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下午过去,四人并肩离开。

  停车场......金璧辉煌的地下室,停着不同的名车,简直比车展还要壮观啊!

  四人走到玲的车面前,脸顿时黑了下来,玲的银色跑车(因为中午时两人是回家吃的饭,所以影和玲就都换了一辆车,影的是黑色跑车,玲的是银色的)已经没有了原本的样子,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刮痕。

  这车是玲今年生日的时候影送的,影经过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做出来的,是为她们两个专程设计出来的,可如今,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她是她的亲人,这样算是践踏了她的心血,她怎么能容忍?

  玲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脸上已经没有了那天真的笑容,怕是看到这谁也不能笑得出来吧!

  “喂,管家叔叔吗,把玲的银色跑车开去维修,在学校的停车场。”她只能这样做,她不敢看玲的样子,连她都这样难受更别说玲了,这是她最爱的车,还是她送的,她怎么能不难受。

  “我们也走吧!”影跨上她的黑色跑车,随后玲和枫、皓也跨了上来,只是谁也没有表情,发动引擎,飞快的离开了停车场。

  车猛地停了下来,把玲从刚刚的失落中拉回了现实中。

  玲疑惑的望着影,“怎么了?干嘛停下来?不回家吗?”

  “既然有人要陪我们玩玩;我们就陪她们玩玩”

  影下车倚在车上,玲也学着她的样子,她们在等,等那些人的出现。

  树林静悄悄的;只有风唰唰的声音;怕是发生什么也没有人会知道吧!毕竟这里这么隐秘。

  而不远处的卓琪和米悠疑惑的看着这一切,卓琪狠狠地躲了一下脚,“她们这是干什么?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她们不是刚刚来学校吗?怎么知道这里?”

  “走,去看看。”

  一阵骚动,几十个人迎面而来,两个人淡漠的望着卓琪和米悠带来的几十个人,唇角微微一勾,终于来了吗?

  卓琪高傲的抬起头,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两个人,衣服已经换的光鲜亮丽,没有了之前的邋遢之样。

  “我说过;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的,今天你们就慢慢享受吧!”

  玲翻了一个白眼,一脸白痴的看着对方。

  皓急忙推开车窗却被枫拉住,“先看看。”

  她们那么多的与众不同这一次他也想看看他们有什么办法面对这件事,何况真的有事他也会出手的,不过,她们应该没那么弱,毕竟是第一帮派的帮主。

  “把她们给我抓起来!”卓琪对着身边的一个红毛说。

  红毛露出猥琐一笑,“可以,不过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

  卓琪眉头微微一皱,“你放心,我说过的不会忘!”

  红毛一声令下他身后的小混混一拥而上。

  “玲,我来吧,我已经好久没用过灵力了啊~”影嗜血一笑,是的,她是拥有天使和恶魔两种灵力的,这是与生俱来的。

  “好。”玲见无事可做,便回到了车上。

  “啪!”影一个响指,她的手上便出现了一团妖媚的火球。

  “去!”影将手上的火球向红毛他们一扔,他们的身上便着了火,而旁边却的地方却一丝火星都没有沾到。

  “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米悠已经开始颤抖了,而卓琪则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我,既是天使,又是魔鬼。”影面无表情的回答着,旁边的红毛已经被化为了灰烬。

  “那......那你为什么还要......还要放过我们.......”米悠壮着胆子问。

  “因为,我还不想杀你!”影说完,便走进了车里。

  “你......”枫有些奇怪,刚刚的那一幕他全都看见了,可她的灵力以及她的那句“我,既是天使,又是魔鬼”却让他无比惊讶。

  奇怪,我怎么会对她的事,这么关心呢?by:枫

  “有些事情,不是你可以知道的。”影似乎看出了枫的疑惑,回答道。

  “额......你们在说神马???”皓一脸茫然的看着枫和影,显然,刚刚的战斗他可是一丝都没看到,因为玲回到了车上,所以就专心地和她聊起了天儿。

  咦,我怎么对她的事,这么感兴趣呢?by:皓“今天,似乎无法请你们了,那,我先把你们送回家,改天再吃,好吗?”影面无表情的说道,长而厚密的睫毛挡住了眼睛,可枫却注意到,她的头发和眼瞳都已经变了颜色。

  “那,好吧。”枫说。

  影把两人送回家后,和玲回了家。

  一进屋,影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由于爷爷最近有事要去澳大利亚,而玲也回了房间,所以整座别墅显得空荡荡的。

  是夜,夜幕缓缓降临,夜色笼罩了整个别墅,暗黑的屋子里冷夜汐抚开蓝色的窗帘,看到那些幸福的照片,眼泪在不觉中滑落,只要闭上双眼那些过去就一滴一滴的进入大脑中,那些被夏樱兰破坏的幸福,为什么?为什么她还可以那么幸福?而她却只能在这里释放自我。

  “哥哥,对不起,我好没用,我好恨,对不起,对不起......”

  酷I@匠网s永k(久免C.费!看小说LM

  “呜呜呜...........”影把头轻轻的埋在臂弯里轻轻哭出声。

  良久,影才缓缓的抬起头,拿出玉箫跃上房顶,静静的坐在房顶上,放在唇边,吹出一个个音符,悲伤的气息蔓延整座别墅,眼泪随着脸颊滑落,无声的悲伤让别墅的所有人都心痛。

  箫声消逝,影轻轻的抚着玉箫,一个汐字出现在她的眼中,也是这个汐字将她带回回忆里。

  大大的琴房里呆着两个小孩子,女孩差不多十岁,男孩差不多十二岁,男孩从琴房的角落里拿出一把箫给小女孩看,沫沫,你看爸爸给我做的箫!”

  小女孩眨巴眨巴这眼睛好奇的看着面前这把晶莹剔透的莹玉色的箫小心翼翼的问,“哥哥,可以给沫沫看一下吗?”

  “可以!”

  小女孩高兴的接过箫仔细的看了起来,“咦,还有个字诶!”

  蓝汐傲指着箫身上的字说,“嗯,我叫爸爸刻的一个汐字喔!好不好看?”

  小女孩狠狠的点了点头,随后疑惑的问,“哥哥不是傲吗?怎么会是汐呢?”

  汐傲灿烂的笑着,宠溺的揉了揉小女孩的头发,“因为沫沫的名字和哥哥的名字都有汐字啊!”

  小女孩狠狠的亲着男孩的脸,“哥哥真好,以后哥哥要给沫沫吹箫喔!”

  “嗯!”蓝汐傲笑着点着脑袋。

  回忆里的幸福点点滴滴的融化在她的心眼泪一滴一滴的滑落在玉箫之上,“哥哥,沫沫是不是很懦弱,明明沫沫这几年都这么坚强,为什么回到这里就这么懦弱,是因为这里是哥哥和沫沫的家乡吗?”

  身体轻轻一跃便出现在院子里,庭院里开着诡异的黑色曼陀罗,影轻轻摘下一朵黑色曼陀罗。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死亡与爱,我只看见了死亡,却失去了爱......哥哥,再过两天就是你的忌日了......呜呜....................我该怎么办?”

  影缓缓抬头,望着那颗最亮的星星,喃喃自语,“哥哥,相信我,你一直在守护我是吗?我会努力的!你说过会变成星星永远守护着我,我一直相信,哥哥,我会为你报仇的!相信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