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么尴尬的环境下面,玲首先打破这阴怪的宁静,说道:“咳咳……你们来干什么?我们不欢迎你!麻烦你们两个走开!免得影响了我们的食欲!”这话一出口就一点也不留情面。

  夏樱兰和简惜研的脸色一阵白一阵黑,还是夏樱兰最先反应过来,说道:“谁规定我们不能来?三亚是你家的么、自己那个骚样,还敢来够硬枫和皓,真是不要脸!”简惜研经过上次赌约的事情,默不作声的听着夏樱兰和玲的对话。

  “哟~我勾引那也是我有那个本事,你算哪门子葱啊?敢跑到这儿来教训我?”玲不甘落后的说道。

  夏樱兰脸色白了一阵子,转脸对枫说道:“枫~你可能,她都说她们在勾引你了,你看……”

  “和你有关系吗?”枫没等这样了说完,一脸盆冷水就倒在她脸上,这让夏樱兰不知如何是好啊。

  “够了,别吵了!”欧阳志皓一声怒吼,让几个争吵中的人马上静音。

  玲一脸不爽的说道:“靠,你丫的管好你的女人,别让她充当疯狗来咬人!”

  “这顿饭我们不吃了,你们慢慢聊!”影也承受不住起身说道。

  看到影和玲转身来开餐厅,枫和皓心里是真心的不好受。

  夏樱兰不知死活的上去对枫讨好的说:“枫,你看,她们都有自知之明了,那我们吃吧!”

  “滚,我不想见到你!”枫心中的怒火一股脑的全发泄在夏樱兰的身上,说完,和皓一同回到房间了。

  夏樱兰没料到自己热脸贴了冷屁股,一族无名之火怒烧到了心口。

  双手默默的握紧,暗自说道,不除掉上官魅影和上官烨玲,誓不安心!

  房间。

  “靠,好好的一顿饭被那个贱人搅和了,真是不爽!”玲怒吼到。

  是啊,做了两天的飞机,刚下飞机就看到了最不想见的两位人士,谁心情会好啊!

  殊不知,夏樱兰和简惜研两个人也在这酒店安心的住下,这样才能看住影和玲,才好有机会除掉她们。

  枫和皓各自回房,想自己的心事。

  每个人各自怀着各自的心事,在这夜中,安然入睡……

  凌晨4:30,天还蒙蒙发亮,虽是已经入秋了,但是天气还是没凉下来,影朦朦胧胧的醒来……独自一人坐在床边,拿着手机,发微博……

  “一个人,一世界,总有那么一个人,是你无法触及的风景。”影无聊的在微博中发了一句话。

  殊不知,玲也朦胧的睡不着了,也许是昨天晚上太早睡觉的缘故吧。

  “咋咯?谁让我们的大小姐‘牵肠挂肚’呢?”玲贼笑贼笑的答复着。

  “哎呦喂~小子,没睡啊?有闲情逸致来八卦我?”影兴致的开始聊天了。

  “哎呦,没呢!偶尔调戏调戏你是可以的!嘿嘿……两人聊得不亦乐乎。

  影:今儿的天还没亮,怪悲哀的。

  玲:素的素的,昨天晚上的心情超糟糕的……

  影:呵呵……

  玲:我们今天要不要想法子整整夏樱兰和简惜研那两个。

  影:别玩过火,上次已经差不多了。

  玲:不够,上次她们都没求饶了影:白痴啊你,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都在啊!

  玲:你难道怕在独孤紫枫心中消除了你的淑女形象?

  影:你丫的,被找死。

  玲:淡定淡定,这位大姐表激动哦~一场好好的聊天最后都不欢而散了……

  过了一会儿,天边出现了太阳的小半边脸,红是真红,却没有亮光。这个太阳好像负着重荷似地一步一步、慢慢地努力上升,到了最后,终于冲破了云霞。完全跳出了海面,颜色红得非常可爱。一刹那间,这个深红的圆东西,忽然发出了夺目的亮光,射得人眼睛发痛,它旁边的云片也突然有了光彩。

  影她们穿着洗漱好,走到酒店的餐厅吃早餐。

  “嗨,早啊!”独孤紫枫一看到影,温和的打着招呼。

  “嗯,早!”影似乎精神异常的好,笑着回答到。

  “没想到,猪也这么早起来啊!”欧阳志皓见到玲,忍不住挑衅道。

  玲今天破天荒的没生气,翻了一个白眼,奸笑的说道:“你都能起这么早,更何况我比你更勤劳。”言外之意,皓不是听不出来,只要登着白眼,沉默。

  “我们一起吃饭吧!”影打破了这一份尴尬,说道。

  “行啊!”“我才不要!”玲和皓发出截然不同的声音,让场面更加的尴尬。

  “枫哥哥~”“皓哥哥~”这是夏樱兰和简惜研那嗲死人的生气,响了起来。

  “我才不要和他一起吃饭,不然会被人腻死的。”玲白眼的说道。

  “是怎么觉得有一股醋味啊!”影不依不饶的调戏到。

  “切,你们要吃自己吃,我不吃了!”玲气得脸蛋红红的,不由让皓心微微一动。

  “呃……我们还是走吧,别打扰到某些人的甜蜜早餐!”影心里也不舒服的说道。

  说完,玲转身走出餐厅。

  颖冷笑了一声,也走出餐厅。

  夏樱兰和简惜研,心中暗暗高兴了一会儿,便去讨好枫和皓。

  但是被冷漠的拒绝了……

  影她们走出餐厅,在外面草草的随意吃了一点早餐,影喝完一杯咖啡后,来到海边……

  影今天穿着白色的风衣,蓝色的牛仔裤,一双白色的白帆鞋。

  站在海边,影一手提一只鞋子,风景煞是美丽。

  海浪是调皮的,他轻盈地跑上岸,挠挠影的小脚丫,影生气无奈地看着他时,他似乎察觉到自己的错误,赶紧跑回大海的怀抱,紧张地望着影。再悄悄地抱着一堆五光十色的贝壳再次出现在影面前,引着影迈向神秘的大海,然后牵着影的手,带着影再靠近大海一点。

  “哗”一个大浪打来,海浪幸灾乐祸地笑着跑回大海妈妈怀抱。这时,影只有无奈的摇摇头,因为浪娃娃永远都是这样淘气。

  海浪也是一名优秀的音乐家,他轻轻地用纤细的小手,抚着银色海滩上的细纱,奏出一曲柔和的“夏之幻”

  那动听幽雅的乐曲,令影久久陶醉其中,难以自拔。海风的声音伴着浪娃娃的“夏之幻”,勾起影对大海的爱恋。

  浪花在影周围开放,海风在影耳边舞蹈,月光柔和地撒在影身上,风景是无限的美好。

  枫站在岸边,看着影与海浪的默契之配合,嘴角慢慢上扬。

  海风,轻轻的吹起影柔亮的发丝,风景霎时定时在影的身上。

  海边,人渐渐多了起来。影也永远是人之焦点。

  玲换上性感的比基尼,人群中越来越多的目光看着玲,这让玲心中不免有一点小小的兴奋感。

  皓把一切都尽收眼底,虽然心中有一丝怒火,但也压抑住了。

  只是低沉的对玲说:“穿得这么暴露要干嘛?勾引富家公子?”

  “和你有半毛线关系,即使是那样,我也不会勾引你!”玲鄙夷的说着,但并未发现皓眼神的变化。

  皓听完之后,闷闷不乐的走开了。

  玲调皮的跑到影身边,说道:“看着你的背影,貌似很孤单的样子,要不要找个男生来陪陪你叻?”

  “我知道你有本事,你干嘛不自己找个?”影不变脸色的说道。

  “我是看你孤单嘛。”玲的脸蛋慢慢的变红了。

  “玲,我认真的问你一遍。你,是不是喜欢欧阳志皓?”影转移话题之快,让玲无言以为。

  “我我没有,你……你说笑的吧?”玲显得有些措手不及的说到。

  “呵呵,没有还那么紧张干嘛?刚刚在餐厅你明显就是吃醋了,你是不是真心喜欢皓啊?”影微笑着说道。

  “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对他的感觉似乎是不一样,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喜欢他,影,你放心,我不会忘记我们的目的,不会为儿女情长而放弃我们这十几年来的苦心!”玲的眼神坚定的回答道。

  “玲,我知道你不会,但是看着你的样子让我好心痛你明白吗?”影心中有许多的不忍心,有许多的不得已。

  “影,我明白你心中的苦,我明白的,影!”玲何尝会不明白?影心中的苦,心中的痛呢?

  “你知道吗?我一直想了好久,玲,我希望你追求你自己的幸福,但是,我也希望你别忘记我们的目的!”影轻松的说道。

  “影......”玲心中感动得无法言语了。

  “去吧,我祝福你,我也会看着你,让你不要‘出轨’!”影开玩笑似的说着。

  “影,我不会,不会放弃的,感情,亲情,仇恨!我会一一得到,一一报完!”玲眼中露出一丝柔情一丝仇恨的怒火。

  天,飘着白白的云;海,映着蓝蓝的光;心,装着淡淡的爱......玲,带着一脸沉重的深思,漫步走向酒店,默默的吃完午饭,靠坐在酒店沙发上想事情。

  “自己的幸福,自己去追吧!”回忆着影最后的忠告,玲心中尽有一点小小的欢喜。

  暗自想着:对,自己的幸福,自己追求!自己实现。

  经过一系列的深思,考虑,玲做出了一项重要的决定:向欧阳志皓告白。

  告白?有木有搞错?玲啊,你一绝世美女,干嘛向那个暴躁男告白嘛,真是浪费你美色跟感情啊!

  玲在思索后把想法告诉影,影同意了:“玲,这才是我们上官家族的小姐,想要的东西,一定要争取回来!”

  “嗯,影,谢谢你!我会的!欧阳志皓,逃不掉的。”玲自信满满的说道。

  她们都不知道,在这同时,欧阳志皓……

  皓一个坐在房间里,单手扶着额头,说有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心中在做着艰难的斗争……

  “哎呀,喜欢人家就去告白啦,看你这样子,真像个懦夫!”

  “可是我没表白过,都是她们向我表白的!”

  “你以为你谁啊?每个人都要向你表白啊!你向她表白,会死啊?”

  “那如果她拒绝的话,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是面子重要还是感情重要,真是没见过像你这么扭扭捏捏的男人!”

  “可是我还是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试试看就知道结果的!”

  “那是时候比较好叻?”

  “尽快,就今晚吧……”

  晚上。

  上官烨玲和欧阳志皓各自抱着各自的心事,坐下餐桌上,一口一口的吃饭,一粒一粒的吃。

  吃完饭,玲站在门口吹着冷风,心里还在打架,到底该不该表白。

  皓倚靠在柱子上,思索着,到底要怎么表白?

  玲走向皓,皓也在同时走向玲。

  两人对视了一眼,害羞的都低下了头。

  “我有话和你说!”

  “我有话和你说!”

  两人一口同声的说道。

  “你先说吧!”

  “你先说吧!”

  但是默契还是很足的,随后进入短片刻的沉默。

  “咳咳……你先说吧!”皓打破这种宁静。

  “呃……还是你先说比较好吧!”玲还在纠结台词,所以推卸给皓。

  “也好!那我说了!”皓紧张的说道。

  “嗯,说吧!”玲漫不经心的说道。

  “那个……玲……我……”皓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怎么了?”玲眼神露出一抹紧张,因为夜色黑的缘故,皓并未发现。

  “我......”皓发出单音节。心中打斗着:欧阳志皓你这个混蛋,表白还结结巴巴的,真是懦夫。

  “我喜欢你!”没等皓想好,玲就爽快的表白到。

  皓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眼神中充满惊喜,激动的说:“真真的?”

  “假的!”玲马上找借口。

  皓脸上露出了受伤的表情,玲看了,连忙说:“真的,我真的喜欢你!”

  “太好了!”皓由悲转换成喜,激动的说。

  “好了,我说完了,你要说什么?”玲平静的说道。

  “我想说,我也喜欢你!”说完,皓紧紧的将玲拥入怀里,深呼吸的吸着玲的发香。

  良久过后,皓才放开玲,贼笑着望着她,眼里有数不尽的深情。

  玲害羞的低着头,不语。

  “玲,真是出乎我的意外,原本我打算今晚和你告白,没想到……呵呵。”欧阳志皓再心中狠狠的嘲笑了自己。

  “没想到堂堂的欧阳志皓表白都会如此紧张!”玲鄙视道。

  “没关系,反正你也喜欢我!”皓厚着脸皮说道。

  “你脸皮厚得可以磨牙了!”玲无语的说。

  “只要你喜欢!”皓温柔的说道。

  一丝暖流流进玲的心田……

  这天夜晚,说不尽的甜蜜,说不尽的柔情,说不尽的开心……

  浓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蠕动,却隐藏不住那累累的硕果。看得见在那树丛里还有偶尔闪光的露珠,就像在雾夜中耀眼的星星一样。

  清澈的空气使大地广漠无垠,把它无限地扩展开去。一切都在往远方同去,而且在召唤人们也到大地的蓝色边沿上去。

  玲早早的梳洗完毕,兴高采烈的去找影。

  “哟~我的大小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影惊讶的说道,因为玲没有这么早来找过影。

  “嘿嘿……”玲嬉皮笑脸的说道。

  “哦~看你满面春光的样子,丫头,你的春天来啦?啧啧啧……”虽然在影的意料之中,影还是忍不住的调戏着。

  “影,你就别笑话我了!人家会不好意思的……”玲装出无限妩媚的说道。

  “就你……你上官烨玲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影装出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

  “哪有像你这样的姐姐笑话妹妹的。”玲嘟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姐姐祝贺你表白成功!那你是不是要请我吃顿饭啊?”影贼笑的看着玲说道。

  “行行行,一定请!”玲讨好的说道。

  餐厅。

  影和枫对视默契的打了一个招呼。

  玲磨磨蹭蹭的下了楼梯,皓不好意思的走到餐厅。

  玲看到皓,脸是火辣辣的红,皓也不好言语的低着头。

  两人拖拖拉拉的上桌吃饭。

  影自知其中的缘由,没有多说,而枫有点不明白,好奇的说:“皓,你和玲怎么了?”

  这让极其尴尬的两个人更加尴尬,皓结结巴巴的说:“没没什么啊!能有什么,吃饭吧!”说完抓起一片面包往嘴巴里塞,差点被呛死,玲赶紧拿来一杯水给皓。

  枫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看明白了,不怀好意的说:“哥们儿,什么时候的事?连我都瞒着啊?真是不够意思啊!”皓听了,脸也不好意思的红了,玲的脸更是通红通红的。

  后来,玲和皓的胳膊时不时的碰在一起,两个相对视的望着,那眼神,含情脉脉的。

  “啧啧……在大庭广众之下大秀恩爱,你们两也不怕腻死旁人。看的我都有点羡慕嫉妒恨了!”影调侃的说着。

  枫也附和到:“我也是啊,真是嫉妒死你们两了!”话刚出口,枫就自知说错话了,连忙不言语,影尴尬的笑了一下,埋头喝着咖啡。

  一顿早餐,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吃完了。

  吃完饭,就开始讨论去哪儿玩,聊得不亦乐乎,一群人准备晚上去逛街,男生最烦这个了,可是有心爱的女生,还有什么烦的呢?

  殊不知,这一切的一切,夏樱兰和简惜研在一旁尽收眼底,心中有烧不尽的怒火。

  残阳的血色已经褪去,侧身西望,天地相接处,仅有一线淡紫的暗光,宛若一条玉带佩在了天际。

  渐渐地,带变成了丝,丝又时而恍惚。等我再次眨眼的时候,已经完全被大地埋没了。

  这时,一层薄薄的细纱把西天笼罩起来,细纱又似乎在这凌风中微微颤抖。夜色的帷幕夜,是最安全的孤寂者,也是最遥远的思忆回放的屏幕,总是让人想起过往。

  总是尝试早睡最终发现其实一切都是枉然,我们是夜最忠实的读者,读取着前路与未知,怀想着过往与旧忆。

  一伙人开开心心的吃完晚餐,准备装束好,开始去逛夜店了。

  玲亲昵的挽着皓的手腕,远远的观看就像一对碧偶佳人,金童玉女,天到地设的一对。

  确实,事实就是这样。

  影和枫并排走着,并没有过分的暧昧举动。

  “哇,影,没想到三亚的夜晚,这么美丽啊!”玲忍不住惊讶道。

  “呵呵……你就装吧!”正享受着夜的烂漫的玲,被影泼了冷水,顿时哑然无语。

  “你真是煞风景啊,真是的,皓,咱们不理她,我们自己去逛!”玲赌气着拉着皓走了。

  “啧啧……这么快就跟夫君跑了?我可是你十几年的姐姐啊!”影一脸鄙夷和不可思议的说着。

  “哼,谁叫你那么煞风景的,走了啦!”玲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那你等等我们两个吧!”影拉长尾音的喊道。

  “瓦勒,真好看啊这个项链!”玲走到一家商品店,惊讶的喊道,似乎忘记了之前的不开心。

  “好看你就买,你这一路来,看见每件东西都会发出这样的感叹,不稀奇!”皓无奈的耸耸肩的说道。

  “那是本小姐心情好,看什么东西都顺眼!”玲拿起项链,满脸笑容的说道。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为0,这句话好准确!哎,玲,你那499的智商白长了......”影发自内心的感叹。

  “你那叫做羡慕!要不,你自己也找个来,看你还怎么说!”玲金口一出,影她们就落荒而逃了。

  “哈哈,真是滑稽,老板,把这项链包起来!”玲大大方方的说道。

  真是奢侈啊!皓发自内心的说道。

  “那,枫,咱们一起到别处走走吧!”影建议到。

  “**!”正当她们正要开始出发的时候,玲的河东狮吼响了起来。

  “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都不等我们!”

  “完了,现在逃不了了……”影悲哀的说道。

  玲赶上后嬉皮笑脸的说道:“嘻嘻……现在我们可以一起走了!”说完,自顾自的拉着影的手,走了。

  “你把你老公丢啦?”影见情况调侃着。

  “切,不和你吵,本小姐今天心胸宽大的原谅你!”玲心里早就差点憋着内伤了。

  “好吧好吧,我错了,我们去那边的摊位看看呗,看看有啥子好东西!”影求饶到,谁看不出玲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呢?

  下面有不可思议的人出现?

  还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夜初静,人已寐。一片静谧祥和中,那雪白的天使缓缓自夜空飘落。轻盈的雪,和着夜的舞曲,来了。

  银白的月光洒在地上,到处都有蟋蟀的凄切的叫声。夜的香气弥漫在空中,织成了一个柔软的网,把所有的景物都罩在里面。

  更R新最w快上酷匠y9网#9

  眼睛所接触到的都是罩上这个柔软的网的东西,任是一草一木,都不是象在白天里那样地现实了,它们都有着模糊、空幻的色彩,每一样都隐藏了它的细致之点,都保守着它的秘密,使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

  满天的星又密又忙,它们声息全无,而看来只觉得天上热闹。

  一梳月亮象形容未长成的女孩子,但见人已不羞缩,光明和轮廓都清新刻露,渐渐可烘衬夜景。

  小园草地里的小虫琐琐屑屑地在夜谈。不知哪里的蛙群齐心协力地干号,象声浪给火煮得发沸。

  几星萤火优游来去,不象飞行,象在厚密的空气里漂浮,月光不到的阴黑处,一点萤火忽明,象夏夜的一只微绿的小眼睛。

  是半夜,不应当那么吵闹,便仍然闭着那小小眼儿安睡了。

  影和玲她们来到一家摊位,摊主是一位和蔼的老奶奶,她卖的是五颜六色的贝壳和彩石。

  四人停留在这摊位上,看看这个贝壳,挑挑那个彩石,看得眼花缭乱了。

  这时,夏樱兰和简惜研两个穿着性感比基尼,走到她们旁边,嗲嗲的喊着:“枫哥哥~你出来玩都不叫上我们,害我们找你们找的好辛苦啊!”副厌恶的看了夏樱兰一眼,不做任何的回答,气得夏樱兰两眼瞪的要掉出来了。

  “皓哥哥,人家在酒店里面可想你了,你都不来看看我!”简惜研妩媚的说道。

  “哎哎哎,请你对我男朋友说话正常点!”玲看不起去了,马上说道。

  “什么你男朋友,你做梦还没醒啊?皓一直都是单身的,即使有女朋友也看不上你这样的!”简惜研傲慢的说道。

  “哦?是嘛?看不上我,难道看得上你,皓,你自己和她解释清楚!”玲鄙夷的看了一眼简惜研,把事情推向皓。

  皓看着玲吃醋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兴奋,但还是冷冰冰的说:“简惜研,注意好你自己的身份,玲是我女朋友,请你和她说话尊重点,不然我就不客气了!”简惜研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烈,但是直接被无视了……

  影站出来,转移话题,温和的说:“咦?你们看这块紫色的彩石好美啊!”这句话一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彩石吸引了,大家都一副不解的样子看着影。

  夏樱兰鄙视的说道:“原来我们的上官魅影是色盲啊?这明明是块白色的彩石!”

  “这是紫色的彩石!”影打断夏樱兰的话,抢着回答。

  “明明是白色的,你真是色盲啊!哈哈哈。”夏樱兰嘲笑着。

  枫也一脸茫然的看着影,这块彩石在他眼中也是白色的。

  没等枫做出回答,老奶奶似乎带着兴奋的问影:“孩子,你看着这彩石是什么颜色的?”

  “嗯……紫色的……边上带着蓝色……应该是蓝紫色!”影思索着回答道。

  “哼!”夏樱兰站在一旁轻笑到。

  “呵呵,孩子,这彩石确实如你所说是蓝紫色的,只有和它有缘的人,才会发现它自身本能的颜色,孩子,这块彩石是属于你的!”老奶奶和蔼可亲的说道。

  夏樱兰用不可置疑的语气喊道:“不可能,你们都是色盲啊,这明明是白色!”

  老奶奶没有听她暴躁的话,而是温柔的对影说:“孩子,这块彩石送给你,它会保佑你一生平安的!”

  说完拿起彩石放到影的手上,微笑的点点头。

  影若有所思的想着,不知不觉就回到了酒店。

  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叶子和花上。薄薄的青雾浮起在荷塘里。

  叶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过一样;又象笼着轻纱的梦。

  虽然是满月,天上却有一层淡淡的云,所以不能朗照;但以为这恰是到了好处:酣眠固不可少,小睡也是别有风味的。

  月光是隔了树照过来的,高处丛生的灌木,落下参差的斑驳的黑影;弯弯的杨柳的稀疏的倩影,象是画在荷叶上。

  塘中的月色并不均匀;但光与影有着和谐的旋律,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

  夜,静得可怕。寒风在刺骨的吹着……大家都在甜蜜的睡梦中,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心都在想着那块有缘的彩石。

  老奶奶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影在心中暗暗的思索着。

  不知不觉,天渐渐亮了,影托着疲倦的身体,起了床,慢吞吞的洗漱打理好,顶着两个黑眼圈走到楼下……

  每个人都有惊讶的目光看着影,玲激动无比的说道:“宝贝儿,你昨晚没睡是不。黑眼圈咋就这么重叻?”

  “很重吗?算了,没事!”影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昨晚干什么去了?偷鸡去了啊?”玲的大嘴巴马上响了起来。

  影没精力去计较那么多,只好沉默的吃了早餐。

  “哎呀,影,开心点嘛,不要闷闷不乐的啦!”玲安慰着,哄着。

  “我没什么啊,你们干嘛啊?”影疲惫不堪的说道。

  “好吧好吧,吃饭,别说了!”皓说句公道话。

  “枫到哪儿去了?”玲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他啊,办事情去了!”皓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办什么事情啊?”玲打破沙锅问到底。

  “我怎么知道,你要知道你不会自己问去。”皓对玲对枫这么关心的态度上,很不爽。

  “你怎么了?吃醋啦?”玲偷笑着说道。

  “才没有,吃饭啦!”说完,皓拿起一块面包塞到玲的嘴巴里。

  “你们慢慢吃吧,我吃好了!”影无精打采的说道。

  “唔……已鸟需呐额,玉杯玉五盆厄尔!(你要去哪儿啊,要不要我陪你啊!)”玲胡乱塞一嘴巴的面包说道。

  “不用,你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亲爱的’吧!”影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便走出餐厅了。

  “影今天怎么了,怎么这么奇怪啊!”玲自言自语的说道。

  枫从外边进来,看到影疲惫不堪的背影,心中泛起一丝的心疼……

  “影去哪儿啊?”枫到餐桌上,掩饰着关心随意的问道。

  “鬼知道,她又不说!”玲赌气的说道。

  “她一个女孩子出去会不会出事啊?”枫还是放不下心的问道。

  你要是关心她,你自己跟上去不就好了!”皓不爽的说道。

  “呃……你怎么了?”枫还是没有意识到皓的醋意。

  “他啊,今天心情不大好!”玲瞥了皓一眼,便埋头喝牛奶了。

  “哦,这样儿啊,那我还是跟出去看看吧,不然出事了就不好了。”说完,枫没等玲回答,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兔小文说:

  亲们,国庆快乐,文在此将以前欠大家滴文文都补回来鸟~加更ing......文可是很努力地~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