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和皓逛街逛得不亦乐乎,两人回到酒店,手上拎着大包小包一大袋。

  影则是一脸黑线的看着她们,郁闷的说道:“唔……玲,你是不是打算把三亚买下来?”

  “哈哈,影,我倒是想哦,可是,搬不回去……”玲好笑的回答道。

  “你们两个在说冷笑话吗?”皓疑惑的问道“没有!”影和玲不约而同的回答道。

  “行李我们都收拾好啦,机票也买回来了,我们现在去吃午餐吧!”影调整心情后说道。

  “嗯。”说完,一行人坐到餐桌上。

  “哇,午餐真是丰富啊!”玲说着说着口水不自觉的都要流下来了。

  “闭上你的嘴巴,别让口水流下来!”影好心的提醒道。

  “这可是我最后的午餐啊,闭上嘴巴怎么吃啊?”玲委屈至极的说道。

  “呃……说的怎么那么变扭啊?”皓一脸茫然的说道。

  “呃……当我激动过度吧,吃饭!”玲冷不丁丁的说道。

  “喂,不要对我那么凶好不好,我可是你的人……”皓不顾及有旁人,唯唯诺诺的说道。

  “唔……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幅德行啦?”枫皱着眉头看着皓说道。

  “不要这样看人家嘛,人家会害羞的!”皓低着头说道。

  “噗!”这让正在往嘴里塞寿司的玲,一口吐了出来。

  调整好形象后的玲,冷冰冰的颤抖着说道:“不要用哪种声音说道,信不信我在听到,我一口盐汽水喷死你?”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只是开个玩笑,玲,别生气哈!”皓赶换上一副嘴脸讨好的说道。

  “好了,吃饭吧,我们下午还要坐飞机!”沉默良久的影终于冷漠的冒出一句话。

  在场的人们,都听话的闭上嘴巴,自己吃自己的。

  “哇,亲爱的故乡,我又回来啦!”玲一下飞机就激动的喊道。

  “喂喂,别这么做作了,天都看出来了!”影泼了玲一身冷水说道。

  “呃。好吧。影,我们明天就要去上学吗?”玲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

  “不然呢?”影冷漠的说道。

  “我还想再玩几天,好不好?”玲一脸哀求道。

  “你觉得可能吗?”影还是面不改色的说道。

  “好吧,我知道了!”玲识趣的闭嘴了。

  “那,枫,我们要先回去了!”影微笑得和枫告别。

  “不用我们送你们回去吗?”枫扭着眉头说道。

  “嗯,不用!”影也没有拐弯抹角的。

  “那你们路上小心点!”枫和皓有点不放心的呃说道。

  “知道啦!”影和玲异口同声的回答。

  两人坐上车,飞奔的回去了。

  “嗯……回家好好洗个澡,睡一觉,明天要上学了!”玲伸个懒腰说道。

  影一脸沉默的开着车。

  到家后。

  “玲,明天早上的早餐自己吃,我要去趟墓地。”影说。

  “嗯,好吧。”玲不想说太多,因为明天是蓝汐傲的祭日,虽然当初没有找到蓝汐傲,但是影还是给他立了一座坟。

  次日清晨。

  影穿着大套的白色衣服,戴着白色的鸭舌帽向金陵墓园出发。

  手里抱着紫色的薰衣草一步一步的朝蓝汐傲的墓碑走去,到了蓝汐傲墓碑前,影将薰衣草放在他的墓碑前,将鸭舌帽压得低低的,看着墓碑上那个没有一点表情的照片,影突然觉得很陌生,也许自己对哥哥来说也很陌生,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放在面前影冷笑,项链上是他们兄妹的照片,只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哥,我回来了。”手轻轻的抚着墓碑上那冰冷的照片,眼泪一滴一滴的向下流,“有没有想我?我这几年可是夜夜都在想你呢!好想好想你,好想好想爸爸妈妈......”

  眼泪溅起一朵一朵的水莲,原本有着千言万语却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好恨好恨,在看到这一切的时候她好恨。

  “相信我,我一定会为你和爸爸妈妈报仇的,我要夏家比你们当初痛苦千百万倍!”手狠狠的握着,眼睛里布着血丝,是恨,无比的恨.....“她是谁?”远处的夏允澈看着蓝汐傲墓碑前的人,发出疑问,看见那束薰衣草心顿时沉了一下,难道是蓝汐沫?

  只是当他跑到蓝汐傲的墓碑前的时候却已经没有了人影,如果不是墓碑前的薰衣草花束,都不相信刚刚有人来过。

  远处,梧桐树下一双眼睛直直的望着夏允澈,影的唇角出一个狠戾的弧度,夏家,等着,我蓝汐沫会让你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吱”“吱”一辆紫色的法拉利和一脸蓝色的劳斯莱斯帅气的停放在学校门口。

  影穿着黑色超短牛仔乞丐裤,加上白色*恤,粉色秀发随意的披在肩上,一双粉色单鞋。衬托出迷人修长的长腿。

  蓝穿着蓝色超短牛仔乞丐裤,加上白色吊带衬衫,橙色的头发上别着一枚白色的发卡,穿着白色帆鞋。好不性感可爱。

  同时,又“吱”“吱”了两声,两辆银色的保时捷停放在门口。

  枫一头银色的秀发,黑白色的衬衫,黑色的牛仔裤下穿着白色的单鞋,性感的刘海衬托迷人的五官。但是给人一种黑白腔的感觉。

  皓一头蓝色的头发,银色的衬衫,棕色的牛仔裤下一双橙色的单鞋,妖媚的性感刘海紧贴在额头。

  一群花痴在一旁尖叫着。

  “哇。枫王子,皓王子,好久没有来了!”花痴1……

  “嗯啊,看,枫王子好帅啊~”花痴2双眼冒着桃心说道。

  “皓王子也很帅,好性感哦~”花痴3……

  影和玲在一旁听到这些冷掉牙的话,不由一抽蓄。

  枫和皓则是皱着眉头不语。

  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枫和皓走向影和玲。

  “嗨,你们也好早哦!”皓微笑的说道。

  花痴1:“哇,皓王子竟然对上官烨玲笑了,真是不可思议!要是他能对我笑一下,我都死而无憾了。”

  “你现在才发现我们?”玲不冷不热的说道。

  “没啦,只是刚刚人太多了嘛。”皓委屈极了。

  “是啊,你的粉丝真是多啊!”玲的语气有点酸溜溜。

  “唔……你吃醋啦?”皓有点兴奋的说道。

  “本小姐什么都吃,就是不会吃醋,即使吃醋了,也不会吃你的醋!”玲傲慢的抬着头说道。

  “好啦,我错了,我们去班级吧!”皓委曲求全的说道。

  语毕,皓在众目睽睽之下牵着玲走向班级。

  枫挽着影的肩头也跟在和的后面。

  一地的花痴在原地炸开锅的议论纷纷。

  “瓦勒,什么情况啊?这是?谁能和我解释一下?”有些激动都头的花痴已经晕倒了。

  “枫王子和上官魅影什么关系?”

  “皓王子怎么和上官烨玲牵手了?”

  “哇,这是国际新闻啊!”

  夏樱兰和简惜研在学校门口,怒气噌噌往上冒。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高三*班内、吵闹声叽叽喳喳的,丝毫没有理会站在讲台上的班主任,同学们都依旧我行我素。

  “都给我安静点”班主任使出吃奶的劲。

  台下的同学先是一愣,瞬间安静下拉,老师长吁一口气,但是一秒后,马上恢复原样了……

  还时不时的有同学说:“今天班导发什么疯啊?”

  “就是,是不是‘姨妈’来了心情不好?”班主任听了差点当场吐血了。

  “嘭”的一声,教室门可怜兮兮的被琳一脚踹开。

  玲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室,后面跟着皓,影和枫。

  班级的同学一下子鸦雀无声,班导倒吸一口冷气,这可是独孤少爷和欧阳少爷还有上官大小姐啊,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影她们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影和枫相互一笑,便再也没有多言,玲和皓很有默契的趴在桌上睡觉。

  其余的同学依旧有着聊不完的话题在议论纷纷的讨论着。

  突然,校长来到门口,班主任走了出去,之间和校长交谈了两句,便回到教室。

  酷wd匠D网m?唯一X正T版,$6其m他o都E是"{盗u版

  “咳咳……都安静一下,我有事情宣布!”班主任吼道。

  同学一听有通知了,便都安静下来。

  影她们四个似乎么有听见,继续睡觉。

  “这星期五我们就要开始举行这一届的‘校花校草’的评选活动,希望大家踊跃参与哈!比赛的内容我讲一下,希望大家都能做好充足的准备迎接!”班导停顿一下,念到手中的通知:“咳咳……本次是‘樱灵’学院的第三届的‘校花校草’的评选活动。

  首先是要看校花的校草的成绩以及爱好,其次还要校花和校草的外表!所以我们有分以下三场!

  第一场、我们会让参赛选手轮流答题,每到题的答题时间为五秒,超出时间则算输,若是没有回答则算弃权。

  第二场、我们会让参赛选手秀出自己最拿手的兴趣活动,每位选手的规定时间为一百二十秒,最后输赢由评委打分论定。

  第三场、参赛选手们要向观众和评委展现出自己本身最美好的容颜,每位秀时间为五秒,最后输赢由评委打分论定。

  以上就是本次‘校花校草’参赛的活动内容,本次的校花校草有两对,喜欢大家都积极参与!”班导终于把规定念完了,刚讲完最后一个字,台下的同学都等不及的开始议论了。

  “唉……这次的校花校草比赛,我们一定没有机会得奖了!”一个同学悲哀的说道。

  “是啊,谁叫我们学校帅哥美女都有,我们怕是要等下辈子咯!”另一个同学无奈的说道……

  一阵阵的吵闹声,让玲朦朦胧胧的醒来了。

  玲干枯的问影:“干嘛啊?怎么这么吵啊?”

  “唔……好像是要开展‘校花校草’的评选活动,大家貌似看起来都很兴奋哦!”影随意的说道,丝毫不放在心上。

  “哦~”玲在慢慢消化影的内容,突然惊讶的说道:“什么?‘校花校草’的活动?”

  “嗯,对啊!”影毫不感到稀奇的说道。

  “听起来很有趣哦~”玲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影皱着眉头,变扭的说道:“唔……怎么了?别乱来,这是学校。”

  “我知道,我也要参加!”玲胸有成足的说道。

  玲的声音不大不小,但是还是被夏樱兰和简惜研听到,她们两个脸上马上露出鄙夷的笑容。

  夏樱兰站起来说道:“上官烨玲,你也不看看不这个样子,就你?也想拿到‘校花’的头衔,恐怕要等下辈子吧?”

  “是啊,你也不照照镜子看看你谁?敢参加‘校花’的竞选,难道你不知道,我和樱兰一直稳坐‘校花’的宝座吗?”简惜研也不屑的说道。

  “那是因为我们没有来,既然我们来了,你们‘校花’的头衔恐怕不久之后就会离你而去了!”玲不冷不热的说道。

  “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你就一天到晚就知道贴着皓哥哥~你以为你谁啊?”简惜研看着玲,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发泄出来。

  “我是谁关你神马事?我能贴着皓那也是我有本事,你以为,你也可以吗?”玲冷嘲的问道。

  “你你真是不要脸,你这个贱人。”简惜研终于忍不住的破口大骂。

  “够了,简惜研!”皓冷冰冰的站起来说道。

  “皓哥哥~我……”简惜研被皓的怒吼,吓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简惜研,不要让我对你更加的厌恶,懂?玲是我的女朋友,请你放尊重点,下次,我就不会这么客气的和你说话了!”语毕,皓霸气的挽过玲的肩膀。

  “你,皓,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简惜研的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掉了下来。

  简惜研把怒火发泄到玲的身上,气势汹汹的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就是抢走皓的!你干嘛不去死啊?”

  “啪”玲双眼怒气的打了简惜研一巴掌。

  简惜研痛苦的捂着脸,盯着玲,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简惜研,不要让我对你的容忍当做你不要脸的资本!再让我听到你说的话,你不会有好下场的!”玲冷冰冰的说道。

  影拧着眉头,安慰的口语说道:“玲,冷静点,不要生气!”

  “嗯……我知道了!”玲在没有血色的脸上扯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这微笑,让影的心,狠狠的撕扯了一下。

  影痛苦和关爱的看着玲,心中的怒火强烈的忍着。

  “简惜研,这当是我对你的警告!”玲说完,便走出教室。

  影毫不留恋的追了出去,皓站在原地万分懊恼。

  镜头转换。

  “玲,没事!冷静点,为那种人生气,不值得!”影走到玲的身边,温柔的安慰道。

  “影,我知道!”玲冷淡的说道。

  影和玲沉默了好一会儿,影挤出一句话:“玲,累了吗?累了我们回去吧!”

  “是有点,好,我们回去!”玲淡淡的微笑着看着影,然后一同回家了。

  影发了条短信给枫,让他不要担心,她和玲已经回去了,叫枫自己回去。

  枫看完短信没说什么,对皓说道:“皓,没事,给玲静静就好了!”

  “我让她受到伤害了……”皓轻声的说道。

  枫听到耳中,不语。

  “我说过不让她受委屈的,我竟然没有做到,我是不是,是不是很失败?”皓苦笑道。

  “没有,皓,振作点,玲还需要你,这不是你的错!”皓只好安慰道。

  皓不语,坐在椅子上,懊恼的抓着头发,一脸悔恨。

  “该死的简惜研!”皓仇恨的挤出这句话。

  “好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我们先回去吧!”枫拉着皓离开学校。

  嗯。玲,我保证以后不让你再受到委屈了!皓暗自在心中发誓道。

  次日下午。

  “唔……影儿,咱们去吃饭,吃完饭,咱们去做头发!”玲没等放学,就匆匆忙忙的拉着影去吃饭了。

  “喂喂,不要那么激动好不好?比赛还没开始呢?”影一脸不满的说道。

  “快吃快吃!”影儿刚刚到餐厅坐下,玲儿就端上两份午餐在影儿的面前。

  “汗哒哒了……”影也不打算再说什么,开始专心吃午餐。

  夏樱兰和简惜研两人看见影和玲在‘狼吞虎咽’的吃着午餐,就走过去……

  “哟,上官魅影,上官烨玲,你们两个是不是怕今天下午回输的很惨,急急忙忙的要去打扮化妆啊?”夏樱兰勤茂的说道。

  看到夏樱兰的挑衅,玲原本想直接无视的,没想到,简惜研紧接着说道。

  “是啊,要不,我们看来,你们两个还是退出比较好,那样就不会自不量力了!”玲忍不住的说道:“靠,你TM还说上隐了?我告诉你们,别再讲我们,否则,我们会让你今天下午输的很难看!”语毕,不等夏樱兰的回答,玲就高傲的拉着影走出餐厅。

  影被玲急急忙忙的拉出学校,玲就带着影回到家里。到家后,玲拿出手机,打电话叫造型师,化妆师。

  五分钟后,造型师和化妆师就出现在别墅内。

  经过一小时的努力……哇,两位活生生的大美女啊。

  影:粉色的小衬衫,衬衫上有明色的花,是淡淡的小玫瑰花。立领,领口和袖口都有薄薄的淡紫色蕾丝,软软的蕾丝像一层轻薄的棉花糖一样缠缠绕绕在衬衫上面。收腰,下端是半圆形收口,有着法国的浪漫气息。下身配了一条紫色的短裙裙,纱制,有纤细的银色丝线。很多根抽得紧紧松松的缎带缝在上面,下摆是一个一个圆弧的,亦是带着中世纪法国的风采。然后把双脚伸进一双紫色水晶的高跟鞋,在阳光底下站着就会有一块一块的光斑闪耀。把前面的刘海斜斜的贴在额头上,一头粉色柔顺的长发随意的披露在肩上。用小蝴蝶形状的粉色发卡固定。粉色的头发上还斜戴了一顶白金公主皇冠,显得那么高贵典雅。站在镜前,镜中女孩穿得华丽而仿佛时代久远。有点好笑。可是她确实是那么美丽,衣服,鞋子,头发,都织着一层神秘的光芒,显示出皇家公主的优雅气质。

  玲:可爱的sd的娃娃脸上,有着一双又大又可爱的紫色眼睛,眼睛清澈明亮。小巧的鼻子嵌在上面,两个酒窝嵌在脸上,更添加了一份可爱。小巧的嘴巴,又透出几分成熟。身穿着橙色的上衣,采用了韩式的设计,上蓬松下紧身。衣服上有着一条白色的丝带,随风飘扬。上面嵌着三颗橙色琥珀,整个人有更加的可爱善良。裙子是橙色的,整条裙子蓬蓬的紧紧贴着小腿,秀出了那美丽的腿型,上面有着一个句英文――Youaremyhoney。橙色加白色的高跟鞋更加体现出玲修长美丽的长腿。手上带着一串橙色宝石和白色水晶掺在一起的手链,而项链却是黑橙嵌在一起的玛瑙项链,身上散发着阵阵橙色妖姬的味道。

  两人坐上专属的车子上,来到学校……唔……两人走下吃,一群草痴看着影和玲口水流了一地。

  真是――太美啦。

  震惊世界的美啊。

  枫和皓看着两位惊人美丽的影和玲,迫不及待的走到她们面前。

  影和玲同时也看到了他们两个,眼睛发亮的看着走向她们的枫和皓。

  枫如丝,如柔曼,如天使的羽翼,银色的发在空中飞舞,额前刘海轻轻颤动,就好似一个婴儿不满的蠕动一般。如水,如天空,如夜空的繁星,清澈的眸荡漾着层层水波,柔和的好似要把人融化一般。长长的睫毛微微轻颤似一只欲飞的蝶轻轻扑打着,俊美的容颜天然而成,弯起的唇角如月一般,笑容倾城,好像要把人狠狠地融入,不容离开……

  皓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一头蓝色的头发随着风轻轻地飘着,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优雅项链挂在脖子上。

  “哇,你今天好美啊!”枫不知不觉的就走到影的面前。

  影一回神,微笑的说:“呵呵,你今天真好看啊!”

  “玲,今天的你是最美的了!”皓也发自内心的感叹道。

  “哦?那我平时不美吗?”玲邪魅的笑着说道。

  “美,平时也很美,今天,比平时还要美!难怪我会被你迷倒!”皓温柔的说道。

  这句话,让玲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绯红。

  “我们走吧,比赛就要开始了!”影挽着枫说道。

  大厅。

  影她们才刚刚走进大厅,就看到夏樱兰和简惜研。

  夏樱兰:一头如墨的黑发散在身后,紫色的蕾丝线将一束小发悬在耳侧,红色的衬衣外是一件方格的蕾丝小礼服。白皙的手腕上悬满了漂亮的镯子,小指上还戴了一个没有任何修饰的银戒,一切的装扮都是那样奢华精致。却让人感觉出很多余和累赘,仿佛她本来就不应该穿成这样。她依旧是这样妖媚,依旧是这样美丽,像黑夜盛开的曼佗罗花一样,明明知道再跨入一步就是死亡的深渊。一切朦胧与迷茫都清晰的显现出来,一身只到膝盖的黑色连衣裙,悬满漂亮镯子的手腕。乌黑如墨的长发,以及那一对奸诈有心计的眼瞳……

  简惜研:浓密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头,丝丝缕缕都热辣得迷死人!浓密的睫毛、魅惑的眼神、性感丰厚的双唇,无时无刻不透露出万种风情……一袭红色的***&*****超短款披肩小外套更加衬托出她一等一的绝佳身材。再搭配一条嫩绿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真是娇媚十足。

  影和玲看到夏樱兰和简惜研的时候,心里却是有点惊讶。

  这恐怕是找了世界著名的化妆师和造型师设计的吧,要不然,就她们。也会这样吗?

  夏樱兰以为影和玲吓一跳,便藐视的说道:“呵,看到了没有?我才是最美丽的公主,你们,永远比不上的!”

  “切。那就比赛再说咯!”玲不屑的说道。

  说完,影和玲各自挽着自己的男朋友走到后台。

  玲一到后台,就捧腹大笑:“影,你看夏樱兰那个表情,笑死我了!”

  “你注意一下你自己的形象好不?”影皱着眉头说道。

  “好了好了,准备一下,比赛要开始了!”玲马上收敛了。

  “咳咳,本次‘校花校草’的评选活动,现在正式开始!现在,我们有请本次‘校花’参赛选手闪亮登场!

  有请一号选手夏樱兰,二号选手简惜研,三号选手上官魅影,四号选手上官烨玲上场!”主持人的声音滔滔不绝的响起了。

  首先,夏樱兰扭着婀娜的步伐走到舞台上,嗲嗲的说道:“一直以来‘校花’的头衔都非我莫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欺负大家的,所以,今年,多了两位参赛选手,我知道本次评选活动,我是势在必得,但是我们不必打击别人的自信,所以,希望大家也多多支持他们哦,不要让她们不高兴!谢谢!”一长篇的文章终于讲完了,夏樱兰的后援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但是,貌似很少耶。

  然后,简惜研双手放在裙边上,走着模特的步伐上了舞台,柔声细语的说道:“大家好,妍妍又和大家见面了哦,正如樱兰说的,‘校花’的头衔一直都是我们两,如今有两位别的选手,希望大家也多多支、持他们,不然她们会很失望的哟~”简惜研的后援队也响起了掌声,一些同学都有点不屑的看着夏樱兰和简惜研。

  枫和皓听见夏樱兰和简惜研把影和玲贬得一文不值,心中怒火冲天,但还是忍住出去揍他们。

  其次,上官烨玲面带着淡淡的微笑,一字步伐,单手叉腰的走上舞台,不带任何温柔的说道:“我们今天来参见这种‘校花’的评选活动,我是很开心,但是,我不喜欢别人在我的背后对我进行诽谤!所以,我也不自夸,我的表现会让大家看见的!”“哗啦啦――”掌声响成一片。

  一群草痴在下面喊:“玲公主,我们永远支持你!”夏樱兰和简惜研在一旁脸都气得通红的。

  最后,上官魅影面无表情,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好不掩饰她本身高贵的气质,影毫无动作的来到舞台,良久才开始说话。

  但是,惜字如金的样子,只说了短短几句话:“玲所说的就是我想表达的,所以,希望大家不要相信片面字词!”大家愣了一会儿,爆响的掌声连成一片,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

  下面响起整整齐齐的声音:“影公主,我们支持你,我们爱你,加油!”影脸上露出轻微的微笑,下面的声音更是此起彼伏的响起。

  这让站在枫和皓看到影和玲的表现,嘴角慢慢上扬,露出美丽的弧线。

  “咳咳……既然大家都认识了她们,下面,有请她们给我们带来精彩的表演!请选手们到后台做准备!我们有请本次的评委主席!”主持人适当的打破热闹的人群。

  “评委主席如下:校长,书记,主任,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主持人继续介绍到。

  “因没有人参加本次的‘校草’评选活动,所以校长亲自选拔出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为本校校草,大家有何异议?”

  “哇,枫王子,皓王子,我们支持你!”一群花痴的尖叫声。

  “好,大家都赞同的话,那下面就有请选手们上场答题!”主持人响亮的说道。

  台下一片一片的掌声连接不断的响了起来。

  影她们各自对号入座,走到自己的答题台钱,站好,做好准备。

  “好,希望四位选手都可以好好答题,下面进行我们的第一轮‘答题环节’,每人答5题,答对一题得1分!若最后得分有相同的,我们会进入抢答环节,请选手们好好加油!下面是一号的答题时间,请一号听题!”

  主持人说完,看了下手中的稿子,接着说道:“第一题:盆里有6只馒头,6个小朋友每人分到1只,但盆里还留着1只,为什么?”主持人。

  “因为最后一个小朋友把盆子一起拿走了”夏樱兰。

  “嗯,恭喜一号,获得一分,我们接着下一题,第二题,请听题:冬天,宝宝怕冷,到了屋里也不肯脱帽。可是他见了一个人乖乖地脱下帽,那人是谁?”主持人。

  “是理发师!”夏樱兰。

  “嗯。很棒,恭喜一号又获得一分,第三题,请听题:老王一天要刮四五十次脸,脸上却仍有胡子。这是什么原因?”主持人。

  “因为他没有理干净!”夏樱兰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

  “不好意思,答错了。我们再给你五秒钟的时间想想,计时开始:5,4,3,2,1,时间到,请问答案是什么?”主持人。

  “呃……不知道……再给我想想!”夏樱兰纠结的说道。

  “不好意思,规定时间到了,没有回答出来就当弃权,我们进行下一题,第四题,请听题:你能做,我能做,大家都做;一个人能做,两个人不能一起做。这是做什么?”主持人。

  “做梦!”夏樱兰。

  “嗯。恭喜你答对了,加一分,最后一题,第五题,请听题:什么事每人每天都必须认真的做?”“呃……”夏樱兰卡住没说话。

  “五秒钟倒计时:5,4,3,2,1,对不起,时间到!”主持人。

  “哼!”夏樱兰冷哼了一声,便不再做声了。

  “嗯,我们的一号选手一共获得了三分,需要再接再厉,下面我们提问二号选手!”主持人冷漠的说道。

  “二号选手请听题:什么人始终不敢洗澡?”主持人冰冷的声音读着题目。

  “呃……什么人不敢洗澡?没有人不敢洗澡吧?”简惜研一上场就挫败了第一题。

  “五秒钟时间给你思考,倒计时:5,4,3,2,1,时间到,请回答!”主持人。

  “呃。不知道!”简惜研低着头说道。

  “好,第一题算是回答错误,下面进行下一题,第二题,请听题:小明从不念书却得了模范生,为什么?”主持人。

  “因为小明是老师?”简惜研不确定的问道。

  “错,请问继续思考吗?”主持人。

  “呃。我想想……”简惜研。

  “5,4,3,2,1时间到,请回答。”主持人。

  “不知道!”简惜研。

  “好,那下一题,第三题,请听题:什么车子寸步难行?”主持人。

  “风车!”简惜研。

  “嗯,恭喜二号,获得一分,那下一题,第四题,请听题:你知道上课睡觉有什么不好吗?”主持人。

  “不如床上舒服嘛,我天天感同身受!”简惜研。

  “嗯,二号加上一分,好,请听最后一题:什么蛋打不烂,煮不熟,更不能吃?”主持人。

  “考试得的零蛋!”简惜研。

  “嗯,二号选手一共获得3分,需要再接再厉啊!”主持人。

  跳过.....“嗯,最后四号的得分和三号一样,答对了所有的题目,都获得了五分,下面我进行下一个环节……!”主持人还在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