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龙说完之后就把手里的瓜子壳往地上一丢,然后站起身来向外走去:“三哥你这要都能忍,一个礼拜不要,你的兄弟社就完蛋,信不信?”

“三哥!我们打吧!”程龙走出去之后,李杰在我身后说道。

我强行按下心里的火气,赵磊这个家伙,实在是太阴险了,真是一套又一套,一招又一招,让人防不胜防。

我也想打,程龙说的对,这我要是能忍,没有动作的话,那我的兄弟社不用几天,就会被逼死!

赵磊这一手太阴毒了,他没有直接对我们兄弟社出手,但是却逼的我们兄弟社没有活路走,我们现在要是按照程龙说的直接去找赵磊开战的话,那我们兄弟社成立的性质就会变掉,因为我们兄弟社的核心就是不惹事,保护同学。

直接找赵磊开战,就算是打赢了,也会被其他人找到攻击点抹黑。

赵磊那家伙一定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这么做的。

“三哥!”林锐彬在门外喊道。

我回头一看,乐天张越良都来了,看来他们也知道现在的事情了,我带着李杰走到外面,杨明那个家伙坐在位置上假装不动声色,实际上却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我们这一边。

还真是人以群分,赵磊那个家伙就足够阴险,杨明这个家伙也是这种货色!

我对着李杰点了点头,李杰立刻返回教室,一把抓住杨明的衣领,把他从位置上拖到教室外面,然后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滚远点!别呆在教室里面想要偷听我们讲话!”

杨明被李杰一脚踹得跌倒在地上,他爬起来之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冲着我们比了一个中指:“看你们还能嚣张几天!”

“信不信我打死你!”乐天伸手指着杨明吼道,杨明转头走掉了。

“三哥,怎么办?”林锐彬问道。

我想了想,然后开口说道:“我们不能打!”

“不能打怎么办?三哥我们现在必须打啊,要不然的话,我们兄弟社就不能发展了,回头他们风雷社发展了,肯定还是要打我们,不如先下手为强!”乐天说道。

乐天说的很有道理,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我们现在就算是想要打也打不过。

我皱眉想了想之后说道:“赵磊这么阴,那么我也给他来阴的!”

“阴的?”李杰问道。

我笑了笑,然后对他们说道:“你们放心吧,我已经想到办法了,这回头安排一下。”

这一天放学之后,我和乐天林锐彬李杰还有张越良五个人并没有带人去找赵磊算账,而是呆在学校外面慢慢等天黑。

等到天黑下来的时候,我们在学校边上的弄堂里猫着,过了一会儿之后,前面有两个学生走过来了。

“三哥...这样是不是太那啥了?”乐天问道。

“别出声,赵磊和我们玩阴的,我们不和他这么搞怎么办?”我说道。

那两个学生一边说着话一边往这边走:“听说了吗?今天高一又出了一个风雷社,直接让那些高一的学生入社团,入就不要交保护费,不入就交,而且比那个兄弟社便宜五块钱,一下就把兄弟社给逼死了。”

“高一的啊,那个叫赵磊的是不是?那家伙看样子也真是个人才,可惜我们都已经是高二的了,要不然的话,说不定我们也可以出出风头,就唐山赵磊那样的,哪里比得上我们高二的?”

“这话你倒不要吹,老猪和邱志伟可都被兄弟社放倒了...”

他们正说着话,已经走到了我们身前,我们上去直接用塑料袋套住他们的脑袋,然后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一边骂:“妈了个巴子!叫你们不加入风雷社!不加入就打!”

“我草!打错人了吧?我们高二的!我是老虫的人!”

“滚你妈了个巴子!什么高二不高二,现在我们风雷社最大,最牛逼!管你什么人?打的就是你!明天就给我加入社团!要不然就送上保护费!”我故意换了声音说道。

“我草...高一的狗逼崽子你们狠...”那两个学生被我们一顿打,打得缩在学校围栏边上,我们这才收手,然后直接越过学校栅栏,往学校里面去。

进去之后我们拿掉抱住脸的衣服,穿在身上,其实刚才那里很暗,别人走进来根本就看不到我们的,包住脸只是为了预防万一。

进了学校之后,张越良带着我们一路往学校宿舍楼后面的停车场走去,那里也没有灯光。

走进停车场,林锐彬在入口外面停下,把风。

再往里面走一点,乐天也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继续把风。

我和李杰还有张越良三个人走进去之后直接走到前面亮着火星的地方,是几个住宿生在抽烟。

“前面的是不是风雷社的?”我开口问道。

“什么狗东西?”其中一个人嚣张的说道。

我直接冲上去对着那人就是一脚,我也看不清楚,但是知道他肯定是坐在自行车上抽烟的。

一脚下去之后,李杰和张越良也从后面上来动手,把这两个人干翻,然后又用自行车往他们身上堆,最后我们踩住自行车压住他们。

“狗的!明天自己加入风雷社!不然下次还揍你们!”

“高一狗崽子...老子是高三景旭!赵磊是吗?给老子等着!”

“是景旭!”李杰非常配合的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张越良说道:“快走!这下闯祸了,磊哥要怪我们了,赶紧撤!”

然后我们装作慌张的样子直接逃了。

从学校后面的围墙翻出去之后,到了后山,张越良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妈了个巴子的!真是爽!居然打到景旭了,那家伙现在是高三冒出来的,很屌,平时很嚣张,这下真是够赵磊喝一壶了!”

“三哥你说我们这样,要是被人认出来怎么办?”林锐彬这个时候忧心忡忡地说道:“或者被人猜到。”

“猜到?我们明天直接进去就说我们也被打了,然后去找赵磊算账,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我们了。”我说道。

“可是我们也得有人真的被打了啊。”乐天说道。

这时候一直没有吭声的李杰叹了口气。

他们几个都看向他,李杰丢掉手里的香烟屁股,用脚踩灭,然后说道:“看来我今天一定得拉着我师父陪我练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