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里之后看到我们兄弟社这么多人,他们也吃了一惊,但他们的人加起来也不少,仍然是不怕,不过真要打的话,估计也讨不了好,毕竟在他们眼里,我们兄弟社是几百号人。

所以他们心里都不愿意帮邱志伟出头了,但是来都来了也没办法,但是这时候我们这边的乐天忽然跳出来指着邱志伟要单挑。

这对于陈培栋老猪老虫他们来说,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要真是打群架,这么多人,谁都吃不消,要是单挑的话,就算是邱志伟被打趴了,也也只是邱志伟一个人丢人,并不会涉及整个高二。

打群架打输了,那才丢整个高二的脸,现在他们前面有我兄弟社,左边赵磊,右边程龙,还真不敢打。

只不过邱志伟这时候就郁闷了,他把陈培栋他们好不容易请来,为的就是打群架,到时候打赢了,是他邱志伟的名声,打输了,那就是整个高二丢人,但是现在要单挑,那就是他一个人的事了!

我干!邱志伟在心里骂了一句。

然后他硬着头皮开口:“你妈了个巴子算什么东西!给我滚下去!”

乐天听到他这么说,直接拎着棍子就上去了:“老子唐山兄弟!兄弟社乐天!邱志伟你妈皮的有种别废话!来呀!”

“老邱!高一都这样说了,再不上我可都觉得丢人了。”陈培栋开口说道。

邱志伟咬了咬牙,恨恨的看着正朝着自己走来的乐天,向着身边一伸手:“棍子拿来!”

他一个小弟把棍子交给他,邱志伟一把抓过,朝着乐天冲了过去,能在高二扛出一面大旗,邱志伟当然不会是软蛋!要不然也不会有五十多个小弟跟他!

高一的狗崽子好嚣张,我一定要教你们做人呀!邱志伟拎着棍子冲上。

邱志伟,打我兄弟社兄弟,今天就叫你知道我兄弟社的厉害,抽翻你,就是我乐天扬名立万的机会!乐天也开始跑了起来。

小山正中央,上千口人的视线焦点渐渐重合,乐天和邱志伟终于相遇!

乐天咬着牙直接朝着邱志伟的脑袋一棍子就抽了下去,邱志伟原来也是朝着乐天脑门抽去,但看到乐天居然摆明了要硬接他这一棍,也要敲自己脑袋,邱志伟临时收住棍子,挡在脑门上。

“当!”的一声,乐天的桌腿敲在了邱志伟手里的自来水管上,棍子都没收回来,就朝着邱志伟腹部一脚踹出,把邱志伟踢得跌倒在地上。

乐天接着一棍狠狠朝着邱志伟打去,邱志伟在地上一翻身打了一个滚躲过,然后回头反手就是一棍,刚好敲在乐天手上。

“啊!”乐天疼得一下子松了手,棍子从手中掉落。

我和李杰他们同时握紧双拳,紧张起来!乐天要是打输,那么兄弟社接下来将会发展困难,我让乐天上,就是因为乐天也知道这个原因,我相信他,一定可以!

乐天被邱志伟一棍子抽中手,叫了一声之后直接一下子扑向了邱志伟,邱志伟用自来水管抵住他的胸口,乐天直接伸出双手抓住邱志伟的脑袋,然后猛然抬头,用自己的脑袋狠狠朝着邱志伟砸下!

“砰!”的一声,邱志伟发出一声惨叫,鼻子被撞爆,一脸的鲜血,手里的棍子瞎舞起来,乐天一把抓住他的手按在地面上,然后不顾邱志伟对着自己拳打脚踢,一记左勾拳狠狠轰在邱志伟的脸颊上,把邱志伟打得脑袋一歪。

乐天连续两拳,砸在邱志伟太阳穴上,邱志伟已经像是死狗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伟哥!”这时候邱志伟的小弟当中有人冲了出来,我和李杰他们也同时冲出!

冲到乐天和邱志伟身前,张越良冲在第一个,他直接一脚就把一个邱志伟小弟给踹的跌倒,我第二个,上去就是一棍子抽翻一个,李杰和林锐彬冲过来的时候邱志伟的小弟已经不敢上了。

“准备不讲规矩?”我握着棍子指着邱志伟的那些小弟喝道。

“认输!”邱志伟又被乐天轰了一拳之后终于吃不消,闭着眼睛喊了一声。

乐天却已经打疯了,依然朝着邱志伟在打,我和张越良把乐天从地上拉起来,乐天又踹了邱志伟几脚,这才停下,然后他抬头吼了一声:“谁敢欺我兄弟社兄弟!老子就打趴谁呀!”

“乐天!乐天!乐天!”

“天哥威武!天哥威武!”后面的兄弟社那些交了钱的高一学生这时候全都激动万分!

邱志伟是高二五虎之一,兄弟社我和张越良都没出手,一个乐天就把邱志伟给打趴了,要是我或者张越良出手,那都不用说了!

邱志伟被他的小弟从地上扶起来,然后垂头丧气灰溜溜地下山去了。

“不错不错。”程龙忽然开口说道:“我们高一牛啊,一个兄弟社的小弟就把高二五虎之一给挑翻咯。啧啧...”

我转头狠狠看向程龙,这家伙摆明了是在挑拨离间!

那边的赵磊也开口说道:“三哥要不然你亲自出手,把高二大佬都挑咯?”

这两个家伙,这是想要把我放在火上烤。

这时候高二那几个大佬,陈培栋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在高二年纪当中出了名能打的老猪走了出来。

“不错嘛,高一就这么能打,以后还得了?你们几个,谁来陪我玩玩?”老猪人如其名,也是一个胖子,至少能有两百斤,他以前也是校队的,两百斤的体重,脚步居然非常灵活,在篮下简直无敌!

看到老猪站了出来,四周的人群一下子全都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向了我们。

“三哥,这个肥猪,就交给我吧。”张越良脸上带着笑,看着老猪说道。

“张越良你妈了个巴子!今天你不跳出来,老子也会找你算账!新仇旧恨,一起算!”老猪对着张越良骂道。

“死肥猪!自己打球脏被踢出校队怪我?很好啊!我也早就看你不爽了!”张越良看着老猪说道。