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晚斜阳火辣辣的挂在天上,渲染了一大半的天空,显示出性感的火红色。

  街道上的行人来来往往,车辆一辆又一辆,刚下班的人们急急忙忙的挤着公交车。

  上官魅影和上官烨玲手挽着手走在街上,外人看来真是一对幸福的小姐妹。

  事实上,确实是幸福的小姐妹……

  “哎呀,今天真是爽快啊,看到仇人像我们下跪,心情别提多开心了!”玲对着天空开心的大喊着。

  影一脸黑线和嫌弃的说:“你已经说了*遍了,我都要听腻了,还有,出去别说你认识我,很丢人的!”

  “喂,好歹我是你妹妹好吧,你不能这样儿的!”玲不满的嘟着嘴说道。

  “汗颜,演戏演到这份上,佩服你!”影开玩笑似的说道。

  “那是那是,要看我是谁!”玲自豪的拍着胸说道。

  “喂喂喂,我说,别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嘿,真是的,不和你走在一起了,待会儿别让人拉到精神病院了!”影一脸鄙夷的走开了。

  “等等我――影,你说我们心情这么好,我们出去旅旅游吧!”玲一脸兴奋的说道。

  天知道她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汗颜,旅游?孩子,你脑子被驴踢了吧!”影不敢相信的说道。

  “哎呀,我说的是真的,这个想法不错吧?”玲小心翼翼的问着。

  “是不错,但是,就我们俩。也太无聊了吧。”影似乎同意玲的建议……“我们可以叫上几个同学啊!”玲无语的回答了影弱智的问题。

  “哈哈,同学?你会叫同学?哈哈哈……”影像是发现了亚洲大陆一样激动。

  “笑什么笑啊,不行啊,可以叫上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两个啊!”玲在脑海中搜索一遍之后,说道。

  “……你是不是看上他们两个其中的一个啊?”影八卦这问道。

  “你说什么啊?才没有!”玲脸上露出一抹绯红。

  “哎呦喂,害羞了?哈哈哈……”影觉得逗玲的感觉很好……

  “影,正经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啊?真是看不出来,你是不是喜欢他们啊?”玲马上转移问题,把矛头指向影。“切,好吧,我不说了,你说吧,叫谁?”影一秒钟恢复正常。

  “把他们两个叫上吧,若是想更有趣的话,可以考虑叫上夏樱兰和简惜研!”玲眼中露出一抹奸诈的目光。

  “唔……夏樱兰和简惜研不用我们俩叫,看到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去,她们两个会不去?不去的话,母猪都会上树了!”影讽刺的说道。

  “说的也对,这样,人数不是很多吗?嘿嘿,真期待啊!”玲双眼冒光的说道。

  “那我们去买点东西,回去收拾收拾?”影微笑的说着,自顾自的走了。

  “**啊,走吧!”玲马上挽住影的手腕,两姐妹幸福的去shopping了!

  经过影和玲的提议,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玲满脸自豪的说道:“看我一出马,必定马到成功!”

  “你就吹吧,也不看看你那德行!”影鄙夷的说道。

  “呵呵,我们准备去哪?”玲约定好了人数,却忘了最重要的:地点。

  “呃。我也不知道,百度一下,你就知道!”影随意的说道。

  “去海南三亚吧?”玲的说道。

  “嗯,好吧,那是一个很好的旅游胜点!”影十分同意的说道。

  “**,管家叔叔,订机票哦!”玲马上吩咐道……

  海面上跃出一轮红日,鲜艳夺目,海空顿时洒满了金辉,海面由墨蓝一变而为湛蓝。

  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

  红艳艳的太阳光在山尖上时,雾气像幕布一样拉开了,城市渐渐地显现在金色的阳光里。

  忽然,迎面升起一轮红日,洒下的道道金光,就像条条金鞭,驱赶着飞云流雾。

  火红的旭日刚刚透出海平面,给美丽恬静的大海抹上一层玫瑰色。

  金灿灿的阳光倾泻下来,注进万顷碧波,使单调而平静的海面而变得有些色彩了。

  金色的阳光透过缝隙,洒在褐色土地滋生的小草上。

  满天红云,满海金波,红日像一炉沸腾的钢水,喷薄而出,金光耀眼。

  那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把浅灰、蓝灰的云朵缝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

  那是一片让人眼前一亮的颜色,清晨的精神振奋,也由此而来,这几天真是旅游的好时间啊玲今天没赖床,早早的起来洗漱,精神抖擞的来到餐厅,影已经坐在餐厅上悠闲的喝着咖啡。

  “Hello,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影有些惊讶的问道。

  B酷匠P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盗#_版K0

  “那是,今天可是要去旅游的,我可不能忘记,今天迟到很没面子的!”玲调皮的一笑,回答道。

  “好了好了,吃早餐吧,吃完我们就出发了!”影催促道。

  15分钟后。“好了,吃饱了,打个电话和独孤紫枫和欧阳志皓说下,在哪儿见面!”玲擦擦嘴说道。

  “嗯,在‘绿色心情’等吧!”影建议到。

  “行!”玲懒散的回到道。

  绿色心情是这一区域有名的悠闲区。

  ‘吱’‘吱’两辆法拉利同时停放在‘绿色心情’门口。

  四个俊男美女从车上走下来,让行人们的眼光无法从他们身上移除。

  “嗨,你们真准时啊!”影微笑着打招呼道。

  这悸动的一笑,让独孤紫枫微微一愣,影笑起来真心的好看,但枫很快恢复正常,也笑着说:“嗯,早!”

  “我们出发吧,机票在这!”玲在包包里面摸索了一阵子,终于摸出了四张机票。

  “我们可以出发了!”玲激动的说道。

  她们的座位是连着的,所以,在飞机上大家都在闭目养神。

  影坐在枫和玲的中间,穿着微薄的衬衣,在飞机上,双手抱胸,显得无比的娇弱。

  独孤紫枫看见影这样,脱下外套,盖在影的身上,对影微微一笑,影会意了,也不推迟。

  大家一片平静的坐着,其乐融融。

  但是谁也不知道,在这飞机的后排有两双尖利的眼睛看着这一幕,心中燃烧着嫉妒,双手不知不觉的握紧了。

  暗自下决心,绝不放过影和玲。

  有她们两个在的一天,她们总是不安心,一定要除掉影和玲,才得到自己的唯爱。

  想必大家都猜到,这两位就是夏樱兰和简惜研。

  影她们抵达三亚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三亚的落日真有诗意。夕阳滑落的景象美妙绝伦,一点儿也不比日出逊色。

  活跃了一天的太阳,依旧像一个快乐的孩童。它歪着红扑扑的脸蛋,毫无倦态,潇潇洒洒地从身上抖落下赤朱丹彤,在大海上溅出无数夺目的亮点。于是,天和海都被它的笑颜感染了,金红一色,热烈一片。

  影她们在三亚‘亚龙湾五星级’酒店住下了‘亚龙湾五星级’酒店,被蓝透了的海水围着,洋溢着浓浓的热带风情。蓝蓝的天与蓝蓝的海融成一体,低翔的白鸥掠过蓝蓝的海面,真让人担心洁白的翅尖会被海水蘸蓝了。挺拔俊秀的椰子树,不时在海风中摇曳着碧玉般的树冠。海滩上玉屑银末般的细沙,金灿灿、亮闪闪的,软软地暖暖地搔着人们的脚板,谁都想捏一捏、团一团,将它揉成韧韧的面。

  时光悄悄地溜走,夕阳也渐渐地收敛了光芒,变得温和起来,像一只光焰柔和的大红灯笼,悬在海与天的边缘。兴许是悬得太久的缘故,只见它慢慢地下沉,刚一挨到海面,又平稳地停住了。它似乎借助了大海的支撑,再一次任性地在这张硕大无朋的床面上顽皮地蹦跳。大海失去了原色,像饱饮了玫瑰酒似的,醉醺醺地涨溢出光与彩。人们惊讶得不敢眨眼,生怕眨眼的那一瞬间,那盏红灯笼会被一只巨手提走。我瞪大双眼正在欣赏着,突然那落日颤动了两下,最后像跳水员那样,以一个轻快、敏捷的弹跳,再以一个悄然无声、水波不惊的优美姿势入了水,向人们道了“再见”。

  “哦,这就是三亚的落日啊!”玲激动的仰天喊道。

  “喂,你一下飞机就不正常了,我们先去找点吃的再说!”影无可奈何的说道。

  “你就让人家放心的玩几天嘛!这些日子我真的不好过!”玲委屈的说道。

  影哪里不知道琳心里的苦啊,她自己也是感同身受的!心暖的说:“好吧,就只能这几天哦!”

  说完,转向枫和皓,带着朋友的微笑,柔和的说道:“你们也先去放下行李,然后一起去吃饭吧!”

  “嗯,好!”对于影的邀请,枫不知不觉的就不会拒绝了。

  她们谁也不知道,在这同时,夏樱兰和简惜研也托着行李,拦下出租车往‘亚龙湾’酒店来了。

  影她们放好行李,抵达酒店的五星级餐厅,玲点了一桌好吃的。

  正当他们吃的不亦乐乎的时候,夏樱兰和简惜研托着行李箱,扭着水蛇腰走向枫和皓,用了嗲得不能再嗲的声音,说道:“哎呦,枫哥哥~你们出来玩都不叫上我,要不是我看见你们在飞机场,我们都不知道,害我们连忙去补票和回家拿行李!”

  “就是,皓哥哥,你都没有让我陪你了!”简惜研装作暧昧的朝皓抛了一个媚眼。

  这让在场的2位旁观者,冷汗直落下……两个当时的帅哥,一脸嫌弃的无视了夏樱兰和简惜研让人汗颜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