!!”影说。

  几分钟后,樱灵学院影淡粉色长发微卷着披泻下来,显得有些慵倦和叛逆。脸上的表情冷若冰霜,被长睫毛盖着的紫色双眼闪烁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光,却深藏着不易察觉的忧伤,用冷酷深深掩着。那高窄的鼻梁,秀气中带着冷漠。咬着几乎无一丝血色的唇,似雪的脸上显出几分苍白。一条闪着细小水钻的黑色吊带短裙搭着一件小巧的牛仔披肩,配着一双黑色的抽折高筒靴。

  玲身穿白色的长袖衣服,淡蓝色的短披肩外衣和同样颜色的百褶短裙,一条白色的腰带系在腰间加短短的流苏。橙色的长发长到腰间,用白色丝带系了一部分的头发,长又密的睫毛像把小扇子,留著长到眼睛且被分到两边的刘海。整个人散发著热情,似乎能把一切融化掉。

  “哇,你看,影公主和玲公主她们来了!”

  “是啊是啊,影公主都好久没来了,想死我了!”

  “对了,新闻里有说哦,影公主是受伤了,今天刚出院!”

  “……”

  影和玲一来到学校就听到这些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众人像是看猩猩一样看着影和玲,她们两顿时无语至极。

  到了班级,班主任老师已经在讲台上束手无策。

  四人刚坐下,校长就出现在班级门口,和老师说了几句,只见老师回到班级,大声说道。

  “咳咳……同学们安静一下!”老师停顿一下,同学们安静了好多,她继续说道:“我们这周就是一年一度的校庆晚会了,想必同学们都很兴奋,希望同学们可以在校庆晚会上玩得开心!”老师一说完,下面就传来众人的议论声。

  “校庆晚会来咯,想必有很多帅哥。”

  “嗯啊,真是期待啊,也有很多美女的。”

  “……”

  四人没有多大的反应,习惯了吧应该是……

  夏樱兰和简惜研看着影和玲那平静的样子,怒气又增加了一分。

  离校庆晚会还有三天的时间,影和玲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平静的上学,吃放,回家睡觉。

  “上上官魅……魅影,上官……烨玲,有有人找!”这天,影和玲一来到学校,一位女同学紧张不安的说道。

  “谁找?”玲冷漠的说。

  “不不知道……她……她说叫……叫你们到到后山……找……找她们!”报信的女孩一说完就溜走了。

  “我们有那么恐怖吗?为什么她看到我们说话都结结巴巴了?”玲郁闷的问。

  “我怎么知道,去后山看看吧!”影说完,自顾自的走了。

  “喂。等等我啊!”玲追了上去。

  后山。

  “喂,是你叫我们来的,怎么?怕了,躲什么躲啊,出来,本小姐的时间是很宝贵的!”玲一到后山没看到人,便放下狠话。

  “切。谁谁说我们怕了!”之间夏樱兰和简惜研有点心虚的从树背后走出来。

  “又是你们,我说,你们两怎么就那么有闲情逸致啊?”玲很无语的说道。

  “切,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看你们两是活得不耐烦了!”夏樱兰不怕死的说道。

  “是有点活得不耐烦了,你能拿我怎么办?”玲轻蔑的顶回去。

  “你!来人!”夏樱兰一看斗不过他,便叫人了。

  ‘刷刷刷……’十几个黑衣人把影和玲围住。

  夏樱兰嘲笑的说道:“怎么,怕了吧?别以为你是什么英国皇室公主就了不起,照样比不上我们五大家族!”

  (PS:这俩二货还不知道她俩的全部身份)

  “哟,你以为你谁,别以为你画个眼影你就是大熊猫了,别以为你插两根葱你就装大象了!”玲讽刺道。

  “你你……”夏樱兰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简惜研的脸色也好不到那里去。

  “我什么我,没见过美女啊,就算没见过也不必那么激动!”玲自顾自的说。

  简惜研放下狠话,说道:“别跟着两个贱人废话,来呀,把她们往死里打。”

  ‘啪’简惜研刚说完,玲一巴掌就打在她脸上,简惜研眼中燃烧着怒气。

  “看什么看,打啊!”简惜研命令那些人。

  “哼,跟我们斗,你们还嫩着呢。”玲轻蔑的说到。

  语毕,影和玲都拿出自己专用武器,鞭子……不到一分钟,那些黑衣人全都趴下了。

  夏樱兰和简惜研在一旁目瞪口呆的看着。

  “哼,要杀我们,先查查我们的底,别有第二次,这次我们且就放过你们!”说完,留给夏樱兰和简惜研一个潇洒的背影。

  殊不知,在班级的枫和皓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

  皓忍不住怒吼道:“说!今天早上有看到上官烨玲?”

  一个女孩胆怯的说到:“夏夏樱兰和和简惜研找影影公主和玲公主,到后山……”刚说完,枫和皓飞也似的冲向后山。

  刚好,影和玲从后山出来,看见枫和皓。

  枫焦急关心的问道:“夏樱兰她们没把你们怎么样吧?”

  “放心,没有!”说完,影给枫一个安定的微笑。

  枫迫不及待的将影拥入怀里,低声说道:“不要离开我,知道吗?”影心中流入一股暖流,靠在枫的肩上,点点头。

  皓和玲则在一旁暧昧的打情骂俏。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后山上还有夏樱兰和简惜研两个人,她们看不惯自己心爱的人和别的女人打情骂俏。

  哇咔咔,又是新的一天啦。是哦,离校庆晚会又近了一天了。

  “影儿,我现在突然有点期待了!”玲露出水灵灵的大眼睛说道。

  “汗颜,不要激动,神经病!”影无语***。

  “明天就是了,我们今天去选礼服好吧?”玲征求影的意见。

  “喂喂喂,你还嫌你的衣服不够多呀?!还买!”

  “哎呦,我的好姐姐,就去嘛~”

  “好吧,走路去吧!”语毕,影拎起包包,便走出门去了。

  “嗯!”

  唔……大街上两位耀眼的美女走在大街上,让路人大饱眼福啊。

  “彼岸花”贵族商场内。

  玲走进去,便对服务员说,“叫你们的经理过来,我要见他!”

  “我们的经理不是你想见就想见的,你要买什么自己看嘛!”服务员不屑的说道。

  “哦?是吗?你们的经理是打牌啊?总裁都没有那么尊贵吧,我说叫他出来,你去叫就是了,怎么这么罗嗦啊?”玲也有些不开心。

  “哼……你等着,等会儿被我们经理骂,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说完,那个服务员就去叫了。

  “谁啊?叫本经理出来有什么事?”一个带着眼镜成熟稳重的男生走了出来。

  “哟,漠经理,看来,请你出来,很费劲啊。面子很大嘛你!”玲有点带着讽刺的说道。

  “哦?是你叫我出来的,既然我出来了,你应该告诉我你是谁吧,不然我就叫保安了!”漠经理也不是吃素的。

  “你去叫啊,连本小姐都不认识了,我看你这个经理当腻了吧!”说完,玲就转过身来。

  漠经理顿时目瞪口呆,结结巴巴的说道:“董董事长,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董事长原谅!”

  旁边的服务员也大吃一惊,什么?这个年纪轻轻的女生,竟然,竟然是董事长。今儿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嗯哼?现在来说知错了?刚刚口气还很大的嘛。真实的,一个小小的经理脾气都这么大,那你的上司岂不是要飞上天了。?”玲用咄咄逼人的口气说道。

  漠经理深吸一口气,顿时感觉凉飕飕的,整理一下,说道:“董事长,我以后再也不会了,请董事长给我一次机会!”

  “机会?机会不是想来就来的,‘彼岸花’里不需要你这种经理和你这种服务员,你们可以走了!三秒钟,从我面前消失!”玲也瞥了一眼站在经理旁边的服务员,冷言冷语的命令道。

  漠经理知道这位董事长是说到做到的,便也不再说什么了,就收拾东西,离开了。

  一直沉默的影,开口说道:“好啦,我们自己挑礼服吧!”

  “嗯,好啊!”说完,两人就走上二楼区。

  “玲,这件橙色的很适合你!”影手里拿着一件淡橙色的礼服对玲说道。

  “嗯,你说的也对,那我就这件吧。”玲继续挑着衣服。

  过了一会儿,玲拿着一件粉色的短裙裹胸礼服给影,说道:“嗯,这件不错,就这件吧?”

  “好,玲帮我选的,我都喜欢!”影微微一笑。

  “嗯,那去买单吧!”两人买完单,便随便找家餐厅吃了饭,回家去了。

  夕阳的光辉笼罩了整片天空,呈现出一大片的火红,上班族的人们正在拥挤着公交车。

  影和玲悠闲的开着跑车去参加校庆晚会。

  “影,你说,等会儿校庆晚会会不会很有趣啊?”玲有点期待的说道。

  “前几天你就一直张口闭口都是校庆晚会,我说,有必要吗。”影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

  “很有必要,我今天啊,一定要让夏樱兰和简惜研出出丑,看她们还得瑟什么。”玲胸有成足的说道。

  “唔……你这么说的话,我也很期待哦。”影微微一笑。大厅。

  影淡紫的双眸如水一样纯净,鼻子十分标致,嘴小巧。长长的一头粉色秀发像一条粉色的瀑布,上面还有一枚白色的发卡。

  身穿粉色吊裹胸短裙,裙上有一个大蝴蝶结,下摆还有一圈蕾丝,身外披着一件粉色迷你小外套,淡雅的手上提了一个淡粉色的包包。脚上穿了一双粉色的高跟鞋。看起来又气质和优雅。

  玲,微带着红色的皮肤看起来是那么健康,淡肏色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魔鬼般惹火的身材,一头橙发出耀眼的光芒,修长的腿穿着一条橙色的超短迷你裙,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嫩。

  夏樱兰穿着一件豹纹的裹胸衣,和一件紧紧只能抱住**的***,一双10公分的豹纹高跟鞋,给人带来一种妖媚。

  简惜研,一身火红色的吊带裙,勾勒出她****的身材,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看来至少15公分。

  显然,夏樱兰她们看见影和玲了。

  “哟~夏樱兰,你今天这个打扮,恐怕事情了著名的设计师和发型师和化妆师才可以把你打扮成这样的吧?”玲讽刺道。

  “你!切,本小姐原本就天生丽质的好不好!”夏樱兰自恋的说道。

  “都不照照镜子看看你是谁,还那么自恋,真是有损颜面啊!”玲还是不屑的说道。

  “哼,你给我等着!”夏樱兰气得直跺脚。

  “呵呵,我不是一直都等着吗?你以为,你斗得过我?”玲有些自豪的说道。

  “呵呵,你也不看看你是谁?不就是一个英国皇室公主吗?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可是五大家族的人,你认为你可以比得上我吗?”夏樱兰骄傲的说道。

  “是吗?五大家族的人?五大家族有什么了不起的?再说,那是你的产业吗?”一直沉默的影开口说道,一说到五大家族,影心中的愤怒更加猛烈了。

  “切,你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夏樱兰鄙夷的说。

  “是啊,我看你就是那种人!”影说完看见了枫和皓,牵着玲头也不回的走向枫和皓。

  枫如丝,如柔曼,如天使的羽翼,银色的发在空中飞舞,额前刘海轻轻颤动,就好似一个婴儿不满的蠕动一般。如水,如天空,如夜空的繁星,清澈的眸荡漾着层层水波,柔和的好似要把人融化一般,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似一只欲飞的蝶轻轻扑打着,俊美的容颜天然而成,弯起的唇角如月一般,笑容倾城,好像要把人狠狠地融入,不容离开……

  皓一头蓝色的头发随着风轻轻地飘着,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优雅项链挂在脖子上,轻轻的站在远处,一只手插在口袋边,默默的注视着远方的玲。

  影和玲走到枫和皓的身边,亲昵的挽住他们的手腕,似乎是做给夏樱兰和简惜研看的。

  夏樱兰和简惜研,气得跺了跺脚便走向别处了。

  “咳咳。欢迎大家来参加本次的校庆晚会!希望大家玩得愉快!”主持人甜蜜的声音响了起来,其次说道:“好,下面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五大家族之首的上官家族的上官穆,上官老爷上台讲话!”

  “啪啪啪――”掌声连续了好久。

  “咳咳……大家先安静一会儿,我先宣布一件事情,我认为独孤家族和欧阳家族的少爷阳关帅气,又很温柔,可以配得上我的两个美丽的孙女,所以,我在此请问一下,独孤家族,欧阳家族的两位董事长,是否愿意和我上官家族联姻呢?”上官穆用慈爱的声音说道。

  独孤晟睿夫妇和欧阳硕煜夫妇先是大吃一惊,然后满脸的惊喜,能和上官家族联姻,是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们非常愿意和上官家族联姻,多谢上官老爷器重犬子啊!”独孤晟睿先表示感谢。

  欧阳硕煜也赶忙说道:“是啊,能和上官家族联姻是咱们的福气,希望您能的孙女和我的儿子能够幸福啊!”

  “请问,上官老爷,是否能够让您的孙女和我的儿子见上一面?”独孤晟睿问出主要的问题。

  “那是当然,可是,我的孙女会用她们自己的方式认识你们的儿子,请你们两位放心!”上官穆说道。

  那,好啊,那就到时候再说吧!”独孤晟睿也没有再问什么。

  上官穆见他们两个都没说什么,就说:“好,那请各位玩的愉快!谢谢。”语毕,台下马上就响起来议论纷纷的声音。

  “哇,枫王子竟然有婚约了。”

  “嗯啊,伤心死了,快点120送我去医院,承受不住这么大的打击啊!”

  “……”

  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马上冲到他们爸妈身边。

  V@最})新@章sZ节上{酷D匠6o网

  “爸,你干嘛要答应他啊?我是不娶。”独孤紫枫怒气的说道。

  “你上官爷爷的两个孙女长得都很漂亮,小时候我见过他们,盛世可爱的!”独孤晟睿解释道。

  “我不娶,死都不娶,你都没有问过我的意见!”欧阳志皓也说道。

  “你们……你们是要气死我是不是?”欧阳硕煜骂道。

  “爸,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你不要逼我!”独孤紫枫冷面的说道。

  “什么?这件事情由不得你们两!我说娶就娶!”说完,独孤晟睿和欧阳硕煜气呼呼的走了。

  “妈,你劝劝爸啦,难道你愿意牺牲你儿子的幸福,去保全自己的事业?”欧阳志皓哀求道。

  “儿子,不是妈不帮你,而是,得罪了上官不好,再说,他的孙女真的很好,你都没有和她相处,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梁雅琳劝说道。

  “哼,你们真是太过分了!”独孤紫枫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兰,皓哥哥他们真的要和上官家族结婚吗?”简惜研不敢相信的问道。

  夏樱兰也瞪大眼睛,说:“既然那个老头子都放话了,那就是要了,哼,我们一定要想办法让枫哥哥爱我们,那样他们就会娶我们的!不回和上官家族联姻。”

  “可是,上官魅影和上官烨玲她们两个怎么办?”简惜研担忧着。

  “那两个平民,独孤伯母一定不会要的,要像我们这样有家世有身份的人才能够帮助枫哥哥的事业!”夏樱兰自恋的说道。

  “嗯,我们一定要成功!”简惜研也狠下心来。

  枫和皓急冲冲的去找影和玲。

  不远处,影和玲正在不爽的讨论到。

  “哇咔咔,爷爷干嘛啊?联姻?靠!”玲破口大骂。

  “就是,都不问问我们的意见啊……”影也有些不满。

  唔……想必你们两是口是心非吧。嫁给枫和皓,你们难道不想吗?

  枫看见影和玲坐在沙发上,便连忙跑过去。

  影和玲的脸色都不好,是因为上官老爷没有经过她们的同意就联姻。而枫和皓误会了。

  “影儿,你听我说,我一定不娶那个上官小姐,影,我爱的只有你!”枫急忙表露心声。

  “嗯嗯,玲,你也要相信我,我一定不会娶的,这件事情我们会解决的,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皓也连忙即使到。

  “……”回应他们的是冰冷的沉默。

  为什么呢?影和玲听到他们两说的话,心中盛世感动,感动的无法言语。

  枫以为他们两还在生气,便继续说道:“影儿,不要生气,我独孤紫枫这辈子非你上官魅影不娶,影,你要相信我啊!”

  看着枫委屈和焦急的神情,影霎时感动,微笑的说道:“傻瓜,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但是,上官家族的势力,你……”

  影只想挑逗枫,看看他的反应。

  “没事,影儿,这不用你担心,我会解决的!”枫给了影一个安定的眼神。

  影也没有再说什么。

  皓开口说道:“玲,你也就原谅我吧?这不是我的错,我也不知道有这回事啊,我也大吃一惊啊。”言语中带着无限的悲哀。

  “呃。皓,我没有怪你啊!”玲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皓嘟着嘴说道。

  “呃。你别小家子气了,我只是在想事情!”玲安慰到。

  “哦,不要想太多,这件事情,我们会解决的!记住,我是爱你的!”皓的话深深流入玲的心中。

  “嗯,我相信你!”玲点点头。

  另一边,夏樱兰和简惜研一直在求她们的爸妈。

  “爸爸,你想想办法啊,不要让枫和上官家族联姻啊!”夏樱兰哀求着夏同林。

  “女儿啊,不是爸爸不帮你,而是上官老爷都放话了,我们没有办法啊!”夏同林也很纠结,自己的势力比不上上官家族啊。

  简惜研也苦苦哀求道:“爸爸,你也想想办法啊!”

  简景明看着简惜研的表情也于心不忍啊,但是还是说到:“宝贝女儿啊,爸爸不是不帮,而是没有机会,你们放弃吧。”

  夏樱兰和简惜研也不再说什么,而是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

  哼,上官家族的孙女?嗯哼,叫你们嫁给枫哥哥,我要让你们死无全尸。夏樱兰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可恶,皓哥哥永远都是我的,管你是不是上官家族的孙女,我也要让你活不下去。简惜研恶毒的想着。

  “影,我们去跳舞吧?”枫做出邀请的手势,说道。

  “嗯,好!”影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一对佳人在舞池上翩翩起舞,风景煞是好看。

  夏樱兰看见两人相拥而舞,气急败坏的跑到舞池边,一把把影拉出枫的怀抱。

  “啪”一巴掌打在毫无防备的影的脸上。

  疼,脸,火辣辣的疼。影第一感觉是这样,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扇耳光。

  “啪”影也一巴掌会给萧萱雅,力度不在于夏樱兰之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

  玲看颖见影被夏樱兰打,也怒气冲冲的冲动舞池,枫双眼怒气的说道:“夏樱兰,你疯了!”

  “枫哥哥,她有什么好的,要身世没身世,要素质没有我有素质,为什么你要这么护着她?上官魅影,你就是一个狐狸精!”夏樱兰妒忌的说道。

  “啪”这一巴掌,枫用力的扇在夏樱兰的脸上,冷漠的说道:“影是我的女朋友,乱不到你来评价,滚,给我滚!”上官老爷看到这里人群越来越多,便和五大家族的大人们一起走了过来。

  第一眼,便看到影脸上火红的巴掌印,心中顿时产生了极大怒气,自个儿的宝贝孙女,自个儿都不舍得打,竟然有人敢打他孙女,真是活腻了。

  “怎么回事?”独孤晟睿问道。

  “爸,伯父,这个女的打我!”夏樱兰捂着脸,梨花带水的说道,听起来,超级的委屈啊。

  “你别恶人先告状,要不是你先打影,影会打你吗?她和枫在跳舞,你无缘无故打了她,还好意思在装委屈,靠!”玲不爽的说道。

  “你!爸爸,伯父,你们要相信我啊!”夏樱兰认为这个没家世的人,每个人都会偏向她。

  “夏樱兰,你闹够了没有?”枫冰冷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我叫你滚,你听到没有?别在这里乱说,我最后警告一次!”

  “枫儿,你怎么可以这样?”独孤晟睿指责到。

  “伯父,爸,你们要为我做主啊。”夏樱兰还在装委屈。

  “够了,夏樱兰,你说够了没有?我说了,影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你,你别睁眼说瞎话,否则,我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玲冰冷的语言中没有带任何的感情,和幅度。

  “你!爸……”夏樱兰哀求着夏同林。

  “大胆,我的女儿轮不到你教训,你们两这个丫头片子,敢再说一句我就不客气了!”夏同林也不是吃素的。

  “别吵了,都给我闭嘴!”上官穆严肃的声音响了起来。

  “上官爷爷,你帮我惩罚那两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夏樱兰说完,朝影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啪!”玲一巴掌打在夏樱兰的脸上。

  一字一句的说道:“我现在警告你,别在我面前说’狐狸精‘三个词,否则我听到一次打一次,还有,别在我面前犯贱,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

  这样一来,夏樱兰更有得意的资本,这下上官烨玲是当着五大家族的人的面前打了她,她百分百有把握今天可以铲除影和玲,让她们永远消失在枫和皓的身边。

  “你别在装可怜了,这招太幼稚了,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到影的!包括你们!”枫严肃的说道,眼神充满冷漠。

  “枫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梅恩玉不可思议的说道。

  “我说道做到!后果你们知道的!”枫还是冷漠的说道。

  “兰儿,来,妈妈为你做主!”周俊娜疼爱的说道,接着走到影的面前说道:“你谁啊?敢打我的女儿?活的不耐烦啦?”

  “周俊娜,我看是你活得不耐烦了!”沉默已久的上官穆说道。

  “这.........上官老爷,你在说什么?她打的可是樱兰啊!”夏同林郁闷的问道……

  “是啊,上官爷爷,你也不能让兰白白被人打一巴掌是吧?”简惜研也开口说道。她也想让影和玲再也没有翻身之地。

  “上官爷爷,伯父,伯母,爸爸。你们可是要为我做主啊,你们是亲眼看见这个女的打了我啊。”夏樱兰委屈的说道。

  梅恩玉在心里认为:这两个女孩子长得真是好看,不像是那么不识大体的人啊,长得这么水灵灵的,要是我的儿媳妇该多好啊,可惜啊!莫非这是夏樱兰一手策划的?真是搞不懂,现在的孩子心计这么那么重啊。我还不知道上官家的孙小姐长什么样啊,真是很期待啊。

  “你们吵够了没有?我说了,如果再有下次让我听到你讲出‘狐狸精’或者是‘贱人’之类的话,我们不会原谅你的。”影冷冰冰的说道。

  “你本来就是,一天到晚勾引枫哥哥,难道你不是看中他们家的钱吗?”夏樱兰讽刺道。

  “呵呵?钱?钱在我们眼中什么都不是,我们不缺钱,倒是你,别以为你是五大家族之一,就可以逍遥法外了。”玲不屑的说道。

  “你!伯母,你看,她和枫哥哥在一起一定是看中副哥哥的钱,没有爱啊,只有我,我是真心爱枫哥哥的。”瓦勒,这一段真心话大告白太雷人了吧。

  梅恩玉,轻笑的一下,说道:“那位小姐和枫儿在一起,是不是因为钱的关系,我不想知道,副儿现在是上官家族有婚约的人了,所以,夏小姐请你注重一下你自己的语言和分寸。”夏樱兰听完一愣,呆呆的站在那里。

  “小家是五大家族之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上官家族的人难看,这笔账,该怎么算?”上官穆眼中充满愤怒。

  “上官爷爷,你说什么呢?我们并没有让您难看啊?”简惜研疑问到。

  “没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在‘樱灵’学院你们是怎样挑衅她们,刁难她们,处处找她们的麻烦,幸好我的孙女有点功夫,要不然我现在都看不到她们了,这笔账,我还记得呢。”上官穆一一抖落出来。

  在场的人群,听得一头雾水。

  夏樱兰和简惜研心不由的紧张起来,她们两个仗着自己是五大家族的人,处处为难别人,谁知道在她处处挑衅的人里面有上官家族的人,到底是谁啊?

  “上上官爷爷,你你在说什么?”夏樱兰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在说什么?想必你和简小姐心中有数吧,今天,我就要为我孙女讨回公道。”上官穆认真的说道。

  “请问,上官爷爷,你的孙女是哪位?我们来当面对质。”简惜研冷静的说道,天知道她现在有多么的紧张啊。

  “我孙女是哪位?我孙女就站在你面前,还被你打了一巴掌,你来问我,我孙女是谁?夏氏,简氏,你们的女儿怎么对待我的两个宝贝孙女的,说的话那么贬低我孙女,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堂堂上官家族,五大家族之首的人都要被你们的女儿那么糟蹋的骂吗?我自己都舍不得打我孙女,竟然被你们的女儿打了,你们自己看,怎么办?”一段话下来,在场的人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韵量着上官穆这话的意思,霎时,夏樱兰和简惜研的脸瞬间煞白。

  “没错,上官魅影和上官烨玲就是我的两位宝贝孙女,你们两是不是要给我的宝贝孙女一个交代啊?”上官穆不带严肃的说道。

  夏同林就说道:“上官,这也真是的,就算是您的孙女,您也是亲眼看见她打了我的女儿的!”

  颖冷笑的说道:“夏董事长,我打了你的女儿是没错,那你女儿先打了我,还骂了我,这笔账你自己慢慢算,本小姐可没空陪你啰嗦,要不是看在我爷爷的面子上,也看在她是五大家族的面子上,没有动她,要不然,你早就见不到你的女儿了。”说完,和玲拽拽的走出舞会大厅了。

  上官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警告道:“哼,夏氏,简氏,看在我两个宝贝孙女没有追究责任的份上,我就暂且不彻查,但是,如果再被我知道,你们两的女儿再敢处处针对我的宝贝孙女的话,后果你们知道的!”语毕,转身走出了大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兔小文说:

今早起床小文么吃药,赶脚自己萌萌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